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问古斋在线阅读宋临风

2021/11/26 15:03:38 作者:臭臭的大白熊 来源:17K小说网
问古斋
问古斋
作者:臭臭的大白熊来源:17K小说网
美女杀手,帅哥魔法师,壮汉好基友,柺个萝莉当老婆........哎不对不对,我堂堂问古斋斋主,怎么会被一把破剑钓的满世界跑?山巅的原始部落,为何会掌握能源的空间奥义,几千年前的原始人,又怎么会在月球上建造神殿?复活的兵马俑大开杀戒,西藏的雪人暴走高原........暗中观察的“国王”,如影随形的“仙界”,空无一人的遗迹.........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之中联系着,直到破晓来临,斩云的利剑将会划破天空,一切都是为了“黄金时代”的归来.........

燕京市立西郊大桥,凌驾在山间的一条天空之梯,是燕京西行通往西部连绵山区的一条重要通道,整座大桥于一年前正式通车,采用了复古式的悬索吊桥设计方式,拥有八条行车道,桥下便是那碧波荡漾的京西河。

夜间的桥面上一片昏黄色的光晕,远远看去仿佛飘荡在山间的一条橘色彩带。而今夜的这条彩带似乎斑布着点点滴滴的红色和蓝色。

宋临风死死的注视着距离他不足十米的那个声音,“丁伟,你别冲动,不要伤害人质,有什么事我们都好商量!”

三十分钟前,宋临风急令手下将丁胜男的住处包围住,透过热成像显示,屋内除了丁胜男还有一个人,资料早就查明丁胜男是独居,而另一个人是谁不言而喻。

然而还是低估了那个男人的本事,被其三两下就从包围圈逃了出去,男人抢了一辆车狂飙了一路,最终被堵在这市立西郊大桥上,此时大桥早已被紧急封锁住,闪着警·灯的警车在这里包围了一层又一层,特警队已经占据了有利位置,时刻准备攻击,头顶上还有直升机在盘旋,同时布置了狙击手寻找任何有利的射击角度。

男人龟缩在车辆形成的掩体内,将人质挡在身体的前面,不露丝毫的破绽。

“宋临风!我跟你可是有好久都没见面了!”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却时刻透着乖戾,“可是有五年了?”

“五年一个月零三天!”宋临风说道。

“你还是这么的严谨严格,都精确到了哪一天,五年多了,你一点没变。”男人的口气似乎在怀旧又好似伴随着嘲讽。

“你变了!”宋临风冷声道。

“是啊,我变了!你知道联邦监狱那种地方,里面无不都是大奸大恶之辈,光是我的监牢中就有三个是连环杀人犯,其中有两个还是我亲手抓进去的,晚上睡觉都得睁着眼,所以在里面生活的时间长了,难免会沾染一些习气,这个无可避免,我想你应该理解吧!”

“沾染一些习气?包括越狱和绑架人质吗?”

“啊哈!我说了,这是无可避免的嘛!”男人肆意大笑道,“临风,纠察处长这个位子好做吗?马上就升副部长了吧?”

“废话少说,提出你的条件吧,要怎么样你才能放了人质?”宋临风质问道。

“着什么急啊?临风,人质谈判可不是这么谈的,更何况我们兄弟还没好好的叙叙旧呢?”男人不紧不慢的说道。

“别他妈扯淡!说,要怎么样才肯放了人质?”

“这么着急?看来应该知道我手上的人质是谁了吧?”男人的口气依旧有条不紊。

没错!

宋临风的耳机来刚刚传来最新的情况通报,男人手里的人质是燕京银行行长的千金,这使得这次的事件完全上升到一个新的级别:必须万无一失。

“我在这女孩的身上安装了感应炸弹,就连接在我的心脏上,并且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怎么样?临风?是不是和当年很像?所以价格也和当年一样,军方装甲车加上十亿联邦币换这女孩一命,做出你的抉择吧!”

岂止是很像,简直就是当年的翻版,宋临风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早已经计划好的,自己现在面临的一切境地都是他当年经历过的。

“这个,我做不了主,得请示上级,你得给我一些时间!”

“少来!你以为我不知道程序吗?与其在这里废话,不如把时间花在正确的事情上!”

“丁伟!你真的要这样吗?你如果要狠我,就冲我来,你把女孩放了,我来做你的人质!”

“哈哈哈哈!!宋临风,你是不是当警察当傻了,你脑子不清楚的话,可以换一个人跟我谈,谈点有建设性的,我可提醒你们时间可是不多了!”男人嘲讽意味十足。

“宋临风,你先下来吧!”耳机突然传来一名老人的声音。

“陈老、、、、、、”宋临风还想在说什么,但是还是被打断了,转身的时候看见沈岚清正在走过来。

“让我跟他谈谈吧!”

宋临风迟疑了几秒,还是点了点头退居到指挥二线的位置。

“停手吧,丁伟!”沈岚清轻唤道,就在她刚从第九区逃出来的时候,突然接到下属的电话,说宋临风包围了丁胜男的住处,她立刻赶了过去,可没想到归途中突然接到了部长的电话。

“岚清?”男人的声音落寞了几分,“你不该来这的!”

沈岚清再次看到了那个令她牵挂的熟悉面孔,微笑道:“你知道这不可能。”

“是啊!那老头子一定会让你过来的,该死的老头子永远知道人的弱点在哪里!”男人有些抱怨的说道。

“是啊,你口中那该死的老头子可是我们三个的老师啊!”铁血女警终在这一刻流露出柔情的一面,“你要怎么样才肯收手?”

“没有了,早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当你选择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不!一切还来得及!只要你收手!我会一直等着你!”

“你会一直等我?”男人的声音软了下来。

“我会一直等着你!”沈岚清感受到了男人情绪的变化,于是再次肯定道,“五年,十年,二十年,我会一直等下去!”

“或者,我会在监狱里继续呆上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对吧!”男人的才稍稍软下来的口气瞬间变回乖张,“哈哈!!这就是你们!岚清,你和他们一样,是吧!虚情假意!你以为站在你面前的还是五年前的我吗?还想用五年前相同的套路?拜托!你们动动脑子好吗!谈判守则已经十年没有改了吧?”

“丁伟,我是真的帮你!”沈岚清泫然欲泣,“收手吧,好吗?”

男人的声音骤然变冷,不带丝毫的温度,“你们还有五分钟!”

“你曾经是个警察!你忘了吗?”

“四分五十秒!”

“你退下!”沈岚清的耳机里传来了命令。

“不,我可以劝说他的,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沈岚清挣扎说道。

“退下,攻击队已经开始行动了,以免误伤!”

耳机的声音在沈岚清看来是那么绝情,“不,我要留在这里!”

“宋临风,把她拖回来!”陈老再次命令道。

此时的宋临风不得不过去,两个手下捉住沈岚清的手臂,尽管女人仍然在挣扎,但还是被带离了谈判一线。

“丁伟!最后的机会了,投降吧!”宋临风还想再劝说一番,“别再错下去了!”

“还有三分钟!”男人依旧不为所动。

这时,宋临风的耳机中传来声音:“答应他!钱和车马上就到!”

“你赢了!”宋临风大声说道,“女孩家人愿意给钱,车和钱马上就到,在此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冲动!”

“两分三十秒!”男人声音如故,“可是要抓紧时间啊,你们应该不想看到花季少女因为你们而就此凋零吧?”

“丁伟你就是个魔鬼!”这几个字几乎是从宋临风的牙缝里蹦出来的。

“我很欣慰你终于认识到这一点了!”

叹了一口气的宋临风轻靠在大桥的栏杆上,点上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也许是许久没有吸烟了,突然令他猛咳嗽了几声。

在这个位置上,他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个男人,他将手里的烟递过去:“抽烟吗?”待看到男人犹豫了一下,他笑着说道:“放心吧,有那颗炸弹在,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男人笑着接过去,吸了一口,轻轻吐出一团烟雾。

两个男人就这样看着对方,那一瞬间,两个人又好像回到了年少的时候,那个时候每天下午进行完体能训练,两个人就会偷偷溜到宿舍楼的天台,拿出藏在角落里的烟,看着落日的余晖,静静的感受着忙碌之余的闲暇时光。

直到那件事出现,两个人的关系便突然出现了裂缝:两个人竟然喜欢上了同一个姑娘。

宋临风本以为自己有机会和自己的兄弟进行一场公平的角逐,哪知道从一开始他就输了,连起跑线都没有踏上,从那一刻起,他果断的放弃了。甚至在毕业分配的意愿选项中故意避开了刑警这一选择。

“跟你说个事儿!”宋临风关闭了耳麦,轻轻说道。

“什么事儿?”

“我要结婚了!”

“真的吗?哪位姑娘看走眼了?”男人笑着说道。

“是我的一个学妹,我们在一次读书会上认识的,我们两个在一起已经三年了,上个月我向她求婚了,她答应了。”

“这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听到的最好消息!恭喜你!”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岚清?她一直在等你!”宋临风叹息的说道:“当年那件事,她一直相信你是无辜的,背地里一直在跟进这个案子,从未停下过脚步。”

“时已至此,再提当初又有何意义?岚清她是个好女人,我出现她的生活里是一个错误!”男人一脸决然。

“你刚才故意逼走岚清的,是吧!”宋临风似乎察觉了什么,突然问道。

男人俨然一笑:“我跟她早就不是一路人了!”

“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宋临风一脸认真的看着男人。

“哈哈!!”男人突然的笑是那么的肆无忌惮,“临风,这就是你跟我的区别,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在干什么,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岚清会选择我而不是你的原因、、、、、、”男人用力的指着大脑,“你我之间这个地方是不一样的!”说到最后,男人笑的宛如在看一个小丑。

宋临风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男人正在故意戳到他的痛点。

“你妹说没错,你变了!”

“我跟丁胜男已经没有关系了!”

说到这里时,男人的脸色突然一变,冷眼看向宋临风:“我记得你好像早就把烟戒了?”

宋临风脸色平淡如常,但心里那根弦还是绷到了极限,就在刚才拿烟的一刹那,他果断的选择了没有问题的那一根。

“有老友在,毕竟这有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一块吸烟了。”

男人冰冷的脸逐渐溶解,“说的也是!”说着吸完最后一口将烟嘴弹了出去,“我说时间已经到了,我的车和钱应该到了吧!”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装甲车徐徐行驶过来,在汽车掩体的不远处停了下来。

“你要东西已经到了,放了人质!”宋临风冷声说道。

“让你的人都退开,头顶上的直升机飞走,还有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全部离开,你们最好老实一点,你知道我能感受得到!”

“没问题!只要你保证人质安全!”

说完,宋临风朝身后挥了挥手,一时之间,大桥之上暗流涌动。

男人一手控制着人质,一只手展示着炸弹遥控器,慢慢的退到装甲车上,待车门关闭的一刹那,手中的女孩被一把推开,黑色的装甲车飞速的驰骋起来。

宋临风见状立即扑上去接过人质,炸弹还在人质的身上,在对炸弹一波儿检查之后,他突然感觉到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他不相信的又检查了一遍,但结果还是如此:炸弹根本就没有启动!

“不!丁伟!停下来!车上有炸弹!”沈岚清疯狂的冲过来,不顾一切的挣脱在一旁阻拦的警员。

宋临风看到冲过来的沈岚清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也疯狂的追赶装甲车,然而没跑出两步,眼前突然火光一闪,巨大的热浪瞬间袭来将其掀翻在地,熊熊燃烧着的黑色的装甲车不受控制的冲破大桥的防护栏,一头扎下了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相性良好在线阅读第六章

    嘈杂的环境在南宫萝突然参与进来后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唏嘘这个大小姐一想是出了名了喜怒无常,这下洪生肯定要倒霉了。风磊刚踏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几年没有见了,这个女人倒是长高了不少,也长开了许多。洪生懊恼极了,早知道就应该把这个死老奶奶一并给处理了。她命可真大,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从高速上回来了,还有

  • 一品女医之虚影(6)

    6.今天,纽盖特在酒吧独自喝酒,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身边多了一个穿着黑裙子的黑发少女,她那双灰色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对于突然出现的少女,纽盖特有些奇怪,更多的是防备,他略显不善的问:“你是谁?”黑发少女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将自己点的烈酒推到纽盖特面前,轻柔的说:“知道吗,人喝醉的时候,总能看见一些

  • 开局就是满级大boss第1章在线阅读

    月朗星稀,一群人追着一只赤狐来到郊外,却突然遍寻不到那灵兽的踪迹,正在众人犹豫着是原路返回还是留下驻守的时候……夜空里却忽然有一股神秘的香气弥漫开来……众人抬头,这才发现,在被月光笼罩的斑驳的树梢上,不知何时竟站了个人。看不清面容,只是从身形看仿若是个女子。一袭白衣,衣袂飘飘,清冷的月光为她的裙摆镀

  • [博君一肖]假想结婚真香现场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开始真正的交易“阿木,把那个畜生叫到我房间来。”景振东的脸上比往日更加严肃,阿木点了点头,不做回答。阿木走在走廊中默默的低下头思考着他的问题,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在想什么,仿佛掌控了一切的存在。“咚咚咚”景子朝的门被敲响,“进来。”阿木推开了门看着景子朝:“景哥,先生让你到他的房间里去。”看到阿木

  • 五代乱世风云之梨花殇第十章在线阅读

    温暖哭着出去后已经慢慢冷静下来,逐渐归于平静。“苏眠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我们之间才刚刚开始哦~”温暖温柔一笑,又变成一个小可爱“E,我最近会和韩沉比较近,和你打个招呼,我是不会喜欢韩沉的,我要苏眠也尝尝嫉妒的滋味。”“你真的要和S在一起吗?他都关注苏眠很多年了,他不会轻易放弃的。”“E,我也

  • 为二次元世界献上祝福想看订婚典礼

    “莫如意,我来接你。”他道。叶念琛看着这个从法拉利跑车上走下来的男子,他想起了这个人是谁——白晋骞,B市仁人医院心脏外科的医生,也是他父亲生前的主治大夫。“叶先生,你怎么来了?”白晋骞面带微笑地问,温润如玉的姿态,优雅的举止一如往昔,把自己的疑惑埋在心底。他来做什么?不是已经离婚了么,不是今天要订婚

  • [HP]蜘蛛尾巷的安妮第四章

    4你知道世界上最恐怖的是什么事情吗?沈柔柔现在知道了。当一个有着青少年思想的幼儿刚刚从睡梦里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张画满了彩妆的脸充塞了你的两只眼睛,而且那张脸的主人还在对你碎碎念,发出最哀怨的声音的时候。你绝对只会想晕过去算了。“哎,你不知道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啊,居然会让主子把你收作义子!”奶娘碎碎念

  • 反派追更了男主x我的cp话本在线阅读第八节

    云昊辰打开了大门,室内一片光亮,云昊辰缓缓的步入其中,放眼看去,总共五张床,已经有四张床有了主人,云昊辰的床位是进门的左边上铺,而寝室的格局只有一个下铺,其余四个皆是上铺。书桌分为两边,一边四个,一边一个和下铺相邻。三位云昊辰未来的室友坐在书桌前,看到云昊辰的进来,与云昊辰书桌相邻的一位男子站起来打

  • 三国之荀世香第二章在线阅读

    顾辞辛站着原地,看着他们走远,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果然简池还是一如既往的傲娇,眼睛一直往他身上瓢,还不愿意正脸看他。周围有人在看他,他也不在意,往宿舍走去。“哈哈哈哈哈,没有我才钻石。”“你觉得我拿到能挺高?”另一个人看着他们聊天。顾辞辛推门进去,大家看见他回来,一号床的人,也就是顾辞辛上铺的人最先开

  • 网游之三国霸世在线阅读北枭欲铲除异己 神尼独战悍匪

    婉凤公主一觉睡到红日三竿方醒,方才发觉头胀痛的厉害,看来这酒是穿肠毒药,喝多了果然误事。“彩衣妹妹,谢公子你们在哪儿呢?”抬头看天无半点云彩,其时那热不可当。口好渴,拿着那葫芦劈开的水瓢舀了那水缸中的水咕噜咕噜喝了起来,入口甘甜清冽,酒已经全部醒了。穿过院子发现前面纵横交错,有数亩良田种着奇花异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