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浮袍凉枢尽玄机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11/25 23:33:59 作者:紫丸 来源:17K小说网
浮袍凉枢尽玄机
浮袍凉枢尽玄机
作者:紫丸来源:17K小说网
她是天上的一根小红线,平时耍耍医书逍遥日子。他是天上的上神贵族,出身高贵,奔波事务。两人却奇妙巧合的同入凡间历劫,还一起踏上了去找宝藏之路。什么?只是想利用她找回他另外失散的魂魄?早日飞升?既然都是天上下来的,就别想着自己一个人回去了。要回去就一起吧

女主受伤,剧组的拍摄场次需要重新安排,作为女主的替身,谷茵茵也乘机得了几天假期。

她回了趟家,带着老太太去医院做了白内障的手术,手术完又在家陪了两天并给她请了个保姆,在重新开工的前一天晚上,才回到剧组。

两边的扯皮已经结束,谷茵茵自杀的事情一点风声都没有透出去,剧组以耽误拍摄为借口,扣了女主的部分片酬。

谷茵茵的身体还没怎么好,不过这并不影响电视剧的拍摄,因为第二天,经纪人又带过来三个替身演员。

这几个替身一个跟谷茵茵长得特别像,另外一个是手特别像,还有一个身形相似,且有武术功底。

这三个替身几乎包圆了所有应该由谷茵茵完成的工作,且完成的非常漂亮,就连同为替身的罗甜甜,似乎都没了用武之地。

罗甜甜对此并没有什么危机感,用得上她的时候就上,用不上的时候就在一旁看书,经过谷茵茵这事,让她对人间的御鬼之术有了点兴趣,为此买了不少关于神鬼、算命之类的书回来看。

只是收获不大,因为她实在很难理解那些书上面写的东西。

**

七月下旬,休息了将近十天的谷茵茵终于回来了。

她看起来很不错,气色红润,眼神明亮,身上的浮肿已经消失,又恢复成原先的好身材。

谷茵茵精神绷紧了几个月,终于不用再感受到那只怪物的威胁,仿佛一下子身在天堂。

她最初两天还有些不相信,睡梦中惊醒时还觉得小鬼就在旁边要害她,但一天天过去,任何她害怕的事情都再没发生过,谷茵茵不得不承认,那个临时遇到的大师真的有两把刷子。

她对罗甜甜充满感激,却不敢接近她,怕那只没有被消灭的小鬼,也怕罗甜甜会对她使什么手段。

但不靠近也不行,这事剩下的尾款还没给,谷茵茵躲在化妆间里担心了半天,中午休息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来找了她。

新换的房车内,罗甜甜和谷茵茵相对而坐,对面又给她倒了一杯鲜榨果汁:“您试试这个苹果味的怎么样。”

罗甜甜:“……你有话就直说吧。”

她已经喝了三杯不同的果汁了,实在对“新口味”没了兴趣。

谷茵茵神情有些紧绷,她双手扣在桌下,捏紧手指:“就是、就是之前那件事的钱……”

“尾款是吗?”罗甜甜黑亮的瞳仁紧盯着她,很具有威胁感:“你想赖账?”

“不是不是!”谷茵茵连忙否认,急的额头出了汗:“我没想赖账,就是想问你尾款要给多少钱?”

“不是说好了三百万,你还欠我二百五……”罗甜甜说到这磕了下牙,停顿一瞬:“要不你把工资和剩下的钱一起给我吧。”

“行,好。”因为之前两人并未商量好具体的金额,谷茵茵还怕这人狮子大张口,现在见不用也是松了一口气。

谷茵茵也不知道罗甜甜的工资是多少,干脆按照印象中最高的那种来,她给人打了个电话,挂掉后对罗甜甜笑着说:“已经安排下去了。”

“嗯。”罗甜甜心里高兴的不得了,面上却很稳重地点了点头,她站起身:“要是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没事了。”谷茵茵一起站起来,打开车门,就在罗甜甜脚步迈出的瞬间,又听见她问:“那个……它怎么样?”

“好得很,不用担心。”

**

剧组的拍摄到八月初截止,罗甜甜上午拿了工资,中午与认识的几个工作人员出去吃了一顿,吃完回去收拾了包裹,带着养了大半个月的宠物,坐出租车回家。

小鬼被她养的挺好,身体比之前大了两圈,瞧着像七八个月大的小孩,就是五官还和原先差不多。

小鬼腰上拴着条阴气绳,绳子的另一端在罗甜甜手上,安分的不得了。

出租车把他们送到楼下,罗甜甜左手行李箱右手宠物鬼,乘电梯到家。

进门前,罗甜甜又拉着小鬼立规矩:“回家了就在我房间呆着,不允许去客厅,也不允许去主卧,知不知道?”

小鬼翻着灰白的眼珠,点了点头。

老太太在午睡,保姆在客厅看电视,罗甜甜对保姆打了个照顾,婉拒了她的帮忙,牵着小鬼进了门。

离开学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罗甜甜准备用这段时间去物色一个房子。

作为一个十八线的小城,合远的房价并不高,最繁华的市中心也就一万出头,罗甜甜现在身负三百万巨款,当然没理由死皮赖脸住在政府提供的廉租房里。

她在网上找了家信誉比较好的中介,委托了这件事,中介那边答应的很畅快,不管什么要求都说没问题。

找合适的房源需要时间,罗甜甜在家没事,对那些神神鬼鬼的书又没了兴趣,就整天在小区里闲逛,干一些帮老太太提菜篮子、给新来的人指路这些小事。

这些事情算好事,但给的功德特别少,一两百件叠加可能才会看到一丝效果,不过罗甜甜并不嫌弃,对她来说,一丝一毫的功德都需要珍惜。

晚上,中介给罗甜甜打来电话,说找到一个符合她要求的房子,问什么时候有时间去看看。

“明天就行。”罗甜甜跟那边约定好见面时间和地点。

老太太等她挂掉电话问:“朋友找你吗?”

她现在耳不聋眼不花,生活质量比之前好了一大截,每天都乐呵呵的,也不像之前一样整天闷在家里,吃完晚饭还要出去走走,因此认识了好几个老头老太太,偶尔还约着一起买菜、打桥牌。

有了朋友的老太太对于孙女的交友更加支持,说话的时候眼角的皱纹都比平常多两条:“多交点朋友好,你这么年轻,平时不要老闷在家里,没事出去转转。”

罗甜甜把手机放进口袋,对她说:“不是朋友,是去看房子。”

“什么房子?”

“这太不方便了,我准备搬个新家。”罗甜甜给她碗里舀了一勺豆腐:“换个比这里更大的。”

“哎呀不行,不用换!”不出意料的,老太太对此很是反对,她并不知道罗甜甜身上有多少钱,只以为是之前打工转了千把块:“你上学还要钱,在学校也要钱,赚点钱留着不好,换什么房子!”

罗甜甜笑眯眯的,不反驳也不附和,起身给老太太盛了碗汤,把事情给糊弄了过去,第二天自己偷偷出了门。

中介给介绍的房子挺不错,位置很好,离省三甲医院近,小区环境不错,治安也好,房子还是精装修,拎包就能住。

看完房子,罗甜甜很满意,对于价格也能接受,没商量多久就确定下来。因为罗甜甜没带资料,所以签合同的事情还需要另找时间。

“时间您看看什么时候比较合适?最好快一点,早点给您办完过户手续,您也好早点搬进去。”

“那就明……”电话响起,罗甜甜打了个招呼:“抱歉我接个电话。”

她走到一旁,接通电话,电话那头是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是罗大师吗?”

罗甜甜:“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新搬的房子有点不对劲,您能不能去看看?”谷茵茵说:“我那个朋友很大方,事情解决了钱肯定不会少的。”

罗甜甜:“我不会看风水。”

“不是风水,就是……有点怪事,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您去看看就知道了,他家离得不远,您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明天带您过去看看?”

罗甜甜对着这没什么兴趣,她急着满房子,但到底买房子的钱还是谷茵茵给的,所以她想了会,还是勉强同意了:“……好吧,我住在长春路238号,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她挂掉电话,走回去对另外两人说了抱歉:“我明天有其他事情,签合同可能要晚两天。”

“没事没事,您什么时候有空联系我就行。”中介连说不在意,说完又隐晦地催了催,说她事情办完了记得给他打个电话。

“没问题。”

**

第二天一大早,谷茵茵就到了。

她没带司机,亲自开的车,见罗甜甜上车了也没多话,调转车头火车站开。

谷茵茵的朋友住在距离合远市八百公里外的南城,南城是座国际化的大都市,是许多跨国公司总部的所在地,两人早上七点出发,下午两点到目的地。

路上,谷茵茵简单介绍了她那位朋友的信息——姓姜,五十来岁,家里做的汽车生意。

南城江蜀区韩山别墅,是整个南城最豪华的住宅小区,小区内的别墅依山而建,每户间隔五百米以上,中间多是高大的树木,确保了住户的隐私。

谷茵茵把车停在其中一栋别墅前面,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就有个中年妇女出来迎接。

“先生请了位大师正在做法,你有事情的话要等等。”

竟然被人给抢了头!谷茵茵心中一紧,有些担心起来,她走到罗甜甜身边小声问:“罗大师,你能看出这个房子的问题吗?”

罗甜甜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谷茵茵心中着急,脚步也快,不一会就带着罗甜甜走到住宅区,一进去,鼻尖便充斥着浓烈的烟火气息。

客厅水晶吊灯打开,东西都已经被移了出去,中间摆了个案台,案台上放了些瓜果肉类,正中间放了一座香炉,没有点香。

一位身穿道袍,手持铜铃的中年男人正在案前手舞足蹈,嘴中念念有词,还挺有韵律。

他念了一会,突然停了下来,拿起案上的青瓷碗喝了口水,扬起符纸一口喷了上去,水接触符纸的同时,他迅速拿起桃木剑刺进符纸中。

符纸被桃木剑戳破,冒出一阵火光,火苗舔抵着符纸,脱离桃木剑,在空中走出“之”字形的痕迹,不一会便烧成了黑灰,落到地上。

奇异的是,落到地上的黑灰,竟然散落成了小人的模样。

道士满意地点了点头,收起桃木剑,接过徒弟递来的毛巾擦了擦嘴,对走上前的人捋着胡子道:“这屋内的恶鬼已经被我除去,姜先生尽管放心。”

“多谢大师了!”姜姓的商人连忙道谢,很有眼色地把早就准备好的支票递上来:“让大师费心了,这是……”

“砰!”几乎就在成房屋主人递上支票的瞬间,屋子突然重重关上。

包括那位大师在内,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大师看屋主脸色不对,连忙找了个借口:“这,好像是起风了哈哈。”

“呜呜~~”一阵呜咽的风声传来,大师还没来得及自得,客厅内的水晶灯又突然熄灭。

窗帘像是被看不见的人拉上,房间里一片昏暗,呜咽声更响,细细听着,仿佛能听到一声声惨叫,兼具着刀口剁肉的声音。

“这、这这、这是是怎、怎么回回事?”大师嘴巴颤抖,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感觉有水滴在头发上,水珠一滴一滴,积聚一洼从头顶留下,水流到脸颊上,大师伸手一模,满手粘腻。

他四肢颤|抖,把手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

“啊!!”

“有鬼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狩传说在线阅读第五节

    卿桦池淡淡一笑,却是直接上前敲了敲门。“笃、笃、笃”三声之后,里面传来一声还带着几分慵懒的‘谁啊’,随后医馆大门便‘咯吱’一声打开了。“咦?是你?你怎么大半夜来了?”一个披着外衣的小童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外的卿桦池显得颇为惊奇。卿桦池嘴角勾了勾,开口问道:“药老可在?”那小童打了打哈欠,道:“在是在,估

  • 超能不死在线阅读第二章

    明微半夜醒来,喉咙干得厉害。还是初春,夜里寒气仍重,屋里生得旺旺的炭火,逼出她一身的细汗。她抬起手臂搭着额头,发出一声轻哼,立时有人一骨碌爬起来。“小姐?要起夜吗?还是喝水?”明微撑起沉重的眼皮,就着朦胧的夜灯,看着这个丫头。十四五岁的年纪,青春正盛,偏偏长了半张脸的黑斑,看起来极为丑陋。照理说,高

  • 脉修大陆卖身契?

    第九章:卖身契?金在贤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但是那个声音有一次响了起来。“你想活命吗?金在贤”这一次不仅仅是金在贤听到了,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个机械般僵硬的声音。“这个声音是?...”“我知道!这一定是神来救我们了!”“是的没错!一定是这样!神没有放弃我们!神来救我们了!”几近崩溃的教会信徒完全把

  • [鸣佐扉泉]幽灵在线阅读第五节

    斩天对魏无尘说道:“你是不是特别好奇我为什么千里迢迢的去那么远的地方,只为了你?”“傻子都知道你不可能无所求的帮我,想必你也有所求吧?”“确实,但是现在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为师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你,说起来和你应该有点缘分。”“哦?师父快拿出来看看。”只见老者拿出一个不知何种材质的护腕,上下分为黑白两色上

  • 笨笨的一家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篮球社的社长小林浩二,是二年A班班长,为人热情讲义气,很受同学的拥护,从一年级开始,就对雅纪一直都很照顾。所以雅纪答应参加篮球社,固然是带了点强迫的性质,但更多的其实只是不想驳了对方的面子而已。当雅纪赶到篮球社的时候,小林浩二正带着一群人站在社旗下,热血沸腾的宣誓:作为大和民族的男子汉,我们要

  • 灵魂直播间之熊孩子的烦恼1(6)

    【主题】听说这里可以求助,所以我就过来试试我听迪克说,这里可以帮我解决问题,所以我就到这里来了。№0☆☆☆我才是最强的!于XXXX-XX-XXXX:XX:XX留言☆☆☆活捉一只萌萌哒的野生楼主!№1☆☆☆==于XXXX-XX-XXXX:XX:XX留言☆☆☆没有沙发只有板凳了~№2☆☆☆==于XXXX

  • 灵魂修补匠第10章在线阅读

    我和小林事务员进入侦探社的时候屋内一片寂静,江户川正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叼着小饼干闭上眼睛认真思考,而对面的新人——国木田独步——双手紧握放在膝盖一脸紧张地准备接受接下来来自前辈的考验。听到开门的声音,江户川倒不是很惊讶,他看到小林桌子上的甜点时就猜到我会过来,只是不很开心地扫了我一眼就继续

  • 那些年我见闻的鬼怪第10章在线阅读

    “那家伙是伊修瓦尔人?难怪了……”阿姆斯特朗少校沉思道,那么斯卡至今所做出来的事情就都能解释了。“所以他有复仇的理由,不是吗?”阿加莎一口喝尽瓶中的酒。挥手道。“就算是为了复仇,他牵扯了多少无辜的人……,不过是用神灵的名义来掩盖自己丑陋的复仇心罢了。”爱德华的脸上写着愤怒。“无辜?”阿加莎嗤笑一声,

  • 灵魂师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晚接到小丁电话的时候还在开会,挂了电话也就是皱了皱眉头,心内一叹,沈浩那个不省心的家伙又开始作妖了。会议已经进行了过半,苏晚这边的情况已经汇报完了,接下来的会议也就是听听其他经纪人的汇报,属于可以开小差的时候。低头翻了下手机里面的行程,确认了一下晚上确实没有什么其他的事,也就默默的放下了手机。会议

  • 华夏修灵纪第4章在线阅读

    陆轩一脸笑意的回到了座位,桌上已经放了两杯水,一碟花生,两瓶啤酒。“怎么这么久?”吴皓问,“看你这笑容,怕不是又干什么好事了。”“哥身体强壮,功能强大,岂是你能想象的。”陆轩脸色一正,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吴皓撇了他一眼,“有时候我确实被你雷的发疯。”“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