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英]巨力盲女天下第一之第三章

2021/11/26 8:12:05 作者:深黯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英]巨力盲女天下第一
[我英]巨力盲女天下第一
作者:深黯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换了综漫,所以开了新的,还想追文的么么哒可以去收藏新的那个。身为第五人格资深玩家,梁茗只不过是在和自己的沙雕双排队友打排位前打了一把娱乐匹配局而已,谁知道一进游戏直接连世界都换了。望月茗(梁茗):虽然选了个盲女,但是点了巨力,有谁不怕死可以试试看我的盲杖能不能敲死你【冷漠】因为沙雕作者需要备考雅思,因此大概是周更,不过绝对不会坑的www

姑靳城内,靳府。

靳府女眷一行下了画舫,就徒步走回去,靳府就位于烟波江畔,她们此行出来就是踏青了,既是踏青,也就无须用轿了。

老太太靳许氏和二老爷靳浙在府门等候多时,他们早听说大房孤女云轻落水的消息,特别是靳许氏老太太,担心忧虑全写在脸上。

待云轻走到她老人家跟前,靳许氏忍不住拢她的玉手,“乖孙儿,快随我进屋,浸了水,可别着凉了。”

东方氏见老太太关心她的孙女,看了妍惜一眼,然后眸光频频在老祖宗的老脸上一闪而过,“老太太放心,云轻侄女没事

儿,幸亏是烈王殿下施救,若不然可就危险了……不过我们家的妍惜也在甲板上摔了一跤呢。”

“在甲板上摔一跤,能和摔落江底的相比吗?”靳许氏刚才一直就忍着一团怒气,东方氏她这是撞在枪口上,“你也配做人家婶娘的?”

东方氏不顾二老爷靳浙捎过来的目光,可劲儿得说,“老太太,难道要我们家的妍惜也要像云轻一样摔一次入江,才作罢吗?”

“你胡说什么呢?敢这么跟老太太说话?滚进去!”靳浙走下青石台阶,站在东方氏的背后,狠狠推了一下东方氏的臂膀。

东方氏颇为不情愿得走进去,若换做平日里,她断然是不敢忤逆老太太,一句都不敢,可是今天,东方氏着气得晕头转向的,之前被靳云轻和靳媚儿两个人当着烈王殿下面前,那般取笑奚落靳妍惜,她这个当娘的实在是咽不下去这一口气。

妍惜手袖掩盖着脸蛋儿,哭声跑入府中的长安里,她想死的心都有了,烈王殿下可是她日日夜夜思慕了长达半年的心上人,在烈王殿下面前失了体面,还不如拿一把刀把她给杀了呢,她如何不伤心。

围堆两侧的丫鬟婆子家丁护院们都看傻了。

若房老爷靳将,即云轻生父不曾身故,肃顺侯爵之位哪轮到二房靳浙的头上?

当年,先大老爷为肃顺侯爷,先大太太靳杜氏为肃顺侯爷夫人,云轻是正牌的侯爷嫡系长女,下人们无不敬畏着云轻大姐,对她高看一眼。

捧高踩低这档子事,向来是高门宅院里头下人们的本能,不用教也心领神会。

可如今一直不愿意管事的老太太拼了命似的保护云轻小姐,叫下人们见识到云轻小姐的厉害,下人们也多八卦,之前画舫上有人提前跑回来咬舌根,说云轻小姐和当今最为宠爱的三王爷烈王殿下交上好交情了。

谁人救了云轻小姐也不打紧,关键这个人竟然是烈王殿下!

“对了,云轻身边的俩丫头呢,怎么不在云轻身边侍奉着?”老太太脸上更是笼罩一层薄怒。

东方氏不敢抬眸,今天她率领着女眷乘坐画舫畅游烟波江,故意支开了青儿和绿妩俩丫头,她们两个是云轻的性福,东方氏就是担心带她们两个去,女儿妍惜对云轻难以下手,总不能在俩丫头的眼皮底下,亲手将云轻推入江中吧。

“老太太,是这样的。今早我使唤了青儿和绿妩去祖宗祠堂替亡兄亡嫂擦拭灵牌,您是知道的,清明将近,灵牌都蒙尘了,也是媳妇的一点心意。”东方氏战战兢兢得说,生怕被老太太抓住一丝把柄。

老太太不咸不淡道,“你既有这心意,何不支使你长春苑的二十来个丫头仆婢,别说你匀它两个你也匀不出来?把云轻唯独的两个心腹丫头调去,你一个当婶娘的,到底是何居心!”

这老太太是在怀疑自己了?如果老太太一口咬定,云轻失足落水的事儿与她相关,老太太还不教唆二老爷常泰休了自己啊。

“老太太,往日里有顶尖的,做儿媳妇的我都紧着给云轻侄女,支使丫头这事儿,算是儿媳妇欠缺考虑,可是老太太,随同儿媳妇在一画舫的,有十来个仆妇,她们都能照顾好云轻的呀。”

东方氏这一次无论是假戏真做,还是真戏假做,老祖宗在上,她铁定是要挤出几滴泪花,要不然鬼信,这又不是在画舫,隔着那么远空抹眼泪无人觉察。

真是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毒妇人!

云轻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如果真按东方氏嘴里说的那样,有十来个仆妇都能够照顾好自己,她们一行人也不会眼睁睁得看着自己被妍惜推入江中而视若无睹,就这样的爪牙仆妇能照顾好自己?坑东方氏她的亲爹爹!

老太太眸皮一合,完全不想再听东方氏再多说一个字,靳许氏软糯得对云轻道,“来,老祖母陪你回院子去。”

“谢谢祖母。”云轻拿眼珠子斜斜瞟了一眼后方跪地的东方氏,这个老货得多跪一些,要不然本小姐就白死了。

老太太去云轻小姐所居住的听澜屿,靳浙他这个做二叔的总不能不去罢,他倒真不想去,可是他又不想被人说,趁着亡兄去了,虐待亡兄的遗孤,这样的罪名可不太好,有损他作为肃顺侯继承人的声威。

临走之前,靳浙向后使了一个眼色,叫东方氏赶紧起身,这么多人看着呢,总不是个事儿。

东方氏站起身来,对着靳云轻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口口水。

老太太叫回绿妩和青儿帮云轻擦洗身子、熬煮姜汤,她老人家之前着实为云轻牵肠挂肚,也困乏了,便有石林意家的搀着老太太回福寿苑了。

云轻喝了一点姜汤,绿妩、青儿服侍小姐入睡,到了辰时,绿妩见小姐醒来了,破涕为笑道,“小姐,身子好些了吗?肚子饿不饿,想吃点啥。”

“有没有栗米粥。”云轻感觉身子发了一阵子的汗,口中少津,倍感苦涩,想吃一些粗粮,她记得大太太还在的时候,云轻病倒了,大太太总会亲手下厨给自己熬粥的,如果母亲还在的话……想到这里,云轻不禁眼眶湿润,珠泪在眼眶里打转。

青儿知道云轻小姐又在想大太太了,忙拉着绿妩的手,“绿妩姐姐,愣着做什么,我们去给咱小姐熬粥去。”

绿妩略迟疑了一下,旋儿就跟青儿走出房门,二人窃窃私语。

“青儿,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发愣的,这个点上了,厨房门的锁匙都归夏婆子管的,夏婆子是二房大太太身边的人,我们……”绿妩说。

“我才不怕呢!我们大房的会怕了区区二房去!再说小姐她刚才都没怎么吃晚饭,叫夏婆子打开厨房门房钥匙不就成了,她要是不给,我们就抢过来!”青儿很是斩钉截铁的模样,她与绿妩不同,绿妩办事沉稳内敛,青儿就是太冲动了一点。

辰时,侯爷府邸主子们大多睡下了,唯独守夜婆子们所在的门房里还亮着一盏浅浅的油灯芯子。

青儿和绿妩蹑手蹑脚得走到守夜婆子的门房处,门房紧闭,里边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无非的牙骨牌九推搡撞击的声音。

“哈,夏婆子,老娘这是第三回至尊宝哟!”

“真晦气,也不知道今天撞了什么邪气,尽输了三局,陈老婆子,你别得意!”

“陈婆子就陈婆子,还陈老婆子,陈婆子我呀就比你痴长了三岁而已。得,我有进项,管你叫我什么!”

……

接着又是一阵子的笑骂声,夏婆子和陈婆子生怕有人听到,所以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侯爷府有规定,守夜人禁制赌博,可是长夜漫漫,她们又熬不了,借此打发时间了。

这夏婆子是府中出了名的恶仆,一般下人不敢轻易在这只母大虫下巴下捋须,绿妩性情高洁,也不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不过青儿可愿意着呢。

“夏婆子,出来,我有话跟你说。”青儿敲了敲门房上的小铜环。

夏婆子捏着牌九,眼睛一眯,希望自己的牌能出现至尊宝,听有人的敲门声,知道是大房云轻小姐屋里的青儿丫头,不冷不淡得说道,“姑娘有什么话,就在外边说,老婆子我没空。在守夜着呢!”

切,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青儿直接把门给踹了,“夏婆子,把厨房钥匙给我,我家小姐要吃栗米粥!”

“损我气运的小娼妇!”夏婆子眼看这一把又输了,恶狠狠得冲过去,两只手抓着青儿的双丫髻狠狠往下坠,青儿头上的珠花扯碎了一地。

绿妩本来不屑与她动手的,不过夏婆子欺负好姐妹青儿来,她如何会做到无动于衷?

绿妩抓夏婆子两只膀子,“夏婆子,放开青儿,不然我告诉老太太去,说你不给钥匙让我们熬粥小姐吃。”

陈婆子也加入夏婆子的阵仗,讥讽道,“就你们房里的云轻小姐能吃多少?就她那个小身板儿!就算到了老太太跟前去,我们也一口咬定是你们两个丫鬟奴大欺主,明明是你们自个儿想要偷煮东西,骗是给云轻小姐煮的。”

一直衷心耿耿的绿妩和青儿哪里容得这般粗鄙婆子的污蔑,抓扯得更凶了。

听到外边有动静,云轻爬下罗汉床,紧了紧半旧的玫瑰红披风,双脚踩在木屐上,看着夏、陈俩婆子仗着自己膀大腰圆,往青儿和绿妩身上乱扯,这是在找死吗?连本小姐的贴身丫头都敢动?她们是活腻歪了。

云轻挑过高大青梧旁边立着一根扁担儿,举起扁担儿,往夏婆子的胸口,陈婆子的后背重重打下去。

“唉哟!”

“我的娘!谁打我?”

夏、陈婆子顿时间五内沸腾,那扁担下落那是又快又准又狠,纷纷定睛一看,原来是云轻小姐在打她们。

“绿妩,青儿,把这俩糟践婆子按住,本小姐今天要好好教训这两个吃里扒外的老娼货!”云轻她再弱势,在夏婆子和陈婆子,那也是主子,侯门等级森严,主子是主子,奴婢是奴婢,主子惩罚奴婢,天经地义!

青儿和绿妩面面相觑,正色道,“是!”

但听的一声声比母猪还要凄惨的哭吼声,俩丫鬟觉得实在是太畅快,以前云轻小姐总是以为俩婆子是二房太太的人,不敢动她们,如今一反常态的云轻小姐的表现令她们大吃一惊。

板子一下一下得落下来,打得她们皮开肉绽的。

夏婆子和陈婆子跪在地上咿咿呀呀得求饶。

这被大房嫡小姐打了,那只能当做被老虎咬了,借她们百颗豹子胆儿,她们敢对青儿和绿妩俩丫头动手,也不敢对云轻小姐动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医手遮天之南宫离弦(7)

    不知不觉已近黄昏,晏何朝兴高采烈的拿着画卷从里面走出来,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天啊!肯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他转头走了几步,又走了回来,还是这个样子。平复好自己的情绪,走到南宫离弦的身边,故作镇定的半开玩笑道,“弦,你不会喜欢我妹妹吧!”不是他想太多,真不是他想太多。和南宫离弦相识以来真没见他提过

  • 我是九州之起始

    在窗外,一只鸟喙形状类似猛禽的棕色的鸟扑扇着翅膀从空中飞过,这只鸟名叫烈雀,是一般+飞行系的神奇宝贝。说到神奇宝贝,这是一百多年前突然降临这个世界的神奇生物。在一百多年前,神奇宝贝所处的宇宙与这个宇宙融合,作为神奇宝贝所在宇宙与这个宇宙的空间链接点——地球。无数惊人的异变发生在地球,地球面积开始不扩

  • 洪荒 箭神后羿之第九章

    我陪着凌雪一步一步走向广播站,马上到达广播站的时候,楚天磊和盛熙出来了,霎时,四目相对,我和盛熙很识趣的走到了旁边,把舞台留给他们两个“因为你的话,延误我登机了知不知道”“知道,可我也知道,你对我也有情”楚天磊微笑着说“此话怎讲?”“因为,如果不是如此,你也不会出现在这儿,此刻的你,应该在飞往法国的

  • [综]审神者也是一把刀剪掉慈禧的羽翼

    从安德海的住处出来,外面的太监小李子已惊出了一身冷汗。“万岁爷,您,你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安公公他?”“他现在是我们的人了!”“那,万岁爷现在去休息?”“急什么?再去恭亲王府!”此时已是凌晨,恭亲王府门前,黑暗一片。“怎么恭亲王府这么黑?不点灯笼么?”楚霸天问小李子。“回万岁爷,恭亲王说是怕

  • 神王至尊秋水如泓

    太微天帝二十九万四千一百五十八年历,三月初十,火神旭凤堕入魔道,太微传位给长子润玉后到处云游,不问仙政。同日,润玉接任天帝一位,承帝玺,号六界,尊其父太微为九上天尊,迎水神之女锦觅为天后。还有两条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天界持续许多年的平静。第一件,火神旭凤堕入魔道,于魔界魔尊身亡后继魔尊之位,天帝为此

  • 非凡神主之江湖恩怨(6)

    玄风没有杀过人,也不会什么杀人手段。天赋惊人的他修炼纯阳功可谓是进展神速,但是他也知道了自己的缺点,空有内力而不会发挥,也就是没有什么对敌手段招式之类。这就让玄风陷入了尴尬境地了,这江湖可不是什么讲理的地方,动不动就是决战什么的可是十分危险,若是没有什么保命的招数即使内力深厚也是一个空架子。纯阳功只

  • 女战神洗白录在线阅读突破水下憋气纪录! (求支持!!!!!)

    第六章突破水下憋气纪录!接下来的两天内,白岩一直在不断的进行着跳绳和单手拉飞机项目的挑战,希望每一次都能够有不一样的突破。而系统抽奖也是狗血,连续三天都是没用的东西。第三天,5月20号。白岩的挑战日。微博和各大媒体竞相想进行对白岩的报道,他们写了无数的文章和帖子渲染此事。吉尼斯官方很快就到达了白岩的

  • 战神苏戬传在线阅读第六章

    “味道如何?”众老头满含希翼的目光望着他,齐声问道。吴老头也不答话,闷声不语地复又拿起了勺子,再次伸向汤锅……几人一看哪还有不明白其中道理的?刹那间四五只手齐齐出手,将伸向汤锅的吴老头的手拦在了半空,其动作之迅猛,哪能看出这是一群年纪全部在花甲开外的糟老头子?顾老头动作迅速,一把就将勺子抢了过去,一

  • 全职男仆第十章在线阅读

    非常感谢世上哪有真情,全世界都知道我很低调,渣中之王,战者,帅哥小胖子,五位书友的月票,感谢所有书友的鲜花和评价票支持。还有虽然这书首日一千多收藏,成绩一般,但书友的月票给了作者信心,所以哪怕这书后面起不来,作者哪怕双开也不会太监,书友们可以放心收藏。感谢书友们的支持。

  • 虫族之意料之外第7章在线阅读

    天寂住所内一张百万载玄冰髓玉床上有两个洁白的茧,正是真在化形的冰雪二帝,不,应该叫天落雪,天凝冰。二人在各自接受天寂的一滴血后冲破了神界枷锁,再加上天寂将自己很久很久以前修炼的一篇功法给了她们,相信不久就可以化形成功了。至于失败,如果在他帮助下还会失败,那么也不用修炼了,找棵树撞死算了。天寂坐在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