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这还是我的手吗第五章

2021/11/26 15:06:23 作者:川川不洗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还是我的手吗
这还是我的手吗
作者:川川不洗来源:纵横中文网
高明的获得了神奇的力量,双手可以透过次元壁垒拿到其他世界的物品,但过度的使用引发了诸天量劫,该世界的天道为了自保用其得到的一缕生机演化的圣迹大陆召集了一些地球玩家应对打劫。无限流,灵气复苏,日常,伪无敌

魔,是扰人心境的幻影。

鬼,是人身死之后的灵魂。

那魔鬼,是什么?

“魔鬼是冲动,冲动即是魔鬼。”在房内叼着布带往手上缠的清陵子如此想到。

不过,一想起小弟子那崇拜的眼神,清陵子觉得还是值得的,只是现在的重点是,他要怎么用这肿成五根胡萝卜的手去指导弟子的修炼,虽然功能性上问题不大,但是他那如钢铁一样的形象……

不行,他不能打破小弟子心中关于他的美好幻想,猛男从不轻言退缩。

暗暗下定决心,清陵子换了身衣袍,把几乎绑成棒槌的右手缩到宽大的袖中,负着一手来到屋前空地,“知瑕。”

屋中的玉知瑕闻声一顿,随即推门而出,“师父?”

“你如今在筑基后期,在新弟子中已是佼佼者,但要知道,很多时候境界不等于实力。”

很浅显的道理,只是很多时候人们不会想到这道理不仅适用于敌人,还适用于自己。

玉知瑕了然地接道:“所以,师父要来检查知瑕的修为究竟如何。”

“不错。”清陵子一点头,抬了抬左手,“尽力攻过来,师父不动灵力,也不动右手。”

这话说得就跟挑衅似的,不过玉知瑕倒没觉得被看轻,他现在头脑冷静了下来,还不至于忽略两人之间的差距。

“师父,请。”他微微俯身施了一礼,以表对师父出手的冒犯。

随后,身影飞掠,玉知瑕疾闪到清陵子身前便是一掌,清陵子眼中没过一丝惊喜,不疾不徐地抬手箍住那截比他来说要纤细不少的手腕。

“出招果断,不错。”清陵子道。

轻易地被抵挡,玉知瑕也不气馁,不多犹豫,他顺着动作转手扣住清陵子手腕,随后左手紧接一掌拍出,清陵子说过不出右手,如今左手也被控,似是要硬接下这一击,然而,下一瞬局势猛转,清陵子捏着扣在手中的手腕一震,余力随即在玉知瑕肩处漫开。

钝钝的疼。

玉知瑕反射地皱了皱眉头,心知此招不可行,当机立断挣回右手,撤招向后退去几步。

“再来。”清陵子紧接着说道,他现在感觉锻炼徒弟比和那些自称大能的人交手还要有趣了。

“是,师父。”

摆了摆右臂,待痛感稍稍减退,玉知瑕改招再次袭上去,不出意外又被轻易地挡回,而清陵子还没动上一步。

“再来。”

“是。”

又一次。

“再来。”

“是。”

……

如此反复,不知不觉已近黄昏,奉命下山去查鳞水蟒一事的封青幸也回来了。

把自己从任务中抽身,封青幸整了整心情,正准备去见阔别了还没到一日的小师弟,却没想到刚一走近,就见那精致的少年微微散着襟口,白净的面颊上泛着淡淡的绯色,气息紊乱。

“再来。”

“是……”玉知瑕喘息未定,吃力地再次迈步冲上去。

眼看两人又要交上手,封青幸反应过来,立马唤出一声,“师父!”随即飞闪挡到玉知瑕身前。

清陵子一怔,收手疑惑道:“青幸,你做什么?”

“小师弟已经很明显脱力了,再硬撑下去难免会伤到身体,师父你下手从来都不知道轻重。”一个过来人严肃地说道。

什么!

清陵子方才还飞扬着的心情立刻被打到谷底,转眼一看,玉知瑕垂下的双臂果然有些控制不住地在微颤着了。

“知瑕,师父……”深受打击的清陵子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哑然地绷着那张并不友善的脸,只愣愣地盯着玉知瑕。

然后,玉知瑕终于晕了过去,他的灵力早就耗尽,憋着一口气撑到现在已是极限。

在意识模糊的那一瞬,他默默想到,今天应该能睡个好觉了,还有……

清陵子是个魔鬼。

QAQ

入夜,烛火微闪的小屋透出几缕温馨的光,屋内有三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还有一个站着。

躺着的那个是玉知瑕,他晕了,所以得躺着,而坐着的那个是封青幸,他正坐在床沿,捏着打湿的巾帕给玉知瑕擦拭,剩下站着的那个,很明显就是清陵子了。

其实清陵子不需要站着,但他坐不住,就站了,而且他不仅站了,他还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晃来晃去……直晃得封青幸都有些无奈了。

他这师父只要动起手来,也不管需不需要认真,理智就会渐渐丧失。这次幸亏他回来的及时,否则不是玉知瑕自己倒下,就是师父出手过重让他倒下,但是,除此之外,清陵子还是一个好师父。

“师父,小师弟已经没事了,睡一晚就好,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封青幸说道。

“哦。”清陵子木着脸应下,转头又在屋子里绕起了圈。

封青幸实在是没有办法,暗暗叹了口气,转眼想出个办法来,“师父,弟子明日还要下山接着调查鳞水蟒的事,要不有劳师父照顾一下小师弟?”

他知道清陵子现在肯定有些自责,要是叫他什么都不做站在一边看,指不定他会不会偷偷去把二长老从蕴峰上绑过来,所以只能把手上的任务交卸给他。

果然,清陵子一听这话,圈也不转了,霸气地一挥衣袖,就跟赶人似的,“交给我吧,你回去歇着。”

于是,屋中就剩下了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而坐着的那个变成了清陵子。

不像应答得那么底气十足,清陵子捏着交接到手中的巾帕,一看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的玉知瑕,心一慌,突然就不知道要怎么下手了。

犹豫了很久,他小心翼翼地捧起玉知瑕一只手,往上推了推袖子。少年的皮肤光洁滑腻,只是现在上面印着拉拉杂杂的红痕,乍看上去格外惊心。

“师父不是个好师父……”

低低的一叹消散在屋内摇晃的烛影中,清陵子轻轻擦拭起来,认真的表情像是在研究什么高深的灵诀。

他正稍稍压低着身,玉知瑕那张已经看得出俊美雏形的脸就在他眼前,很近,近到能数出那睫羽的根数来了。

看着看着,清陵子突然转换了目标,伸手去碰了碰那卷浓密的睫毛,在玉知瑕眼皮随之轻颤后猛缩回来,又接着轻轻摸了摸鼻子、嘴巴、耳朵……仔细得像个在摸脸记人的盲人。

终于他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的小徒弟是不是长的有点好看?

最后,他停下动作,双手按膝端坐在床沿上静静思考起来,这一想就是一夜,等翌日天色微微亮起来的时候,他得出了结论。

他的小徒弟真的长得有点好看啊!

有了这一认知的清陵子内心盈满了危机感,他的小徒弟这么好看,以后在修界行走岂不是很危险!

不行,他要细心教导小徒弟,让他能把心怀不轨的人都撂倒才行!

清陵子转头盯着玉知瑕,眼中充满了决意。

而这边,玉知瑕正悠悠地转醒,全身肌肉传来的酸痛感轻扯着他的眉头,他缓缓睁眼,思绪还有些模糊,就见清陵子在旁黑着一张脸看他,眼神格外深沉。

“……”玉知瑕心下一惊,犹豫了几息,想着要不要闭回眼去,但清陵子这种严师的行径,玉知瑕并不讨厌,所以……

“师父,再来吗?”玉知瑕的眼神也充满了决意。

“乖徒弟!”

清陵子动容了,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手感好到猛男几乎落泪,但他忍住了,他还是那个如钢铁般坚强的硬派掌门人。

今天的玉知瑕也要与清陵子大战三百回合。

而刚刚踏出房门,就看到师徒俩又在交手的封青幸:“………………”

身为正清门的大师兄,自己是不是有点散漫了?

封青幸的眼中也充满了决意。

今天的正清门是充满了决意的修界栋梁之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不做人了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第九节

    大学生基层活动,又被戏称为新时代“上岗下村”活动,主旨是将各高等院校的大学毕业生派到贫困的村庄中实习——让大学生的知识到基层联系实际,让知识分子到第一线去为需要这些知识的人服务。而在小王看来,这却是一个机会一份资历,一个能让自己能拉近与其他各种二代起跑线的机会!事实上,这种村子脱离贫困最好的方法大家

  • 五个案子/Five Cases第1章在线阅读

    维奥莱特葱白纤细的手指拿起自己最后的一枚象斜行至黑白交纵的棋盘中间。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棋子在棋盘上摆起了兵阵。“到现在还不肯放弃吗?”坐在对面的消瘦男人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睛,即使遭受了五年的牢狱之苦,那双眼睛依旧炯亮有神,“你就快死了。”“您可是说过,人的光荣,不在于永不失败,而在于能够屡败屡战。我一次

  • 铠甲:从反派开始进化第3章在线阅读

    艾莉森向来是个说做就做的人,趁着脑子里还有想法,她就把初步的计划方法都列了出来,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都将近九点了,艾莉森才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想着今天应该会有一个大约可能应该是小蜘蛛的人来带她看看纽约,艾莉森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完,边吃早饭边等人。门被敲响时,艾莉森刚刚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她赶忙小跑着把杯

  • 争锋万域不速之客

    薛济仁那日离开医馆的一个月之后。时值正午,我一个人正在后院烧烤,因为古代人一天只吃两顿饭,所以我经常给自己开个小灶。老薛那天离开的倒是洒脱,来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了,把烂摊子直接留给我,光跟医馆里的人我就解释了好半天才把他们安抚住,特别是目睹了我和薛济仁动手小青衣,在他醒过来之后就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 灵气复苏:开局一把斩魄刀在线阅读第七章

    稍后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多久,周防尊看起来对这件事完全不在意,只是因为忽然想起才随口提几句;而草薙出云本来担心的皱眉神色,也在听到是所谓的“帮派”问题后得到舒展;至于十束……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不过好像也不严重?所以说现在这种草木皆兵感觉如临大敌的感觉……只有他一个人吗…虽然好像除了不死原弥拓之外的三人

  • 我在大茗当木匠女同学

    付博:诶诶!我们班几名女生你们觉得哪个比较可爱啊!俞弘:那个叫‘思红’的女生比较可爱吧!虽然看上去比较胖但是笑起来真的很圆润可爱啊!黄西:哈哈!你口味真他马的独特,看她估计有一百五十几斤哦!压你这小身板身上你遭得住吗?付博:肥胖女生怎么了?也有可爱的一面啊!至少对俞弘来讲有安全感。俞弘:我怎么觉得你

  • 家有夫人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云城音乐学院。江眠刚刚结束了一节钢琴课,她优雅的起身,拿好自己的书,正欲快步离开教室,却被人喊住。“江老师……”一个男孩子气喘吁吁的朝着她跑过来,留着一头细碎的短发,五官端正,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江老师,我还有些东西不明白,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课下询问吗?”江眠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名

  • 海贼:在红发船上当实习生打架

    走在这条是街道有不是街道的青石路上,身后街口处馄饨摊老人看到封炎的背影,也只是摇摇头,一把挑起担子,招呼着身旁的老婆子离开。他并没有告诉封炎,这条街并不安全,封炎这般的相貌与气质,独身一人是很危险的。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周围的行人越发的多了,几乎都是三五成群,由一个管家样或者老爷样的人带着仆从,一家店

  • 无限灵返之第七章(7)

    我哼着歌回到房间的时候,蓝猫的电视还没看完,他看的是一个动画片,深夜档的节目大家都知道,放的基本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动画里一阵阵尖叫声传来,随即肠子血浆满天飞。我看的恶心,直叫他换台。蓝猫切了一声,换了个美食节目。怎么着,深夜放这玩意是想报复.社会?我去卫生间卸了妆又敷了个面膜,扑通一下躺在床上

  • [希腊神话圣斗士冥王神话LC]黄金时代之乞丐(7)

    天下东西南北四十州,闻名各不同。陵州因武,声势滔天可直逼作为都城所在的燕州,而亥州的闻名之处是因它的地处,西接商贾膏粱子弟聚集之所偃州,东临囊括不可计数海湾岛屿的东毗提诃洲,又是南都城燕洲至武地陵州的必经之处。南来北往东去西至,皆需借过于此。亥州边境,东渎镇,算得上是亥州较为偏僻的小镇,因其外是绵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