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全职]失语症鉴宝大会(上)】

2021/11/25 23:26:25 作者:银杏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职]失语症
[全职]失语症
作者:银杏纸来源:晋江文学城
问:当你发现自己穿越成平行时空的完全不同的自己,你会怎么办?再问:当你发现自己穿越之后变成个哑巴不能说话,你会怎么办?刘皓手指点点点敲击手机屏幕:【打荣耀啊】平行世界我流版刘皓穿越到原著世界的故事,这大概是一个回到过去努力打荣耀攀上巅峰(?)的故事。大白另外的全职坑:【全职】如果你是一张账号卡:耽美主攻,女票一波杰西卡【全职】论闪婚婚姻的可持续性:言情短篇甜文,再女票一波杰西卡我的微博:陆大白66

【老规矩,先要票!】

“天养,起来,快起来……”正做着御剑飞行美梦的关天养乍地被吵醒了过来,心头陡地涌起老大的怒火,也不管叫他的是谁,破口就骂道:“老子好不容易睡个懒觉,你他娘的嚷什么,嚷什么嚷?”见是苏少白,就更加没好气了,道:“小白,你丫的欠揍,是不是?”

苏少白哪里管关天养脾气的好坏了?道:“快,快,再晚就来不及了……”拉上关天养就跑。

关天养一把将他甩开,道:“什么屁事?急着去投胎呀!”又倒回了床上去。

苏少白道:“你要是再不起来,可就会后悔了!”

关天养哼了一声,睡意已经全无,却依旧闭着眼睛假寐。

苏少白微哼了一声道:“某人可别怪我没告诉一声,今天鬼市大集开了!”说完就走。

关天养猛地翻身起来,道:“什么?今天开集?今天不是才初二么?走什么,回来!”纵身跳下床去,生生将苏少白给拽了回来。

苏少白见他光着上身,赤着双脚,就道:“还不赶紧穿衣服鞋子,再晚可就什么都赶不上了!”

关天养道:“我这不是在穿么?”匆匆地套上靴子,连脸也不及洗,裹上衣服就随苏少白往外跑。四丫听见有动静,知道他起床了,正赶来叫他吃早饭,却只来得及看见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便跺着脚叫道:“哥哥,你还没吃早饭呢!”关天养的声音远远地传来:“留着当晚饭吧……”四丫皱着鼻子,恨恨地道:“又是这样……”

出了关庙大街,招手叫了辆挂着【空】字牌的骡车,直奔鬼市而去。

“怎么这个月鬼市提前一天开集了?”关天养扣好了衣服,这才来得及问明原因。

九夏城鬼市每个月都有次大集,方圆千里的修行者都会赶来凑趣,交易自己需要的物品。

打从两年前开始,关天养就没落下过一次鬼市大集。相熟的人都只当他爱捡便宜,偏他运气好,每次总能捡着那么一两件,少则百十两银子,多则千儿八百,总有得赚。事实上他有个相当隐秘的想法不敢说出来:他奢望着某天‘机缘巧合’之下,以低廉的价格淘得一件传说中的法宝或是修行秘籍,从而成为一名真正的修行者。

这样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谬,自然不敢说出来怡笑大方。但他还是坚持每次大集都来。不管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那渺茫得近乎梦幻一般的理想奋斗,他都从不允许自己缺席哪怕一次!

苏少白是关天养打小耍到大的兄弟,自然熟知他的喜好,一得了消息就赶紧来告,却不想正撞着关天养睡懒觉,白白地挨了一顿骂。

“你问我,我问谁去?”苏少白素来缺少表情,此时也忍不住扔给了关天养一个白眼。

关天养道:“那你怎么不早来告诉呀,这可都快中午了!”

苏少白道:“我一得了消息就赶来通知你,你倒好,还怪我来晚了。天下有你这样的人么?”

关天养道:“说得也是,怪不着你。这么多年来,鬼市每个月的大集都是初三开,偏这个月提前到了初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苏少白道:“再大的事都与咱们无关!”

关天养点头道:“不错,咱们的目标是淘东西,淘到好东西!”

到了大集市门口,竟被告知要买票才能进去。

关天养当即就懵了,问:“鬼市的规矩什么时候变的?怎地还卖起了票来!”

护卫说:“不好意思,今儿才初二,不逢集!敢情你是忘了日子吧?”

关天养望着里面攒动的人头道:“那里面是怎么回事?”

护卫道:“这是天云楼在搞鉴宝大会呢,你要是有兴趣,花十两银子买张票就可以进去了!”

关天养叫道:“十两银子?这么贵?”

护卫道:“是有点贵。不过票价是他们定的,我们也没办法!”

护卫是幽灵宫的人,幽灵宫是鬼市的管理机构,场地出租,秩序维护自然他们负责。

苏少白没料到竟是这样的,道:“要不咱们还是回吧?想来这鉴定大会也不是咱们能玩得起的!”

关天养也萌生了退意,但听着里面传出的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他一咬牙,摸出两锭十两纹银道:“来都来了,总没有白跑的道理!”买了票,护卫给了他们一份告知书,就放了进去。

告知书上写明了鉴宝大会是怎么一回事:天云楼联合重极门、符箓宗、丹元宗等大大小小数十个门派展销的各种法宝、丹药和符箓等物,只要能准确断出该物件的炼制材料或是手法等等,就可以以一百两一件的极低廉的价格将它买走,若不能,就得留下五十两银子作为鉴宝的费用。

天云楼是九夏鬼市最大的商号,财力雄厚,交游广阔,可谓一方霸主。关天养等人常在鬼市上混的,一眼就从告知书上看出了猫腻:这哪里是什么天云楼联合数十个门派开的展销会,分明就是在倾销他们自家店里的库存。

天云楼有什么货关天养早就了若指掌,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就绝不会花二十两银子的门票钱来参加这个狗屁鉴宝大会了。

苏少白将告知书揉成一团扔了,叹道:“这钱可花得真冤枉!”

关天养啐了一口道:“狗曰的奸商,真会想明目赚钱。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还是去看看吧,能捞回一点是一点,没得让他们这么便宜赚了咱们钱的道理!”

前来参加鉴宝大会的人着实不少,粗略一看,不下千号。大大小小百十个展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物件,琳琅满目,看得人眼花缭乱。有人一口断出了物件炼制的原材料,果真只花一百两就拿走了,顿时又引来了人群的欢呼。有人对炼制手法语焉不详,只得懊恼而又遗憾地丢得五十两银子作为鉴宝的费用,再寻别的下手。

苏少白知道关天养有一双‘毒眼’,特别是对法宝、丹药这些东西,连细看都不需要,只瞟上一眼就能断出真假来。搞清了鉴宝大会的规则后,就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信心试试?”

关天养道:“要不就试试?”拿起一柄短剑看了看,就问站在柜台后的伙计道:“怎么个鉴宝法?是先交钱么?”伙计指着最中心的高台上道:“我们这里所有的东西都经过幽灵宫鉴宝大师的鉴定,炼制材料、手法、所用符箓等等都已经明确地记录下来,封存在了长案上的那只匣子里。你若说中了,留下一百两银子,东西你拿走。若没说中,凡请你留下五十两纹银作为鉴宝的费用就是。坐在案后的那三位是幽灵宫的鉴宝大师,是本场大会的公证人。公子若有兴趣,只管拿上相中的物件去向三位大师求证便是。”

苏少白道:“万一我说中了,你们却说没有呢?”

伙计道:“本次鉴宝大会由幽灵宫主持,绝对公正。不管鉴定是否正确,我们都会给你查看凭据!”

关天养笑道:“那你们就不怕我看了之后再告诉其他人么?”

伙计笑道:“这是作弊,是无效的。我们自然会知道!”正说着,有人就被幽灵宫护卫带了下去,驱逐出场。伙计说,他就是与旁人合伙来骗宝的。

关天养心知幽灵宫的护卫都是修行者出身,谙通法术,这些小把戏是瞒不过他们的,所以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能鉴定得出来就鉴定,鉴定不出来还是把钱留着好。

苏少白见他将短剑放回了架上,低声问道:“怎么,你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关天养沉吟道:“屁。这短剑表面的深青色是做出来的,其实就是黄铜铸成的,还用的是七锻法,简直就是在糊弄人,不要!”他的话声虽轻,伙计却全听在了耳里,脸色顿时一变,道:“公子,还请慎言!”关天养点了点头,走了开去。

关天养的毒眼小部分是天赋异禀,大部分都是这些年在鬼市上练出来的。天赋的那一部分是敏锐的直觉,仗此辨定真假,从不曾失误过。后天练就的是对材料、手法等的辨认,这些年好东西没淘着,着实炼就了一双堪比行家的金睛火眼。

苏少白长年跟关天养混在一起,眼力劲自然也练出了一些,相中了一柄长剑后,也不知撞了什么邪,连关天养也不问,便在伙计的引领下到高台上的幽灵宫大师面前鉴定,结果赔了五十两银子,懊恼而归。

关天养也不气恼他浪费银子,反而吃吃地笑道:“这玩的可是真本事,真眼力,没有侥幸。人家天云楼可精着呢,断没有让你这么容易赚了的道理!”

苏少白悻悻的还没作答,就听旁边有人冷笑道:“听你这口气,貌似还是行家里手呀?”

关天养扭头一看,见是个年岁与自己差不多大的朱衣少年,身后还跟着一票精悍的护卫,显是个极有钱的主,知道自己惹不起,就装作没听见,拉上苏少白走开了。哪知朱衣少年偏偏不依不饶,又高声道:“小子,我看你就是猪鼻子上插大葱,装象呢。”

关天养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朱衣少年,竟招来他这番冷嘲热讽,一时按捺不住,就应道:“我至少还能装一装,你呢?怕是连猪也不如吧!”

少年大怒,啪的一声合上手里的折扇,道:“休逞口舌之利,有本事的咱们就来比划比划。如何?”

关天养这下算是明白少年为何挑他的刺了,敢情是想借着打压他来出风头。少年人嘛,都有这样的毛病……本不想作这些无谓的比斗,可嘴上却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苏少白在旁埋怨道:“跟这样的人掷什么气?没必要!”

关天养淡淡地道:“不过就玩玩,没什么大不了的!”就问少年怎么比。

少年道:“很简单。我们互挑五件东西让对方鉴定,谁鉴定得多就谁赢。”

关天养点头道:“很好,这法子很简单明了!”

少年道:“输了的要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自己是猪。你敢吗?”

关天养忍着笑意道:“你倒是不用再多此一举了!”

“嘴上便宜占着很有意思么?哼!”少年果然是个头脑机敏,不喜欢在口舌上与人争长短的主,示意关天养可以开始了。

参加鉴宝大会的人几乎都是好事之徒,见有人挑起了事端,自然乐得看热闹。主办方天云楼也是谙通营销之道,非但没有加以阻止,反而还派出了专人来协助,借机造势。

关天养见少年一脸蔑视地看着自己,真恨不得一拳将那张漂亮的小脸蛋打得稀烂,就道:“我也不以大欺小,你先请吧!”言下之意在说少年还是个孩子,自己不跟他一般见识。事实上他看着虽老成,好似有十七八岁了,事实上不定还比少年小呢。

少年傲然笑道:“我若先出手,就算赢了你也不会心服,我自己也觉得胜之不武,还是你先请吧!”

关天养心下暗暗奸笑道:“好,你逞能,我就让你逞能!能赢就行,老子从来不会觉得胜之不武!”故作客气地一抱拳道:“既是如此,那就承让了!”两名天云楼的伙计捧着托盘跟在他身后,绕场转了一圈之后,关天养从数百件物件里选出了五样,说:“我已经选好了,你请吧!”少年不屑地冷笑了两声,这才下场去选。

确认双方都选定后,主办方天云楼就请关天养和少年同上高台,逐一鉴宝。

这次关天养说:“刚才你让了我,这次你先请吧!”

少年似乎觉得在这个环节逊让没有任何意义,就道:“很好,那我就提前让你知道结果!”拿起一只暗红色的鼎道:“【赤木丹鼎】,采南山百年赤木之芯凿成,是炼丹用的入门法器。经过【后土符】和【赤火符】的祭炼,只可惜是先祭炼的是【赤火符】而不是【后土符】,所谓土生木、木生火,生生不息,这样一来,效果大大折扣,算不得好东西了!三位大师,不知我说得可对?”

三位幽灵宫的鉴定大师纷纷点头道:“不错,完全正确!”说着,将由他们鉴定的凭证交给关天养看,以示公正。其实关天养不需看也知道少年说得丝毫不差,暗道:“看来这小子并非一般的纨绔子弟,还是有些真本事的!”就示意他鉴定第二件。

少年拿起罗盘道:“这叫【阴阳定向盘】。除了具有普通罗盘的功能外,还能分定阴阳……”说着竟现场显示起了【阴阳定向盘】的使用来,其炼制材料、手法也是剖析得分毫不差。如此一来,关天养越发肯定这小子不是什么脓包,而是真有实才的,心下不禁生出了相惜之情来,暗说:“只可惜性子实在太臭了些,要不然也是个可交的朋友!”

五件鉴定完毕,少年以全胜战绩收官,着实引来了好一阵轰动。观众都啧啧称奇,说看不出小小年纪竟然这般了得,就连幽灵宫的三位鉴定大师都点头赞许。少年自是越发的得意,根本就不再拿正眼瞧关天养。

【收藏,收藏,收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火影搞科技之加入极限挑战(3)

    等一切安顿好之后,楚凡接到了严敏的电话,电话里当然是邀请他来参加鸡条新一季第一期录制的事情。楚凡没有想到鸡条剧组竟然邀请他加入,穿越前,他也是个鸡条粉丝,比起那些按照剧本来进行的综艺节目,没有剧本的鸡条显得很别致,也很让人喜欢,尤其是看到他们破坏规则坑导演坑兄弟坑自己坑嘉宾的时候特别有趣,而且楚凡对

  • 海贼王:献祭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依思没有去临歌派,而是呆在铺子里,而林惜舟却又是宿醉,直到正午,才揉着眼睛出现在依思的视线里。林惜舟看到依思的时候,小姑娘半眯着眼睛,靠在桌子上,读着一本书,林惜舟瞟了一眼书名,是一本叫《青雷风云异闻录》的异怪杂谈。林惜舟笑了一下,语气例行轻浮,开始骚扰依思。“小姑娘,有什么心得嘛?说给先生

  • [足球]巅峰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景阳浑身僵直的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不敢置信的状态。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遭受到了惩罚,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扔到了这里!!!而那让他遭此大祸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其实并不是多么过分。——他真的只是在女同事们热烈讨论最近产妇跳楼

  • 异能四少之九能尊皇城破(上)

    莫武扔掉了手中的剑,拿起旁边侍卫背着的大刀,看向弯伐头领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杀我的人的是何人。”弯伐头领把弯刀竖在俩眼中间,笑了笑:“对不起,我的弯刀不允许我向没倒下的敌人说出名字。”“呵!当初你家乏为之也是如此,可惜,我没倒下,只是这里有一道印记,现在还很痛了。”莫武摸了摸腰部。“城中

  • 混沌之逆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厅里气氛严肃,莫老爷坐在那里一脸悲愤,“你这个不孝女啊!知府大人家才刚刚来提了亲,你就出去野了三天,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怎么跟大人交代?”莫灵越犹如看戏一般,好奇地问道:“提亲?跟我吗?”“不跟你难道跟我吗?”此刻的莫老爷面目狰狞,胡子都快气飞了。莫画宣连忙添油加醋道:“爹爹,她这样丢了莫家的脸

  • 极道修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回过神来,张亮发现自己已经将一条鲤鱼吃光了。“养殖这些的话,大家肯定也会争着要的。”张亮眼前一亮。他特意围了一个地方,来养这些鲤鱼。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三天,张亮迎来了向海酒楼的客人,为首的人赫然是杨思倩。杨思倩带着三辆小卡车过来,他们载了玉米以及土豆离开。而杨思倩自己则是在张亮的徒弟里逛了起来。当她

  • 哪狐不开提哪狐(GL)虚迷幻境

    沈漓虽也不解,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为了上昆仑他几乎费尽心血从淮山逃出,可对蓝卿若这份超越常理的亲切感却剩余这份执着,想着她喂自己吃鸡蛋的模样,心就软得厉害。如若娘亲还活着,是否也会温柔的喂他吃东西,也会在危险时将自己护于身后。蓝卿若低眉拍了怕他的后脑,她怎会让他入不了昆

  • 纯情甜心戏席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三的生活,水深火热,但对于宋颂来说,都一样,反正她的成绩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一本出线,老爸老妈也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她自由发展。“喂,你能不能有点形象管理,好歹是一中校花,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死猪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吴歌一脸嫌弃,下楼拿了罐可乐,就见自家老姐穿了件T恤短裤,长发也散着,瘫

  • 超级QQ农场系统之娘还疼三儿吗?!

    “害怕什么?!”林觅笑道:“是机缘,也是造化,没什么可怕的!”怕就她一个人怕好了,实在没必要拖着李延亭一起担惊受怕了。李延亭怔了怔,点点头,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林觅知道他,要是不肯说,便是死也不开口的。她笑道:“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李延亭看着她,忍着没问接下来的话。不问也好,只道

  • 守护之梦醒泪落在线阅读第2节

    大壮眼睁睁地看着,正准备等死,因为队伍里跟本没有能抵挡斑纹豹的人。咻。一声打破平静的声音,让大壮产生一丝疑问:射箭也阻止不了斑纹豹的。下一刻,大壮就不这么想了,大壮看到一支箭射入斑纹豹的体内,这支箭射进斑纹豹的体内,并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在里面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斑纹豹的体内搅个粉碎,才射出来,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