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让全球学汉语!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8:35:03 作者:汉语天神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让全球学汉语!
我,让全球学汉语!
作者:汉语天神来源:飞卢小说网
汉字,又称中文、中国字、方块字!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一,已有六千多年的历史。而人们不知道的是,汉字蕴**超级力量!写出一个‘火’字,一团火焰真的出现!“从今去,任东西南北,作个飞仙!”吟唱着诗句,飞天而起!从今以后,我要让全球人学习汉语!!!(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只是我才了解到许纯没有爸爸,她爸妈离婚爸爸不理她好多年了。侯翎不知道哪来的神通联系到了许纯的爸,但是人家在国外赶不回来。许纯也没有外公外婆,最可怜是许纯疯了没人管,侯翎干脆用警车把她扔到了精神病院,用的理由是强制治疗。许纯的妈还在抢救中,一旦她被抢救过来也是一样的结果。

不过要是许纯的妈没被抢救过来,我也不会负法律责任。我没有用危险性高的瓶子,只是踹了她一脚,情急之中没有把握好力度。虽说这样想,我也很怕许纯的妈妈会死,就算不是我杀的她,她因为我而死我也会有愧疚感,毕竟是我踢的。好在许纯的妈没出事,最终还是被抢救过来了,然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里去治疗,警方在她清醒后给她做了精神鉴定,结论是她疯了。

“卓颜,你怎么知道那时候我会遇到危险的。”得知许纯的妈疯了以后我最大的疑问就是卓颜怎么知道我会遇到危险的,他是神算子不成?而且我仍旧对他的瞳色耿耿于怀,许纯说他是桃红色的眼睛,我当时也看见了他的眼睛里有一瞬即逝的桃红色。红眼睛的,不是兔子就是鬼怪,活人的眼睛怎么可能是桃红色的。

“霍水,许纯疯了只有你不知道而已,谁叫你平时不听八卦。”卓颜先愣了愣,后扯谎,我确定他撒谎,刘丽婷就是八卦女皇一刻都闲不住,许纯疯了她都没八卦怎么可能大家都知道。

我肯定卓颜是撒谎,但是卓颜就是死不承认,最后我也只能认账,他死命的抵赖我也拿他没有办法。于是我们两个就这样决裂了,姐弟关系一度变得奇差。我不能拿他怎么样,他也不能对我怎么滴,我们两个这样僵持着,谁也斗不过谁。

“霍水,最近怎么又没和卓颜在一起啦?姐弟闹别扭?”前段时间我腿还没好,卓颜总是跟在我旁边照顾我,但是现在我们姐弟关系可不好。因此刘丽婷立刻就发现了我们之间关系的改变,以她的个性还能不八卦出去的?我不否认也不承认,我确实和卓颜闹别扭了但是我就是不想让她知道那么多。

“没什么,我们是姐弟关系又不是男女朋友,干嘛要一直在一起。”我堵住了刘丽婷的嘴,但是没能阻止她的好奇心。我这边保持沉默不理会她,她就去了解卓颜那边的情况。我看着她跑到了男生聚集的那堆去,幸好卓颜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就再没理会她。

我松了一口气,八婆八不到东西,最好不过。

我虽然尽量避免和比较八卦的同学接触,也从来不想引起她们的注意,可事实上事与愿违,学校早就里飞满了留言。我只能暂时选择低调至极的上完课就走人,上课都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基本上可以算是夹着尾巴做人,天知道同学们是怎么评价我的:差点防卫过当失手杀人的霍水。我哪能不低调呢?偏偏我想低调,同学们不让我低调,我在学校里还是遭到了诸多盘问,几乎都是问我怎么能下得去手的。我回答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回答不下去,我只是想要她别过来本能的上了一膝盖,我根本没有料到她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时候我大概有点后悔,毕竟我和弟弟决裂了,而本来理论上卓颜是可以保护我的。决裂了之后卓颜根本不会主动为我说什么,当时是他报警把我救下的,但他不说。同学们又找不到侯翎警官,另一个能明证我是防卫过当的人也不会为我说话。刘丽婷倒是好对付,她只是喜欢说,不搬弄是非,以讹传讹需要时间,暂时还没有太大的问题,我的问题是,江月在搬弄是非。

“霍水还真的是个祸水,遇到她能不摊上危险么?”

“我就觉得许纯出事是霍水闹的,她画的画摊在地上,许纯踩上去就出事了。”说这话的是江月,全校最看我不顺眼的人。我想想和她争想想又没有,总觉得和她争没劲但是不争又不行,她就是这样令人讨厌但又让人拿她无可奈何。我恨她恨得牙痒,还不是只能先忍着。普通人哪能和贱人光明正大的斗呢?她会把我拖到她一样的素质水平上,再用丰富的经验打败我。

“可是到底是许纯自己踩上去的呀,你们的画作不都是摊在那里的,从来没有例外。”还是有同学明事理听人话的,江月在夸大事实被人质疑了。我坐在离江月不远不近的地方竖着耳朵听,江月愚笨之处就是她说我坏话不知道先观察我在哪里避讳我,还说得没那么可信被人质疑。“虽说是那张画害得,但又不是霍水的错,霍水就坐在后边呢你也不怕被她听见。”

“我怕她听见?她自己是祸水,我怕她靠近倒是差不多。”江月回头白了我一眼,完全不知道得罪人的后果可能会是什么。我现在不计较可不代表我以后不计较,我可是个记仇的。她旁边的其他同学侧过头来看我一眼,我冷静的对她们一笑,现在不是我找江月算账的时候。江月没听见我理她更闹得可以,翻来覆去就是说我是“祸水”,也不嫌烦。

我确实名字名字没起好,但是那又怎么样?也不能这样败坏我说我是祸水吧。

“我的画,本来不在那里的也不知道谁挪了,出事了就担心自己,不停的说明画是我画的。”我故意路过江月那边听见她还在宣扬我画的画害了许纯的说法,我是一忍再忍直到忍无可忍,不过至于我的画有没被人动过我不知道,我放下画就走人了,回来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毁了,我哪还看得出来?反正是非全凭一张嘴,不就这样么。

说得早不如说得巧,反正我已经做到最贱的地步歪曲事实了,本来就要的是最贱的效果。

“许纯母女两个真的是因为一个眼睛完全发疯了呢,她们居然还打算要霍水的眼睛来代替。”我才刚走过江月那边,就听见刘丽婷在前排离我很远的地方说我的八卦,刘丽婷这个人别的都还好,就是一张臭嘴贱到了极致,没有新闻说她就揭人旧疮疤。虽说许纯事件我是被害者,我没有理亏的地方,但是她总是宣扬我把人踢成生命危险的事情算什么?江月就在她后边几步之遥的地方说是我害了许纯呢。

我很有些生气想和刘丽婷理论,但是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却梗住了,想了想我还是什么也没说,我何必去多惹是非,就是话说的越多越错。可惜的是刘丽婷完全把我当空气,完全没注意到我刚刚就站在她旁边,我认输我算她厉害。

“到底是谁害的许纯出意外的?”有个男生问,想不到男人都被带动的八卦起来了,我有点恶寒,流言蜚语飞的太快了一些。

“是那幅画。”刘丽婷愣了愣之后回答。“我不清楚是不是有人动过霍水的画,但是霍水平时都是第一个画完的总会放在最里边,不能那么容易被踩的吧。”

完美倒戈,或许她自己都没意识她这句实话实说已经把江月给卖了。我那时候是不是把画放在最里边我都不记得了,不过我确实经常第一个画完。我刚刚才诬陷了江月,刘丽婷一个实话实说的八卦就把江月给卖了。我有点得意的看了江月一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江月已经气的脸都变形了。得瑟之余我也想到了点不对的地方,那天好像也是我最快画完的,如果说我一如既往的把画放在最里边,那么是谁挪了我的画?

当然不可能是被我陷害的江月,她不会傻到没有一点把握就栽赃,不过其他人也不太可能,她们动我未干的画作干嘛呢?所有人都不是凶手,那么是许纯自己想不开踩到画上了,还是有别的什么脏东西把画给挪了?我又想起那天我“完成”的策划,它就像是鬼写给我的,那么其实是萧千里做的吗?他一直在学生会那个房间里,先弄伤了许纯又等着下一个,但是不明原因的放过了我?

他帮我做策划,是因为他是前会长的缘故?

那萧千里还真是管得太宽了,死了还要管。

“刘丽婷,你说什么呢,谁动过那画了?除非是鬼吧!”江月马上就急了。

“我知道那时候你在剪纸,可是霍水的画确实应该放在最角落里啊。”刘丽婷还傻了吧唧的完全不知道我之前说过什么。我的低调终于换来了结果,因为我的低调我反击得有力,刘丽婷还在无知的情况下帮了我。话题的重心转移到了许纯是不是江月害得上去了,江月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成功诬赖到我,反而沾了一身的腥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然而我不理会是非,不代表是非会离我而去,程媛媛和刘丽婷居然打算再去看看许纯,而去是拉着我和江月一起去看。

“霍水,我们去看看许纯吧。许纯在疯人院里了,可能我们以后都见不到她。我们四个一起去,应该没问题的吧?疯人院里也算安全了。”刘丽婷是这样说的。

“虽说她和她妈妈对不住你了,但是,她人都疯了,我们还是别和她计较吧?”

“可是我还是不想去。”我不想见许纯,也不是说我讨厌她而不想,我只是觉得我需要避讳一下她。虽说许纯是疯了我应该原谅她,但是她伤到我了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我没有那么宽广的心胸完全不记仇。再说了就算我不记仇,我总得记住伤吧?她伤到过我我不回避吗?“我不记恨她,我也记得我们曾经是好朋友,但是我不想再去见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气末日的开始

    我叫林秋,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今天又是上数学课睡觉的一天。“林秋!林秋!......”我睁开眼睛,叫我的正是外号‘地中海’的数学老师。之所以叫他‘地中海’是因为他在当老师之前苦心钻研数学导致头发秃了一大块,哈哈哈,这就是沉迷数学的后果。我站起来用些许慵懒的语气说道:“到。”。老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 道王之治病(7)

    上官家离慕容家不远,虽然也是一座大宅,但和慕容家富丽堂皇的风格极为不同,显得古朴肃穆,又不失尊贵。云松领着季云直接进入书房,里面坐着一位老者,看不出多大年纪,面目威严,眸子中精气内敛。他凝视着季云,季云也目不转睛的瞧着他。过了一会,他赞许的点了点头,‘坐’说着指了指左手边的椅子。季云依言坐下。‘早听

  • 娇妻阿芜之曾经的英雄啊!”(6)

    一架直升机在南方的海域的一艘航母上降落。“不就是病毒吗?这点事都处理不好,要你们干嘛?”一个魁梧的身影从飞机上的副驾驶钻出。“克洛维将军,你还是那么火爆啊,呵呵呵。”一个秃顶穿白大褂的老头说到,“那些强化疫苗还好用吗?”“我全给你一个小屁孩扎了!”“全…全部吗?”老头有些惊慌。“你听不懂吗,全扎了。

  • 全娱乐圈跪求复婚在线阅读第五章

    “坐。”斯内普示意贝莱格尔。贝莱格尔没说话,只是盯着斯内普,一口一口品着茶。“看我干什么,你口袋里的东西要掉出来了。”斯内普很随意的说。“恩?”贝莱格尔把那张纸拿了出来,然后展开看了看,就又塞了回去。“什么?”“麦格教授给我的去霍格莫德村的调查表,没用,我没有家长或者监护人。”贝莱格尔遗憾的说。“怎

  • 将相诀之第三章(3)

    疼……浑身疼……斋藤一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什么碾压过一般,从骨髓深处透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还有就是自己身上伤口处的清凉感——明显是有人给自己上了药。眼皮很重,好不容易撑开以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却不是熟悉的景色——既不是透着不详的橘红色的天空,也不是最常见的房屋结构的顶梁,而是从未看到过的一片洁白

  • 一方天地化为城在线阅读第一章

    雪,轻柔,洁白,落在所有能动的不能动的东西上,天地皆白。我重新坐在曾经被遗弃的道路上,看着街头上人烟稀少。明明轻柔的感觉不到重量,偏偏每一片的落下都清晰的映在我在心里。我出生的城市是个偏僻的地方,被遗弃的地方是郊外的小路上,似乎特意避开行人众多的大路才做出的选择。所以我一直没有被人抱走,一个人孤单的

  • 一九九八在线阅读第10章

    眼前的两个人战斗数值绝对不是所谓的战五渣,如果他们也算是战五渣的话,那么我们的战斗数值估计就只有零点几了。快看,艾欧尼亚又放了那招了,就看到艾欧尼亚的翅膀突然张开,空中开始出现大量的血色长矛,他们纷纷调转方向,然后就看到艾欧尼亚双手一挥大片的血色长矛好像箭雨一样开始疯狂飞向那只恶魔!对就是这招,让我

  • 星空战纪在线阅读第三章

    苏琳自从知道对门的人回来了,就更少出门,抱着电脑,奋战中。不过,可愁坏苏父、苏母,父母就是这样,孩子在家就嫌弃不出门,出门就担心不回家。所以,夫妻俩想,既然琳琳不出门,就把人叫到家里,这样琳琳就不会一直玩着电脑。要是苏琳知道苏母出的啥主意,她就不会想在家,逃都来不及,但是苏琳还一脸兴奋,全然不知道自

  • 萌妻带球跑:丑女时代第一章在线阅读

    漆黑的夜幕中,云层有些厚,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忽然,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映照出刹那的苍白,与此同时,正厅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走进一道年轻的身影。“你来了。”一个雄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一个响指,正厅的灯全都亮起,巨大的水晶挂灯,四周的装饰小灯总体形成一股亮堂的金黄光芒,映照在如镜般的

  • 火影之无限作死第六章魔法原理

    策略!策略很重要!既然火系魔法对小五行木藤怪作用不大,那么试试别的,光爆-300,不错;雷电球-50太少了;土刺,不会吧,没什么作用;风刃,-200,也可以;吞噬球,-150,一般般;冰团,-250,算一个!一轮魔法攻击下来,当首选光爆与冰团。只是光爆不仅对小五行木藤怪造成伤害,也闪的何一名眼睛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