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家族事业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11/26 14:45:10 作者:林中沐 来源:17K小说网
家族事业
家族事业
作者:林中沐来源:17K小说网
家族事业、讲究的是传承。很多家族传承的是口碑、是技艺,而帝都罗家传承的却是基因,是一双能看见鬼神的双眼,是一幢阴森贴满符纸的老宅,是一段摆不脱的命运........

我再次体会到了迟易禾式的幼稚报复。

真·幼稚到家的报复。

我的各个课本在我无意间于上课之前恰好失踪,然后总是在每门课上完之后的某个课间相安无事地躺在课桌上。

其中还夹杂着各种铅笔盒内的灵异事件。

比如2B铅笔里面塞满了断掉的铅,走珠笔或漏水或滑丝了,以及断得一节一节的铅笔。

最过分的是,他竟然把我我唯一一块白花花的橡皮五马分尸后涂黑了!

我心疼地捧着断成好几节铅笔,感慨道:“你说这铅笔明明是石墨做的,为什么要叫铅笔呢?”

此刻,尚之柠正值困倦期,浑浑噩噩单手托着腮,两眼发直地看着黑板。听到我突然发话,她迟钝了一下,然后迅速翻了个白眼,吐槽道:“拜托你控制一下这些无聊又没营养的想法吧。”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眼底闪过一丝嫌弃,低声嘟囔道:“你上次是不是还纠结过白开水是什么味道来着?”

……

不,那不是我,是那个十一分纠结的。

看着继续打瞌睡的尚之柠,我放弃了跟她继续扯下去。盯了一会儿迟易禾的后背,我的报复心油然而生。

思考过后,我最终决定利用那几支英勇战亡的被迟易禾搞漏水的走珠笔,进行新的一轮搏斗。

于是,没一会儿,他的后背就变得斑斑驳驳,而我,大获全胜地收手了。

起先迟易禾是没有发觉的,毕竟没有人会在睡梦中通知他。

下课铃响的同时,一直昏昏欲睡的尚之柠瞬间清醒了,她转头刚想跟我感慨些什么,突然就瞥到了迟易禾的后背。

她惊恐地看向我,我坦然地回了她一个处事不惊的笑。

尚之柠:“……??”

尚之柠动用了她所有的肢体动作,朝着我挤眉弄眼了好一会儿,在察觉到我一点也没接受到她的意思后,她终于忍不住凑过来低声问:“你干的?”

我矜持地点了点头,问道:“这墨点布局还可以吧?”

尚之柠一脸悲痛欲绝,崩溃地捂住了脸。

迟易禾的身子动了一下,应该是听到了我们的窃窃私语。他转过身来,冷眼看向我。

我明知故问:“怎么了?”

他没好气地说:“你干什么了?”

我立马义正辞严地说:“为民除害。”

“……”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眼神太真挚了,他竟然迟疑了一会儿转过身去了。

少年,求你有点自知之明好吗,怎么一听除害就好像跟自己无关一样?

我吐槽着,忍不住给这个智商尚有缺陷却不自知的家伙一点提示。

我又用手指戳了戳他,在尚之柠一脸“自首都没你这么积极”的眼神下,我装模作样地擦了擦手上的墨汁——即使它们早就干了。

迟易禾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出在了哪里,恶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后,立刻把校服脱了下来。

……

他一言难尽地盯着那面目全非的校服,整个人开始气到发抖,额头上突突冒出的青筋在写着“我想打人”这几个大字。

我在他极度愤怒的眼神中预料到了接下来的情况,立马顺势趴到了桌子上开始装作肚子痛。

迟易禾冷笑了一声,却没有戳穿我拙劣的演技。他再一次对自己的桌子发难,踹到它后,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事到如此,我终于觉得解气了些。

……也算是为我那些缺胳膊少腿的铅笔盒烈士们出了口恶气了!

全班霎时寂静之时,我没忍住闷头笑出了声。

尚之柠十分沉重地跟我说:“你知道上次招惹他的人在医院里躺了多久吗?”

我以前还干过这么暴力的事情?我探寻地把脸从桌子上挪开,好奇地看向她。

“魏珂那事……”

听到她打算旧事重提,我掏了掏耳朵,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漫不经心。

尚之柠立刻冷笑,一脸严肃地恐吓我:“还有,你忘了吗?刚开学的那几天,几个不长眼的说了他几句,紧接着下午他就找人把那几个人给揍了一顿。”

似乎是觉得我实在太不在意,她横了横心说:“其中还有个校霸级的,最后还不是因为迟易禾的身份,而被苦兮兮地揍了一顿吗?”

我还有过揍校霸这么威风的时候?

我略微思考了一下,兴许是认真起来的表情鼓励了尚之柠,她有些激动地继续说下去:“后来,那一届校霸就那么被劝退了。”

……哦,被劝退的那个。

我能想起来这件事,多半是因为,那是个打着我名号闹出来的乌龙。

当时那几个人也的确是招惹到我了,我虽然打算给他们使绊子,但也没打算做的那么绝。而那几个人,也不知道是前些日子招惹到谁了,当天下午就被搞了,估计是那人来头挺大的,在其他人皆闻事出我手的时候他们也没敢把罪魁祸首拎出来。

而我呢,看在那个人间接性替我出气了的份上,也就没及时澄清。

从此以后,本来就有人罩的我更是没人敢招惹了,再加上我性格问题,压根交不到什么朋友。

虽然从一开始起,就不存在什么朋友。

那时候我麻痹自我,对自己说着一个人也很好,却又因此而格外明白,我过得根本不快乐。

因为不曾被温柔对待,而不懂如何温柔对待别人。年少时的我一直认为,我从来都是没有错的,我应该做的就是对方对我做的。

我固执的甚至是偏执的坚定着那可怜又绝对的公平,从未在其中获得任何一丝宽慰。

我把我唯一的温柔给了李安忆,以沉默的,秘密的方式进行着,却又只是慰藉了自己。

只是后来,经历的多了,我才发现,一个不被温柔对待的人是可以温柔对待每一个人的,他能够看到每个人所需要的温柔,因为那些都是他渴望却得不到的。

于是他给了别人所需要的。

于是我成为了那个他。

但是细细想来,还在与全世界对抗的迟易禾其实也挺可怜的。即使现在的他拥有着我所嫉羡的不畏一切。

我陷入了无限的沉思,尚之柠却以为我是怕了,连忙安慰我:“嘉嘉,你也别太担心,说不定给他道个歉就没事了呢,对吧?他也不像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我看了一眼她,叹了口气后点头。

对,迟易禾不像是小肚鸡肠之人。

——他完全就是小肚鸡肠之人啊!

虽然远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但是他,锱铢必报斤斤计较啊!!

还有谁能比我更了解他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踏莎行第10章在线阅读

    我是夏雪,我到过死神世界,我认识了我的家人,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做好白哉大大的迷妹子,没有和他牵手,没有和他拥抱,没有和他认识,难道就算是穿越了,我也只是一个小透明吗?--------------------------------------------------------------------

  • [综]818我那个废柴恋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不行不行,真喝不下了,醉了醉了。”容茶努力瞪大眼睛,试图向还在给他敬酒的修士传达自己的醉意,奈何自己的眼神从来没有人领悟出过其真正的意思,依旧被人乐呵呵的灌了一坛子清酒。自那个令人喷饭的“风一样的男子”表彰大会后,容茶就被乌泱泱又扩大了一倍的人流簇拥到了同福客栈,一波又一波修士赶着给他敬酒,哪怕为

  • 总裁的新婚下堂妻第2章在线阅读

    她的……爸爸?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能够亲自来接自己的女儿,相信他对自己的女儿的心意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的。门外走进了一个面容憔悴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脚步有些凌乱,见到孔梓真之后,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和薛亮道谢又道别之后,带着她一路走到了校门口的一辆破旧的桑塔纳。一路上,叽里咕噜的说着什

  • 商女皇妻:殿下,请入帐在线阅读第八章

    山中无岁月,对于俗世来说同样如此东都市数日没有出过家门的烛少辰走在大街上,看着这依旧忙碌的人们,他感慨到,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越到后面他的心里越发不安。烛家人还在积极备战,不论何时,只要危机出现,烛家这炳尖刀都能迅速顶上。“走吧,我们还是上后山去炼体!”回家叫上龙世杰,两人开车又往山上驶入。来到一块巨

  • 通玄踏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等到张义山已经带着儿子和儿媳们回来时,天色已经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了的地步了。刘氏出门来迎,抱怨道:”可算回来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都看不见了,还在地里头待着,我正说要去喊你们回来呢。饭都凉了!”“这不都回来了吗!十几亩的呢,不抓紧点怎么行!”爷爷不满的嘟囔到。在孩子们被面前抱怨这些,有损他身为一家之

  • 水国风云之初出茅庐第9章在线阅读

    那些心怀歹意之人方清自然不会放过,倒也并不是他心狠。只是若是这些人离开了苗疆或许会给五毒教带来极大的麻烦,五毒教中人淳朴,又救他性命,阿兰也为五毒教中人,孰轻孰重,方清分得很清楚。郎有情妾有意,方清和阿兰择日准备成亲,教中之人成亲可是五毒教一大喜事。大家都开始忙的热火朝天,身为教主的无音忙的昏天黑地

  • 魔卡大陆[制卡]第四章在线阅读

    陆追源说完这句话,很久都没得到回应,实验室里的空气像是凝住了。男人眼底的情绪分辨不清是绝望还是悲凉,嘴角还未来得及收干净的嘲讽笑意,也一点一点,慢慢地消失殆尽。“真悲哀。”良久,他麻木地翕动着嘴唇,“男人连当种马的价值都快没有了……真悲哀啊。”她忽然回过神来,干嘛跟他说这些?沟通的目的是劝说他留下当

  • 月明如素在线阅读第七节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有着诡异卷毛的白猫和一只喜欢恶意卖萌的黑猫再加上一只笨到可爱的大猩猩一起出去玩,他们先后碰到了猩猩暴力女、人妖俱乐部头牌、抖S星王子和爱的战士蛋黄十四。啊~对不起,拿错剧本了…………关于鸣人的养成计划,我从没想过执行起来会有这么多的困难。我将他捧在手心里,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一切美好都

  • 河鹄在线阅读第八节

    “看这阵法颇为复杂,启动阵法需要的灵力都不是练气期修士能承受的。”学院牛老师并不看好罗奕的阵法能够成功。小广场上没有入定的只有四人。李陆夜、董飞桓以及被罗奕唤醒后还瘫在地上的陈月儿、林双全。四人早就发现了罗奕的动作,陈月儿和林双全被三倍重力压得根本没法开口说话,董飞桓停下自己不断琢磨的剑法,看着罗奕

  • [综漫]秋人总是很心累老夫算天不算人「中」

    那小厮刚看到这张家大少时,以为是要来赏脸吃饭,最饱满的笑容已经酝酿好了,手中的锣鼓因为过度兴奋,颤抖无比。这位爷要是高兴了,那么赏个百八十两银子,自家老母的病说不定就能解决。可听到后面的话,笑容僵的不能再僵,手中锣鼓落在地上……砰!那是锣鼓落地的声音砰!那是心碎的声音身后两名壮汉上前一步,满脸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