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大秦之最强奸商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6:36:11 作者:扑街达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秦之最强奸商
大秦之最强奸商
作者:扑街达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火遁·豪火球之术!”

声音听起来很随和,却有着无限的安全感。或许是傲缔很尊敬宇智波鼬这个人物吧,也很放心将自己的安全问题交给他。

这时系统的声音也随之赶来,“恭喜您抽到了SS级的宇智波鼬,希望您能安全度过本次危险。系统将于近两日结束升级维护,感谢您的支持。”

一个月的等待,换来了宇智波鼬,这波买卖赚大了!

————

————

火光将半个汴京城的天都染红了,早已经睡去的人们都突如其来的冲天火光惊醒,披上外衣跑出家门,看向火光的方向。

“走水啦!走水啦!”

“走水啦,快来人救火呀!”

......

不是近距离的接触,你绝对不知道忍术的威力。

宇智波鼬喷出的火焰将黑衣人的火焰完全压制住了。

火焰汹涌而至,远处的黑衣人惊恐的退后两步,想要逃出巷道,却终是无情的被火焰吞噬。

“阿七!”

近处的黑衣人看到这一幕怒吼了出来,随即赤手空拳的攻向宇智波鼬。

“啊啊啊!!”近处的黑衣人刚刚松开自己的环刀,栖身后退,转瞬间看到惨死的同伴,愤怒之间竟被冲昏了头脑,似乎忘记了力量上的差距。

只见宇智波鼬松开握住环刀背的手,抬起双拳,左手轻易地拨开黑衣人的拳头,没等下一拳攻过来,右手已经抓住了黑衣人的脖子,这时,环刀才传来一声清脆的落地声。

“这个人,要杀么?”

这是宇智波鼬第一次和傲缔说话,竟然有一种浑身美滋滋的感觉,没办法,谁让他是宇智波鼬的小迷弟哪?

“额......杀人终究是不好的,还是打昏了吧。”

傲缔话音刚落,宇智波鼬的手微微用力,黑衣人就昏了过去。

火焰因为没有查克拉的供应,正在慢慢熄灭,不过巷子两旁的民居里,灯光却接连亮起。随着不断的传来,“走水啦!走水啦”的声音,傲缔知道两个人应该跑路了。

“里面是什么人!执法队再此!快快束手就擒!”

在火光的照耀下,一队人马出现在巷道口,发现了两人,刀已出鞘,正列队冲过来。

“纵火犯别想逃!”

这样的大声呼喊多半有欲盖弥彰的成分,抓住了纵火犯,整个汴京城的人都会夸赞他们。抓不住纵火犯,汴京城的百姓们也知道他们努力过,反而不会责怪他们。

“下一步怎么办?”

“凉拌!跑路呗!”

宇智波鼬的手已经抓住了傲缔的后背,脑海中却再次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触发新手任务!将顾离送到安全的地点。难度:一星。”

啊??

不是更新维护了么?

“在线维护。”

似乎感觉到了傲缔的困扰,系统开口说道。

“太坑人了吧!我等了一个月!你居然告诉我在线维护?”傲缔愤怒的在脑海里控诉这个坑爹的系统。

“是否接受新手任务?放弃该任务,一个月后方可再次触发。”

都这么说了,还怎么拒绝?

手边这次出现的是绿色的按钮,轻轻按了一下,系统提示他接取任务成功,随后再次消失。

一点提示都不给啊,喂!

“哪个,鼬啊,我们要换方向了!”虽说和系统墨迹了半天,外面方才过了几秒钟。

“去哪里?”

“我......大概......应该救一个人。”傲缔也不知道怎么说,执法队的人已经跑过了一半的路程系统所说的顾离应该是那个胖子,刚才他还喊着去顾家求救来着。

两边的民居也不断地有人打开房门,“可是我不知道他在哪了,跑着跑着就丢了。”

有些尴尬,不过宇智波鼬依旧抓住了他的腰带,“看着我的眼睛。”

“啊??”

傲缔低头,随即陷入一片红色的世界。

————

————

“我这是怎么了?”

只听得身边风声呼啸而过,缓缓睁开眼睛,下方汴京城的建筑变得异常渺小。因为火灾,许多居民不得不在半夜穿衣灭火。这时候的火灾稍有不慎就会烽火联营。

傲缔亲眼所见,自己的身体落到一处房顶,下一秒再次腾空而起。而这一切的根源,在于提着自己腰带的宇智波鼬。

“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传过,鼬捂住了耳朵,幽幽开口道:“怎么了?”

“太太太!太高了!”傲缔不断的挥舞着双手,想要抱住点什么,却只能无助的放弃,浑身紧绷在一起。

鼬停在一处屋顶上,将傲缔放到一旁,轻笑了两声,“你和我弟弟当初一样,有些怕高。”

“你弟弟?佐助?”傲缔瘫坐在屋顶,想要站起来,腿肚子却依旧在钻筋,只能用手揉一揉。

“你认识?”鼬的眼睛在夜色下发亮,看的傲缔有些出神。

“先不说这个,说起来有些麻烦。我们这是在哪?”

“我刚才读取了你近期的记忆,按照你逃跑的路线来到了这里。”指指脚下的巷子,鼬开口说道。

此时,傲缔才注意到,方才那把火炬刀还插在墙上,深深镶嵌在墙里。墙壁上也到处都是刀痕,不过黑衣人和胖子的身影都消失了。

“这下遭了,能找到他们么?”

“这边。”鼬指向了一个方向,那正是最开始胖子逃离的一边。

————

————

“顾离!你死定了!”

四名黑衣人将胖子和他仅存的一名护卫逼到墙角。幸亏这名风属性护卫很强,才能坚持着带着胖子跑这么远,坚持到傲缔和鼬的来临。

“大姐,我真不认识什么白家!我这么大都没出过汴京啊~~~”胖子贪坐在墙角,一脸泪水的哭诉到。

“要怪就怪你那个作恶多端的父亲吧!杀!”

女声传过,黑衣人们将包围圈缩小,他们之间除了那个雷属性的女人,竟然还有一个火属性的存在。

眼看着雷属性的护卫进行最后的抵抗,傲缔和鼬刚刚抵达附近,看到危险的一幕,傲缔连忙喊到:“鼬!快救人!交给你了!”

雷属性护卫腿弯中了一剑,单膝跪地,看到劈过来的风刃,抬刀格挡,却因为重伤,无法灵活的使用灵力,手中的剑刃断成两截,连带着脸和胸前撕开了一道口子。

嗖!!

感觉到身后的危险,黑衣女子回手将飞来的手里剑格挡开。

双方都在注视着对方,一边是闪烁着雷、火双元素的黑衣人,一边是全身都藏在黑衣内的宇智波鼬,以及缩在他身后的傲缔。

“你是何人?”黑衣人问道。

“是你!壮士,恩人哪!快救救我们,必有重谢!”胖子眼尖,一眼看到了鼬身后的傲缔。

“Holly!”傲缔挥挥手,对面火属性的黑衣人将一团火焰喷了过来,“要不要这么残暴!打个招呼不好么!”

火焰呼啸而至,不过这次鼬没用火遁,要拯救的人还在那边,稍有不慎,就会殃及池鱼。

只见鼬看到近在身前的火焰不为所动,带着戒指的手从衣袖中伸出,正握着一把泛着寒光的苦无。

手臂轻轻挥动,黑衣人的火焰被裁成了两半,落在了屋顶。

鼬的身影在切开火焰的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下方的黑衣女子将剑抵在身上,急忙喊到:“小心,他过来了!”

就在黑衣女子喊完话的一瞬间,鼬的身影出现在四个黑衣人的中间。

“小......!”

看到鼬的身影,最左边的黑衣人连忙提醒,可是没等黑衣女子回过头,鼬却已经出手了。

手中的苦无与黑衣人的剑相击,发出清脆的交击声,下一秒黑衣人的身体倒飞出去。鼬收回踢出的右腿,回身已然攻向了另一名刚刚缓过神来的黑衣人。

“呜哇!!”

黑衣人手中的巨刃猛的挥下,却被鼬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躲了过去。鼬趁势抓住了黑衣人的手腕,一用力,黑衣人手中的巨刃脱手而飞,想要用另一只手夺回自己的武器,肚子上却传来剧痛。

一把苦无深深的刺进黑衣人的腹部,逼得他不得不退后。

“三叔!”黑衣女子接住被称为三叔的黑衣人,退出了战场。

最后一个火属性的黑衣人趁势接近了鼬,手中的火剑在火焰的加持下,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只见鼬脚尖一挑,刚才黑衣人的那把巨刃已然握在手中。

火属性黑衣人武艺不低,竟然能够和鼬对拼十几下,不过依旧落了下风,渐渐被压制住了,又过了十几招,就只有防守之力了。刚刚将受伤的黑衣人扶到一边,雷属性的黑衣女子从侧面偷袭鼬,奈何,她不知道写轮眼这个bug。鼬微微侧头,躲过了黑衣女子的攻击,将巨刃甩向身后、进行还击。

黑衣女子的面巾下露出一丝微笑,短剑碰巨刃,怎么看都是巨刃获胜,她却有自己的底牌。就在两者相击的一瞬间,黑衣女子的剑上突然被雷电包裹,经过雷属性的加持,她有信心轻易砍断巨刃,随后将这个碍眼的家伙,连腰斩断。

“这...怎么可能?你也......!”

鼬的巨刃上竟也被雷电注入!

“你们赢不了的!”鼬开口说道。

黑衣女子皱紧了眉,与鼬哪妖异的双眸对视。

“小姐!”

哎呦呦!听到这一声,躲在房顶烟囱后的傲缔眼前一亮,竟然还有一个女孩?

“哈啊!!!”

黑衣女子颇有不甘,加大了手中灵力的输出,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鼬手中的巨刃被割出了一个小口,随后被切成两半。

黑衣女子的刀法,讲究的就是趁你病,要你命,连绵不绝。等她一个转身,再次挥砍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身前哪有什么敌人?

这是?

黑衣女子警惕的看着四周,放眼望去,空无一人。耳朵里寂静无比,唯一的声音,就是自己的心跳声!

“出来!”尝试着喊了一声,却毫无用处,猛的砍向身边的墙,却发现凭空而过,“灵魂师?不对!灵魂师的身体都十分脆弱,不可能那么强的!该死!滚出来!”

黑衣女子警惕的四处张望,却毫无破绽。

笑话!这可是鼬的幻术,就连整个忍界都没几个人能够解开,更别提这里的人了!

起风了,将黑衣女子的面罩吹起了边角,露出了一副姣好的面容,随后微风消散,又变成了之前冷漠的模样。

似乎感觉到身后的异样,猛然回头,发现世界都在融化。黑衣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手臂上的伤口依旧在微微作痛,她一定以为这是在梦中。

原地旋转了两圈,手中的长剑倒提着,观察着这个水墨画一样的世界。所有的街道、房屋,都化成了墨汁,在地上流淌。天色竟然在迅速见亮,地上的墨汁也汇聚在了一起,一个眨眼的时间,眼前竟然飘起满山桃花。

黑衣女子颤抖的手已然握不住长剑,任由它落在地上,踉跄走了两步,才发觉,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一袭淡蓝色长裙。

脚下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那是靴子踩在花瓣上的声音。

泪水顺着脸颊落下,花瓣落在肩膀上,黑衣女子张开手掌,看着桃花飘落,接住它,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她多希望,这一切是真的啊多希望一切能够回到梦中的地方!

“灵儿!”

!!!!!

熟悉的声音传来,被称作灵儿的女子猛然回头,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

“爹......你......”灵儿向前走了两步,随后又退了回去,“不!这不可能!”

“说什么那?奇奇怪怪的!”男子越过灵儿,向前走去,前方有一座凉亭,那正是灵儿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一个能和父亲看这满山桃花的地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献祭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依思没有去临歌派,而是呆在铺子里,而林惜舟却又是宿醉,直到正午,才揉着眼睛出现在依思的视线里。林惜舟看到依思的时候,小姑娘半眯着眼睛,靠在桌子上,读着一本书,林惜舟瞟了一眼书名,是一本叫《青雷风云异闻录》的异怪杂谈。林惜舟笑了一下,语气例行轻浮,开始骚扰依思。“小姑娘,有什么心得嘛?说给先生

  • [足球]巅峰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景阳浑身僵直的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不敢置信的状态。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遭受到了惩罚,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扔到了这里!!!而那让他遭此大祸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其实并不是多么过分。——他真的只是在女同事们热烈讨论最近产妇跳楼

  • 异能四少之九能尊皇城破(上)

    莫武扔掉了手中的剑,拿起旁边侍卫背着的大刀,看向弯伐头领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杀我的人的是何人。”弯伐头领把弯刀竖在俩眼中间,笑了笑:“对不起,我的弯刀不允许我向没倒下的敌人说出名字。”“呵!当初你家乏为之也是如此,可惜,我没倒下,只是这里有一道印记,现在还很痛了。”莫武摸了摸腰部。“城中

  • 混沌之逆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厅里气氛严肃,莫老爷坐在那里一脸悲愤,“你这个不孝女啊!知府大人家才刚刚来提了亲,你就出去野了三天,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怎么跟大人交代?”莫灵越犹如看戏一般,好奇地问道:“提亲?跟我吗?”“不跟你难道跟我吗?”此刻的莫老爷面目狰狞,胡子都快气飞了。莫画宣连忙添油加醋道:“爹爹,她这样丢了莫家的脸

  • 极道修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回过神来,张亮发现自己已经将一条鲤鱼吃光了。“养殖这些的话,大家肯定也会争着要的。”张亮眼前一亮。他特意围了一个地方,来养这些鲤鱼。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三天,张亮迎来了向海酒楼的客人,为首的人赫然是杨思倩。杨思倩带着三辆小卡车过来,他们载了玉米以及土豆离开。而杨思倩自己则是在张亮的徒弟里逛了起来。当她

  • 哪狐不开提哪狐(GL)虚迷幻境

    沈漓虽也不解,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为了上昆仑他几乎费尽心血从淮山逃出,可对蓝卿若这份超越常理的亲切感却剩余这份执着,想着她喂自己吃鸡蛋的模样,心就软得厉害。如若娘亲还活着,是否也会温柔的喂他吃东西,也会在危险时将自己护于身后。蓝卿若低眉拍了怕他的后脑,她怎会让他入不了昆

  • 纯情甜心戏席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三的生活,水深火热,但对于宋颂来说,都一样,反正她的成绩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一本出线,老爸老妈也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她自由发展。“喂,你能不能有点形象管理,好歹是一中校花,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死猪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吴歌一脸嫌弃,下楼拿了罐可乐,就见自家老姐穿了件T恤短裤,长发也散着,瘫

  • 超级QQ农场系统之娘还疼三儿吗?!

    “害怕什么?!”林觅笑道:“是机缘,也是造化,没什么可怕的!”怕就她一个人怕好了,实在没必要拖着李延亭一起担惊受怕了。李延亭怔了怔,点点头,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林觅知道他,要是不肯说,便是死也不开口的。她笑道:“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李延亭看着她,忍着没问接下来的话。不问也好,只道

  • 守护之梦醒泪落在线阅读第2节

    大壮眼睁睁地看着,正准备等死,因为队伍里跟本没有能抵挡斑纹豹的人。咻。一声打破平静的声音,让大壮产生一丝疑问:射箭也阻止不了斑纹豹的。下一刻,大壮就不这么想了,大壮看到一支箭射入斑纹豹的体内,这支箭射进斑纹豹的体内,并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在里面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斑纹豹的体内搅个粉碎,才射出来,钉

  • 大佬为我竞折腰叔宝行刺,赵仁昏迷

    来到登州已经两天了,这天正是打擂选太保的时日,一大早上赵仁起了个大早,这几天满是打擂的公告,告示贴的满地都是,随处一看都能看到。赵仁如约的来到打擂台的地方,只见此时擂台处已经围满了老百姓,在擂台的外面也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摊贩,有卖小儿玩具的、又卖酒水的、甚至连卖煎饼这类小吃的也来凑热闹。赵仁此时准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