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轮回间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7:55:55 作者:天噜啦 来源:纵横中文网
轮回间
轮回间
作者:天噜啦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颦一笑百媚生,一生一世转轮回。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小说倒

连忙走了出去,免得他又继续说什么肉麻的话出来,刚走出房门就看见他已经坐在厅里品茶了,奉茶的宫女脸色通红,手看着有些发抖,唉,美男的杀伤力果然强大啊,他再在这里呆久一点,这宫女们的魂儿都要给他勾走了。

林小语快步走到赫连澈跟前,说:“得了得了,我准备好了,快走吧,别老在这勾三搭四的,我看着恶心。”

赫连澈一副无辜的表情:“我哪里有勾三搭四了,我的心里可是只有你一个啊。”赫连澈看见眼前的人儿,身上穿着一件浅紫色的纱裙,黄色钩边,脸上略施薄黛,气质清新自然,这飞龙国第一美人的称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啊。

林小语走近了也在大量着赫连澈,这个混蛋长得果然是祸国殃民啊,妖孽的气质真是杀死万千少女,这个样子不去做牛郎真是可惜了!

转眼看到了他身上穿的衣服,林小语大叫起来:“你怎么也穿紫色了啦!我不要跟你穿一样的颜色,快给我回去换掉!”可恶,这样出去就像穿了情侣装一样,别人看见了误会怎么办?她可不想赫连诺知道了不开心。

“语儿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呢,原来我们都穿了一样颜色的衣服啊,真是有缘分,不换了不换了,我们快点出发吧,等下去晚了可是不够时间玩的哦。”赫连澈说完便站起身拉着林小语往外走。

林小语也挣脱不掉,赫连澈的手紧紧地拉着自己,竟然一点都甩不掉,这个家伙的手上是不是搽了胶水的?

就这样林小语被赫连澈拉到了马车前面,赫连澈才松开手,笑嘻嘻地说:“语儿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牵着你啊?”

“狗屁!以后别碰我!”林小语说完连忙上了马车,生怕晚一点他就会上来把自己抱上车去。

赫连澈也跟着上了马车,见林小语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便坐到了她的对面,没有在她旁边的空位置上坐下。

马车开始走了,赫连澈闭上眼睛似乎在小憩,林小语还在气头上,当然睡不着,而且这马车不如现代的汽车,坐着可是有点颠簸的。

她自己一个人在一边生着闷气,想骂人,可是看见赫连澈睡熟的样子,又骂不出来,一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只得恨恨地撕扯着衣袖。

“我说,你再撕这衣服可要烂了,等下人家笑话你。”赫连澈突然睁开了眼睛,冒出了这一句话。

“谁让你故意占我便宜!你说,为什么把我的手拉得那么紧?”林小语见对面的人睁开眼睛了,忍不出开始骂人。

“为什么啊?因为我有内力啊,你没有。哈哈。”赫连澈开心的大笑起来。

内力……这欺负人啊!难怪自己刚刚怎么都甩不掉,原来那个混蛋使诈的,真是!不过,那个东西似乎很好用的样子。林小语眼珠子一转,心生一计。

她起身坐到赫连澈的身边,眨着眼睛,笑嘻嘻的说:“小澈澈,那你教我内力好不好?我特别仰慕你!”

赫连澈被她这一声小澈澈喊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你以为内力是说学就学的?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你不可能学会这东西。”

“我知道啊,但是不是有一种可以直接传内力给别人的么?你传一点点给我好不好?”林小语说完又往他身边靠了靠,赫连澈也跟着往边上挪了一下。

“别介,我可不想自己这么多年辛苦修炼的内力白白送给你,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人家,要内力也没有用。”说完便又闭上了眼睛,不再搭理林小语。

林小语自讨无趣,便坐回原来的位置,看着赫连澈闭着眼睛装睡的样子,真是觉得心里有气,只好转头去撩开帘子,看看外面的景色。

原来已经出了皇宫了,有马车就是快,这两边的街道看起来很繁华啊,好多人在买东西,卖东西的。而且看着有好多东西都是现代没有的。想到这里又觉得好笑。现代的很多东西古代不是也没有么?

咦?前面那里怎么这么多人,是什么地方?林小语的眼光被吸引过去了。

“赫连澈快起来,前面是什么地方,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哎。”林小语伸手用力拉扯着赫连澈的衣服,大声喊着。

“轻点轻点,拉坏了衣服我怎么见人。是什么地方我瞧瞧。”赫连澈说着也探头过来看出去。看了一眼便回来坐好,继续闭上了眼睛。

“是什么地方啊?你为什么不看了?”

“青楼,你想去?”

“青楼!真的是青楼?”林小语的声音有些颤抖。

“怕了吧?放心,你没得罪我,我不会卖你进去的。”赫连澈心里偷笑,这个女人原来恐惧青楼啊?

“快停车!带我进去瞧瞧!”许宁儿的心情那叫一个激动啊!青楼啊青楼啊,美女云集的地方,经常在书上看到多少文人就是在这里写下那些流传千古的诗句,而且据说古代的青楼女子个个都美若天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

这么神奇的地方,不进去仔细瞧瞧,怎么对得起自己啊!

赫连澈听到林小语说的话,忽地睁开了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人,似乎不敢相信刚刚的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林小语看他大惊小怪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深深鄙视了一下,果然是古代人,思想真保守,看来自己之于他,还是有比他优秀的地方的,哈哈哈!

“你在取笑本王?”赫连澈的声音不再是开玩笑的。

“额,没有没有,我哪里敢取笑您啊……”坏了,难道自己的表情就那么容易被看穿?还是这个人学过读心术?

“既然你想去,本王就带你去。让你开开眼界。”赫连澈说完便让车夫停下了车,率先下了车,林小语连忙跟上,这去青楼可是高消费场所,不跟着他等下自己身上带的那点银子可不够付账的。

一下车,看见赫连澈的身影已经到了大门边,林小语连忙加快速度追上去,跑到门口却被门口站着的几个姑娘拦住了:“这位姑娘,我们这里只招待男客人,你请回吧。”

虽说是客气的话,但是却是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的。林小语问道她们身上传来的脂粉味,鼻子有些难受,虽说你们是行业需要,但是也不用搽这么多吧?

“我不是自己来的,我是跟他来的!”林小语伸手指着站在里面看戏的赫连澈大声说,“赫连澈,你快出来带我进去啊!”

赫连澈的身边早已经围上了几个莺莺燕燕。她们一向接待的都是那些又老又丑的有钱人,可是很少看到像赫连澈这种年轻俊秀的公子,这会儿全都围着他想要得到他身边的位置。

赫连澈看着外面张牙舞爪的林小语,忍不住笑了出来,看你还嘴硬,现在不一样是要求着我?没有赫连诺在你身边,你以为你真的还有什么可以凭借的么?

赫连澈看着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玩味,戏谑地开口说:“怎么?章大小姐没跟你一起回来?难不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她终于喜欢上别人了?”

顾云飞一听到“章大小姐”四个字,头不由得疼起来,这也是他此次秘密回京的原因。嘴里只得扯出一丝苦笑,转而幽幽地说:“王爷要是喜欢的话,大可把她娶回去,届时顾某定将送上厚礼一份!”

赫连澈见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种奸计得逞算计了他人的畅快感油然而生,继续说:“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好好回将军府里面呆着等章大小姐来找你,别出来胡乱勾搭良家妇女,再说了,她可不是一般的妇女。”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向林小语。

本来一直在专心看两人斗嘴的林小语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开始还没反应归来,几秒钟之后想起他说自己是妇女,太可恨了!连忙伸出手给了赫连澈一记爆栗,气呼呼地说:“你个该死的赫连澈,谁是妇女了?你才是妇女,你全家都是妇女,你家方圆八百里都是妇女!”

赫连澈不怒反笑:“你不也是我家的人?你不也是在我家方圆八百里内?”

林小语词穷了,跟这样的人确实是没办法沟通的。只能对着他翻了翻白眼表示抗议,但是旁边的顾云飞听了,却愣了一下:家人?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女子是赫连澈新纳的妃子?但是他不是一直不近女色的么?

“澈,她是你的妻子?”顾云飞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味道,他真的无法把赫连澈跟女人联系起来。

看到顾云飞的表情,赫连澈很满意,开心地说:“对对对,就是我的王妃,小飞飞你总算变聪明了一回,这二十多年没白活啊。”

顾云飞听到那个称呼之后青筋暴起,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地说:“赫连澈,我说过不要那样叫我!”

林小语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这个大男人也有自己的软肋,嘿嘿,以后就有法子治他了。不过刚刚赫连澈那混蛋好像亲口承认自己是他的王妃?真是岂有此理,虽然说阿诺现在不在,也不能这样占口头上的便宜!

真好也想捉弄顾云飞一下,变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赫连澈说:“小澈澈,就是他,刚刚硬要拉着我去喝茶聊天,人家都说不认识他了,他还要硬拉着人家,人家好害怕哦,以后遇上什么人贩子了要把我拐去卖了。”说完还顺便抬起衣袖假装拭泪,其实被衣袖挡住的脸上却是在无声地偷笑着。

赫连澈却吃惊了,这回到他满是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顾云飞了,顾云飞被他看得脸都红了,慌忙说:“不是那样的,你跟我认识那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还不是因为……”

林小语看到个顾云飞的表情,知道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心知再这样取笑他下去要是一个不小心惹恼了他,必然不好收场。

想了想,仰起脸凑到赫连澈的耳边轻声说:“赫连澈,我们还是早点回宫吧,别逗他了。”

赫连澈抬眼看看天色,也知道差不多是时候要把林小语送回宫中,便轻轻的点点头,才对顾云飞说:“今日还有要事,就不与你多说了,改日再去府上拜会你和章大小姐。”

话音未落,便立刻抱起林小语施展轻功迅速离去了,只剩下顾云飞在原地恨得咬牙切齿。

他眼睁睁看着赫连澈带走了林小语,虽然心里还在气刚刚赫连澈的调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赫连澈抱着林小语离开的时候,心里却似乎有一种空空的感觉……

顾云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今日只不过是第一次见到林小语,自己怎会因为她的离去而失神?这才想起原先和林小语相遇的缘由,不由得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才讪讪地往回走去。

不一会儿,就到了前面的一座酒楼。这里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顾云飞抬头看了看,醉云楼,没错,就是这里!他想起来就火大,急匆匆地就往楼上走去。

“嘭”的一声,把门用力踢开,顾云飞看见此刻坐在房内低酌的人更是不由得气打一处来,怒气冲冲地走到跟前,把那人手中的酒杯一甩,只听到酒杯落地粉碎的声音。

嘴角轻轻上扬,也不恼,缓缓开口:“怎么,打赌输了就回来发我脾气?”

顾云飞怒目圆睁,一字一顿说:“章,满,月!”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赫连澈多次特意提起的章大小姐——章满月。只见她今日却是一身男装打扮,身材高挑,英气逼人,若不是知道她是女儿身,也只当她是一个清秀俊美的小生。

“我说,当初是你自己答应的,若是不能把我选中的女子带来这里,就当你输了,日后你不得再存心躲避我。”章满月的语气虽然平淡,可是眼里却流露出淡淡的哀愁。三年来,无论顾云飞去哪里她也不曾离弃,只是想在他身边帮助他,保护他,可是为什么他却对自己如此厌烦?

顾云飞此时情绪也已经稍稍平复下来,见章满月坐着,他也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灌下,才觉得心里的怒火被浇灭了些。这才看着章满月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满大街的女子你偏偏选中了澈的女人?”

听到这里,章满月也不觉有些吃惊,赫连澈的女人?她可是从未听爹爹说过赫连澈纳妃了啊?而且当时她与顾云飞在集市上之时,只是见林小语独身一人,且看着长相秀丽出众,气质独特,与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想着这样的女子定然不会答应顾云飞那呆木头的邀约,没想到她竟然会是赫连澈的妃子?

而此刻也有些庆幸自己的选择,如若真是选了一般的女子,看到顾云飞这样优秀的男子相邀约,又怎不会马上就答应?章满月想到这里,又不由得心里有些酸酸的。她可是堂堂丞相之女,当年在比武场上对顾云飞一见倾心,若不是这样,也不会不顾家里的反对,这几年来处处跟着他。

顾云飞继续自顾自地说:“这个就算了,你我再重新找过别个女子,这次我来选,要是我能把人带来这里,你就要信守承诺,从此以后不再跟着我!”

章满月苦笑,站起来转身走向门口,走了两步,停下来,却没有转身,只是听着她说:“顾云飞,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我遇到你,算是完了。”说完又继续往前走,很快便消失在顾云飞的视线。

顾云飞坐在原地看着她离去,心里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从未想过儿女私情,更不知怎么就被她给缠上了,而对于章满月离开前留下的话,也只是听过就算,甚至不会去仔细思考一下。

章满月一走出门口,便立即转身走下楼,疾步走到自家的马车旁边,撩开帘子上了马车。车夫便吆喝着马匹扬起鞭子落下,马车缓缓驶向前方。

坐在车内的章满月再也忍不住流下眼泪,刚刚在上面她忍得有多辛苦,谁不知道这几年来她有多难多苦?可是偏偏就是那个呆木头一点都不知道!还一直赶自己走,她一个千金大小姐纡尊降贵的跟着他去边疆,到内部,再回京城,翻山越岭的,多少次帮他化险为夷,他怎么就是不懂自己的心?

满月轻轻抚上自己的脸庞,难道他是嫌弃自己不够美丽?可是自问也不算难看?自及笄以来上门提亲的人数不胜数,自己却偏偏看中了那个呆木头,难道世界的情情爱爱均是如此让人伤怀?

再说到另一边,赫连澈抱着林小语飞了一段距离便放下了,他站定专心听着后面的动静,确定顾云飞没有追来,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才对林小语说:“我们的马车就在前面等候,上车吧,有什么事先回宫再说。”

林小语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跟着赫连澈往马车走去。走了这一天她确实也有些困乏了,只是可惜今天没有好好玩个够,只能等下次再出宫的时候再弥补这个遗憾了。

刚坐上马车,林小语的背刚刚靠上车壁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会,就被赫连澈的声音吵起来了:“林小语,你是怎么跟顾云飞勾搭上的?”

林小语听到这句话,立刻睁开眼睛,背也挺直了起来,伸出手指着赫连澈的鼻子大声说:“你说话注意点,什么叫勾搭上他?明明就是我在集市里闲逛,他突然跑出来硬要拉着我跟他去喝茶聊天的!”

赫连澈看见她这个样子,哈哈大笑起来:“你看你真容易生气,我就说顾云飞那种人怎么可能想轻薄你。”说完还用眼神在林小语身上来回扫了几次。

林小语越听越不对,什么叫顾云飞不可能轻薄自己,意思是自己一点吸引力都没有?更加生气了,叉腰站起来想继续理论,却不想竟一头撞到了车顶,疼得她哇哇直叫,真是被气晕了没想到这马车的高度根本不能让她站立。

赫连澈看见她的样子,心里也不禁有些心疼她,连忙问:“怎么样?撞到哪里了?严不严重?”

“你撞一下试试!都怪你,好端端的提顾云飞做什么?”林小语一手摸着头顶撞到的地方,一边恨恨地向着赫连澈说。

赫连澈见她还能斗嘴,也知道伤势并无大碍,也就坐正好,边整理衣褶边说:“你最好是不要和他有什么瓜葛,不然章满月也不会放过你。”

林小语点点头,说:“你放心,我对他也没什么好感,不过呢,看着你和他一直提起那个章大小姐,章满月对吧?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你想知道些什么?”赫连澈闭目轻寐,看起来似乎不甚在意。

林小语眼珠子转了转,便说:“你就大概说一说他们之间的事情好了,我只是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会喜欢跟那个顾云飞在一起。”

“章满月是丞相的千金,自幼习武,长得也是国色天姿。你都不知道在这京城里多少人对她倾心啊!可是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看上了顾云飞那小子,还跟着他东奔西走了几年,真是闻者落泪啊。”赫连澈说完还真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替章满月感到可惜。

林小语打趣道:“那你呢?当年有没有被章大小姐迷住啊?”

“得了吧,我的心里可是一直只有语儿你一个,怎么会喜欢别的女子呢?”赫连澈嘴上虽然笑着,可是却想起了心里的那个人,手也不自觉地放到腰间触摸上那块玉。

林小语白了他一眼,说:“拜托,我认识你才几个月好不好?别拿我来反衬你的高尚,我可担当不起。”

赫连澈笑了两声,靠近林小语说:“语儿你难道不知道你这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声可是早就传遍全国了?虽然见过你的人不多,但是听过你名字的人可是不少呢。”

林小语懒得跟他废话,也学着他刚刚的样子闭目养神起来,只是动了动嘴巴说:“那顾云飞又是什么家世?你说章满月能这样死心塌地跟着的人,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赫连澈见林小语对自己没有反应,也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接着说:“那顾云飞则是名将之后,他的父亲顾天顾大将军曾跟着先皇出生入死打下江山保家卫国,临近四十才得了顾云飞这一个独子,无奈在顾云飞五岁那年却战死沙场,顾云飞那小子也是天生一副铮铮铁骨,十五岁就开始挂帅上阵,三年前父皇派他去平定动乱,之前就听说他准备回朝,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他。”

说完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听见林小语的声音,转头看去,却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赫连澈见状也觉得有些乏了,便也跟着闭上眼睛稍作休息。

不一会儿,就已经回到了皇宫,赫连澈把林小语送到行宫门前,看着她在宫女的搀扶下进了里面,才重新坐上马车回府去了。

刚一回到府里,走到大厅的时候却看到已经有一位不速之客已经在里面等着自己了,赫连澈看见他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也有些疑惑,这今天吹什么风了,他怎么会主动来自己这里而且看样子还等了自己不短的时间。

第二日一大早,赫连澈还在梦中便被一阵吵杂声吵醒了,愤怒地睁开眼睛,只见顾云飞正急匆匆地推开自己的房门闯了进来。不由得一阵头疼,转眼看看窗外,这天才刚刚微亮,心里更是有些生气了。干脆就闭着眼睛继续躺在床上。

顾云飞一路闯进来,也是打下了赫连澈的几个守卫,这一进来见他竟然还是没有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心里急得不行,一下子跳到床上,就把赫连澈给拉扯起来,嘴里说着:“阿澈,大事不好了,你快醒醒!”

赫连澈被人这样硬生生地拉起来,而且对方还是个男的,本来就有气,一听他说话的语气好像出什么大事了一样,便没好气地说:“什么大事?难道章满月找上门来了?我这里可是王府,她进不来。”说完挣开顾云飞的手,又躺下继续睡去。

顾云飞这会儿倒是消停了,就这样坐在赫连澈的床上看着他,睁大眼睛说:“阿澈你还真神了!她真的来了!这会儿就在你府外,我就是没办法才过来找你的。”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赫连澈的睡意这下子也没有了,只得睁开眼睛坐起来。伸手揉揉太阳穴,开口道:“你怎么知道她就在外面?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辰?有那么早来的么?别跟我说是你自己想当然的以为她在外面就过来吵醒我。”

顾云飞听了,一着急,整个人就站了起来,也有些语无伦次了,伸手指向外面说:“你不信你跟我出去看看!你说我本来还睡得好好的,你府里的下人就来禀告说有位章小姐找我,我还不信,结果走到大门就看见她的马车就停在外面,这才马上来找你了。”

看着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赫连澈这才下决心起床。他本来就不喜欢被人打扰睡眠,更别说是在这晨露微曦的时候被人打扰清梦,缓步走到屏风前更衣梳洗,顾云飞就在一旁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看着十分着急。

赫连澈系上腰带,实在忍不住了,不悦地开口:“我说,你就这样看着我更衣就没有一点要回避的意思?难不成你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一直没有娶亲?”语气之中有些愠怒,他可是一个正常的男子,被另一个男子这样看着自己更衣梳洗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

顾云飞却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在那里呆呆地看着赫连澈一举一动。心里其实一直在想着等下怎么躲开章满月或者是能把她劝走,眼睛虽然是看着赫连澈却完全没有留意他在做什么,连赫连澈刚刚的话也没有听到耳朵里面去。

赫连澈见他这个样子,也知道再多说什么也无用,直接就走过去拉着他,说:“走,今天我就带你把话说清楚了,省得你整天找我,闹心!”顾云飞竟也就这样由着他拉着自己走出去。而被人早早吵醒的赫连澈心中憋着一股气,走起路来自是有些快,顾云飞也只得小心跟上,生怕等下赫连澈不给他帮忙。

两人来到大门前,守门的侍卫见赫连澈来了,连忙闪到两旁去。赫连澈看着旁边一直不肯正视的顾云飞,心里感慨这个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从未畏惧的男人此刻竟然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只得站在门口朗声说:“章大小姐既然来了却不进来喝杯茶,莫不是看不起我这王府招呼不周?”

这个时候,轿子里传来章满月的声音:“既然澈王爷开口了,满月进去坐下喝杯茶便是。”说完便撩开帘子走下了马车。

走到赫连澈身边的时候,章满月俯身给他行了礼节,对着赫连澈旁边的顾云飞狠狠地瞪了一眼,便径直往里面走去了。赫连澈始终脸带微笑地面对着她,而身边的顾云飞一直没看过她,一直把头看向别处。

赫连澈对他真的不想说什么了,看着章满月往里面走去,也动身跟着走进去,见顾云飞还站在原地不肯走,回过头也狠狠瞪了他一眼,一甩手便自己走了,顾云飞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三人来到大厅坐下,便有丫鬟上来奉茶。今日的章满月回复了女装的打扮。本就是一个天生的美人儿,今日只是穿着简单的服饰却已经明亮照人十分。赫连澈看着心里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顾云飞对着这样一个美人儿几年时间竟然能够毫无感觉,真是块木头!

赫连澈是主人家,自然是坐在正中间的,而顾云飞和章满月则是坐在堂下左右两边,两人面对着,却一眼不发。顾云飞是只顾着低头喝茶,章满月的脸上略显倦意,却也是偶尔拿起杯子呷一口茶水。

赫连澈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轻咳一声,向着章满月开口:“满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说一声,几年不见你出落得是越发动人了呢。”这里没有外人,他也省去了客套的称呼,两人认识多年,更是跟同一个师傅习武的,算起来还是同门。

章满月放下杯子,把目光从顾云飞身上收起来,转向赫连澈浅笑回答:“这不是刚回来吗,就想着来看看你。之前听某些人说你有王妃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提前知会一声,今日也不见带着你的王妃出来给我瞧瞧,是不是有了王妃就忘了朋友了?”

赫连澈听到这些,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他强忍住咽下,休息了一下才开口说:“我什么时候有王妃了?你这都是去哪里听来的流言蜚语?”

没等章满月回话,顾云飞却抢先说:“就是昨天的那位姑娘啊,她不是你的王妃么?说起来怎么我昨晚来的时候也不见着她了?是不是昨天受惊了身子不舒服?”

“呵呵,人家的王妃你以为是你的什么人?你想见就能见着?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免得招人诟病!”章满月看着他竟然关心其他女子,心里十分不舒服。

顾云飞连忙站起来辩解:“我可没有对澈的王妃有什么非分之想,你别污了人家澈王妃的清白,真是不可理喻!”

“你!”章满月被他这样说自己,也气得站起来指着他身子也有些发抖。心里虽然生气,更多的还是心痛,他竟然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别人的夫人而说自己不可理喻。也气得站起来指着他身子也有些发抖。

赫连澈看着二人之间的战火越烧越浓,只得连忙出来当和事老,说:“你们都别误会了,语儿她是父皇之前册封的德阳郡主,如今住在宫中,不是本王的王妃,自然也不会在本王府中出现。”

听到这里,两人才各自再坐回位置上。赫连澈这才接着说:“昨日之事我就猜到肯定是跟满月你有关,不然云飞也不会无端去拉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要带人家走,不管其中你们有什么原因,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发生的好。”

顾云飞也说:“还不是她老是跟着我,不然我也不会落下面子去街上拉人家如此失态,还好这不是外人,不然传出去还真叫人笑话了。”

“你还怕人笑话?昨天怎不见你这样说?最后还不是上前去跟人家拉拉扯扯的,我就说你是看上了人家的美貌,想趁机认识人家,这下正好,她是郡主,跟你身份也相当,你大可向皇上说你对人家有意思,让皇上给你们赐婚得了。一个郡主一个将军也挺般配的!”章满月一口气说出这些话,气鼓鼓地盯着顾云飞,看他有什么反应。

没想到顾云飞一点没有拒绝的意思,竟然还说:“那郡主确实长得美丽可人,我这么多年来还没见过哪个女子有她好看的。”

章满月看见他这个样子,眼泪就忍不住快速滑落:“顾云飞,我就那么讨你厌恶吗?你那么不想见我,我走便是!”说完哭着跑了出去,这次她来这里已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说服自己的,本来想着和顾云飞好好谈谈,没想到还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心中的委屈不知道何处诉说,一路哭着跑到门外,站定回头竟也不见顾云飞追出来,更是难过,快步走上门外的马车便离去了。

而赫连澈本在章满月哭着跑出去的时候就让顾云飞去追她,没想到那个呆木头就是不去,还说什么,难得她走了最好,以后都不用烦了。说完还悠然自得地继续喝他的茶,赫连澈看见他这样子,也懒得理睬,转身回房继续睡觉去了,只是心里替章满月有些感到可惜罢了。

其实看到章满月哭着跑出去的时候,顾云飞也有过追出去的念头,但是内心的大男子主义又使他没有付诸行动。待到赫连澈也离开了大厅,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浮现着章满月满脸泪痕的样子,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却还是对自己说,顾云飞,你不是一直希望她离开自己么?这下应该开心啊!

这样想着,他的心里也好受了些似的。于是乎也跟着站起身,想回房里休息。但是走到门前,却感到有些心绪烦恼,又没有了睡衣,看着已经露白的天,一时竟不知道做什么好。就这样站在门前好一会儿都在发呆,直到起来打扫的丫鬟见了他跟他请安,才回过神来。

顾云飞这才想起来应该进宫去见皇帝了,本来昨日到达京城之时就应该进宫复命,但是因着那个打赌耽误了时间,今天也是时候该进宫了。想着,却又想起了林小语,想起了昨天她就是不肯跟自己走的倔强样子,嘴角竟不禁笑了起来。

说走就走,顾云飞也不忘拉着赫连澈一起进宫去。可怜赫连澈本来就不用上朝,早些时辰又被顾云飞拉起来一次,这刚回去躺下不一会,又被一声巨响吵醒。

愤怒地做起来,却看到站在眼前的罪魁祸首竟然就是顾云飞,心里的怒火油然而生:“我说你一天来吵醒我两次到底想怎样?难不成章大小姐又回来找你了?”

“澈,我该进宫向皇上复命了,你跟我一起去。”顾云飞说得理所当然,似乎赫连澈就是应该陪伴他进宫去的样子,脸上一脸正气,声音不容拒绝。

赫连澈白了他一眼,没有作答,倒身闭上眼睛继续睡觉。顾云飞见他不理自己,便加大了音量说:“澈!再不起来就过了时辰了,快点,等下见完皇上你带我去见见德阳郡主,我得为昨天的事情跟她解释清楚。”

赫连澈听到他说要去见林小语,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心想这人不会真被章满月说中了,看上林小语了吧?

想到这里,赫连澈忍不住开口说:“人家也不一定还记得你是谁,你这样贸贸然去跟人家说要解释,要是语儿真的不记得你是何人,不丢人死了?”语气里有些酸,不知道是因为章满月还是因为林小语。

顾云飞听到这句话,却也没有往深里想,直接就说:“不会的,就是昨天的事情怎么会忘记呢?再说就算真的忘记了,我说一次她不就想起来了。昨日之事实在是情非得已,吓到了郡主,我心里过意不去。”

赫连澈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满脸黑线,低声说:“你要是懂得心里过意不去的话,人家章满月为你付出了几年怎么就不见你什么时候心里过意不去?别说你喜欢上语儿了。”

顾云飞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连忙辩解:“你怎么这样说话,我只是觉得郡主是个单纯的姑娘,怕她被我昨日的举动吓到了惊扰了凤体。你别啥事都扯到章满月身上,我跟她可没有关系。”

赫连澈真是服了他,就算此刻仍躺在床上也忍不住对顾云飞翻了个白眼,说:“我要是章满月,直接就抡把刀把你杀了解气算了。”

“你就别磨磨蹭蹭的了,快点起来梳洗,然后跟我一同进宫去!”顾云飞是个急性子,说着就已经想要动手去拉赫连澈起来,赫连澈见状连忙跳了下床,生怕他等下真的急得要亲自动手给自己更衣。

正在赫连澈穿衣的时候,顾云飞却突然开口问:“阿诺呢?回来了吗?上次我出发的时候他就不在京城都没来得及道别,这次回来该不会又见不着了吧?”

若不是顾云飞提起,赫连澈也真的忘记了赫连诺。上次的赐婚事件过后,他也一直悄无声息的,似乎一点都不打算有什么动作,弄得赫连澈都几乎要以为他已经不问世事想要归隐山林了。

这次赫连澈离开京城,据探子回报是往凌云山的方向去的,赫连澈于是便开口说:“你回来得真是时候,他前脚刚走你后脚就到了,不过估计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可说不定,他一向就是云游四海,想见他一面比见皇上还困难。你怎么就知道他这次很快就会回来?”顾云飞可是了解赫连诺的,自小他便无心朝廷之事,而长大之后更是经常不在府上,有时候甚至一年半载才回来一次。

“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一样什么都不上心?”赫连澈白了他一眼,继续说:“宫里还有个林小语,他怎么还会一年半载不回来?怕是要他离开两个月都是不可能了。”想到等下要见到她,心里竟有了一丝的期待。

“行行行,你穿戴好了就赶紧的。我最讨厌别人磨磨蹭蹭的跟个娘们似的。”顾云飞说已经转身开始走了,赫连澈看着他那个样子,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赫连澈的王府离宫里不是太远,两人也就直接去牵了两匹马便骑着进宫去了。待到他们去到皇宫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两人下马之后便一同往御书房走去,一路上引来不少宫娥们的注意。

这两个男子,一个俊美一个英伟,一个是王爷一个是大将军,这让一直生活在宫中平日里只是见到太监公公们多的宫女们看得是春心荡漾。顾云飞自然是没空理会这些,倒是赫连澈见了,忍不住打趣说:“云飞,你看你一回来,整个皇宫的花都开了。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带几朵回去怎么样?”

顾云飞不理会他,反而加快了脚步前进。走了一会儿到殿前等待通报的时候,他却忽然转身问赫连澈:“你看我今天这身装束还可以?”赫连澈猛地转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样一个粗人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赫连澈正想回答,却听到里面宣他们进去,只好把话咽回肚子里。跟顾云飞一同走了进去。里面,皇帝已经端坐正中,两人行礼之后,就基本是皇帝跟顾云飞两个人在商讨这几年中的战事情况。赫连澈在一旁干听着,偶尔参与一点意见。

但是主要还是皇帝跟顾云飞两人再说,赫连澈在一旁听着,不禁有些犯困,他们说的事情自己本就没什么兴趣,加之早上被顾云飞吵了两次,此刻他的心里只想快点可以离开这个烦闷的地方。

约莫两个时辰过去,才差不多谈完。赫连澈长吁了一口气,连忙拉着顾云飞告退了。两人出了宫殿,便直接往林小语住的宫里走去。而赫连澈是一路走着也不见他需要宫人带路,偶尔还见着几个宫女太监停下来给他行礼。顾云飞看着赫连澈驾轻就熟的样子,忍不住狐疑地问:“你怎么好像对这条路向很熟悉?难不成你经常来?”

“差不多吧,我跟语儿可是相识相知很久了,不像你……”赫连澈说这话眼睛都不眨一下,还面不红耳不赤的,要是被林小语听到,肯定要恨得牙痒痒了。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的林小语那边,宫女们见到赫连澈来了,心里本就欣喜,再看到旁边还跟了个英气逼人的将军,更是内心翻涌,连忙迎上去给两人行礼:“参见王爷,公子,奴婢这就去喊郡主起来。”

赫连澈摆摆手,宫女连忙进屋去喊人了。而他则大摇大摆地往里面走去,顾云飞也跟着走了进去。一进到大厅,赫连澈很自来熟的坐下,气定神闲,好像这就是他自己的府邸一般。马上就有宫女们奉上他平日习惯喝的茶水,顾云飞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目瞪口呆,这赫连澈跟林小语的关系,看起来也太不简单了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挥舞第9章在线阅读

    宇再次回到了家中。疲惫感席卷了全身。虽然并非肌能的劳顿,他的大脑却昏沉得成了肩膀上的负担。伸手摁了一下开关,没有一点反应;冰冷而昏暗的房间。他忽然有些害怕——或许自己并没有醒来呢?在大腿上猛地揪了一下,痛得跳了起来。他很早就已经回来了。呆呆地望着走廊的尽头,他尝试着迈了一步。一步,又一步,没有任何异

  • [综]可是我又忘記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森鸥外端坐在座位上已经僵硬了片刻。高档红木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他和一个十二岁女孩的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女孩和他的基因匹配度达到99.97%。也就是说,在这份报告完全真实的情况下,这个女孩是他森鸥外的亲生女儿。现年36岁,事业有成的森鸥外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从天而降亲女儿喜当爹的感觉。他需要缓一缓。有个办

  • 茶香橼在线阅读楚轩的心动对象(跪求收藏打赏)

    这个世界上没有捷径可走!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即便是对于拥有系统在身的楚轩而言,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辉煌的成就,如果说只是系统的帮助,那肯定是不对的。二十年,在得到系统的这二十年中,楚轩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二十年中,楚轩能够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的机会屈指可数,在得到荣誉的同时,楚轩也失去了很多很多,十

  • [哥谭]这个杀手头好冷在线阅读第六章

    妲己静静地站立在门前,任由清晨的温暖阳光洒在她身上,黑色秀发披散,脸上带着慵懒,在酒馆内引起了不少的口哨声。只是,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野性十足的少女,昨晚上是在地上和衣而睡的?“这chuang也太硬了,下次换家好点的!”李白从后面跟了上来,在异界睡的第一觉,说实话,并不是很舒服。妲己气的咬牙,李白不但

  • 对立面在线阅读第一节

    许久,沈苍生才醒过来。周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春兰,还有一脸担心的成熟美女秋香,两女都是担心沈苍生的情况。要知道,在以前,沈苍生是奇才的代名词,但是现在,他是一个病秧子,上天很是无情,给了沈苍生傲人的天赋,但是却收走了健康。“少爷,你醒来了!”春兰激动道,擦着泪水。沈苍生点点头。秋香默默的看着,但心中的

  • 恋人不思议在线阅读人心险恶江湖路

    漠北的天说变就变,中秋节离开的时候还有些秋凉的感觉,这几天又是寒风刺骨了。简陋的马车终究阻挡不了什么寒风,车厢里的那个中年人,咳嗽也是越来越剧烈了一些。“莲姐,明天这时候就到天山脚下了,你别太着急,陈叔叔没事吧”。“弟弟辛苦你了,等找到雪莲,姐姐会重重答谢你的。”两人的这份关心,不知道有几分真。“莲

  • 甄嬛传之富察贵人在线阅读第6节

    尤雨苏醒过来后,像是做了一场梦。或许是花液的缘故,尤雨的眼睛反而更加炯炯有神,而且语言反应能力更灵敏了。蓝裔呼来藏在尤雨卧室里的飞行器,接他们回到了尤雨的家里。从窗户里蓝裔把尤雨送进卧室,安顿好她,说了声谢谢的话,又急着飞去了黑泥湖畔。蓝裔要展开第二轮攻击。湖畔静悄悄的,怪味熏人。月亮虽然是圆的,但

  • 开奖【捉虫】

    从omega婚前培训所出来的时候,莫凝渊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他抬头看着天,突然笑出了声。活了两世,见过战场上的硝烟,也见过黑暗中杀人不见血的勾当,甚至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但惟独没有见过刚才那阵势。内核是个alpha的莫凝渊,面对着刺激的画面,第一次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觉得在房间里呆着比在战场上呆着还

  • 平行线第五章

    九溪古街。奶茶店前的侧立伞下,郝意戴上墨镜,换了连帽衫牛仔裤,跷腿在乳白色的休闲椅上,路过的小姑娘居然还给他拍照。难得打扮得正常起来,这家伙的颜值还挺抓眼。温景煦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吸了口果汁。可惜是个不定时抽风的正太。“表哥轻松点儿,不就过来转个圈吗?反正李怼怼前两天又出国了,你在华锐呆着没意思,翘

  • 空间之剩女的田园生活第1章在线阅读

    大夏国,奇风谷,隐玉山庄。陆鹏懵懂站在一间新房外面。两个时辰前,他穿越了。然后从记忆里得知,自己原来是魔教前任教主陆天与的独子。现任教主谢红萧是自己从小订下的未婚妻!由于自十岁起身患怪病,无法修炼武学,所以这教主之位才会传给了谢红萧。谢红萧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十四岁就练成天霄魔功,十七岁继位,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