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序摇光在线阅读第1章

2021/11/26 13:58:18 作者:慕秋枫 来源:3G小说网
序摇光
序摇光
作者:慕秋枫来源:3G小说网
《序摇光》之序:“故事还没有开始,我已远离你的世界,你说这只是个序,每个人的出场顺序也许不同,一个相忘于江湖却怀恋到哭,一个相濡以沫却厌倦到终老!没有猜到开头,也没猜中结果!有多少人爱的是刚刚好?!在序里开始也在序里结束,至少红尘不会控诉我年少,如此甚好……”《劫》落絮游丝飘香榭,鲜妍寻觅几只蝶,侬家红袖藏一抔,未若锦囊红颜劫!我先不定义这本小说的格调,看了之后你或许会惊讶!只要说作者确实下了不少功夫了就好!毕竟每个人的口味不同,经历不同,褒贬也不同!敬请鉴阅!故事背景:“主任公18岁之前一直跟

清宫萧索,落黄败絮,瑟瑟的秋风,席卷着冷宫里的落寞哀愁。

一个女子,一席白衣,跪坐在冰冷的石板地上。瘦弱的身子,露出来的双手,没有一点多余的肉。那双骨骼毕露的手,拔下了头上的那个碧绿翡翠簪子,青丝散落在消瘦的肩头。

“求你,帮我把这个带给他,告诉他,我想见他一面。”

门缝外,一双手即刻接过了玉簪,宫女模样的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送进来一份残羹冷炙,一天一次,她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见到人。十年,她孤独在这里,生不如死,她只想等祁冠宇,问他一句话。

他,还会来见自己吗?

他的海誓山盟,荣登大宝那日,不是都给了别的女人?

当尚筱舞怀着身孕,躺在血腥冰冷的石板接受腰斩之刑的时候,那昔日执手允诺自己的人,却拉着别人,华服锦绣,凤冠霞帔,立在高台上接受百官群臣的俯首叩拜。

皇后登基,大赦天下。她因此免除了腰斩之刑,明明是花似鸾栽赃陷害,却装作仁义道德,救下了她一个误国祸水。

听到百姓欢呼皇后仁义,她躺在邢台上,哭笑不得。

他们似乎都忘了,这个国,有一半,是她散尽了万金买通了反叛的乱军,拱手相让。她选择沉默,甘心做他身后不问朝政的小女人。到头来,他却将治理不得的罪过,冠在她的头上。

她中了花似鸾的诡计,以为祁冠宇被敌军所困,为救他深入敌营反被敌军掳,对方要求他用一座城池换自己,群臣反对,说她红颜祸水,死有余辜。他便冷冷回绝,对她的生死,不闻不问。

她拼尽了力气逃离敌营,甚至搭上了亲人的性命,只为了回到他的身边,却因为怀了三个月不明的身孕,她被嫌不忠不净,甚至被冠上了通敌罪名处以腰斩之刑。

因为那个从头到尾构陷她的女人,她被打入冷宫。令她痛心的,不是冷宫孤苦,而是祁冠宇的彻头彻尾的冷漠。

生下的女儿,尚筱舞都没来得及看清她的眉眼,还没有来得及抱一抱她,她唯一的孩子就被抱走了。独留下她在这冷宫,她等着,再见他一面。

这一等,就是十年。

“呦,没想到你挺了这么久,尚筱舞。”

大门敞开,冷风夹杂着萧瑟的风,夹杂着奢靡熏香,吹进了闭塞昏暗的破屋。一道锦绣霓裳,晃入了女子的干涸的眼。

“花似鸾……”

这个名字,是她的噩梦。花似鸾夺走了自己所有,包括她最珍惜的女儿。

“贱人!皇后娘娘的名讳也是你配喊的!?”

啪的一个巴掌,彪悍的宫女重重一挥,将她打得偏了头,赤红的鲜血溢出唇角,惨白消瘦的脸颊上,立刻红肿起来。

但是,她连眉头都没皱,眼底是漠视一切的孤独。比这还痛的,她经历得还少么?

直到一声脆响,翡翠玉簪碎落在地。

玉骨刚绝,粉碎不屈。

玉簪碎在眼底,尚筱舞忽然感到了刺痛,她珍视一生的爱恋,在那个人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

“这东西,皇上嫌脏,碰都不愿,亏你还宝贝似的留了十年。”花似鸾挑起蛾眉,讥讽地看着地上匍匐的女子。

“你究竟,为何来此?”

尚筱舞依旧没有抬眼,盯着地上碎成几段的玉簪。

“……唔……”她还是吃痛地低吟出声,宫女拽起她散落的青丝,迫使她抬起头,看向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

“本后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已经下了旨,要送你的女儿去和亲了。一个杂种,顶着公主的身份活了十年,也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了,现在送去玄武国给那个喜欢童女的老男人,你是不是死也能瞑目了?哈哈……”

玉儿是她和祁冠宇的亲女儿,只是祁冠宇听信了这个女人和趋炎附势的大臣,认定玉儿是野种。即便如此,玉儿在他身边十年,祁冠宇还是这般狠心?难道不能从玉儿的眉眼里找到他的影子?

更何况玉儿才十岁啊!

花似鸾的笑声终于刺伤了尚筱舞的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她怒视着这个女人,银牙咬碎,一字一句道:“我要见他。”

花似鸾讥讽道:“你要见他,可他不想见你。”

尚筱舞无视眼前趾高气扬的女人,视线穿过花似鸾,望向远处。那个人,她付了此生真心的人,到死也不会来了……

花似鸾凤眼一凛,脸色变得铁青。这个女人,即便落魄至此,也依然这副不屈不挠,清风傲骨的姿态,自己讨厌的样子,亦如十年前。锦袖一挥,白色的粉尘覆盖了尚筱舞最后一抹阳光。

“啊!啊!”

尚筱舞捂着眼睛,粉尘入眼,眼睛如刺入千针,血泪混在一起,涌出干涸的眼。

“你不配见王,王早就遗弃了你,是你自己痴心妄想!”

花似鸾朱唇勾起,嬉笑着看着挣扎在地的尚筱舞,满意地转身离去。

“这毒药,叫做‘醒’,是王亲自赐的名,叫我送来给你。尚筱舞,你活不过今日,至少在最后,清醒着去死吧!”

冷宫的门重重紧闭,满地青丝散落,血染白衣的女子,躺在清冷的石板,流着血泪。

醒了,睡了,梦里,心里,我都在爱你。

我知道,你从来没爱过我。其实我只想问你,后院的那片牡丹花,是不是还开着……

牡丹花下死,不枉恋一生。

你说过,牡丹国色天香,所以种下了一片送给我。到头来,我什么也不想要,什么也不留恋,我不要你的心,不要你的虚情假意,只想守着那片牡丹,开得绚烂,年华似锦,国色天香……

你却终究,没让我看见……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球最后一位修士第5章在线阅读

    这时的周毅也冷静了下来,有金手指总比自己战五渣在这个世界生存好,但是有些问题还是需要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亦或者说我以后该怎么规划?”铸仙池听到周毅冷静下来的分析,也是暗自高兴,连忙解释道“宿主目前应该努力进行自身修炼,这样才能管理好三界!”周毅目光微凝,仔细思索了一番,也确实认为它说的有理,靠别

  • 案中案在线阅读第9节

    次日,皇宫。早朝过后,皇帝姜宏远带着李兴李公公,到了御书房。此刻姜明渊已经到了,站在香炉之前,背后轻烟渺渺,似是仙道中人。“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姜明渊跪地,施礼。“平身。”皇帝坐在椅子上,手中不自觉的摆弄了一下茶杯,却没有喝一点茶水。正眼看着这个他最心疼,也是最内疚的儿子,暂时不去想

  • [镇魂&女娲成长日记]抱歉我好像走错世界了在线阅读第3节

    司马懿听到背后传来的这声冰冷的质问,感觉那口气像是在说:“如果你不马上老实交代,下一秒就是你的死期”一样。这让他不由心急如焚,顾不上别的,脱口而出:“府上二公子司马懿!”这声回答得像是赌命一样,不过他说出来之后,自己心里的紧张也放松了几分。正巧这时身后这人一听他的回答仿佛犹豫了一下,好像对司马府二公

  • 老子是最强纣王在线阅读袅袅琴声意

    凡界四大帝城之一未央城,位于千牧森林以东、苍晤山以北。未央城乃是人族未央仙帝所建,未央仙帝是痴情人,爱妻皇华仙子在帝位之争中为小人所害,最后魂飞走散、身死道消,再无转世的可能,所以他特为皇华仙子所建,并题字“怡乐未央,长毋相忘”于未央城们。未央城辖地占地万里,磅礴大气、气势恢宏。而凡界四大帝城其他三

  • 魔灵邪帝内忧外患

    次日凌晨,卫羽卿早早的起身跑到军营的后山上。后山有百丈,站在山顶可以看到全军军营场景。卫羽卿坐在一团草地上看向远方,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自己全身感到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东方的太阳正常升起,军营中的士兵也照常操练。早操结束之后,士兵都回到了自己活动区域,伙食房的士兵提着一桶桶的稀粥分发给各营士兵。突然一

  • 浮花烟雨第5章在线阅读

    被林战直直的盯着看,苏桃感觉无所遁形,纤长卷翘的睫毛不住颤动着,眼神四处乱飘:“那个……我猜的……”林战不置可否,又问:“第二,你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来帮我?”“我、我不杀、杀伯仁……”苏桃没出息地结巴了。不等她说完,林战嗤笑了一声:“想不到苏同志如此好心。”“呵……好说、好说,呵呵……”“既然苏同志

  • 洪荒:开局招魂盘古!一年之约

    “感谢这位大哥盛情,小弟却之不恭了。”何天磊一抱拳笑道。李笑天见何天磊大大方方的坐在自己面前,一副随意的模样,当下哈哈一笑:“知道我是李笑天,还如此气定神闲,你配和我喝酒。”李笑天一拍桌子:“小二拿酒来。”“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又不是你身后的刀,我有什么好怕的。”何天磊笑道。李笑天一愣,定睛道:“看来

  • 月本无光之短篇小说集在线阅读第3节

    这夜,鬼宿宫大堂内酒肉满桌,十几人正在议事。这时有人进屋报道:师傅小五子回来啦。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来一人,看了看屋内的人,急忙跪在地上,此人便是夜入真武大殿的那个杀手。大堂正中,有把用汉白玉精雕巧琢的鬼骷髅大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南宫奎,天生一副丑鬼脸,细看来鹰腮鼠耳,九转狮子朱砂眉,环眼凸

  • 亡灵笔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一招!仅仅用了一招,禁卫军五名勇将就粉身碎骨。李元霸有意立威,以三成神力催动巨锤,所过之处人马俱碎!只有那匹神骏的白马还活着。如果不是李元霸刻意收敛了力道,那白马长得再神骏也没用。即便如此,那神骏的白马还是被吓尿了,马蹄一软就趴在地上,用马头讨好的蹭着李元霸的小腿。那怂包的模样儿,活像一只哈巴狗。被

  • 六界传说之纵横天下第三章在线阅读

    ???昏黄的阳光洒在大道上,有两位女生正沐浴着这柔和的阳光,慢慢地走着。走近看俨然并是星枝和玲儿“树枝,你找我有什么事?你说呀。玲儿用温柔的语气说着让星枝觉得这声音比这阳光更甚。???“怎么,想朝成了?你该陪我了,你都陪了他这么久了。才走了一会儿你就不想陪我了?”星枝看玲儿话语中有些急便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