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抚州闲话gl之第六章(6)

2021/11/25 19:51:04 作者:林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抚州闲话gl
抚州闲话gl
作者:林平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梁末,苏氏大幕遮。积跬步方致远,行千山观雨霂,皆为凡人挣扎于尘世所行之微渺俗事云尔。此浮尘,同为两片浮萍,愿为汝拂尘,同沉沦,不顾浮沉。女扮男装的官员,书香门第的落魄千金,一场雨,一座寺,姻缘邂逅。时光荏苒,天意难测,阴差阳错地做了对夫妻。本文讲述的是两个身在边陲的女子家长里短的寻常故事,也大概是我写过的最寻常的故事。没有偏执的一意孤行的姑娘,没有愤懑的自欺隐忍的姑娘,只是两个寻常的人,或许都恰好比旁人要聪明那么一点,聊着天,说着事,在岁月的不经意间相互影响,相互改变,最终成为对方生命里不可或

路梵一出现,院子里的狗又叫起来,路梵旁若无人的走过去,“再叫,明天就把你宰了吃掉。”

阿拉斯加犬吐了吐舌头,又灰溜溜地钻回狗窝去了,露出眼睛一会儿看看路梵,一会儿看看陌生的戚尘。

林亦萱没想到戚尘会来的这么快,连忙放下筷子跑了过来,“戚尘,你来的这么快,家也住在附近吗?”

这附近的地价可不便宜,林亦萱心里暗喜说不定戚尘家里也是非富即贵的,不然她想不出来培养出这样孩子的家庭该是什么样子的,他总是什么都会,好像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一样。

戚尘“嗯”了一声算作回答,身后摩托车的声音再度响起来,路梵绝尘而去,方向就是戚尘刚才来的。

见他盯着路梵的背影看,林亦萱忽然想起上次包被抢的事,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跟路……我哥之前认识吗?”

戚尘目光又重新回到院子里的阿拉斯加犬上,观察着:“我认识他,但他不认识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报名表我自己另外找老师去拿就可以了,”说罢转身要走,想起什么又停住脚步,“我第一次见把阿拉斯加训练地这么好的,这狗不便宜吧。”

林亦萱脸色霎时变了。

一直到他走出院子,院门合上,黑发青年扶起之前停在门边的山地脚踏车,脚踩上去,离开了,林亦萱都回不过神来。

林慧看着情况好像不对,过来时,刚好看到戚尘踩着脚踏车离开,转头盯着回不过神的女儿看了看,动手把她还放在门上的手扒拉下来,一边说着:“刚才是你哥的朋友吧,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吃完饭还要练钢琴?”

林亦萱抬起眼看着母亲,林慧用眼神警告了她,然后拉着她往楼上房间走,“方阿姨,我们吃完了,可以收拾桌子了,”笑着对上了三楼丈夫的目光,温柔笑道:“好了别气了,路梵他在叛逆期,你就少说两句好了。”

“唉,那是我说几句的事吗?这个孩子……谁养谁折寿,”路文清说完看着长发披肩乖巧可人的林亦萱,“还是萱萱好,你们艺术节不是给家长也发邀请函了吗?爸爸到时候一定去给你捧场,要加油哦。”

林亦萱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母女两个进了林亦萱的房间,房间采光很好,有很多蕾丝边的装饰还有可爱的娃娃,林慧反手掩上了门,“你喜欢刚才那个男孩子?”是疑问的语气,态度却已经肯定了。

林亦萱对妈妈刚才说的话有些不解和不满:“妈刚才你为什么说这是路梵的朋友?你明明知道我在等他。”

都说知女莫若母,林慧拉着林亦萱在床边坐下来:“首先,我不可能同意你和这个男生在一起。”

林亦萱撅着嘴:“我没有要早恋,我和他都会考上C大,我只是想先把基础建立好。”

林慧直言道:“他就是你们年级那个第一?理科班的那个吧……”在女儿惊讶不已的眼神里,林慧继续说:“你看到他刚才怎么走的了吧,这个男生长相偏清秀,整个人很瘦,从这两点来说,他应该是家庭很普通,甚至可能很困难,你忘了我们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了,你那个爸爸除了一张脸能看,还能干什么?”

虽然觉得林慧说的很有道理,林亦萱小声反驳道:“可是从我给他发了地址,他过来才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他肯定就住在附近的。”

“傻孩子,”林慧说,“这附近商场后面那块,还有不少普通住宅你忘记了?你以为刚才他为什么忽然又走了,肯定是看到知道我们家的状况也有些退缩了,也许他以前对你有点好感,看到差距以后,会对你疏远一点,女孩子,要矜持一点,听妈妈的话以后别跟他来往了。”

林亦萱低着头撇撇嘴,心里想的是,这可是戚尘跟她关系拉近的最好机会呢,就算不能双人钢琴演奏……等等,学钢琴的孩子家里条件会差吗?很快又自己推翻了,林亦萱想起来她们以前住的那个纺织厂小区,多的是一家四五口人挤在不足五十坪的房子里,起早贪黑都能听到好几家传出来的钢琴声,还有小提琴。

那段时光是林亦萱最不愿意回忆的,她立马对林慧摇摇头:“我听你的话妈妈。”

从路梵家里往门口走,附近对于戚尘来说还算熟悉,他知道往下出去只有两个方向通往市中心,还亏了路梵的交通工具动静很大,他不难找到路梵前进的方向,只是刚到门口,忽然一下听不到摩托车的声音了。

戚尘加快了速度,他本来就瘦,阻力小,速度很容易提高。

他只希望千万别是路梵出事了。

五分钟后,戚尘一条长路走到尽头,又到了岔路口,他顾不得擦汗,左右看了看,一侧的路上车水马龙没有什么异常,另一条路冷清了不少,但是……他看到了路梵。

路边上有个摆摊的老奶奶在卖冰糖葫芦,路梵车子在二十米远就踩下刹车,最后停在了离摊位五米远的地方,他的视线里,有个小学生样子的男生,背后是跟他年龄不相符的大琴包,他仰头贪婪地看着糖葫芦,他身旁的中年女人从口袋里掏出钱包,问他要哪一串。

小男生仰起头看着好几种冰糖葫芦:“奶奶,最上面那串多少钱?”

老奶奶:“八块钱。”

孩子点点头:“那我要下面那种就好了。”

老奶奶微笑:“下面这种普通的,只要三块钱。”

最后中年女人沉默了下,掏出钱拿了最上面的那一串递给了男孩子,男孩子高高兴兴牵着女人的手离开了。

路梵目光跟着那串糖葫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觉得那串糖葫芦肯定很甜。

心思一动,路梵下车走上前去,“要最上面那种,”路少爷说着,伸手去掏口袋,一摸空空的上衣口袋,才想起来,他刚才根本没打算出门,所以一回家把外套脱下来后,钱包包括烟打火机什么的都放在了他房间桌上。

老奶奶笑眯眯地把糖葫芦拿下来,裹上了糖衣,要递给他,路梵面色尴尬道:“算了,不要了,下次吧。”下次他把老奶奶全部糖葫芦都买走,就不显得这么丢脸了。

忽地从旁边伸出来一只白皙的手,骨节分明,手指细长,手臂上的血管都看的十分清晰,手的主人递上来一百块钱,路梵的视线往上,看到了对方的脸。

“你……”路梵显然没想过戚尘会出现在这里,“你刚才……”

“我刚才跟了三公里才找到你,”戚尘目光里有笑意,清澈见底,“请你吃根糖葫芦可以吗?”

“无事献殷勤。”路梵并不领情。

老奶奶做的生意一天也卖不了多少钱,她捏着戚尘给的一百块钱,欲言又止,戚尘很快明白过来她怕是不太懂怎么分辨□□,一旦是假的,老人家好几天的生意都白做了,“奶奶你不会分辨真□□是吗?”

奶奶连连点头,然后从自己的旧包里翻了好一会儿,拿出来一个绿底的二维码,“可以用这个。”

没带钱包但是带了手机的路梵:“……”靠,忘了可以扫码支付的。

戚尘拿着糖葫芦递给路梵,路梵的目光在糖葫芦和戚尘的手上看了半天,转头准备和老奶奶再要一根,“你买的你吃,我再买一根,奶奶,最上面的……”没有了。

路梵赶紧改口:“那就……”话没说完,糖葫芦直接被塞进了他嘴里,堵得满满的,戚尘看他腮帮子鼓的跟个小松鼠还怪可爱的,忍不住笑了两下:“还是这样可爱多了。”

你说谁可爱呢?不想活了!

戚尘收到了一枚来自大佬的死亡凝视。

老奶奶看着他们的互动,只当是两个好朋友闹别扭了,笑着劝道:“能成为朋友都是一种缘分,要好好珍惜,给了台阶就别总端着了,奶奶累了,今天就先收摊了。”说完,佝偻着腰推着冰糖葫芦的三轮车走了。

路梵吃着糖葫芦,心情忽然有点沉重,戚尘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老奶奶举步维艰的步伐,就见身旁的人已经冲了上去,走到老奶奶的身边,一言不发,帮忙推了起来。

老奶奶赶忙摆摆手:“孩子不碍事的,我家就在公园后面,我推一会儿就到了,奶奶谢谢你了。”

路梵不说话,把手里的糖葫芦先放在了三轮车上,两只手都腾出来推车,忽然觉得手里的力道一轻,老奶奶的另一边也多了一道人影,路梵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没说话。

老奶奶见两个孩子太热心就不再拒绝,等到了家里,放下包去给两个孩子准备点水,她这里也没什么茶,希望孩子们不要嫌弃,一回头,两个孩子就不见了,老奶奶摇摇头,心里却很高兴。

再一看三轮车上的糖葫芦,愣了下。

她车上的所有糖葫芦都不见了,上面放了两张百元大钞,老人家一辈子风风雨雨也过来了,忽然就被这陌生人的温情烫的红了眼眶。

路梵拎着一袋糖葫芦,脚步轻松,一手拿着方才没来得及吃的糖葫芦咬了起来。

戚尘在他身侧走着,笑着看路梵刚才拿走糖葫芦的时候还知道抓几张糖衣裹了裹,然后让自己掏出两百块钱,二维码在老奶奶的小包里,不在车上。

看着那一大袋的糖葫芦,戚尘问:“甜吗?”

路梵脚步一顿:“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茶香橼在线阅读楚轩的心动对象(跪求收藏打赏)

    这个世界上没有捷径可走!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即便是对于拥有系统在身的楚轩而言,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辉煌的成就,如果说只是系统的帮助,那肯定是不对的。二十年,在得到系统的这二十年中,楚轩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二十年中,楚轩能够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的机会屈指可数,在得到荣誉的同时,楚轩也失去了很多很多,十

  • [哥谭]这个杀手头好冷在线阅读第六章

    妲己静静地站立在门前,任由清晨的温暖阳光洒在她身上,黑色秀发披散,脸上带着慵懒,在酒馆内引起了不少的口哨声。只是,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野性十足的少女,昨晚上是在地上和衣而睡的?“这chuang也太硬了,下次换家好点的!”李白从后面跟了上来,在异界睡的第一觉,说实话,并不是很舒服。妲己气的咬牙,李白不但

  • 对立面在线阅读第一节

    许久,沈苍生才醒过来。周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春兰,还有一脸担心的成熟美女秋香,两女都是担心沈苍生的情况。要知道,在以前,沈苍生是奇才的代名词,但是现在,他是一个病秧子,上天很是无情,给了沈苍生傲人的天赋,但是却收走了健康。“少爷,你醒来了!”春兰激动道,擦着泪水。沈苍生点点头。秋香默默的看着,但心中的

  • 恋人不思议在线阅读人心险恶江湖路

    漠北的天说变就变,中秋节离开的时候还有些秋凉的感觉,这几天又是寒风刺骨了。简陋的马车终究阻挡不了什么寒风,车厢里的那个中年人,咳嗽也是越来越剧烈了一些。“莲姐,明天这时候就到天山脚下了,你别太着急,陈叔叔没事吧”。“弟弟辛苦你了,等找到雪莲,姐姐会重重答谢你的。”两人的这份关心,不知道有几分真。“莲

  • 甄嬛传之富察贵人在线阅读第6节

    尤雨苏醒过来后,像是做了一场梦。或许是花液的缘故,尤雨的眼睛反而更加炯炯有神,而且语言反应能力更灵敏了。蓝裔呼来藏在尤雨卧室里的飞行器,接他们回到了尤雨的家里。从窗户里蓝裔把尤雨送进卧室,安顿好她,说了声谢谢的话,又急着飞去了黑泥湖畔。蓝裔要展开第二轮攻击。湖畔静悄悄的,怪味熏人。月亮虽然是圆的,但

  • 开奖【捉虫】

    从omega婚前培训所出来的时候,莫凝渊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他抬头看着天,突然笑出了声。活了两世,见过战场上的硝烟,也见过黑暗中杀人不见血的勾当,甚至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但惟独没有见过刚才那阵势。内核是个alpha的莫凝渊,面对着刺激的画面,第一次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觉得在房间里呆着比在战场上呆着还

  • 平行线第五章

    九溪古街。奶茶店前的侧立伞下,郝意戴上墨镜,换了连帽衫牛仔裤,跷腿在乳白色的休闲椅上,路过的小姑娘居然还给他拍照。难得打扮得正常起来,这家伙的颜值还挺抓眼。温景煦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吸了口果汁。可惜是个不定时抽风的正太。“表哥轻松点儿,不就过来转个圈吗?反正李怼怼前两天又出国了,你在华锐呆着没意思,翘

  • 空间之剩女的田园生活第1章在线阅读

    大夏国,奇风谷,隐玉山庄。陆鹏懵懂站在一间新房外面。两个时辰前,他穿越了。然后从记忆里得知,自己原来是魔教前任教主陆天与的独子。现任教主谢红萧是自己从小订下的未婚妻!由于自十岁起身患怪病,无法修炼武学,所以这教主之位才会传给了谢红萧。谢红萧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十四岁就练成天霄魔功,十七岁继位,对内

  • 长生三千年奖品归属

    设置好抽奖程序后围脖会定时自动抽奖,秦璐瑶起床后打开围脖,先日常围观了一把后才起床。洗漱后进行基础护肤,这一系列工作做完后才开始做早餐。她想了想煮了一碗清粥又炒了一盘青菜。吃过早餐后打开直播开始给中奖的小伙伴分分发奖品。其实就是自己在家打包好,然后等着快递小哥过来取件。“哈喽各位上午好。”「瑶瑶早上

  • 带着王者荣耀闯火影第6章在线阅读

    一个小时后,空白醒过来。空白透过盯着缓缓停下来的铁针陷入了沉思。他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大事上毫不含糊。刚才的提案,把所有人牵扯进入战争中,人族的损失不但大大降低,甚至若是其他种族也被削弱,那么退一步看人族在环界的“老大哥”位置也坐的更稳。作为一个人族,给自己种族谋利是理所当然的,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