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主刀剑乱舞]爷爷咱不约第4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9:03:41 作者:七聿笔攸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刀剑乱舞]爷爷咱不约
[主刀剑乱舞]爷爷咱不约
作者:七聿笔攸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光美甲师你好#、#当执事好玩吗长谷部#、#哦哦哦三名枪Lancer们你们好啊#、#花魁为什么是男的啊#旅途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呢。加州清光:啊,欢迎光临——这位小姐和白色的指甲油很配呢,考虑一下嘛,假日期间有优惠哦!长谷部压切:这位小姐请留步,我家的少爷应该没有给你邀请函才是。烛台切光忠:作为一个美食猎人,我有义务让你手中的食材实现它的价值。鹤子:啊,只要在世界各地找到刀剑男士们,集齐了一本刀帐我就能成为人生赢家化身为马猴烧酒拯救世界了,感觉玫瑰色的明天就在等着我呢!三日月宗近,笑。鹤子:

不知不觉,萧澈觉醒开始已经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由于他引发的异象太过骇人,许多弟子尽管面色焦躁但也不敢说什么,他们不想轻易得罪一个极有可能是白玉资质的天才弟子。

“叮!”这时,一声清响从萧澈的身上传了出来,众人望去,只见萧澈身上那震撼人心的极致金光忽然如海浪退潮般极快地消失,回归于觉醒石之中。

“怎么回事?”

“觉醒成功了吗?”

众弟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看向萧澈,却看见了古怪的一幕。

没有莹润的白光,也没有炽烈的红光,甚至没有出现最低级的黑铁光泽,只有一块看上去有些残破黯淡的灰色命牌映入众人眼帘,灰色命牌似铁非铁,似玉非玉,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倒像是一块普通的石头,静静地悬浮在萧澈手上。

于此同时,启命碑黑色的碑体上出现了一道银色的残痕,从碑体的右上方曲折延伸到碑体的最低端,看上去就像启命碑被彻底撕裂了一般,最终也映照不出这命牌的属性来。

这时,萧澈突然睁开双眼,黑眸深处中闪过一道微不可见的银色光芒。感受到众人怪异的目光,他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左手,手掌之上灰色命牌静静浮动,这一刻,他清晰地感觉到了灰色命牌与自己有一种微弱却不可分割的联系,那种感觉就像是手指与手掌的关系,密不可分。

萧澈眉头不自主地紧皱,眼中有着疑惑,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面如土色,原本成功觉醒命牌的喜悦也被冲击得烟消云散。

“这是什么命牌?”终于有人疑惑出声。

大殿内一片寂静,几乎所有人都摸不出头脑,只有林千山脸色骤变,十分难堪。

“残缺的道纹,难道是残缺命牌?”林千山声音有些苦涩,根据灰色命牌的特征,他心中几乎有了定论。

任谁想不到之前绚烂辉煌的景象下,觉醒的竟然是残缺的天赋命牌!

残缺命牌,是公认无法修炼的天生废命牌!

“天啊,我还以为又会出现白玉资质呢,没想到是残缺命牌。”先前的青衣少年再次叫嚷起来,满脸惊讶。

“残缺命牌是什么?”有人不解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残缺命牌还有普遍的说法就叫废命牌,想要凝聚出实质的命牌几乎不可能。”

“这样说来,他的废物之名不就坐实了嘛。”

大殿内再次热闹了起来,少年们交首接耳,议论纷纷,看向萧澈的目光少不得嘲讽和幸灾乐祸。

林千山脸色异常沉重,正如青衣少年所说,废命牌几乎就断了萧澈的命师之路。

“先天有缺,大道难成!”说的就是残缺命牌,这种命牌的稀少程度,足以媲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紫珏资质了。

“怎么会废命牌,难道真的是天妒英才吗?”林千山心中喟叹,觉醒废命牌几乎与觉醒失败没什么区别,他已经可以预见到命灵殿做出的决定。

“果然是废命牌?”萧澈神情茫然,他对古籍了解甚多,之前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而现在从林千山口中听到这个结果,更是将他心中最后一丝侥幸彻底击溃!

“怎么会这样?我竭尽全力,不顾一切,到头来竟然觉醒的是废命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即便以萧澈沉稳的心性,依旧受到不小的打击,目光黯淡地停留在灰色命牌上。

“这小子不会受不了这个打击……”林千山看着一言不发的萧澈,脸上有着忧色,忍不住劝慰道:“萧澈,别太悲观,废命牌虽然不能成为命师,还是可以走体修之道,你的武道之心如此坚定,加上你的天资,成为体修宗师也不是没有可能。”

体修宗师在月汐城的地位仅次于融一境的大命师,实力相差倒是不大,不过体修的过程却是十分艰难,而且修炼到后面所需的资源是同境界命师的五倍以上,以萧澈的家世背景,要达到体修宗师亦是极难之事。

林千山说这些话,有关心,有欣赏。在他看来,萧澈成为一名命师是不可能了,但以萧澈的天赋,意志,再加上他的帮助,成为体修宗师还是有些希望的,出于爱才的本意,他不忍心看着这个有天赋的年轻人因此堕落下去。

或许是听到了林千山的话,萧澈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眼神恢复了一点神采。

“武道之心吗……”萧澈口中喃喃自语着,从知道自己觉醒废命牌到现在,只有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但他的心境经历了复杂的变化。震惊,失望到茫然失措,再到此刻,听了林千山的话,他的眸中终于有了一丝光亮,如同是漫长黑夜中出现的第一缕曙光。

沉默片刻之后,萧澈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朝着林千山双手作揖,恭然一拜,这一拜容纳了他诸多的感触,有感激,亦有感动。

“多谢殿主的善意,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放弃命师这条路的。”。萧澈脸色平静,坚定道。

林千山轻叹一声,却没有多少惊讶,他从小看着萧澈长大,这个少年的执拗他最清楚不过了。

“你要成为命师,会很难!”林千山突兀开口。他虽然不清楚废命牌修炼的难度,但从古籍上的些许记载来看,废命牌的凝聚难度怕是黑铁资质的百倍不止,几乎就等于无法修炼。

萧澈眸光转动,听了林千山的话,忽然咧嘴一笑,口中说出的话却让他自己都觉得惊讶。

“《启命书》有言:天命有所依,造化自身始。它的意思是说,吾辈命运是由上天安排的,非人力所能改变,但一切造化的开始却是取决于修士的自身。即使天道决绝,亦会留有一丝生机。我知道废命牌的修炼难度,但是难,并不代表不能!如果我不试试,就这样放弃,就算是我同意,它也不会同意的!”

说完,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萧澈忽然浑身一震,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豁然开朗,念头通达,胸腔里,那颗黯然的心突然开始剧烈得跳动起来,热情激烈,他知道这是他的武道之心。

萧澈这么说,看似是对林千山的解释,实际上,倒更像是在说服自己朝着心中的武道继续走下去。

林千山神情一滞,这一刻,萧澈的话竟然让他无法反驳。

“说不定他能创造奇迹。”看着萧澈执着的年轻脸庞,林千山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不能小看年轻人,尤其是一个意志坚定,悟性绝佳的少年郎。

“兀自珍重!”林千山不再劝说萧澈,一脸郑重道。事实上,他从来没有将眼前的少年当做一个孩子,而从他们多年的关系看来,更像是一对忘年交。

“我会的。”萧澈重重地点头,神情肃穆,再次尊敬地对着林千山重重一拜。然后无视众人的嘲笑和如刀刃般鄙视不屑的目光,头也不回地走了分殿大堂。

萧澈走后,命灵殿的觉醒依旧热火朝天的进行,对那些少年而言,他的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一件茶余饭后的谈资,并没有人会真正去关心。

但萧澈没有察觉到的是,有一双灵动清澈的眼睛一直目送着他离去,却从始至终没有不屑嘲讽,唯有感激和几分特别的情愫。

萧澈径直出了大堂,没有离去,而是朝着命灵殿的武生院走去。

他面无表情,但内心深处却并非是一潭死水。这次觉醒,他自信十足,然而千算万算,他也不曾想到自己觉醒的会是残缺的废命牌。

“唉,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果,命运弄人啊!”萧澈苦涩一笑。

他走在武生院的大道上,心情沉重,他清楚得知道当自己废命牌的消息传到命灵殿那些长老的耳中时,他们必定不会再让他留在武生院,与其到时候被赶出去,还不如现在自行离开显得洒脱干脆些。

“收拾一下,跟石头打个招呼就离开吧。”萧澈心中想着。

石头,名为石诚,是萧澈从小的玩伴,也是唯一的好友,晚他一年进入武生院,如今也是锻体九重境的修为。不与他不同的是,石头在武生院有着较高的名气,是种子级弟子之一。

此时,武生院里古朴的望远石亭中,几名弟子正在闲聊,为首的是一个锦衣弟子,他神色骄傲,眉目间有股阴冷之气,说话间,一个素衣少年行色匆匆而来,走进亭中,在锦衣弟子耳边悄声说了些什么。

“觉醒成功了?废命牌?!”锦衣弟子听闻一愣,随即神色骄狂,面露喜色道:“看来萧澈真是一废到底了,连老天都不愿帮他。”

“老大说的是,那萧澈出身下贱,那能比得上老大天资异禀。”一个弟子谄笑着奉承道。

锦衣弟子闻言,脸上骄纵之色更甚,眼神中闪着阴险之色,阴然看向其他几个弟子道:“计划照旧,你们几个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

“老大放心,这点小事我们搞的定。”几个弟子连连应道。

锦衣弟子满意地点头,转而目光望向远处,语气却是森冷道:“虽然剧情有些出乎意料,不过这个故事的结局却是一样的,萧澈,就让我好好地给你举办一场送别仪式吧!”

萧澈自然不知道望远亭中发生的事,他思绪有些纷乱,茫然间便走到了武生院集舍的门口。

这时,门口处站着一个中年护卫,手上拿着几个包袱,一脸不善地看着他,其身后站着几个武生院弟子,也是满脸的嘲笑。

“不好——”萧澈看见此等场景,心头一凉。

“萧澈,长老有令,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命灵殿的弟子,剥夺一切弟子的权利,逐出武生院。”中年护卫说这话时,神色严肃正经,而眼中的不屑却显得格外讽刺。

“当真做的这么绝?”萧澈眼神冰冷,心中愤怒。他早就猜到了那些长老在得知自己废命牌之后会将自己除名,但他没有想到,这命令会来得如此之快。

“有问题!”萧澈心头一凉,突然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这道命令未免来得太快了,自己觉醒废命牌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即使有弟子通传,命令下达的速度不至于这么快!

这下达的命令像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一般。萧澈思绪飞快转动,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禁锢他的命始之门的九道黑色锁链,心中顿时一凛。

这时,那些弟子中,一个身材矮胖的弟子看着萧澈,出言嘲讽道:“喂,我说萧大废物,你站着不动,莫非是听到被命灵殿除名,吓傻了?”

“可能是想死皮赖脸地留在武生院吧!”

“哼,这个废物,浪费了这么多资源,到头来觉醒了废命牌,要是把那些资源给我,我早就是种子级弟子了。”一个弟子眼中有着嫉妒,嘴上不屑道。

“诶,你们说,废物配废命牌,这是不是算废到家了?”

“说得有理!”一群人哄然大笑起来,其中也包括了那个守卫。

萧澈听着他们说的话,沉默不语,冷眼看着这几人,忽然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

这几个弟子萧澈并不全然认识,只知道那个矮胖弟子的名字是常远,是种子级弟子刘宏身边的狗腿子,而那个话语中充斥着嫉妒意味的弟子叫程云,此人曾经在一次测试中败在了他的手中,失去了领取丹药的资格,因而对自己一直怀恨在心。

“你们看,这个废物竟然在笑。”

“估计是受到刺激得了失心疯了吧!我要是他就一头撞死算了,省得污人眼睛。”矮胖子常远不怀好意道。

萧澈冷笑自然不是像常远所说的那样得了什么失心疯,而是因为这几人的出现以及这份手令让他隐约猜出了给他下封印术的人是谁。

常远,程云都是刘宏的人,刘宏与自己恩怨较深,而其父亲刘渡便是这命灵殿分殿的长老之一,且在诸位长老之中,最有可能害他的,非这个刘渡莫属了。

刘渡觊觎林千山殿主之位已久,两人的关系早就势同水火,而萧澈自幼与林千山相熟,相交甚深,明显是林千山这派的人,以他的天赋倘若再觉醒了命牌,对林千山来说,无异于如虎添翼,这样的发展趋势显然不是刘渡想看到的,这么看来,答案已然浮出水面。

萧澈脑海十分清明,只是心中仍有一个疑问,“九道锁链的封印之术如此奇诡,当真是出自刘渡之手吗?他是主谋还另有是幕后黑手?”这一点,他倒是不能肯定,但他知道,刘渡与此事应该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

事已至此,萧澈不想在此多做停留,也无意于这些小人争论,他伸手去接中年护卫手上的包袱行李,就打算离开。

“哗!”一手接空,包袱散落在地,一片凌乱。

“不好意思,包袱拎得久了,有些手酸。”中年护卫不怀好意的笑着,脸上的厌恶嘲讽丝毫不加掩饰。

见此,常远,程云等弟子也是冷笑不已,甚至有人还在他的衣物上毫不闪避地踩了几脚。

放在觉醒之前,中年护卫和这些弟子还对萧澈有所顾忌,怕他一朝觉醒,咸鱼翻身,但如今知道萧澈觉醒的是废命牌,已无什么潜力,他们自然不会再把他放在心上,行事也愈发嚣张起来。

至于萧澈的报复,一个连启命境都不可能达到的废物,怎么可能威胁得了他们呢?

萧澈没有说话,微微低头,漆黑如墨的瞳孔中深藏着一丝微不可见的杀意。

忍!几个呼吸间,萧澈平复下愤怒的情绪,握得指节发白的拳头渐渐松开。

尚且不说这个中年护卫实力不比自己弱,哪怕是比自己弱,萧澈也不会动手,不是不敢,而是不智!

在武生院,对护卫动手将会视为对命灵殿的挑衅,尤其是在这四面皆敌的情况下,出手的后果不是目前的萧澈想看到的。

他一言不发地捡起了地上所有包袱,不去看里面的东西,也不去看中年护卫等人的厌恶脸色,转身就走,直至走出了十米远,他依旧可以清楚地听到身后传来的讽刺嘲笑声。

“整个平民区最低级的贱种,也妄图咸鱼翻身,我呸!”

萧澈走在武生院的大道上,心情有些沉重。觉醒废命牌,刘渡的暗算等一桩桩事情袭上心头,都让他心烦不已。

寒冬已过,正值初春时节,阳光温和,春意正浓,一路上都是绿树红花,姹紫嫣红,萧澈心思深重,却是无心赏景。不知不觉中,便走到了演武场的大道上。

此刻,演武场上,几个擂台都有人在比试,切磋。萧澈了无兴致地看了看,大多是些新进门的弟子,招式,力量都不足以入他的眼界。随意扫了几眼,便欲离开。

就在转头的瞬间,他的余光不禁意地落在了一个擂台上,一道熟悉的身影跃入眼帘,不由得让他止住了脚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铠甲:从反派开始进化第3章在线阅读

    艾莉森向来是个说做就做的人,趁着脑子里还有想法,她就把初步的计划方法都列了出来,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都将近九点了,艾莉森才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想着今天应该会有一个大约可能应该是小蜘蛛的人来带她看看纽约,艾莉森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完,边吃早饭边等人。门被敲响时,艾莉森刚刚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她赶忙小跑着把杯

  • 争锋万域不速之客

    薛济仁那日离开医馆的一个月之后。时值正午,我一个人正在后院烧烤,因为古代人一天只吃两顿饭,所以我经常给自己开个小灶。老薛那天离开的倒是洒脱,来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了,把烂摊子直接留给我,光跟医馆里的人我就解释了好半天才把他们安抚住,特别是目睹了我和薛济仁动手小青衣,在他醒过来之后就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 灵气复苏:开局一把斩魄刀在线阅读第七章

    稍后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多久,周防尊看起来对这件事完全不在意,只是因为忽然想起才随口提几句;而草薙出云本来担心的皱眉神色,也在听到是所谓的“帮派”问题后得到舒展;至于十束……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不过好像也不严重?所以说现在这种草木皆兵感觉如临大敌的感觉……只有他一个人吗…虽然好像除了不死原弥拓之外的三人

  • 我在大茗当木匠女同学

    付博:诶诶!我们班几名女生你们觉得哪个比较可爱啊!俞弘:那个叫‘思红’的女生比较可爱吧!虽然看上去比较胖但是笑起来真的很圆润可爱啊!黄西:哈哈!你口味真他马的独特,看她估计有一百五十几斤哦!压你这小身板身上你遭得住吗?付博:肥胖女生怎么了?也有可爱的一面啊!至少对俞弘来讲有安全感。俞弘:我怎么觉得你

  • 家有夫人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云城音乐学院。江眠刚刚结束了一节钢琴课,她优雅的起身,拿好自己的书,正欲快步离开教室,却被人喊住。“江老师……”一个男孩子气喘吁吁的朝着她跑过来,留着一头细碎的短发,五官端正,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江老师,我还有些东西不明白,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课下询问吗?”江眠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名

  • 海贼:在红发船上当实习生打架

    走在这条是街道有不是街道的青石路上,身后街口处馄饨摊老人看到封炎的背影,也只是摇摇头,一把挑起担子,招呼着身旁的老婆子离开。他并没有告诉封炎,这条街并不安全,封炎这般的相貌与气质,独身一人是很危险的。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周围的行人越发的多了,几乎都是三五成群,由一个管家样或者老爷样的人带着仆从,一家店

  • 无限灵返之第七章(7)

    我哼着歌回到房间的时候,蓝猫的电视还没看完,他看的是一个动画片,深夜档的节目大家都知道,放的基本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动画里一阵阵尖叫声传来,随即肠子血浆满天飞。我看的恶心,直叫他换台。蓝猫切了一声,换了个美食节目。怎么着,深夜放这玩意是想报复.社会?我去卫生间卸了妆又敷了个面膜,扑通一下躺在床上

  • [希腊神话圣斗士冥王神话LC]黄金时代之乞丐(7)

    天下东西南北四十州,闻名各不同。陵州因武,声势滔天可直逼作为都城所在的燕州,而亥州的闻名之处是因它的地处,西接商贾膏粱子弟聚集之所偃州,东临囊括不可计数海湾岛屿的东毗提诃洲,又是南都城燕洲至武地陵州的必经之处。南来北往东去西至,皆需借过于此。亥州边境,东渎镇,算得上是亥州较为偏僻的小镇,因其外是绵延

  • 跑男之我是大主宰在线阅读第4章

    叶朗惦记着庄小支的礼物,下了台就美美的过来了,结果就看见这货拿出了一条包装精美的……丁字裤。“这就是你说的礼物?”叶朗难以置信的拎着这东西在庄小支面前抖了抖,高岭之花的高冷脸都快维持不住。“多好看啊,我挑了可久了,而且老贵了。”庄小支顺手把裤子抢过来在叶朗身上比了比,“你看,多好看。”叶朗,……正推

  • 英雄联盟:究极骚套路主播在线阅读第10章

    不再躲避自己的心的李安楠,开始慢慢的接受了如今的家人。李安楠确实改变了许多,至少以前的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微笑着给家人一个拥抱。虽然在学着释怀过去,但李安楠却还是很迷惘。有时对着镜子洗漱的她,会突然发呆。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她,盯着镜子里小小人儿的异色双眸,总会莫名地感觉很陌生。李安楠分辨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