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末世冥君第四章

2021/11/25 19:37:56 作者:杜余生 来源:17K小说网
末世冥君
末世冥君
作者:杜余生来源:17K小说网
修仙之道划分天地人三境,其中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归于人境。渡劫,合体,大乘,碎空,天人归于地境,天境以上便是仙人。少年薛立以捕鱼为生,被突然降落的雷电击中,意外获得修仙功法,从而踏上修仙闻道之旅……他历经万劫难,斩妖,灭魔,屠神,诛仙,终为不朽帝君……

夏幼薇走进去的时候,一楼大厅已经来了不少人。

空气里暗香浮动,宾客小声交谈着,时不时传来声声低笑。

何曼曼抚摸了下头发,克制住了心里的激动,她想要参加这样的宴会很久了,苦于一直没能搭上这个圈子。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她一定好好抓住才行。

夏婉视线寻了一周,现场没有比她漂亮的女孩,她有些得意了起来。

她生的美艳,今天又特意打扮过,更是光彩动人,有不少男士把视线投向了她。

正在和宾客说话的季夫人走了过来,笑着问:“你就是夏幼薇?”

何曼曼抢先一步,开口和人打招呼:“您就是季夫人吧?久仰大名,祝福季老先生福如东海。”

季夫人笑了下,“谢谢祝福。”

说话间,重新把视线放到了夏幼薇的脸上,又说:“你很漂亮,和你母亲很像,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夏幼薇道:“谢谢,我很荣幸能被邀请,祝福老先生身体安康。”

季夫人来搭话,所有人也都看了过来,猜测这是哪一家的女眷,怎么从前没有见过,两个女孩子倒是很漂亮。

夏幼薇是老爷子的贵客,提了好多遍的,季夫人为了避免对方被冷落,领着三个人到了自己那一桌。

角落的这张桌桌很清净,坐了三四人,都是上了年纪的妇人,这些都是季夫人的好友。

季夫人开口介绍:“这是夏幼薇,她母亲你们都认识,冷焕雨。”

然后又看向另外两个人:“这是夏夫人和她的女儿。”

何曼曼主动和人打招呼,“你们好。”

坐着的几个人,也都笑着和人客套,只是都不动声色地打量起夏幼薇。

眉眼中倒是真能看出几分相似。

二十年前,冷焕雨下嫁给穷小子,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伤心,女人诧异。

不过现在看来,她是嫁给了一个帅哥,至少基因是对的。

女儿是个美人胚子,犹胜当年的母亲。

季夫人说:“不要站着,坐下来说话,我父亲还要一会儿才下来。”

她顿了下又问:“我刚开了一瓶红酒,你们尝一尝吗?”

何曼曼坐直身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端庄一些,融入这些人中。

她自然不会拒绝,笑着说:“那就谢谢您了,让我们能有这样的口福。”

季夫人吩咐佣人,倒了三杯酒过来。

何曼曼端起来酒杯,她倒是没有尝出什么滋味来,不过这肯定很贵就是了。

她看见夏幼薇悠然的样子,心里生出了一计,开口说:“幼薇才回来半年,她在乡下长大,不懂喝酒,给她倒酒很浪费的。她去年高考失利,我想让她今年重考一次,不过她自己倒是先放弃了,要说年轻人很多都这样,可是我家夏婉又不是这样。”

她的表情惋惜,却一句也没有提起那场车祸。

夏婉笑了下:“我不喜欢当个花瓶,每个人追求不同,至少幼薇现在这样活得轻松不是吗?”

言语中难掩得意。

所有人都看向了夏幼薇,这么年轻就不读书了?

她们家庭的学历都不低,所以有些诧异。

夏幼薇声音淡淡的说:“伯母,喝红酒要避免手直接碰到杯身,手掌温度破坏酒的口感。”

说完,她视线放到对方红酒杯沿的口红印,露出了些许的尴尬,然后转过头,又和季夫人说:“诚如我伯母所说,我们平时很少喝红酒,如果有失礼我表示抱歉。”

拿着酒杯边说话边喝酒、口红印在酒杯沿上等,都是失礼的行为。

何曼曼没有意识到,其他人可都看到眼里的。

这个圈子是苛刻而挑剔的,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打量着三个人。

谁没有教养,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她们也看出来了,何曼曼不喜欢夏幼薇,没想到对方的态度却落落大方。

大多数人都凭借着第一感觉去判断一个人,光环很重要。

二十年前,冷焕雨在圈子里名气斐然,众人对她的女儿,自然也很容易产生好感。

何曼曼脸色有些僵,没有再去碰桌上的红酒。

季夫人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又问夏幼薇:“你真的不准备念书了吗?”

夏幼薇说:“去年奶奶过世,我自己高考失利,这是我两件遗憾事。 ”

顿了下,她看向了何曼曼,有些无奈地说:“伯母,我住院一个月你都没有来过,我们缺少沟通,我没说过不考试的,你误会我我也能理解。”

这番话后,几个人看何曼曼的眼神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何曼曼见对方否认,语气有些急,“你不是音乐生吗?专业考试都没有参加,怎么考大学?你能够这么多分?”

夏幼薇说:“我作为文化生,也能上大学。”

何曼曼愣了下,“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你在开玩笑吗?”

夏幼薇微笑地看着她:“伯母,难道你不相信吗?”

何曼曼的话卡在了喉咙,这么多人看着,她自然不能说不相信……她勉为其难地挤出了个笑:“怎么会,我只是担心你。”

季夫人说:“幼薇你有信心就好,不过你应该早点回来。”

夏幼薇说:“我想陪我奶奶,她去世我就回来了,毕竟这是我母亲成长的地方,我属于这里。”

季夫人笑了起来:“你很有孝心,要是季策像你这样,那我就省心很多了,还是生女儿好。”

几个人说话的时候,有人拿着个盒子走了过来。

黄花梨的首饰盒,雕刻镂空花纹,看着有种古朴的味道。

季夫人接了过来打开,里面是翡翠的项链,还有配套的胸针。

这是季夫人最喜欢的一套首饰,今天想要戴,才发现被放在另一栋房子,让人才取来。

季夫人把项链取了出来,递给了夏幼薇,“麻烦你帮我戴一下可以吗?”

夏幼薇笑着接了过来:“当然可以。”

何曼曼有些慌了神,这才多久,季夫人就和拖油瓶这么投缘?她笑着又说:“幼薇,你从前在乡下,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翡翠吧,你知道这多贵吗?可要小心点,别碰坏了。”

话里话外,暗示她是乡下丫头。

夏幼薇开口说:“我会小心的,老坑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五年前在苏富比春拍以2.1亿港元成交,没想到是夫人你买下的,很配你呢。”

季夫人有点意外地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夏幼薇说:“我的外公喜欢玉石古董,虽然他去世得早,不过我对这些感兴趣,也有关注。”

那场拍卖会,她当时也在场,印象深刻。

众人更是吃惊,何曼曼一直强调夏幼薇是从乡下来的,这谈吐和见闻可不像。

何曼曼脸色有些白,还想说话,右边却传来了动静。

季家的老爷子从二楼下来了,所有人都迎了上去,送上祝福。

季老爷子打过招呼,开口问:“夏家的小姑娘来了没有?”

季夫人笑着说:“爸爸,人已经到了,你看看?”

夏幼薇站上前了半步,“季老先生,祝你福寿安康。”

季老爷子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下她,笑着说:“很漂亮,我看到的时候还在襁褓里,没想到一转眼就这么大了,是叫幼薇?不要叫我老先生,你应该叫我爷爷。”

“季爷爷。”

季老爷子又问:“你有对象吗?”

夏幼薇:“……”

季夫人笑着说:“爸爸,哪有这么问女孩子的。”

季老爷子笑了下,说:“怎么不能问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爱结婚,也不知道什么风气。”顿了下,他又说:“你怎么这么多年也没回来,现在一个人住?”

夏幼薇笑了下说:“大伯担心我处事不成熟,还是帮我管理父亲留给我的公司,而且大伯一家人陪我住,所以不愁没人说话,很热闹。”

何曼曼意外地看着她,她张了张嘴,却忍住没说话。

只是心里火烧火燎了起来。

什么叫做她的公司?陪着她住?

夏幼薇摆了她一道,这样以后,这些人都知道夏任青是帮着侄女管公司,住在侄女家里了。

季老爷子点了下头,“你有什么困难的事情,都可以告诉我。”

老爷子和夏幼薇的外公是至交,当年他生了三个儿子,特别眼热老夏生的女儿。后来那三个儿子不争气,又全部生的带把儿的。

他一共有五个孙子,一个孙女也没有,简直气死人。

老爷子想象中的孙女,就应该是夏幼薇这样的,乖巧而落落大方。

不过当不成孙女,孙媳妇倒是可以的……

季老爷子转头,和几个孙子说:“这就是幼薇,看你们谁有本事,本事大的人我有奖赏,全部窝囊,以后就都不要见我了。”

季夫人笑着不说话。

季老爷又说:“怎么,不主动和别人打招呼?”

季家第几个孙子面面相觑,这一辈,除了已经结婚的老大,其余四个就都遵照老爷子的意思,轮流去和夏幼薇打招呼。

夏幼薇:“……”

怎么像是大型相亲现场。

老爷子身体状况不好,不能说太久话,交代了几句就又上了课。

他临走时让夏幼薇有时间多来玩,又让几个孙子平时替他多照顾人,几个人也都应下了。

何曼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本来计划,自己女儿和土里土气的夏幼薇站在一起,能立马脱颖而出。

夏幼薇也没有学历,哪一点都比不上夏婉。

季家如果想要联姻,她女儿为什么不可以?

没想到夏幼薇却出尽了风头,成功的给众人留下了印象,现在就有不少人和她攀谈。

夏婉的脸色也很难看,对方抢了她所有风头,而且夏幼薇根本没有把她介绍给人的意思。

这个人,平时的怯弱都是假装的。

夏婉走到了夏幼薇的身边,低声说:“我有话和你说。”

夏幼薇笑了下:“好。”

她也想听听对方想说什么。

两个人到了院子里,这里很安静,月光给植物添了一层朦胧的颜色。

夏婉开门见山的问:“你刚才什么意思?什么叫你的财产?要不要脸?”

夏幼薇吃惊地看着她,说:“我是父亲财产第一顺序继承人,难道不对吗?”

夏婉冷笑一声:“没有我爸,你以为这个公司还在?”

夏幼薇怜悯地看着她:“你们这些年吃的穿的都是我的,包括你身上的衣服,难道还想吃一辈子?而且,你这是对衣食父母的态度吗?”

“你不要脸!”

夏婉举起了手想打人,却被夏幼薇一把握了手腕。

夏幼薇依然是笑着的,只是声音没有什么温度:“既然住在我的房子里,我以为你至少有点自知之明,还有,告诉你弟弟,以后再踢我的门我不会放过他的。”

她当初学过几年武术,为了拍戏,知道怎么样让人疼而不受伤。

夏婉觉得被对方拿着的手腕突然剧痛,她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对方抓得牢牢的手。

“你放开我!”

夏幼薇毫无预警地松开手,夏婉脚被自己跘了一下,差点摔倒,她才站稳,对方又往前走了两步,让两个人距离更加近。

夏婉不自觉后退,“你……你想要做什么?”

夏幼薇勾起了嘴角:“哦,只是告诉你,不要把没有素质当成自己的气场,不然总会吃亏的。”

等她走后,夏婉回过神,发现自己手心都是汗……

----

这一幕,都被二楼阳台的几个人看到了。

老爷子的生日,几个兄弟难得聚在一起,没想到就撞见这样精彩的一幕。

老二季迟笑了下:“夏幼薇吗?老三这是你未婚妻?”

老四季钦说:“真是厉害了啊,我瞧着被她恐吓的女人,心里阴影有三室一厅了。”

说完,他转头看向正在看文件的人,“叔,你说是不是。”

被点到名的人抬起头,不说话笑了下。

徐逸庭不是季家的人,今天是来拜访,说起来,他不过比季家这一辈大了不到十岁,只是辈分在那里,都得叫他叔叔。

季辞揪着头发抓狂,“我说了她不是我未婚妻!小爷反对一切封建包办!”

徐逸庭笑了起来,又说:“她要是你未婚妻,你是赚了的。”

季辞:“……”

———

夏婉无心逗留,也不想看到夏幼薇得意的样子,提前坐上了回去的车。

她冷静下来拿出了手机。

明天就是《放声歌唱》第一场录制,副导演是她的高中同学,她不能让夏幼薇有机会崭露头角……

“你放心,就是一个新人,像你说得,又是走后台没实力,绝对没问题,我会尽快让她淘汰。”

听到那边肯定的答复,夏婉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她总是办法把人踩在脚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献祭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依思没有去临歌派,而是呆在铺子里,而林惜舟却又是宿醉,直到正午,才揉着眼睛出现在依思的视线里。林惜舟看到依思的时候,小姑娘半眯着眼睛,靠在桌子上,读着一本书,林惜舟瞟了一眼书名,是一本叫《青雷风云异闻录》的异怪杂谈。林惜舟笑了一下,语气例行轻浮,开始骚扰依思。“小姑娘,有什么心得嘛?说给先生

  • [足球]巅峰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景阳浑身僵直的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不敢置信的状态。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遭受到了惩罚,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扔到了这里!!!而那让他遭此大祸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其实并不是多么过分。——他真的只是在女同事们热烈讨论最近产妇跳楼

  • 异能四少之九能尊皇城破(上)

    莫武扔掉了手中的剑,拿起旁边侍卫背着的大刀,看向弯伐头领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杀我的人的是何人。”弯伐头领把弯刀竖在俩眼中间,笑了笑:“对不起,我的弯刀不允许我向没倒下的敌人说出名字。”“呵!当初你家乏为之也是如此,可惜,我没倒下,只是这里有一道印记,现在还很痛了。”莫武摸了摸腰部。“城中

  • 混沌之逆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厅里气氛严肃,莫老爷坐在那里一脸悲愤,“你这个不孝女啊!知府大人家才刚刚来提了亲,你就出去野了三天,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怎么跟大人交代?”莫灵越犹如看戏一般,好奇地问道:“提亲?跟我吗?”“不跟你难道跟我吗?”此刻的莫老爷面目狰狞,胡子都快气飞了。莫画宣连忙添油加醋道:“爹爹,她这样丢了莫家的脸

  • 极道修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回过神来,张亮发现自己已经将一条鲤鱼吃光了。“养殖这些的话,大家肯定也会争着要的。”张亮眼前一亮。他特意围了一个地方,来养这些鲤鱼。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三天,张亮迎来了向海酒楼的客人,为首的人赫然是杨思倩。杨思倩带着三辆小卡车过来,他们载了玉米以及土豆离开。而杨思倩自己则是在张亮的徒弟里逛了起来。当她

  • 哪狐不开提哪狐(GL)虚迷幻境

    沈漓虽也不解,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为了上昆仑他几乎费尽心血从淮山逃出,可对蓝卿若这份超越常理的亲切感却剩余这份执着,想着她喂自己吃鸡蛋的模样,心就软得厉害。如若娘亲还活着,是否也会温柔的喂他吃东西,也会在危险时将自己护于身后。蓝卿若低眉拍了怕他的后脑,她怎会让他入不了昆

  • 纯情甜心戏席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三的生活,水深火热,但对于宋颂来说,都一样,反正她的成绩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一本出线,老爸老妈也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她自由发展。“喂,你能不能有点形象管理,好歹是一中校花,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死猪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吴歌一脸嫌弃,下楼拿了罐可乐,就见自家老姐穿了件T恤短裤,长发也散着,瘫

  • 超级QQ农场系统之娘还疼三儿吗?!

    “害怕什么?!”林觅笑道:“是机缘,也是造化,没什么可怕的!”怕就她一个人怕好了,实在没必要拖着李延亭一起担惊受怕了。李延亭怔了怔,点点头,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林觅知道他,要是不肯说,便是死也不开口的。她笑道:“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李延亭看着她,忍着没问接下来的话。不问也好,只道

  • 守护之梦醒泪落在线阅读第2节

    大壮眼睁睁地看着,正准备等死,因为队伍里跟本没有能抵挡斑纹豹的人。咻。一声打破平静的声音,让大壮产生一丝疑问:射箭也阻止不了斑纹豹的。下一刻,大壮就不这么想了,大壮看到一支箭射入斑纹豹的体内,这支箭射进斑纹豹的体内,并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在里面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斑纹豹的体内搅个粉碎,才射出来,钉

  • 大佬为我竞折腰叔宝行刺,赵仁昏迷

    来到登州已经两天了,这天正是打擂选太保的时日,一大早上赵仁起了个大早,这几天满是打擂的公告,告示贴的满地都是,随处一看都能看到。赵仁如约的来到打擂台的地方,只见此时擂台处已经围满了老百姓,在擂台的外面也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摊贩,有卖小儿玩具的、又卖酒水的、甚至连卖煎饼这类小吃的也来凑热闹。赵仁此时准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