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蛇迹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4:00:13 作者:江南的春天 来源:3G小说网
蛇迹
蛇迹
作者:江南的春天来源:3G小说网
江家有着夺天地造化的一对眼睛,这种眼睛,不仅能够在与人对战的时候看清敌人的魔法回路,更是能够看透每一个对阵的敌人的魔法攻击方式,从而在魔法对碰之中立于不败之地。正是凭着这种出色的魔法感知能力,出云江家才能够在缪斯大陆这个以魔法为实力根基的大陆上站稳脚跟,我们的故事便是来源于出云江家。

相思入梦,旧事飞烟,再难寻,佳人如斯。

梦醒相思泪沾襟,愁肠断、枉相望。

相见无期,前缘难续,悲白头,爱恨如霜。

留待醉酒梦一场,来生愿、俩不忘。

------黄昏的雪,深切切的,好像有千丝万缕情绪似的,只见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下,晶莹透亮,掩盖了整座大地,一阵冷风吹来,鹅毛般的大雪倾盆而下。

幽静陡峭的悬崖边,一处天然形成的壁洞将倾盆大雪阻挡在外,冒着冷气的寒冰床上,一男子双眸紧闭,安静的仰躺在上面,一头漂亮的银丝飘散开来。

一女子身着浅淡的橙红颜色长袭纱裙纬地,外套玫红锦缎小袄,边角缝制雪白色的兔子绒毛,一条橙红色段带围在腰间,一头锦缎般的长发用一支红玉珊瑚簪子简单的束起,玲珑有致的身段,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另男子遽然失了魂魄。

枫,你还要睡多久才肯醒来见我?

那一双灿然的星光水眸望着动也不动的男子,清澈的眸子里浮现一抹伤痛,把玩着那刺痛她眼眸的银发,一滴泪,顺着脸颊缓缓滑落,一年了,她等了他一年,他就如此狠心抛下她,看着自己伤心难过吗?

不远处,屹立着一男子,乌黑的青丝用淡紫密玉束起,光洁的额头不羁的垂下几缕青丝,白皙的肌肤,秀气而又修长的眉毛斜入云鬓,狭长深邃的凤眸,灵动的眸光中透着几分邪气,挺直完美的鼻梁,粉嫩菱形的薄唇,刚毅的下巴为整张阴柔的面孔平添了几分阳刚之气,他修长的身形包裹在黑衣长袍当中,丝毫不减霸气和贵气,女子的举动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而他,只是默默承受着。

“我要和枫成亲。”

转身,女子妖娆一笑。

那笑,却让男子双眸一阵酸涩。

“痛吗?比起你加诸在我和枫身上的,这痛,算得上什么?”

莲步来到男子面前,柔软无骨的小手缓缓的攀上男子冷峻的脸庞,顺着脸颊缓缓下移,来到了左边胸口的位置,倾城一笑。

她知道,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报复。

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刀一刀凌迟着他的心。

深邃的眸子布满伤痛,垂在两侧的双手微微颤抖,男子面无表情,心却在滴血,一片一片的碎裂。

他想问,究竟要他如何做,她才能原谅?

眼前的女子离自己如此近,却又那么的遥远。

“你亲自安排,记住,这是你欠我们的。”

转身,决然的离开,只留下一抹妖艳的身影。

寒风刺骨,却不及他的心冷。

直到那抹倩影消失在视线中,冷峻的脸庞终于露出痛苦的神色。

缓缓转身看着寒床上的男子,她说这是他欠她们的,确实。

嘴角苦涩蔓延,谁能体会他心中的痛。

如果,亲眼看着她披上嫁衣,亲手将她送到别的男人身边,这样可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那么,就这样吧。

今生,你我或许再无可能,来生,可否重新给我机会。

我不敢奢求,只祈求上苍在来生你让我遇到你,将你拥在怀里深情的呵护,在你耳边轻声低语,“我爱你。”

喃喃爱语,伴随着那抹落寞的身影,飘荡在这空旷的山崖中,久久不散。

初春的大雪,纷纷扬扬的下个不停。

坐落于繁华地段的丞相府偏院,洋溢着一股宁静的安逸。

一女子较小的身躯倚靠在敞开的窗户边,丝毫不在乎迎面拍打的寒风,柔顺的长发随风飘扬,纤细的双手探出窗外,冰凉的雪花,缓缓而落在那白皙的手掌上,调皮的飞舞着。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凝望着手中融化的雪花,抬眸,打量着天空,女子红唇轻启,喃喃自语着,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女子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随意散落,随风起舞,精致的玉颜上脂粉未施,给予人一种清雅脱俗的感觉。

“小姐。”

稚嫩的声音,唤回了女子飘散的思绪,不等她反应过来,一道较小的身影已经飞步走到了女子面前,将手中的披风轻轻的盖在女子纤细的肩头,眸中,隐约带着一股责怪,这么冷的天,怎么也不知道注意保暖。

“怜心,不碍事。”

尽管这副身躯已经冰冷无比,女子却丝毫不在意,轻轻的挣脱掉肩上的披风,对着身边的婢女轻柔一笑,转身,失神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升起了一股悲凉。

她叫司徒曼夭,乃是冥王朝当今宰相之女,却顶着一层不堪的身份——私生女,一个不受宠爱的大小姐。前生,她只是个孤儿,没想到,重生之后,身份仍旧不过如此,相对于这样的身份,曼夭很是满足,毕竟,一个早该死的人,居然重生了,虽然架空穿越到了这个不知名的朝代。

“风大。”

那名叫怜心的婢女看到曼夭的动作,不满的嘟着嘴,将手中的披风再次轻轻地披上,心里忍不住一阵叹息。

好不容易,小姐的身子渐渐的有了好转,稍不注意严重了怎么办?

像是感受到了怜心的担忧,曼夭不再推拒,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转身,微微一笑。

或许,在这个朝代,恐怕只有怜心这个丫头是真心担忧自己,冰冷的心,被一股暖意包围着。

冥王朝,这个在历史世界上从不曾出现的朝代,对于曼夭来说,尽管陌生,却也不惧。穿越前,她是国际顶尖杀手,名叫苏曼,却因为一次任务中,被心爱的男人亲手所杀,一朝穿越,成了这个朝代的宰相之女。

“呵呵......”

轻笑出声,曼夭捂着微微泛疼的左胸口,眼角忍不住一阵湿润,她能平静的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可是每当想起那个让自己痛心的男人,曼夭却压抑不住满心的痛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我一直在用啊在线阅读第三节

    春华秋实,夏雨冬雪。时间如流水一般逝去,五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张仪和刘远怀两人已经从儿童长成了少年。常立志不如立常志,这五年当中虽说两个人被邪子豪的训练折磨的苦不堪言,但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志向。邪子豪的训练内容对于处于幼年期的张仪和刘远怀来说是枯燥无聊的,也是难以接受的。第一年时,邪子豪完全处于保姆的状

  • 当妹妹有什么不好在线阅读第四节

    配楼里有个面孔严肃、年近半百的妇人已经在等夏柔了。“方姐,这就是夏柔,以后就在这儿生活了。你多照看她。”老周把夏柔交给她。又对夏柔说:“方姐在曹家很多年了。家里的事都是她在照料。你有事找她就行了。”是在曹家很多年了,以至于在这个没有女主人的家里,这个料理家事的家政阿姨,俨然仿佛成了女主人一般。夏柔把

  • 阳光终会破云而出在线阅读第10节

    从地心深处溢出的熔浆,如同刚出炉的钢水火红而炽热浆面不住的发出咕嘟咕嘟的沸腾之声听着让人头皮发麻。赤鬼御剑而下虽然下方的温度比上面要略高一点,但是刚刚红魔怎么会那样狼狈呢?不敢大意他驾驭着赤火刀缓慢的向下探去。当渐渐开始靠近着火灵芝时任然没有任何异常时,赤鬼松了一口气旋即心里骂道这红魔大惊小怪。“嘭

  • 地球最后一位修士第5章在线阅读

    这时的周毅也冷静了下来,有金手指总比自己战五渣在这个世界生存好,但是有些问题还是需要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亦或者说我以后该怎么规划?”铸仙池听到周毅冷静下来的分析,也是暗自高兴,连忙解释道“宿主目前应该努力进行自身修炼,这样才能管理好三界!”周毅目光微凝,仔细思索了一番,也确实认为它说的有理,靠别

  • 案中案在线阅读第9节

    次日,皇宫。早朝过后,皇帝姜宏远带着李兴李公公,到了御书房。此刻姜明渊已经到了,站在香炉之前,背后轻烟渺渺,似是仙道中人。“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姜明渊跪地,施礼。“平身。”皇帝坐在椅子上,手中不自觉的摆弄了一下茶杯,却没有喝一点茶水。正眼看着这个他最心疼,也是最内疚的儿子,暂时不去想

  • [镇魂&女娲成长日记]抱歉我好像走错世界了在线阅读第3节

    司马懿听到背后传来的这声冰冷的质问,感觉那口气像是在说:“如果你不马上老实交代,下一秒就是你的死期”一样。这让他不由心急如焚,顾不上别的,脱口而出:“府上二公子司马懿!”这声回答得像是赌命一样,不过他说出来之后,自己心里的紧张也放松了几分。正巧这时身后这人一听他的回答仿佛犹豫了一下,好像对司马府二公

  • 老子是最强纣王在线阅读袅袅琴声意

    凡界四大帝城之一未央城,位于千牧森林以东、苍晤山以北。未央城乃是人族未央仙帝所建,未央仙帝是痴情人,爱妻皇华仙子在帝位之争中为小人所害,最后魂飞走散、身死道消,再无转世的可能,所以他特为皇华仙子所建,并题字“怡乐未央,长毋相忘”于未央城们。未央城辖地占地万里,磅礴大气、气势恢宏。而凡界四大帝城其他三

  • 魔灵邪帝内忧外患

    次日凌晨,卫羽卿早早的起身跑到军营的后山上。后山有百丈,站在山顶可以看到全军军营场景。卫羽卿坐在一团草地上看向远方,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自己全身感到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东方的太阳正常升起,军营中的士兵也照常操练。早操结束之后,士兵都回到了自己活动区域,伙食房的士兵提着一桶桶的稀粥分发给各营士兵。突然一

  • 浮花烟雨第5章在线阅读

    被林战直直的盯着看,苏桃感觉无所遁形,纤长卷翘的睫毛不住颤动着,眼神四处乱飘:“那个……我猜的……”林战不置可否,又问:“第二,你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来帮我?”“我、我不杀、杀伯仁……”苏桃没出息地结巴了。不等她说完,林战嗤笑了一声:“想不到苏同志如此好心。”“呵……好说、好说,呵呵……”“既然苏同志

  • 洪荒:开局招魂盘古!一年之约

    “感谢这位大哥盛情,小弟却之不恭了。”何天磊一抱拳笑道。李笑天见何天磊大大方方的坐在自己面前,一副随意的模样,当下哈哈一笑:“知道我是李笑天,还如此气定神闲,你配和我喝酒。”李笑天一拍桌子:“小二拿酒来。”“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又不是你身后的刀,我有什么好怕的。”何天磊笑道。李笑天一愣,定睛道:“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