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仙尊太优秀了怎么破在线阅读第8章

2021/11/25 20:17:56 作者:小官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仙尊太优秀了怎么破
仙尊太优秀了怎么破
作者:小官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完结,重生款满级霸气仙尊清冷受·成长型明朗痴心魔君少女攻。初见楚天遥的时候,水长欢觉得他是个绣花枕头,外表好看里头尽是渣,未料他竟是天下无双的仙尊,君子风采让人心折,更想跪倒在他的长袍之下。只是他当他秀色可餐,他却要收他当徒弟,一时不慎拜师仙尊,水长欢是脸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为人徒弟,自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水长欢是一心向上的想把楚天遥压在底下。那一天水长欢向楚天遥求婚了,笑得一脸灿烂:一日为师,终身为夫,以后你为我师,我为你夫,请师尊和我魔门联个姻!但见仙尊淡定一抬手:剑来!你是魔君,我是

柳安安不知道她沾酒就醉,只知道她今日起了热,热得她晕乎乎。断断续续睡一觉中,起来喝了两口甜滋滋的水,结果喝得整个人都还是轻飘飘的,到现在都晕乎乎。

她裹在被子里挣扎不开,慢慢反应。

暴君,在她房间里。不对,是她在暴君的房间。她到底在哪?

姑且不管,她躺在地上,她是从床上被暴君扔下来了。

被子里的小蚕蛹胡乱摸了摸。

啊,她被脱了衣裳。

柳安安用她困顿的大脑反复思考,那她在做什么?

她来勾引暴君了吗?那她是不是要睡暴君?

睡他,是不是就是他的妃子了。那义兄交代的任务岂不是完成了一半?

柳安安在醉呼呼的情况下,用她浆糊一样的脑子想了一个最正确的路,裹在被子筒里的她倔强地扬起脑袋。

“我是来,与你合房的!”

软糯的少女掷地有声。

房间里鸦雀无声。

黑夜里,柳安安晕乎乎听见一点细细的声音。

像是轻而短暂嗤笑,也像是冷哼。

她缩在被子里,撅起了嘴。

她,她可是认真的!

义父对她那么好,遗愿都是希望她能够站在镇南王府的一面,一起来保护这个家。她都已经答应了义兄,来给这个暴君当妃子,在他身边吹枕边风了,做个坏妃子,妖妃。

那她也不能,一直就在暴君的身边,端茶递水,守在门外当个小丫鬟吧。

醉得迷迷糊糊的柳安安忘了,是她自己太过害怕,根本不敢沾染暴君一丝一毫,明明是以服侍公子的美人身份进来暴君的院子,却自己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丫鬟。

现在,小丫鬟不乐意了,小丫鬟要造反了。

她才不是,小丫鬟呢,她要与暴君同寝,要当暴君的妃子,要给暴君吹枕边风,要,要救下镇南王府。

枕边风、枕边风……

小蝉蛹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从卷得紧紧的被褥中伸出一条不挂寸缕的细白胳膊,打算解开她的被褥。

小醉鬼还挺认真的,真打算与他合房。

还挺有志气。

褚余静静注视了片刻。那小醉鬼满脸通红,一脸认真的和被子作斗争。只是随意一把卷起来的被子,偏偏像是铜墙铁壁,任由小姑娘怎么也撕不开来,瘪着嘴气鼓鼓地,眼看都要气红眼,掉两颗金豆子了。

他起身。

一步。

小醉鬼裹在被褥里,整个人裹得严实,她身上没有了脂粉味,只有淡淡的一层果酒清浅。

又一步。

娇气,还胆子小。

蠢得惊人。

弯腰。

不过在他身边能活到今日,也是她自己独特的本事。

褚余轻松将地上的一团拎起。

单手捏着被褥的交叠处,凌空将被子,连同被子里的小姑娘提了起来。

不讨厌。

他大步提着倒吸气的小姑娘,穿过落地明罩,走过正堂,撩开一层珠帘,将手中挣扎的小醉鬼,扔到了西暖阁的床榻上。

不过,也仅限于此。

他不会和任何一个女人有肌肤之亲。

小醉鬼还在软绵无力地挣扎,褚余转身。

“别,别走。”柳安安小虫子似的蠕啊蠕,发现要睡的人不见了,急得咬着唇要哭出来。

他走了,她怎么办啊。

不能和他同寝,她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他的妃子?

要是还没有当成他的妃子就死了,那她岂不是真的,千里送人头来了。

哼哼唧唧地,柳安安哭腔继续小声喊:“别走呀,我还没有,还没有和你躺在一张床上呢。”

褚余的脚步稍微顿了顿。

她声音,带着哭腔的语调很好听。

想必哭出来更好听。

褚余指尖搓了搓,拂袖离去。

只留下简单的两个字。

“不躺。”

*

柳安安醒了。

脑壳好疼哦。

她艰难地翻个身,就像是笨拙的小乌龟,普拉普拉了半天,才从被窝里把自己掰正。然后,抱着脑袋呜呜哼唧着,喊丫鬟,没人应答。

扑腾扑腾又扒拉了半天,柳安安抱着一条没有她气息的被子坐起身,目光呆滞。

咦?

她好像不在自己的房间哦。

四柱雕刻朝颜花的床,好陌生。罩上垂着的松绿幔布,她也没见过……不,等等,她好像是见过的呀。在暴君的正房里,她偶尔也会在西暖阁小坐。

这是暴君的西暖阁?

她等于和暴君同房睡了一夜?

柳安安抱着被子想了下。哦对了,她好像还……没穿衣服?

一瞬间,她的眼睛瞪大,张着嘴无比震惊。

难道,难道,暴君昨晚上……

和她同床共枕了?!

柳安安震惊了。

她抱着小被子不敢动,满脑子都是怎么办。

同床共枕,岂不是要生宝宝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暴君还没有纳她入门呢。

宝宝会不会变成外室子?

柳安安在被子下捂着自己光滑的小肚皮,担忧地皱起了她的小眉头。

她好惨哦。

起了热,病得迷迷糊糊,就被同床了,肚子里还给揣了个小娃娃。而她什么都还没有做呢。

柳安安越想越难过,抱着她的小肚皮红了眼眶,眼泪珠儿都要落下来。

不能哭不能哭,她不就是被送来给暴君的么,不就是,来陪暴君同床的嘛?

话本里说了,君王的妃子,都是要跟君王睡在一间房,然后肚子里揣宝宝的。这么一看,她间接的也算是做到了一件。如果她哭了,岂不是让暴君知道她不高兴?

顽强的柳安安吸吸鼻子,忍回了眼泪。

她不哭。等等见到暴君,她要笑!

柳安安给自己打了气,练习地露出了一个笑脸。

眼睛弯弯地,嘴角上扬,然后,嘴角逐渐下垂,瘪起嘴,成了一个倒着的弯弧。

笑不出来。

她忧郁地抱着被子,一声接着一声叹气。

好难哦。

原来只是在暴君身边活着,也这么艰难。

之前她看话本的时候,听说满朝文武上朝都瑟瑟发抖,当时还觉着大臣们一点气度都没有,现在想一想,每天面见暴君,就已经用尽她全部的勇气了。

好难哦。

柳安安眉梢眼角都是对生活的无助黯淡。

绝望小安安在床上坐了小半个时辰,终于等来了她的丫鬟。

丫鬟好像知道点什么,来的时候,端着托盘,放着一套从内到外完整的衣裙。

顶着羞耻更衣梳妆完毕,柳安安盯着西暖阁那陌生的床,犹豫片刻,又避开丫鬟爬了上去,在被子里床上摸了摸。

没有。

呼~

柳安安松了口气,赶紧远离这个让她心里打颤的地方。

杨府的权大势大,有时候体现在各个方便。

心里总是惶惶不安,勉强按捺了一日,第二天柳安安就让丫鬟去找个大夫来,不过一刻钟,杨府自己养的大夫,就提着医箱来了。

“我前两日起热,许是受了些寒,”柳安安坐在椅上,伸出手让丫鬟挽起袖边,露出手腕来,“总觉着头昏昏沉沉,还有些记不住事。”

大夫在柳安安的手腕上搭了一块儿丝帕,仔细号脉之后,沉吟。

“老夫观姑娘的脉象,只瞧得出,姑娘仿佛不足月出生,又沉疾在身,气血有两虚,还有体寒之症,似乎是……往日受些苛责,各种相加,导致身子骨弱。”

柳安安听到这话就纳闷了。

她的身子骨一向都很好。每隔一两个月,太妃都会请府中的大夫来给她观脉,也经常吃些保养的药丸。只太妃说她出生时在娘胎里憋久了,又不足月,所以比郡主姐姐身体差一点。

大夫说话,她乖巧得没有插嘴。

听完了大夫的话,大夫准备写方子,柳安安悄悄瞄了眼丫鬟,抬手让她退开两步,然后小声对大夫说:“大夫,那这样,影响我……生孩子吗?”

刚及笄的少女,脸皮子薄,勉强忍着羞意说了这话,柳安安已经是满脸通红了。

若是换做往日,她肯定说不出来这种话,现在能说得出来,仿佛就是旁人经常说的,做了娘的人。

她也是做了娘的人了,肯定要和过去不一样。

对!

柳安安拍拍自己的小肚皮。

大夫犹豫了下。

“其实,姑娘的寒,还在宫寒。若不好好调理几年,姑娘怕是很难在子息上有缘的。”

这么严重?!

听起来严重,可柳安安还是没听懂,只好小声求助大夫。

“那我身子这么差,是不是要喝安胎药呀?”

大夫蒙了:“啊?”

柳安安比手画脚道:“就是那种,喝下去,宝宝就长大了,我义……干娘说,她生姐姐时,没少喝。”

大夫摸不着头脑,谨慎的问:“姑娘,您为何要喝安胎药?”

“因为我怀宝宝了呀。”柳安安振振有词。

大夫彻底蒙了,又按着柳安安的脉搏摸了摸,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几次,结结巴巴道:“可是,可是姑娘你,并未怀孕啊!”

柳安安也蒙了,一歪头比大夫还震惊:“我没怀宝宝?”

大夫:“……没。”

柳安安:“……没?”

“……没。”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间有点难以言喻的尴尬。

*

通州府刺史派了人,给杨府送来了一封书信。

杨恩成亲自带着信,躬身送到书房来。

书房如今是褚余常在的地方,杨恩成这个真正的主人,只能跪在一侧服侍。

刺史是说春花秋月好时景,春末满山百花,想邀请京城来的楚公子,前往量塔山拜恩寺,一方拜佛,一方赏花。

“主子,姜刺史不像是不知情的,他肚子里装的,或许比小的想象中还要多。”杨恩成说道,“今次他主动请邀,怕是别有目的。”

褚余漫不经心看完请贴,随手搁置。

“要的就是他别有目的。”

“是,主子英明。”杨恩成又说了几句,眼瞧着没话说了,他忽然想到旁的,犹犹豫豫地,“启禀主子,有一件事,小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褚余头也不抬,单手撑着额角,另一手翻阅奏章,未曾搭理他。

杨恩成顿了顿,小心翼翼接下去:“其实是府中的大夫来报,说是,府中柳姑娘昨日请了他去问脉。”

褚余抬眸。

“大夫说,柳姑娘有不足之症,身子骨,格外的娇气。”说完这句话后,杨恩成有些犯难了,后面的话,他犹豫了半天,“还有,还有就是,柳姑娘似乎觉着,她,她有了身孕。想要问大夫请一贴安胎药。”

褚余坐直了身体,手中的奏章看不下去了。

一天不见,这个小蠢货又做了什么?

“但是问题就是,大夫说,柳姑娘,柳姑娘不但没有身孕,而且柳姑娘尚且是个闺阁姑娘。”说完,杨恩成埋下了头。

这个小醉鬼,不单单是个小骗子,还是个小傻子。

同一个房间,两个人隔着几丈远的两张床睡,神仙才睡得出孩子来。

知道她蠢,没想到她蠢得如此出类拔萃,别具一格。

半响,褚余目光扫过刚刚扔到一侧的拜贴。

“后日出行,让她跟着。”

杨恩成有些疑惑:“可是……”

褚余面无表情吩咐。

“怀孕的人,要多走动。”

杀人诛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系统?我一直在用啊在线阅读第三节

    春华秋实,夏雨冬雪。时间如流水一般逝去,五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张仪和刘远怀两人已经从儿童长成了少年。常立志不如立常志,这五年当中虽说两个人被邪子豪的训练折磨的苦不堪言,但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志向。邪子豪的训练内容对于处于幼年期的张仪和刘远怀来说是枯燥无聊的,也是难以接受的。第一年时,邪子豪完全处于保姆的状

  • 当妹妹有什么不好在线阅读第四节

    配楼里有个面孔严肃、年近半百的妇人已经在等夏柔了。“方姐,这就是夏柔,以后就在这儿生活了。你多照看她。”老周把夏柔交给她。又对夏柔说:“方姐在曹家很多年了。家里的事都是她在照料。你有事找她就行了。”是在曹家很多年了,以至于在这个没有女主人的家里,这个料理家事的家政阿姨,俨然仿佛成了女主人一般。夏柔把

  • 阳光终会破云而出在线阅读第10节

    从地心深处溢出的熔浆,如同刚出炉的钢水火红而炽热浆面不住的发出咕嘟咕嘟的沸腾之声听着让人头皮发麻。赤鬼御剑而下虽然下方的温度比上面要略高一点,但是刚刚红魔怎么会那样狼狈呢?不敢大意他驾驭着赤火刀缓慢的向下探去。当渐渐开始靠近着火灵芝时任然没有任何异常时,赤鬼松了一口气旋即心里骂道这红魔大惊小怪。“嘭

  • 地球最后一位修士第5章在线阅读

    这时的周毅也冷静了下来,有金手指总比自己战五渣在这个世界生存好,但是有些问题还是需要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亦或者说我以后该怎么规划?”铸仙池听到周毅冷静下来的分析,也是暗自高兴,连忙解释道“宿主目前应该努力进行自身修炼,这样才能管理好三界!”周毅目光微凝,仔细思索了一番,也确实认为它说的有理,靠别

  • 案中案在线阅读第9节

    次日,皇宫。早朝过后,皇帝姜宏远带着李兴李公公,到了御书房。此刻姜明渊已经到了,站在香炉之前,背后轻烟渺渺,似是仙道中人。“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姜明渊跪地,施礼。“平身。”皇帝坐在椅子上,手中不自觉的摆弄了一下茶杯,却没有喝一点茶水。正眼看着这个他最心疼,也是最内疚的儿子,暂时不去想

  • [镇魂&女娲成长日记]抱歉我好像走错世界了在线阅读第3节

    司马懿听到背后传来的这声冰冷的质问,感觉那口气像是在说:“如果你不马上老实交代,下一秒就是你的死期”一样。这让他不由心急如焚,顾不上别的,脱口而出:“府上二公子司马懿!”这声回答得像是赌命一样,不过他说出来之后,自己心里的紧张也放松了几分。正巧这时身后这人一听他的回答仿佛犹豫了一下,好像对司马府二公

  • 老子是最强纣王在线阅读袅袅琴声意

    凡界四大帝城之一未央城,位于千牧森林以东、苍晤山以北。未央城乃是人族未央仙帝所建,未央仙帝是痴情人,爱妻皇华仙子在帝位之争中为小人所害,最后魂飞走散、身死道消,再无转世的可能,所以他特为皇华仙子所建,并题字“怡乐未央,长毋相忘”于未央城们。未央城辖地占地万里,磅礴大气、气势恢宏。而凡界四大帝城其他三

  • 魔灵邪帝内忧外患

    次日凌晨,卫羽卿早早的起身跑到军营的后山上。后山有百丈,站在山顶可以看到全军军营场景。卫羽卿坐在一团草地上看向远方,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自己全身感到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东方的太阳正常升起,军营中的士兵也照常操练。早操结束之后,士兵都回到了自己活动区域,伙食房的士兵提着一桶桶的稀粥分发给各营士兵。突然一

  • 浮花烟雨第5章在线阅读

    被林战直直的盯着看,苏桃感觉无所遁形,纤长卷翘的睫毛不住颤动着,眼神四处乱飘:“那个……我猜的……”林战不置可否,又问:“第二,你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来帮我?”“我、我不杀、杀伯仁……”苏桃没出息地结巴了。不等她说完,林战嗤笑了一声:“想不到苏同志如此好心。”“呵……好说、好说,呵呵……”“既然苏同志

  • 洪荒:开局招魂盘古!一年之约

    “感谢这位大哥盛情,小弟却之不恭了。”何天磊一抱拳笑道。李笑天见何天磊大大方方的坐在自己面前,一副随意的模样,当下哈哈一笑:“知道我是李笑天,还如此气定神闲,你配和我喝酒。”李笑天一拍桌子:“小二拿酒来。”“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又不是你身后的刀,我有什么好怕的。”何天磊笑道。李笑天一愣,定睛道:“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