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邪染苍穹瑶光上神

2021/11/25 19:01:54 作者:深海贝壳尘缘 来源:纵横中文网
邪染苍穹
邪染苍穹
作者:深海贝壳尘缘来源:纵横中文网
莽莽星河,浩瀚宇宙,地球是唯一的吗?若不是,地球为何能够生存与这浩瀚无垠的宇宙之中?何人在守卫着这片净土?然末世降临,强者湮灭。耗尽生命,争得百年。渺茫希望,化作火种归乡。流星坠落,混乱即始!且看姚鲧如何混迹星际!

再相见,谁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地相互打着招呼,恭喜着对方。

墨渊其实是等了好久才来太晨宫的,他不明白自己心里为什么会有不想见到他们的想法。虽然最终还是来了,但很快也找了借口离开。

没走多远,他停下脚步回头望了眼一家三口,不知东华在瑶光耳边说了什么,瑶光生气地抱着小娃娃追他,却总也逮不到,就作势把孩子扔向东华,吓得东华赶紧上前搂着两人求饶,被瑶光狠狠拧了下耳朵。墨渊都看到瑶光明明两手死死抓着孩子的两边锦布,只是轻微的往东华的方向递了一下而已,装腔作势罢了,东华帝君就更不可能没察觉了。

“这便是家吗?”他喃喃着,回身走了。你爱我愿逗你开心,我爱为你放下所有。

墨渊又想到了当初的那个女子,他不知道他做的是对是错,但他后悔了是真的。

不知过了多久,青丘又传出了白凤九继任青丘女君的消息,并派人亲自邀请希望帝君能够前往。

瑶光正在回想着凡间时看到的美食,尝试着做呢,准备在自己那个没见识的儿子那里显露下身手,就拉着东华专门找齐东西准备开始,谁知司命这时候过来禀报。

“哦?你说的白凤九可是那小狐狸?东荒女帝不是白浅吗?”说着,狠狠斜了东华一眼

司命越发恭敬起来,他可不想被波及“正是那小狐狸,您两位下凡时她也去历劫了,现在听说白浅上仙要去俊疾山暂住,归期不定,就传位给了自己的侄女白凤九。”

“呵呵,归期不定吗?”瑶光看了眼九重天方向。

“你说她派人来只邀请了帝君吗?”

明明声音那么轻柔,却让司命不敢吱声。

“你先下去,回她到时本帝君无事会考虑的”东华帝君发话了,司命赶紧行礼告退。

看人一走,只剩下他和瑶光两个人,连忙证明清白“瑶光,你别多想,她邀请我不就是邀请我们全家吗?现在你已是我的夫人,难道还要单独发一张邀请瑶光上神的请柬吗?”

瑶光想了想也对,但却总觉得又有哪里不对劲儿。随便了,反正是别人的事儿,想那么多干嘛?抛之脑后,继续自己的事情。

东华偷偷舒了一口气,听说人间有些女子生了孩子后会傻三年,但自己的怎么傻了不止三年,难道神仙要傻的更久吗?摇了摇头,继续跟着瑶光忙前忙后。

最终,瑶光准备在儿子跟前显摆炫耀的成果被没收了。据东华所说是因为太好吃了,他要独占,等儿子长大自会有别人愿意给他做美食,他们不能霸占儿子的第一次。

瑶光听后立刻得意起来,那神情仿佛在说,看,这种简单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不好?虽然失败了六、九、一百一二……?嗯,不管多少次,那都算练手的,结果最重要,还不是被她成功了!只可惜夫君太霸道,不然儿子就能尝到美食了。

东华看着瑶光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毕竟在一起都不知道多少年了。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灯,要不是害怕厨房爆了被人围观,他才不会撒下弥天大谎,他感觉自己变了!

“算了,等儿子娶妻时,我再亲自做给他们吃,我才不管其他的呢,你不许不应啊!”瑶光想了想,下了最后通牒。

“……嗯”自求多福啊,他感觉他都能想到那个场面了,新郎新娘……哈哈!

“东华,你还要吃吗?趁我心情好,多给你做几道。”

“别,别,我看待在这里耗费时间,还不如我们一家出去逛逛呢,走吧,带儿子去看看这四海八荒。”拉着瑶光的手赶紧出了房间,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挥了挥想要毁去那些厨具,可看了看自己身边笑容甜蜜的女子,终是只把食物的残渣消尸灭迹。

无妨,以后我可以学会,一直做给你吃。

说是去游四海八荒,就真的走了,交待了司命一声,一家三口便消失踪迹。

现在的夜华已经做的很好了,加上墨渊又回来了,东华可以放心了。

而司命只能听从帝君的命令,带上贺礼去参加青丘女君继任典礼。他心底其实对这个安排还是有一点窃喜的,虽然不一定会被在意。

继任大典圆满结束,司命也按照帝君的吩咐被众人套出帝君早已不在太晨宫的消息。也没有太多的吃惊,毕竟这些年帝君从未再插手过天庭的任何事,只安心待在自己的太晨宫不问世事。

可能也有些人会伤心吧。

散去后,白凤九坐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那么明媚。你以后就是青丘的女君了,你要长大了!

很久以后,听说东荒俊疾山上的那个女子,因为救了个人族,被山下村民传颂是仙女,引来了各地的达官贵人前往想要拜访。女子无奈设了结界隐匿了俊疾山,却更被人赞为神迹,越来越多的人前往围观。

其中有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小孩路经此地,询问了当地人为何有这么多人前来,那人就热情地把原因告诉了他。当地人正说的起劲,可一转身,那两人的身影却不见了,刚好有人上前问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说着什么呢。他后背发凉,赶紧回想刚才的情景,却只能记得那男人身着玄色的衣衫很是威严,那小孩头顶还不到男人腰部,样子却怎样想都是模糊不清的。他不敢再多说什么,匆匆赶回家去。

东华帝君一家期间回了趟太晨宫,东华更是亲自去昆仑墟跟墨渊在书房不知谈论了什么,只出来时仍旧一身轻松,没有人送他出房门,因为墨渊正在为自己听到的两个字震惊——少绾!

不管别人怎样,很快,等瑶光回了趟她以前的住所后,旅程又开始了。

有人说曾在青丘见过东华帝君一家,还有人说在龙宫见过,还有偷偷溜到人界的小仙说也曾亲眼在人间看到过帝君一家……不管在哪里看到的,无不羡慕那见到的场景,那就是家吧,只要有你,什么地方都可以是家。

这一世,有你,我很幸运。——瑶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婿第七章

    星期一早晨。王老师像往常那样很早就来到了学校,站在学校门口等孩子们来学校上课。同学们也一如既往背着沉重的书包兴高采烈地回到学校接受老师的教育。上课铃响了,孩子们都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静候老师来讲课。程强和胖子忐忑不安地坐在座位上心不在焉地听老师讲授新知识。他们俩不敢正眼看老师一眼,埋着头装模作样地看

  • [终极一班2]弯腰捡个少年觐见皇后

    晓晓的手被萧瑜攥在手心,晓晓几次都想收回来,可每次都是都是越攥越紧。终于到了皇后居住的坤宁宫外,晓晓长出了一口气,“爱妃累了吗,那进去好好歇歇才是。”说完也无需宫人禀报,直径的走了进去。“儿臣见过母后”“晓晓见过皇后娘娘”两人行礼问安。“晓晓啊,来坐本宫这边来。萧瑜你也起来吧。”晓晓依命坐在了皇后边

  • 霸道MMand霸道GG之朝堂之上(2)

    第二天天刚亮,孤独瑾就被领着往朝堂上去了。其实对于西和国的这个皇帝,他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当年的那件事情,他是最终的赢家,这也是父皇这么多年以来仍旧耿耿于怀的原因。但是尽管当年他赢了,如今也不过如此了吧,在外,他不能稳立于三国之中,守护自己的百姓;在内,当朝相国胥怀远把持朝政,很多时候,根本不把他这个

  • 总裁的契约蛮妻去去去死!【求鲜花求评价票】

    “若是你现在死了,那倒正好可以成全你的美名,而陷李世民与不义之中,哇,丑八怪,你的心机真的好深啊!”李牧奶声奶气的话,让众人都有些奇怪的看向了魏征,因为李牧所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啊。按这样来看,魏征死了之后受益反而比活着还要大一些!“你,你们这是什么眼神!”魏征一听,顿时脸又涨红了,此时此刻,他可以对

  • 外长的网红人生想做皇帝吗

    “于飞兄弟,又见面了。没想到是你救了我,日后必有重谢!”蜀王看到于飞走过去拱手道,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没自称本王。“呵呵…蜀王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些许小事,不用挂怀。不知蜀王为何在自家地盘被追杀,简直匪夷所思啊!”于飞看着眼前这个有点杂乱的贵公子吐槽道。“于兄有所不知,我刚刚上任益州大都督不久

  • 围观豪门大戏的日子在线阅读第1章

    寒冬,夜。杜小蒲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面上罩着一层红布。这,什么情况?迷糊间,她扯下面前的红布,睁开眼看清时才意识到,红盖头?什么玩意?!她可是才分手啊!开什么国际玩笑!突然,头部一阵疼痛,潮水般的记忆猛然灌进脑袋,她痛苦的地抱着头摇晃。半晌,恢复平静。好吧,她穿越了。是的,她穿越了!

  • 盗墓之王之发丘天官在线阅读第四章

    ❀1初遇金蟾,象征着财富,能给人带来好运,因此,总有人想去捕捉他们。上一秒,蟾瑞还在避风斋里喝着小酒。下一秒就听到:“哪里来的妖孽,见了老僧,还不速速投降。”明明是个装神弄鬼的老和尚,三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他,可师父说了,不能随便误伤生命。好吧,蟾瑞扔给店小二两个铜板,翻窗逃走。没想到,那老秃子竟追了上

  • 我在豪门享清福[重生]第7章在线阅读

    如此,便是入侵者了吗?望着眼前两个少年一个少女,叶云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叶云下了逐客令的长乐。而那两个少年,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看样子是被先前那少女叫来找场子的。“就是你欺负丽质妹妹?”其中一个少年开口,看向叶云,满脸的不耐,“别怪本少爷没提醒你,赶紧磕头道歉,不然你死

  • 贫僧三藏水中少女,一招定胜

    欲畏家族几乎每一代都会有一位欲畏传人,却不一定是直系。冠上欲畏家族姓氏的人,都有可能继承欲畏之力。如林老是欲畏,而林行之却是普通人,林雪琪又是欲畏传人。这并不是隔代遗传,而是上一代的欲畏之力传给了林老的侄女,林雪琪的姑姑――林雪梵。其他家族亦是如此。所以,为防止血脉外流,欲畏家族的女子,无论是否继承

  • 山海藏精在线阅读第1节

    夜晚的风呼呼吹着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到一股凉意,我没有困意走到了门外看着月亮,这时墨荷拿来了粉兰花斗篷批在我的身上关心道“福晋,外面风大还是进去吧”我心底很是失落,今晚是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新婚之夜,也许宋氏跟自己一样也是那么失落吧,我道“墨荷他娶了李氏你说他会不会爱上她”墨荷好言安慰道“不会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