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洪荒之吾为魔祖罗睺第二章

2021/11/25 18:47:12 作者:洪荒小郎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之吾为魔祖罗睺
洪荒之吾为魔祖罗睺
作者:洪荒小郎君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洪荒,成为史前大黑手魔祖罗睺!天地未开,于混沌中称尊!三千混沌魔神算个毛,盘古那是我大哥!诸天天材地宝尽归我手,万般重宝俯拾皆是!洪荒时代,李昂诛仙四剑握在手,专治各种不服!揍鸿钧,战天道!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逆天证道!谁不服,就打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二位......”其厚在旁边站了有一会儿了,要不是其实用手肘捅捅他,他可能还要在那儿等这俩人无休无止的吵架结束。

其实是个清醒人了。

那边眼看着就要互殴起来的俩人同时回头:“何事?”

“初元真君,”其厚弯腰毕恭毕敬行了礼,“天帝有旨,请真君前去帝华城一叙。”

时鉴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还抓着初元的手,就势撒开。初元也听不清他是不是“哼”了一声,盯着他转身进屋的背影:“你不是说神能跟人接触的嘛,那又不让下界了?你们临仙台修着干嘛的啊?好看的啊?我跟你讲......”

“神君,天帝催得急,其他神君还等着呢。”其实眼见初元还能对着时鉴吵吵两句,赶紧给拦住了,省得这俩人真的没完没了了。

其厚和其实互相对视了一眼,齐齐摇头叹了口气。

当初那份报名表怎么就不偏不倚掉进了他碗里,还就偏偏看上他了呢?

难道是这东西觉得把他噎死了,对他有愧?

不应该啊!

其厚和其实还在很认真地研究为什么一定是初元,突然就被初元提问了:“二位仙使,你们说说,临仙台总不能只进不出吧?”

其厚:“呃......确实是能够任意出入的。”

其实:“他说得对!”

初元总觉得这俩人是在敷衍自己。

那既然是天帝有请,他也不好再多耽搁。其他神君......只喊自己不喊上时鉴,初元怀疑这只是让自己和另外几个跟自己一同飞升的神君一块儿开个小会。

这么一想,他突然就有点不太想去了。

等他慢慢溜达到帝华城门口的时候,刚好另外几个人也到了。正如初元所猜测的那样,确实就这么几个人——初元自己,寻尘,寄北,还有一个......姗姗来迟的炼御真仙。

“不好意思,方才有些事耽搁了,炼御在这里向各位赔个不是。”

那个红冠银甲的英气女子,冷着脸冲三人一抱拳,弯了个腰算是赔礼,初元等人自然要回。旁边一个腰间别着把造型浮夸的唢呐的高个男子看了初元和女子一眼,阴阳怪气地说:“炼御真仙每日为了六界事宜忙碌,来迟些无妨,不是罪!就某些人比不上了,连见天帝都是慢悠悠散步过来的。”

又来了,又来了!他带着嘲讽走来了!

初元就当自己没听见。除了炼御——她好像对这些没什么感觉,没见她玩什么孤立或者奉承什么人的那一套——另外两个对于自己的成见似乎格外的大,就是那种......看不起自己的感觉。

帝华城门口的仙使见人都到齐了,开了门放他们进去。过来一个貌美仙使,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带路。

初元看了看帝华城内花园般的风貌,又开始奇了怪了,天界的土质还可以啊?怎么会......

“炼御真仙这趟去人界可有什么收获?”

“没什么,收了几只小妖,再镇了几只恶兽。因有要事在身,所以并未怎么游玩。二位若是感兴趣的话可以亲自去人界走一遭。”炼御的回答不卑不亢,听不出来有什么别的意思。按说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意思,但是问她话的人有没有,就不好说了。

寻尘问话,就轮到寄北来搭腔:“诶,说起人界这些年的变化,还不如问问初元老弟,他肯定晓得得比我们多。”寻尘回头看一个人走在最后的初元,“是吧老弟?”

初元假笑:“我......我之前也每日醉心书卷,不常出去走动,若是感兴趣,二位自己下去瞧瞧?”

其实他心里想的,谁跟你老弟?咱几个都当过人,谁瞧不起谁啊?

有病。

初元跟他们到底有哪儿不同,归根究底就是那些修炼的年份。初元从未修炼过,单凭一份莫名其妙的报名表、试炼书,他就跻身到与他们这些“勤奋人”平起平坐的地步,他们当然觉得不公平。

初元心说我又没打算过飞升。

神分为两种,原生神明,还有就是从仙界举荐上来的优异之士。而仙又是哪儿来的?人界那些修炼的知道吧?他们从小开始就努力修炼修炼修炼,练到不吃不喝也不会死,练到运气化形有无上神力,这都还只是入门。

真要飞升,要看脸。运气好,指不定哪天晚上,月黑风高,你在自己闭关的山洞里打着坐,突然就被哪位吃饱了撑的仙家大神给看上眼了,就给你接来飞升了。

而他初元是干嘛的?为人时是个年年考试年年不中的白痴书生,也就是运气好,赶上了天界政策变动,赶上了护送报名表的是两个粗心大意的小仙使,赶上了来临仙台接他的都是时鉴真君。

还能怎么办,人家就是运气好。

什么都不干都能谋个神明的位置当当,偏偏人家还一脸完全无所谓的样子。

寻尘和寄北两个辛辛苦苦修炼了几百年的看见这种不劳而获之徒,要是不气那就是疯了。

初元和他俩各自在脑子里把对方喷个狗血淋头,碎尸万段,只有炼御一个人跟朵清新美丽小红花一样在那儿讲自己的宏图伟业:“.....我打算一会儿向天帝申请去人界,可能会很久不会回来,不知各位同僚有没有愿意与我同行......”

“初元不去。”

声音从初元身后响起,一人快步从后面跟上来,一直到与初元并行,这才放缓了步调,与众人一致:“他......有些东西还不是很懂,总要在这儿学好了,总不能下界再丢人。”

一群人齐齐停步,冲时鉴行礼:“时鉴真君。”

时鉴也微微点头。

时鉴在这儿,也就没人在这儿乱嚼初元的舌根。初元暗暗松口气,算是耳根子清净了。

帝华城是天帝的仙府,大得要命,路还曲曲折折。禁令在帝华城中处处是,自然没法用法术进行快速移动,所以众人若是要去书房找天帝,只能一步一步靠脚走。

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哪儿来这么无聊的恶趣味。

“你方才为何不反驳他们?”

“我还没反驳你说我不去人界的事,”初元放慢脚步和前人拉开距离,还压低声音问他,“你凭什么不让我下去?你是我谁啊你,善做主张?我可是问过其厚和其实了,他们说可以的!炼御都跑了多少趟了!还有我丢什么人了?你这人......”

初元一说起话来没完没了,一张小嘴叭叭叭是要出书。时鉴干脆封了耳识,极其冷漠地看他一眼:“就凭我是你的引神。”

初元不说话了。

当初他刚上临仙台,醒来第一眼先是看见个老头还有两个白衣少年,头一偏,看见的就是那个端着拂尘,一脸装逼气质的时鉴真君。

这人对外是德高望重的神君,对内他却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当别人的背后灵。

什么引神,谁家引神跟着人到处转的?

遛狗呢你?

初元在他耳朵边上打了个响指,就知道这人又把耳识封上了:“真君,您书房打扫完了?”

“用术法不就好了。”

“您不是说这样弄不干净?”

“下次继续。”

初元真的是服了他了,哪儿来这么大毅力,为了跟着自己,脸都不要了。

不过所幸,等到了天帝书房门前,因为天帝只请了初元等人,所以仙使将时鉴拦在了门外。

初元回头瞧他一眼,无欲无求的神明一如既往的没表情。初元抬脚迈进书房的门槛,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既然他不懂这些人勾心斗角的无聊戏码,怎么会想到过来帮自己说话?

刚到天上的时候,也是这四个人,一块儿在大殿上报到,那时候见过天帝一面。当初离得太远,初元初来乍到也不敢抬头东张西望瞎看,所以连天帝长什么样都没看清。现在倒是有机会见一面了,结果天帝他老人家跟个黄花大闺女儿似的,扯着个白纱帘,模模糊糊瞧不分明。

屋内熏香缭绕,熏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初元偷偷揩掉泛出来的眼泪,跟着一块儿行了个礼。

等抬起头来,天帝已经让那几个仙使把帘子撤了,初元这才看清这位的真容。

看着挺宽厚仁慈的,初元感觉自己像在庙里烧香拜佛——他每年要考试前,都会去京郊保国寺去祈福的,虽然每年佛祖他老人家都没搭理自己就是了。

不好意思走神了。

“诸位都请起来吧,这不过是在私下里同大家聊聊,不必拘礼。”

几人道了谢,依次在两边座位上坐下。

“诸位在这几月里可还习惯?”

“多谢天帝关怀,都挺好。”

寻尘主动来当这个发言人:“我们兄弟二人当初还在修炼的时候,就听闻陛下仁厚,天界被治理得相当好,我们做梦都盼这一朝飞升,哪敢有嫌弃什么;也不枉我们辛辛苦苦修炼多年,才换来今天的辉煌!”

他跟在说什么新年新气象,总结辉煌过往,展望光辉未来似的,情绪非常饱满激昂。

初元坐他边上,捏着耳朵尖晃了晃。

天帝呵呵一笑,又看向初元:“那初元爱卿又怎么样呢?突然从人界飞升,我还怕你不习惯,闹着要走。但既然是被那份报名表选中了,我也不好食言而肥,你可不要觉得委屈啊。”

我哪儿敢委屈啊!初元心里头这么想想,脸上还是换了一副笑,心里觉得这跟当初在学堂读书时,还发着呆就被先生叫起来背文章没什么两样:“不委屈不委屈,诸位同僚还是挺照顾我的。”初元不自觉视线飘向了寻尘和寄北,又飘回来,“都挺好,都挺好。”

他可没兴趣学寻尘似的,挺好完了还有长篇大论。

旁边炼御为了不被强行点到然后起来讲小作文,很敷衍地在那儿“嗯”了一声跟票。

天帝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初元身上多停留了片刻,然后才移开,开始接下来的例行训话。初元被他盯得颇为不自在,抬手捋了捋袖子,仿佛是在确定上面是不是还有狗毛,基本上没听进去几句,光是在听见说什么“为了社稷”,又夸了夸炼御的业绩之类。

业绩?什么东西?

初元不是很清楚炼御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在他眼里当个神仙就是闲人了,毕竟他有事儿没事儿去烧香拜佛祈求神明保佑自己,从来没有哪尊大神理过自己。

肯定都闲着不干活。

真正闲着不干活的人在这儿托着下巴走神,控诉别的神明,左耳朵是天帝的说教,右耳朵是寻尘和寄北的捧哏,一会儿一句“说得对”,要么一句“确实”,听着还挺有点节奏和韵律。

想睡觉......

“诸位爱卿可是还有什么想说的?”天帝在四人之间扫了一圈,也不知道看见什么,嘴角一勾。刚才仙使来报,说是时鉴真君在门外等候。他想着指不定是时鉴有什么要事,这边早些结束,让他进来好了。

只是初元这......

天帝想起了些事,嘴上也被人打断了。是炼御起身行礼:“陛下,炼御愿亲自去凡间游历。”

天帝笑容和蔼地捋捋胡子:“准。这是好事啊,人间再多疾苦,光是我们在天上看看洞察镜也感受不到的,还不如亲自在人间走一,这样才是真的为人做事啊。”

寻尘和寄北捧臭脚,初元跟着装样子:“炼御真仙确实为人着想。”

初元想着,所有苦难,万恶之源都是一个穷字,你去游历了又能怎么样,多杀几个怪又不能掉金叶子。

小会结束,四人退下。正准备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初元突然看见门口,时鉴居然还在那儿站着等。

端着个拂尘,身形颀长,站在那边的花树下,发梢肩头落了好些粉红的花瓣,比在初元那儿的悲惨遭遇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儿,就整一副翩翩君子的装逼样儿。

好一个尽忠职守的背后灵!

见几人出来,时鉴直接冲着初元那边过去。门口的仙使突然对时鉴说:“时鉴真君,天帝有请。”

初元突然反应过来,这人是来找天帝的,是自己想多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无边美貌 [参赛作品]马竞二队

    狄克自然不知道希尔父子已经就自己的前途聊过了,昨天晚上他在训练基地内转了一圈,终于在基地外面一点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小超市,为了节约一点方便一点,狄克就只是买了两包泡面填饱了自己的肚子,然后准备第二天的训练课了。马竞二队训练的地方也是在他们的青训营中,不然老希尔也不会把狄克安排到这里来住——现在马竞青训

  • 五道行在线阅读第8章

    等林浩醒过来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长了的时间,看了下系统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了,进了游戏整整差不多两天没有下线了整个人浑身无力,不过让他高兴的是周围已经变得光亮了,暗黑之气在一点点的消散,终于可以回去了,这鬼地方困了我这么久,站起来走路依旧有点费力,林浩坐在小门外,靠着门框,想了想拿出了铁匠的二锅头

  • 七转皇陵第五章在线阅读

    只不过就在要将任老太爷竖葬棺材,要从那蜻蜓点水的穴中吊起来的时候,突然间一阵阴风吹来,更是有阴云瞬间便是遮挡住了太阳!而这时候李辰也是浑身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他回忆了一下曾经看过的这一段情节,当时的确刮风了,可从未说是连太阳都被挡住了。这也是让李辰心中有些不安起来,但如今都走到了这一步,也只能是继续

  •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之男人心 女人身

    陈泽内心对自己苦笑不得,他以前玩的女人,也都是这样类型,没想到自己现在却变成这样了……“她”现在乘坐了一辆公交车,打算去超市逛逛。这时候天气热,陈泽下面是超短裙。那种猥琐的事情没多久就出现了。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一双臭手摸向“她”光滑的长腿。那双手在公交车拐弯的“掩盖”下,趁机多向裙子里面伸进去一点。

  • 向往的生活:首富重生归来在线阅读第8节

    一轮小船飘荡在碧绿色的湖水上,两岸树木郁郁葱葱,犹如在水中倒映出一副大自然的优美画卷。不由自主的,黄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独孤辰,不由得被其那淡漠的眼神,绝代风华的气质所折服。一时之间,两人坐在小船之上,黄蓉依靠在了独孤辰身上。“蓉儿,你如此艳绝天下,以后不要再打扮成那副小乞丐的模样。”独孤辰闻着佳人

  • 婆娑迷途第三章

    李连胜自从被人拍照上传到网络之后就成为了网红,每天寻着路来找他的人不少,甚至还有电视台想采访他,不过被他拒绝了,当然由于车辆堵塞的原因,他被请到了警察局喝茶。“说吧,为什么要靠走高速公路引关注?”一名中年干警沉稳地问道“我师傅派我下山找我师叔,未曾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引发了

  • 在恐怖游戏里躺赢(快穿)在线阅读第三节

    杨阮阮一紧张双手就会情不自禁扣在一起,真的要这样吗?可如果不这样做,按照吴毅说的她要怎么生存?还有杨雨涵说过的话,她不自觉颤抖了下,她低垂着眼帘静静看着这具过于单薄的身体。“那,我应该怎么做?”吴毅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我是你的经纪人,不会害你,现在你老实告昨晚他碰过你没有?”杨阮阮懵懵懂懂,她想

  • 只怪绵绵太娇软之开局先领个证(1 新书求鲜花评价票)

    民政局大早上,冷风嗖嗖的。一对小情侣抱着肩膀靠在门口等待开营。“苏霖,我和你说,咱们结婚了以后,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女孩的鼻子被冻得红红的,声音也有些低。“嗯。”“还有,以后我出去工作,你可不能做出什么影响不好的事情。”“嗯。”“喂,我说你有没有在听啊?”“嗯,在听。”女孩终于忍不住了,双手叉腰,

  • lol:上帝之眼!六亲不认

    粗壮的背部似豆腐般被切开,狰狞伤口上有恐怖的黑水渗出。巫神王大叫一声,连忙躲避。远方,炎脸上闪过戏虐之色。她作为神级刺客,精通刺杀之道,双匕练得出神入化,又怎是那么好躲的。《永恒》中,有近乎7亿玩家选择刺客这个职业,炎能够脱颖而出,靠的是她获得的隐藏职业:时空影刺。这个隐藏职业带给她能够在空间中穿梭

  • 穿成想要当路人的女主(穿书)第10章在线阅读

    拓真他外公是来地球陪外孙过生日的,没想到飞船晚点,到地球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的了。委屈巴巴的拓真黏他外公黏得不行,他外公也乐得外孙跟自己亲近,带着拓真在外面玩了几天。神威听说拓真也跟家里打了一架离家出走了,兴致勃勃地就准备来地球把这个颇具自己风范的小外甥拐走,不过神晃哪能答应,臭骂了儿子一顿就掐断了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