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赵晓红的九十年代在线阅读第9节

2021/11/26 9:15:51 作者:痴娘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赵晓红的九十年代
赵晓红的九十年代
作者:痴娘来源:晋江文学城
赵梓涵是个00后,没经历香港回归,没经历98抗洪,甚至连抗击非典也没印象。她即将高考,本打算高高兴兴去留学,可怎么突然就穿越到了1993年?突然成了赵晓红,还是个下岗女工?还有个哭着喊着叫妈妈的8岁儿子?这日子可怎么过啊!且看00后如何在90年代自强不息!

第一卷:星降大陆,光芒初现第八章东海流破门

烈日炎炎,街上的小摊大多空着,摊主们都躲着这毒日等待热闹的夜市。街边的店铺虽开着,但店里的掌柜大多都用手倚在柜台在休息假寐。到处都显得懒洋洋的,就连朋来客栈马棚里的牲口也都眼神倦怠的饮着水。

忽地,街头迎面扑来一阵混着尘土味的热浪,一群白衣蒙面人在马上气势汹汹,一路奔到之处无不狼藉一片,鸡飞狗跳。他们队伍后还跟着几只嘴被罩住了的凶狠巨狼,它们比普通的狼高了足足两倍,背上灰黑条纹交错,目露凶光,利爪不断刨着地下的黄土,要不是脖子被铁链套着只怕立马就要扑前咬断猎物的喉管。

巨狼颈上的铁锁漆黑发亮,衔接处刻有张着血盆大口的蛇头,细长的信子飘在中间。再看马上的那群人的服饰上也有着相同的图案。

行走于江湖的人,没有人不认识这个图案。

不认识这个图案的人很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穿着这个图案的人剁碎了,切烂了喂给他们胯下的座骑或者一些更可怕的妖物。

死的人多了,这个图案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

所以,东海流破门的名声也越来越响,门徒越来越多。大家看到这个图案通常是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跑多远,没有人想成为畜生口中血肉模糊的食物。

流破门位于东海悬崖边上,海边的森林雨水滋润,林木葱盛,是飞禽走兽的聚居之地,这等肥沃的土地自然也引来各路妖物的垂涎,妖物们巨涌而来盘踞此地,所以就算此处土地肥美,树木茂盛但也无人敢踏足此地。

在二十年前,一个年轻人带着一根奇特形状的笛子孤身一人前往东海森林,以奇技收服了禽妖之王翱厉夔,更收服这只妖力无边的嗜血妖兽成为自己的坐骑,一骑一人驰骋于丛林之间,斩杀驯服妖兽无数,就此收服东海森林,成立流破门。

而这位年轻人便是流破门的现任门主——横步扶龚。

因流破门踞于东海,所以江湖人称东海流破门,东海流破门以驯服妖兽为主,除了一些难觅踪迹且妖力世人无法对付的上古厉兽,世上大部分的妖兽他们都能训练成妖宠,专替他们害人,杀人。

短短十年间东海流破门渐渐在江湖有了名气,并且越来越大。除了门主横步扶龚,底下更设有“天地”,“玄黄”两个香堂。分别设有两个堂主,“天地堂”掌舵的是江湖人称黑毒煞的段无常。“玄黄堂”堂主为笑里藏刀骁无忧,每个香堂底下又各有两个护执,而后是两个少务。

日益壮大的东海流破门如今在江湖之上已是如日中天。

幸好此时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沿街店铺看到这样的阵仗也知道来者不善,纷纷关起店门唯恐避之不及。

哗啦一阵泼水声,朋来客栈的小二正在把一盆脏水往外泼,他睡眼惺忪,显然是午睡还未全醒,全然不知外面是什么样的情况。

一抹残忍的凶光从马上的领头人眼里闪过。

巨狼已有两天没有喂食,眼里泛的尽是青色的精光,它要把眼前能看见的全部吃光!它们早已蓄势待发。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哨响,流着口涎的巨狼猛地向前窜去。小二一下被吓醒了惊呆了,温热的液体滑过他的大腿,浸湿了青灰色的布裤,舔湿了鞋袜。他双腿一软颓然跪在滚烫的路面上,他已经闻到了巨狼口中喷出的腥臭热气,残忍的利齿已触及他的脸颊。

温热的血液洒在同样滚烫的路面上,发出哧哧的沸腾声响。

巨大的狼身逐一倒地,不知何时阳光下立着一名长剑少年,他的脸隐在竹编的斗笠下,手中宝剑嗡嗡作响,鲜红的血液洗着刚刚出鞘的利剑。瘫软在一旁的店小二痴傻的看着这位刚救了他性命的少年侠士。

他的眼如光如芒,就连天上的烈日也不能夺去半点锋芒,长剑划破面前的热气,直指那群作恶的歹人。

马上的人只听到东边马棚的干草堆突然传出爆裂声,生出了一道模糊的影子,接着就看见自己的凶宠已经身首异处的倒在地上。

那人好快的身手,一群人愣是没看到对方是何时出手的,又是如何出手的!

世上如此快的剑法他只见过一人,一个就算到死他也不会忘记的人!

“你是?隐流空!”那群人马的领头人先是一愣,而后又像被人从身后刺了一剑,惊异的语气中却掩不住咬牙切齿的怨毒。

他的鼻子以下部分全被一块白布罩住,却仍难以掩住那深入眉心的一道伤痕,是一条紫红色的新疤。

“不是我还会有谁?”

“怎么,如此拼命找我是要感谢我当日的不杀之恩吗?段无常。”一抹笑意荡在唇边,金色的瞳却盯着段无常面上那条紫红色的蜈蚣,傲慢又不屑。

段无常最恨别人提起他脸上的这条疤,看也不许看。当初门下新进的一名弟子不明他的忌讳,就因多看了他一眼就被他当场剐去了双眼。

而赐予他这条疤的人就在眼前,正肆无忌惮的在他的手下面前羞辱他。他眼神狠厉,抓住马缰的手攥的“咯咯”直响,他恨的连血都在沸腾!

那日的屈辱又浮现在眼前。

跋扈到不可一世的堂堂东海流破门二当家,江湖人闻风散胆的黑毒煞——段无常居然会被两个毛头小子截了货,更没人想到会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给破了相!。

新生的雏鸟在枝干因饥饿不住嘶叫,扑腾着羽翼未丰的双翅,狭小的巢窝受不住它的动荡倾斜摔向土地。

一只幼鸟掉落至他的肩膀,他随手抓起,一滩血水从他的指缝间滴落,身边残余的妖狼长舌一卷,将那团血污卷入肚里。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对我们堂主无礼!”一名门徒看出了堂主的怒气,抢着前来放嘴炮。

“又不是没无礼过,再者,就是无礼了你们又能如何?!”隐流空眼神威冽,话刚毕,只见他足下地砖崩裂,爆裂的气流带起地上的巨狼尸首朝对方人马砸去。

那只幼鸟就和刚才的店小二一样无辜,幸好他出手才保住了那小二一命,那幼鸟却没有这样的幸运。

段无常的冷血滥杀激起了他的怒意。

众门徒赶紧护身向前,手持兵刃挡在段无常马前。

兽尸上带着的刚劲剑气一下就撞破了这道孱弱的人肉屏障,段无常果决弃座骑急急向后遁去,可怜他的战马被如此霸道的力量震得筋骨齐断,瘫做了一滩烂泥。

段无常死里逃生气还未喘,却见隐流空的剑流星一般已至眼前,情急之下抬手便挡。隐流空的本只想给他个教训,并不想打草惊蛇,只打算在其颈部留下一条血痕就好,手上并未使上大力气。

就算真要杀他,对他来说亦太过简单,何需多费气力?

只见那厮手上银华闪耀,段无常居然用手别过了他的剑往旁一偏,借力之下剑锋没入树干之中,握在隐流空手中剩下的剑身碎裂成片,两人都略微一怔。

虽自认为没花大力气,但以隐流空的修为,这轻轻一剑也抵过别人八成功力,他手中的剑只是普通青铜所铸,无法承受他的刚劲力量只能剑毁。

趁着这空挡段无常的衣领处突然喷出一阵浑浊的青烟,那是银环蛇的腐毒,一但吸入,五脏六腑俱腐化成水。隐流空急忙气沉丹田,封住口鼻防止毒气侵袭,眼中星芒点点,却见暴雨般的摄魂钉从段无常袖中射出。

全力发射的摄魂钉,距离又这么近,不用瞄准也能轻易射中人体重要之处,而这恐怖的数量就是一头牛也会像一张纸般被打碎。

“哈哈,这金蚕丝甲果然坚韧无比。”脱身成功的段无常惊喜的看着手中的银手套,一脸惊艳之色。李富商献上的果然是个宝贝,当日觉得新奇满戴在手上,今日竟真真派上了用场。

“隐流空,今天我要看着你粉身碎骨!”他脸色忽转,狠厉异常。

百发百中的摄魂钉突然在即将刺入隐流空之时,忽然在他的身边止住了。

细看之下,环绕在他身旁的气流快速的旋转着,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阻止了暗器的侵入。

伴着一声闷响,那数百发被隐流空止住的摄魂钉好似上了弦的连珠箭一般急速的向外爆裂开来,比起之前更急,更凶,更猛。

又有一排东海流破门人倒下,段无常虽凭手上的金蚕丝甲挡落了大部分的摄魂钉,但还是有几发刺入他的身体,衣裳虽破却不见血液流出。

原来他还穿了金蚕护甲!

真是个怕死的人。

隐流空对他的鄙夷又加重了几分,对他的杀意更浓了几分。

“我本无意杀你,既然你如此狠辣也休怪我无情了!”

少年眼中的斗气愈发璀璨,瞳孔周围隐隐闪现着一圈环绕金斗云团,他身边的气流又开始不寻常的流动起来,互相交错,撞击,肉眼不可见的气流搅动的浑浊青白一片。

“你喜欢将人粉身碎骨是吗?今日也让你尝尝分筋错骨的滋味!”

他傲立于风眼中心,在这一方地他就是王,是主宰。

周围的风,空气,尘埃皆成为了他的武器,忠心温顺的为他所用,又暴戾威猛的朝着敌人怒吼。

薄如蚕丝的血花之色飞舞在混沌之中,段无常虽已急忙调息内气,却仍无法阻止血丝从口鼻不断沁出。

虽然隐流空离他足有几丈远,可骤然发出的强劲内力震得他气息大为波动,就这么一下他的心脉就几近被震断,体内的真气像没了主人的野兽,蛮横又无脑的乱窜于他的各处经脉,体内既像刀割又似火燎。

濒临死亡的恐惧瞬间淹没了段无常,行走江湖多年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就算在北次山遇到狍的时候虽有心惊,但也绝无今日这种如此靠近幽冥的绝望。

隐流空爆发的恐怖力量让段无常彻底认清了两人的差距,他甚至开始嘲笑自己的愚蠢,鄙夷自己的不自量力,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该招惹这个恐怖的男人。

不,不,不!我决不能死在这!

行走江湖多年的人,尤其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人,他们数次经历生死却从不放弃一丝生的希望,只要不死他们可以舍弃任何东西。

尽管生命的红色不断飘洒在狂风之中,段无常毎动一处都要承受被五马分尸一样的撕裂剧痛,但他双目狰狞,奋力的从怀里掏出通体发着银白光芒的银环蛇。

此银环蛇是他在北次山上求来的守护兽,平时藏匿于他的衣裳内,若不是银环释放妖力护住他,只怕他早已血脉爆裂而死,只是银华光芒已有衰落之势,保护罩亦维持不了多久了。

段无常双手紧紧抓着银环蛇,丑恶的欲望爬上了他的眼,两只手越抓越紧,忠心耿耿的妖兽还在拼命的释放自己残存的妖力,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主人眼中的狠辣。

“啪”的一声脆响,银环蛇已由七寸处断成两截。它的心还在跳,它的皮肤还有感觉,它的眼还能看,它看到了它的主人两手分别抓着它血肉模糊的残肢,贪婪地吮吸着它的血液,它的精华,撕咬着它的血肉。

它的元神很快的消散了,它的血肉之躯也被毁尽,从此天上地下再无这条被主人出卖的银环蛇。

夺去了银环蛇生命之光的段无常,身体的剧痛消失了,游丝般的真气又秩序的流通于周身,不敢再有丝毫大意与逗留,他现在每一弹指的功夫都是在与地狱勾手做着搏斗。

他先是奋力向后退去,但在强大的力量压制下却只是往后退了几尺。

见逃跑不成,忽地从腰下解下一物,此物长不过一尺,通体发黑,刻有奇怪的花纹。段无常将此物置于唇下,将残余的真气悉数沉入丹田,奋力一吹。

隐流空只听见好似一群婴孩齐声哭喊,悲凉又凄悯,这边惊奇还未过却见到天边远远黑压压大片乌云压来,天地交接之处飞沙走石,黄尘滚滚,大地微颤。

几个弹指间才将那片尘雾看清,不知怎地成群结队的妖兽和野兽正从四面八方忽然涌向这来。

婴孩的哭声瞬间被鸟兽愤怒的鸣啼压过,游荡在尘埃中的悲悯被妖兽的盛怒打散,无数的利爪及尖喙在他的头顶盘旋,数不清的獠牙,尖爪在靠近他。

段无常吹的是东海流破门的不传秘技:大地之悯。

这是一首蛊惑兽心的幻音,常人听来就如普通婴孩啼哭,可在百兽的听来却是自己的血亲骨肉撕心裂肺的垂死挣扎。

爱子护子之心,人有,禽兽亦有。方圆五里的妖兽,猛兽全都嘶吼着朝这边奔来,在它们眼里,隐流空就是最可恨,残害它们幼崽的敌人!

段无常抓了一只蛊雕急忙飞身潜逃。他已油尽灯枯,再不走就算隐流空不杀也会衰竭而死。

眼见段无常要逃,隐流空虽着急却苦于被群兽困住。干脆闭上眼,气沉丹田,运气凝聚两掌一字全开,刚还缠于周身的妖兽一下被至刚天罡正气弹开,位于中心的人恍如流星一般朝着空中的人影窜去。

强劲的力道不知将人带到了哪方,待隐流空睁开眼时,却看到奢靡的大堂内一大群人包围住一个瘦弱的人影,而那双似曾相识的眼,尤带着愠怒又惊讶的看向自己这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神途在线阅读第八章

    陆哲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漂浮在九幽雷罡树的本体面前,绵远悠长的呼吸声从陆哲云嘴里呼出。他看到了乔老死去,看到了梦馨被她的族人强行带走,以及离去前对陆哲云说的那句我等你更是牵动着陆哲云的心。“为什么这么痛呢,这难以言喻的心痛感真的好难受。”陆哲云这般想到。梦中的陆哲云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九幽雷罡树

  • 绝品武神第二章在线阅读

    “梦。”“夜歌。”“梦,喝我的血…吃我的肉吧!这样就能和你合为一体了。”“不,我不能伤害你…我不要!”“可我不要你死!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活在你身体里,和你一起活下去。”“不,我不要,夜歌,我……”“我爱你…梦……”昏昏沉沉的…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周围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隐隐约约地,我听到了一个

  • 魔门天下之这我孙砸?(二)(5)

    这两个小孩儿拖着两件很大的衣服,眼神很是迷茫地看着周围。在场所有人都一脸懵:这是谁家的小孩呀?“这……”白远惊讶了,紧接着,他两眼放光,“嗖”的一下就蹲在了两小孩的身前,白远仔细地打量着他们,“这……太像了……诶!老蔚头儿,快过来瞅瞅!”蔚离听见白远的声音,这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屁颠儿屁颠儿”的随

  • 超时空武侠传重制版之第十章

    西里特特在火焰当中凝视着那座巨大的王城。利普尔斯城,他曾经服务过五千年的国度。他的父辈们也一直为维尔图亚王城服务。从出生到死亡,他的胎盘和棺材全都在这个国度里。西里特特成年的时候就加入了禁卫军,他一步一步爬上了禁卫军首领的位置。那真的很难,而且他服务的魔王陛下天天游手好闲没有一丁点王族风范。后来他听

  • 我在港片世界当神探在线阅读第3节

    苏小透的成功逆袭,果然靠脸才是真绝色!苏小透大学生涯开启,想当然的就时间多了。有了电脑又有了时间,苏小透就各种开始琢磨着,如何才能接近大神。做粉丝的人吧,总会有着一种奢望,希望大神认识自己,希望被大神所熟悉,更希望和大神成为能说的上话的朋友。而这些希望,也是苏小透所希望的。但,他也是理智和腼腆的。虽

  • 凌霄武侠在线阅读第三节

    “你是谁?”“我问你是谁!”来人又重复一遍。子夜反应过来,看向现在她面前的人。朝日奈风斗。“我是子夜。”风斗瞳孔微缩,子夜,不是绘麻啊……他在得知家里有妹妹来的时候,还以为,是绘麻回来了,于是,他把所有通告都推掉,只为了回来见她一面。现在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啊。她都决定要走了,怎么会回来呢?子夜……

  • 我的末世修仙记克隆“零”,四道轮回!

    邪道与鬼道,双道斗法。双缕飘忽不定的虚影争斗至世界各处,所到之处,自有无辜生灵受难。仙道见此面露不忍,浮沉一扫。所修阴阳和五行规则,七色之光散出,修复万千本源受损的生灵。“疯魔战甲,疯战成狂。落日神枪,横扫千军。”魔道疯战成狂,身后突然化形万丈巨人。巨人穿云扶山,像那千万年前的擎天巨柱。举枪横立,横

  • 贤夫难得第4章在线阅读

    走出屋内,看着久违的太阳,伸了个舒服到骨子里的大懒腰,乔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哦不,是秦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踏着无比坚定的步伐,虽说不认路但是走的要有自信,嘴角带着笑意的秦川正式上线,一个想要弄死主角的配角要马力全开了。很明显天阁作为听风大陆的顶级势力,建筑面积明显超过了秦川的认知,本以为自己兜兜转转

  • 神奇宝贝之我的穿越之旅走出乡间的少年

    十五岁那年的那个夏天,肖添力的命运发生了转折。在此之前,肖添力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少年。与村里小伙伴所不同的是,他没有爹。知道秦香莲的故事吗?这个故事,在哪朝哪代都有自己的版本。添力的娘就是现代版的秦香莲。她在侍奉公婆,养育儿女数年之后,被她那大学毕业留在城里工作的丈夫抛弃了。民间故事中,喜新厌旧、忘

  • 叶先生的小娇妻第7章在线阅读

    在西站发现甄蘅的身影简直不要太容易。甄蘅是娃娃脸,出门总要携带身份证,以免出现被门卫怀疑是未成年人不允放行的事情发生。不得不说,那双大大的猫眼,让甄蘅更减龄了。甄蘅犹如金刚芭比一般拖着两个拉杆箱,向于非鱼狂奔而来。说自己不认识她,是不是晚了?于非鱼被甄蘅环住腰身,充满怨念的声音传入于非鱼的耳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