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超现实修改器在线阅读第5节

2021/11/25 19:33:58 作者:飞得更高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现实修改器
超现实修改器
作者:飞得更高来源:飞卢小说网
有人说云湛是一名天才,因为不管什么东西到了他的手里,都会变得那么不可思议。他可以改造任何东西,最让人感到恐怖的是,他改造的东西已经超越了常理。绿间真太郎的指套,可以让人获得100%全场三分的能力。小当家的炒饭,可以让人陷入幻境。拥有天网的道奇战斧,拥有光的速度、坦克的碾压能力和无敌的导弹。(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顾清让失眠了,通宵没睡的后果就是他今天直接在研讨会上睡着了。他醒来以后看着白花花的笔记本发呆,最后还是会议的负责人递了通稿给他。

顾清让感激涕零。

负责人本来要递过去的手突然又收回去了,顾清让疑惑地看着她。

“都这个点了,不如先去吃个午饭吧。”

顾清让露出社交性的笑容,“好啊。”

吃了个饭,顺便互加了好友,顾清让终于拿到了通稿文件。他松了一口气,要是在工作上作了什么傻事,柏禾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坐着公交车回去,他坐在窗边看着风景变幻。

车遇路堵了,停在桥边。

说起来,这座桥很有意思,内边是给车走的,外边是给人走的。

顾清让坐的车停在那里,他所对的位置,一个人正在翻越外桥。

“主任?”顾清让的心脏扑通一跳。

那个人回过头。

顾清让不顾开车的人的阻止,连忙打开车门,翻过隔绝内外桥的墙壁。“你在这里干嘛?”他听见自己发出紧张又撕心裂肺的声音。

柏禾默默地放下脚。

顾清让急忙跑过去,拉住他的手把他揪出来。“你在干嘛?”他浑身都在颤抖。

柏禾不愿意说谎,只好沉默。

顾清让拼命摇晃他的身体,声音都带了哭腔,“你刚刚想做什么?”

柏禾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然后说:“我的东西掉下去了,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浮上来而已。”末了,他又补了一句,“因为那东西飘到桥里面了,我站在这里看不见。”

“那还好。”顾清让看着他,好不容易才把说谎两个字给吞进肚子里面。“不要管了,找不回来了。你掉了什么?我买回给你。”

“小顾!”

顾清让听到有人喊他,他转头。因为道路疏通了,车子没有办法在原地等他了。司机只能留下两个字,然后绝尘而去。

“啊!”顾清让蹲在地板上抱头尖叫。

柏禾:“现在下班了,活动完了以后你可以直接回家。”

顾清让快疯了,“可是我的钥匙和钱包落在办公司,明天开始还是休息日。”

本来堵死的大桥现在通畅无比,他坐过来的那部车连个影子都没有了。柏禾还是说,“你试着追上去?”

顾清让瞪他。都怪他,没事又闹什么自杀。

柏禾生无可恋地躲过他的眼神,“我请你吃饭,房间借你住。”

顾清让又开心了,“吃什么好呢?”

柏禾恋恋不舍地看着桥下,“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西餐店。”

“那走吧。”顾清让拎起他就跑。

确实是不错的西餐店,顾清让打开菜单,里面的价格让他一个实习生的心颤了一颤。

“你一个人住得起我们小区,我一直以为你的家境还不错。”柏禾把菜单放下去。

“其实那是我阿姨的房子,因为他们家去美国了,让我去住,作为交换,我要做好卫生工作。”

“嗯。”柏禾应了一声,然后说:“我请客,随便点吧。”

虽然他是那么说,顾清让还是点了一份价格不太过分的菜色。“我们这个菜今天有送礼物哦。”店员告诉他。

顾清让笑逐颜开,“是什么礼物。”

店员收了单,然后拿了一罐糖果给他。

“薄荷糖。”

柏禾的眼睛一跳。

顾清让拎着糖罐,笑眯眯地问他。“主任你以前的外号是不是就叫做薄荷糖?”

柏禾叹气。“是啊。”

顾清让收起糖果,喃喃自语,“真可爱。”

对上这样的直男,柏禾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哟,这不是.......柏禾?”

牛排还没上来,走过的一个路人在指着柏禾大呼大叫。

柏禾看了他一眼,皱紧眉头。

“我前几天遇到了周阙!”那人说。

这下轮到顾清让皱眉头了。

“你们怎么分手了?除了他谁还稀罕看上你呀!”

柏禾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一点都不想搭理他。顾清让深呼吸,然后直直地看着柏禾。“周阙是谁?”

柏禾的手一顿。

“你怎么没告诉过我你之前还和别人交往过。”他一手拿刀一手拿叉,那凶狠的架势恨不得立马冲过去宰了他。

路人看了看顾清让,再看了看柏禾。“对不起哈。”他对柏禾说。

顾清让拍了一下桌子,那人马上心虚跑了。

他一离开,顾清让就朝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柏禾:“没礼貌。”

“没礼貌的是谁呀!”他就差对着那个莫名其妙的人爆粗口了。

柏禾:“我就是说他没礼貌。”

顾清让气呼呼,“本来就是。”

“噗。”柏禾忍俊不禁。

顾清让脸都红了,“这是什么反应?”他再次喃喃自语。

这时候,侍应把牛排端上来了,热气腾腾,香气弥漫。柏禾专门走出去,拿起餐巾帮顾清让围上,眉眼弯弯。“你这小子真可爱。”

近距离看着这张收拾过的脸蛋,顾清让觉得他这种gay确实挺要人命的。

柏禾盯着他,稍眯眼睛。“不许用这样眼神看我,要不是你是直的,我都快要怀疑你要对我做什么了。”

顾清让:“你想太多,只是热气熏到我的眼睛。”

“嗯......是嘛。”

柏禾要开车不能喝酒,顾清让就一个人一杯又一杯红酒往肚子里灌。

“不能喝太多。”柏禾劝他。

“有什么。”

柏禾在心里对自己说,因为我怕自己会做坏事。

等回到家,顾清让光明正大闯入了柏禾的住区。乘着他去给自己拿欢喜的衣服,顾清让掏出了一颗薄荷糖扔进嘴巴里,清凉的感觉驱散了三分酒意。

“穿这个?”柏禾拿出一套崭新的衣服。

“都可以。”顾清让接过衣服。

柏禾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反应过来了,“我给你去放水。”

顾清让:“我们的楼房构造是一样的,我会自己放水洗澡。”

“那你去吧。”

顾清让带着衣服就进浴室了。

柏禾按照往常的惯例,打开电视,拿出一罐酒。明天是休息日,他才敢小酌怡情。

浴室里传来花洒哗啦啦的出水声音。柏禾不太自在地摸了摸脖子。其实他之前跟周阙同居,两人还真的还不及他现在和顾清让的互动亲密。他讨厌别人靠他太近,也讨厌身上染上别人的味道。当初周阙住进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喷空气清新剂,因为他不习惯闻到别人的味道。

明明是交往的两个人,可是周阙却不能靠近他。周阙大概是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保姆一样,所以才要离开的吧。

越是在意越是觉得声音越来越清晰。

柏禾的联想能力非常丰富,他听着声音,就知道顾清让在脱衣服,在洗身体,在停下来搓弄要洗干净的地方。不知道顾清让他本人知不知道,他一放松的时候特别喜欢仰头,伸展优雅的脖子。

他现在一定也仰头迎接冒着热气的水流,透明的液体抚摸他年轻的身体 。

柏禾拍了拍自己的脸。

糟糕啊。

顾清让洗好澡出去,发现柏禾正在看他也喜欢的一部电影,立马就飞窜过去。

顾清让身上的这套衣服是他前段时间不小心买大尺寸的,所以他才一直没有穿。顾清让还要比他瘦小一些,穿着这件大的衣服,动作一大他就能看见他锁骨往里面延伸的皮肤。

“我也喜欢这部电影!”顾清让想和柏禾深入交流。

柏禾把遥控器拍他脸上,语气毫无波澜。“那你自己慢慢看吧,我要洗澡了。”

“去吧去吧,我能拿酒喝吗?”也许是因为有些醉了,他现在胆儿肥。

“虽然明天不用上班,可是也不要喝太多。”他指了指冰箱,“喝度数低的。”

顾清让欢天喜地去拿酒。

等柏禾洗完澡的时候,顾清让已经又喝了一大半酒,眼睛都涣散了。

柏禾走过去踢了踢他的脚,然后拿起酒瓶检查度数。“你这家伙......”他不是心疼酒,他是生气这个小子的不听话。“不是叫你喝点红酒就好了嘛?”

“是啊。”顾清让就势抱住他的脚,“就是红酒啊。”

“我日。”柏禾蹲下去,想把他拉开。“不许靠近我。”

顾清让本来还没什么反应,一听到这句话就开始激动了。“不许靠近你?”他抓住柏禾,把他压在身下的沙发上。他拎着柏禾的衣领,醉醺醺地问:你......你是谁呀?国家历史宝物吗?还不许靠近!”

柏禾一看见他红了一片的脸蛋,还有颠三倒四的说话方式,马上就明白他喝酒醉了。“你喝醉了。”

“我!才!没!醉!”他摇晃他。

这就是他的朋友说的,一喝醉就耍酒疯的男人。

柏禾被他摇得心情都不好了,“放手!”

”主任,你为什么在晃啊?”他一边问一边继续摇晃他。

柏禾:“......”他现在心如死灰不想说话。

顾清让:“主任你好奇怪。”他抱怨。

柏禾:“奇怪的不是主任,是你。”

顾清让摇头,“不是,奇怪的是主任。”他放开他的衣服,摸着他的脸,因为看不清视线内的景物所以眼睛稍微眯起来。“你为什么会想自杀呢?明明......明明是活得那么认真的人。”

柏禾愣住。

“我第一次看见你写的稿件......就有这种想法,这个人真努力啊。然后看到了你,我又发现,这个人真是认真活着。那么努力又认真的你,为什幺自杀,就因为一次恋爱么?”

柏禾看着他青春蓬勃的脸,有一瞬间卸下了心墙。“不是的,我不是因为周阙才想死的。”他说,“是我太想死了。”他确实活得认真,他也想成为一个温暖的人。然而,无论怎么努力,他都无法感受到那种名为爱意的东西。一定就是因为他太过较真吧,所以才困在死亡的迷宫里走不出去。

顾清让听完了所有的话,木楞着摇头。“不懂。”

柏禾翻了一个白眼。“你现在脑袋塞满了酒精,能懂些什么?”

顾清让嘿嘿傻笑,然后又提出一个新的问题。“你以前不是同性恋吧?”

“不是。”

“那么为什么?”

听他这么问,柏禾的思绪又回到了很多年前。其实他也不记得,要知道他那时颓废丧气到了极致,是去酒吧买醉的。那时候喝得就像现在的顾清让一样,他知道自己被一个小男生亲了。亲完以后,那个小男生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他就一瞬间心脏狂跳。

“你的身上,有薄荷糖的味道。”顾清让闻到了。

柏禾如遭雷劈。

对,就是这句话!

顾清让骑在他的身上,脸蛋粉红粉红,“主任,要怎么样才知道自己喜欢同性呢?”

“简单。”

“嗯?”

柏禾伸出手一把拉住他的衣领,然后用力一拽。顾清让朝他冲过去,嘴唇刚好撞上他的双唇。他想要和他唇齿相依,口舌相交。顾清让给予他热烈的回应。“哈啊......”

亲到顾清让混浊的脑袋更加无法思考了。

“讨厌吗?”柏禾一副研究人员般的口气,只是气喘吁吁,怎么也不是冷静的样子。

顾清让迷迷糊糊,“还好。”

柏禾抱着他,他一用力,两人位置翻转。“来玩点成熟大人的游戏吧。”

顾清让的脑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在说什么。

柏禾紧贴着他。

……

一阵折腾以后,柏禾拿出手,给了顾清让结论。“这证明你并不是很直。”

顾清让愣住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气末日的开始

    我叫林秋,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今天又是上数学课睡觉的一天。“林秋!林秋!......”我睁开眼睛,叫我的正是外号‘地中海’的数学老师。之所以叫他‘地中海’是因为他在当老师之前苦心钻研数学导致头发秃了一大块,哈哈哈,这就是沉迷数学的后果。我站起来用些许慵懒的语气说道:“到。”。老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 道王之治病(7)

    上官家离慕容家不远,虽然也是一座大宅,但和慕容家富丽堂皇的风格极为不同,显得古朴肃穆,又不失尊贵。云松领着季云直接进入书房,里面坐着一位老者,看不出多大年纪,面目威严,眸子中精气内敛。他凝视着季云,季云也目不转睛的瞧着他。过了一会,他赞许的点了点头,‘坐’说着指了指左手边的椅子。季云依言坐下。‘早听

  • 娇妻阿芜之曾经的英雄啊!”(6)

    一架直升机在南方的海域的一艘航母上降落。“不就是病毒吗?这点事都处理不好,要你们干嘛?”一个魁梧的身影从飞机上的副驾驶钻出。“克洛维将军,你还是那么火爆啊,呵呵呵。”一个秃顶穿白大褂的老头说到,“那些强化疫苗还好用吗?”“我全给你一个小屁孩扎了!”“全…全部吗?”老头有些惊慌。“你听不懂吗,全扎了。

  • 全娱乐圈跪求复婚在线阅读第五章

    “坐。”斯内普示意贝莱格尔。贝莱格尔没说话,只是盯着斯内普,一口一口品着茶。“看我干什么,你口袋里的东西要掉出来了。”斯内普很随意的说。“恩?”贝莱格尔把那张纸拿了出来,然后展开看了看,就又塞了回去。“什么?”“麦格教授给我的去霍格莫德村的调查表,没用,我没有家长或者监护人。”贝莱格尔遗憾的说。“怎

  • 将相诀之第三章(3)

    疼……浑身疼……斋藤一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什么碾压过一般,从骨髓深处透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还有就是自己身上伤口处的清凉感——明显是有人给自己上了药。眼皮很重,好不容易撑开以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却不是熟悉的景色——既不是透着不详的橘红色的天空,也不是最常见的房屋结构的顶梁,而是从未看到过的一片洁白

  • 一方天地化为城在线阅读第一章

    雪,轻柔,洁白,落在所有能动的不能动的东西上,天地皆白。我重新坐在曾经被遗弃的道路上,看着街头上人烟稀少。明明轻柔的感觉不到重量,偏偏每一片的落下都清晰的映在我在心里。我出生的城市是个偏僻的地方,被遗弃的地方是郊外的小路上,似乎特意避开行人众多的大路才做出的选择。所以我一直没有被人抱走,一个人孤单的

  • 一九九八在线阅读第10章

    眼前的两个人战斗数值绝对不是所谓的战五渣,如果他们也算是战五渣的话,那么我们的战斗数值估计就只有零点几了。快看,艾欧尼亚又放了那招了,就看到艾欧尼亚的翅膀突然张开,空中开始出现大量的血色长矛,他们纷纷调转方向,然后就看到艾欧尼亚双手一挥大片的血色长矛好像箭雨一样开始疯狂飞向那只恶魔!对就是这招,让我

  • 星空战纪在线阅读第三章

    苏琳自从知道对门的人回来了,就更少出门,抱着电脑,奋战中。不过,可愁坏苏父、苏母,父母就是这样,孩子在家就嫌弃不出门,出门就担心不回家。所以,夫妻俩想,既然琳琳不出门,就把人叫到家里,这样琳琳就不会一直玩着电脑。要是苏琳知道苏母出的啥主意,她就不会想在家,逃都来不及,但是苏琳还一脸兴奋,全然不知道自

  • 萌妻带球跑:丑女时代第一章在线阅读

    漆黑的夜幕中,云层有些厚,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忽然,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映照出刹那的苍白,与此同时,正厅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走进一道年轻的身影。“你来了。”一个雄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一个响指,正厅的灯全都亮起,巨大的水晶挂灯,四周的装饰小灯总体形成一股亮堂的金黄光芒,映照在如镜般的

  • 火影之无限作死第六章魔法原理

    策略!策略很重要!既然火系魔法对小五行木藤怪作用不大,那么试试别的,光爆-300,不错;雷电球-50太少了;土刺,不会吧,没什么作用;风刃,-200,也可以;吞噬球,-150,一般般;冰团,-250,算一个!一轮魔法攻击下来,当首选光爆与冰团。只是光爆不仅对小五行木藤怪造成伤害,也闪的何一名眼睛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