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被迫穿成反派的娇气亲妈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11/25 17:09:13 作者:富十二 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迫穿成反派的娇气亲妈
被迫穿成反派的娇气亲妈
作者:富十二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告:已完结《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可宰!新文《病秧子假千金她跑路啦》求收藏末世大战,只开启变美废柴异能的夏安挂了。结果一睁眼,夏安发现她穿越到了一本女主三观不正的狗血小说中!而她穿越的对象还是病娇反派他亲妈!那位——身体娇气的跟豌豆公主一样,心灵也脆弱的跟水晶一样,只存活在众人回忆杀中的短命炮灰,女主她爸的白月光初恋兼反派儿子恨得要死的亲妈!当穷逼夏安看着自己六位数的银.行.卡余额,在看着网络上满屏幕都是她那位反派‘私生子’被曝光的黑料。夏安脸色一变!发出了……一阵愉悦的笑声!!!\(

10

叶夕几乎是跑着去的拜丘院,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心急着要见文疏,或许是想向他诉苦,或许是想负荆请罪,或许是担心他的伤势,也或许是其他什么理由,但是理由已经无足轻重了,他只知道自己想见他。

一踏入院门,立刻就被文疏的小厮拉住了:“二少爷您可回来了,三少爷在等着您给他换药呢。”

看看天已经快交午时了,叶夕诧道:“怎么还没换药?你们都忙什么呢?!”

小厮一边急急跟着他往里走,一边委屈地辩解:“三少爷不让我们给换,非要等二少爷给他换,小的只敢略劝一劝,可不敢真顶撞三少爷啊。”

叶夕知道文疏的脾气,也不再为难小厮,推门进去,伺候的丫环见他回来都面露喜色,赶紧齐齐站起来请安,叶夕示意她们不必多礼,便绕过屏风走了过去。

文疏平躺在床上的姿势和昨晚叶夕走时几乎是一样的,若不是知道不可能,叶夕真会以为文疏一晚上一上午都未动一动。想必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文疏侧头向他看来,平静无波。没来由得一阵心疼,叶夕皱眉责怪道:“你是小孩子吗?为什么不让他们帮你换药?”走到床边开始给他解衣服。

文疏的视线追随着他,却仍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走进来两个丫环,一人拿着药和绷带,一人端着一盆温水。叶夕让她们放下,吩咐她们出去等着。文疏躺着,叶夕没办法给他拆绷带,瞥一眼屏风,本想叫人来把他抬起来,但是想到文疏这个怪胎都不让别人给换药,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低咒一声,左手从文疏脖子底下穿过去环住他的肩膀,右手环住他的腰想把他抱起来,但是却没想到文疏的身体竟然跟铁块一样纹丝不动,抱怨着“你怎么这么重”,手下用力,文疏上身终于离开了床,叶夕拖着他靠到了床头上,被褥也被拖着折了起来,叶夕喘口气给他脱衣服,故意忽视那直直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

因为血黏住了绷带,叶夕往下撕的时候,文疏的身体不由自主颤抖了,但是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叶夕看着又气又疼,虽然很想骂他,可是手下动作还是变温柔了。

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是深深的粉嫩的伤口还是咧着合不到一块去,叶夕拿过药粉来,细细地撒到两处伤口上,然后给他缠绷带。因为绷带必须绕过背后,叶夕左手缠过去,右手接过来,双手相交的时候,他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前倾靠近文疏的胸膛,叶夕不知道为什么脸不受控制地红了。暗骂自己不争气,叶夕没话找话问:“吃早饭了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文疏没有回答他,就在叶夕第三次腹诽他没事装深沉的时候,却听到他用淡淡的口吻问:“今天去上朝了?”

叶夕手下顿了顿,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嗯。”

“什么官职?”

“太子洗马。”

文疏似乎沉吟了一会,又问“逼你成亲了?”

“嗯。”打个结,给他包好一处,开始给他缠另一处。

顿了一顿,文疏的声音仍旧淡淡的,听不出一丝情绪:“定下日子了?”

“。。。。。。嗯。”

“什么时候?”

“这月二十。”

文疏不再说话了。叶夕感觉很委屈,他想说自己很讨厌这个职位,很讨厌做官,很讨厌皇帝,想说自己答应成婚是逼不得已,想说他也不想违背诺言,想说“你骂我吧”,可是张了张嘴,看到文疏一脸淡漠,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给文疏穿好衣服,浸湿手巾,开始给他擦脸,文疏闭上了眼睛。

擦完脸,擦手,帮他漱口,叶夕默默做着,文疏顺从得配合着。看他样子便知道他早饭肯定没吃,叶夕让人拿走脸盆,送粥过来。

粥不冷不热,叶夕端给他,文疏只是看着他,手垂在身侧,没有抬起来的迹象。叶夕也不恼,拿起勺子,舀一勺往他嘴里送。文疏配合地张开嘴,含住,吞下。

文疏明摆着要让他喂,叶夕咬牙想发火,但是见他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安安静静地看着自己,颓然气焰全消认栽了。

只是喂着喂着,叶夕心里却开始难受起来了,文疏的目光太简单又太复杂,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做,只有缄默。

喂完一碗,拿手帕给他擦擦嘴:“再吃点别的?”

文疏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他双手撑着身体,慢慢从床头滑下,躺平:“昨晚你没在这里睡。”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叶夕气极:“不是你赶我走的吗?!”

文疏仿佛累了,他闭上了眼睛,下命令:“今晚过来睡。”

叶夕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把自己憋死,心里想着:你以为你是谁啊?!却没有吼出来。

“二少爷,聘礼的事。。。”孟管家突然从屏风外冒出头来,吓了叶夕一跳。叶夕瞪他一眼,回过头来看到文疏闭着眼睛一副雷打不动睡着了的样子,轻叹一口气,起身,随着孟管家走了出去。

文疏闭着眼睛听到叶夕对丫环吩咐:“进去把碗筷收拾了,晚饭我在这边吃。”

叶夕为亲事疲于奔命,他明明已经对孟管家说一切任他安排,但是孟管家还是三不五时来请示,而且有些事情确实是孟管家无法决定的,比如由于叶迁向来不与人亲厚,所以宴请的大臣们也不能按照常规去安排,本来有叶辰成亲时的礼单可以用来借鉴,但是这几年来朝中大臣更换,势力变迁,再加上叶辰亲厚的人,叶夕的朋友等等,只确定宴请名单这一项,就要反复推敲,真是烦不胜烦。

叶夕想把恼人的事务推给大哥叶辰,结果作为户部侍郎的叶辰最近却异常繁忙。根据叶辰的只言片语,叶夕猜到了最近颇不太平:除了邪教行事诡异之外,粮食价格突涨,多数靠买粮维生的门派和百姓们已是大发不满,要求开仓放粮,但是随着邪教入驻大姬,边境也开始动荡,国库粮食需要留备军用,一时引起各处恐慌。

叶夕见他这么忙,也只好硬着头皮到处周旋,何况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事情。除了安排婚事之外,叶夕还要伺候非他不可的文疏,这几天真正是忙得不可开交,幸亏文疏并没有和他闹别扭,一直都是平平静静的,所以叶夕虽然心里很茫然,但是也忙得无暇多想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五月十九了。

直到午饭吃完,文疏也是一语未发,虽然这两天叶夕已经习惯了他这个样子,但是总还是觉得别扭,觉得两人应该好好谈谈,但是或许是因为他现在没时间深究他缄默的原因,所以不得不先放任不管,叶夕只想着快点忙完,快点成了亲,到时候有的是时间来向文疏赔罪,有的是时间来了解文疏的想法,所以他故意忽略了文疏偶尔露出的隐忍的表情。

吩咐丫环收拾碗筷,叶夕想让文疏躺下,可是文疏却出乎意料道:“我想出去透透气。”

最近叶夕对他百依百顺,所以听他这么一说,他便立刻吩咐把软椅放到院子里去,自己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文疏抱到了软椅上。由于文疏太重,即使叶夕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扯到了他的伤口,文疏一边冷冷得语调都不带起伏得每两步喊一次疼,一边不允许别人碰他,气得叶夕恨不得在他伤口上再狠狠掐两下。

终于安置好文疏,却见孟管家带人捧着大红的喜服过来了,要让他试试。叶夕不安地看一眼文疏,然后皱皱眉头:“不是有我的尺寸吗?按照尺寸做的肯定行,不需要试。”

管家正要解释,文疏却出乎意料开口了:“试试我看看。”

叶夕见鬼般看他一眼,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迟疑着:“还是算了吧。”

文疏面色不动,一贯的面无表情:“试试,我要看。”

叶夕很想跳起来骂他他算老几,但是想到自己有愧于他在先,也就原谅了他在下人们面前对他用命令的语气说话,无奈屈从,转身去了文疏的卧房,捧着衣服的丫环赶紧进去伺候。

张着双臂让人给帮忙穿上,叶夕低头上下看看,除了袖口和下摆略显宽大外,其他的地方还算合身,丫环要给他用大红的发冠绾住头发,但是叶夕却不干了:他凭什么要从头到脚打扮好出去给文疏看?!他又不是青楼卖艺的。。。

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叶夕的脸还是红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害羞,但是文疏带着一脸严肃审视他的目光却让他浑身上下烧了起来。

孟管家双手一拍,笑得眼眯成线,合不拢嘴:“真是太合适了!二少爷绝对是天底下最英俊的新郎官!”

叶夕被他说得也笑了,他展示般转个圈问文疏:“怎样?”随意披散的长发旋起来,又轻轻落下。

文疏收回审视他的视线,淡淡道:“还行。”

叶夕撇撇嘴,转回里屋换衣服去了。换完衣服,交给孟管家稍作修改,叶夕搬了个凳子坐到了文疏身边,虽然是正午太阳强烈,但是两人在树下阴凉处倒是很惬意。叶夕活动活动肩膀:“要是你穿的话,肯定更好看。”

没有听到文疏的回答,叶夕转头看他,却看到了文疏专注的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叶夕慌忙躲开了。

“你是不是很高兴?”今天文疏似乎和前几天不大一样,至少他有说话的欲望了。

“没有啊。”叶夕看向别处。

“你期待着成亲。”已经不是疑问句了。

“没有。”

“你很想娶她。”断定的语气。

“说了没有!”叶夕突然生气地站了起来和他对视:“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乐在其中。”文疏似乎也生了气,虽然仍旧是一脸平静的表情,但是眼中却带了指控。

“不是你要看,我才穿给你看的吗?!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娶她是因为皇上的指婚,难道你想让我抗旨不尊不成?!你现在来指责我,又有什么用?”气呼呼说完,叶夕觉得自己很委屈,他重新坐下,背对了文疏。

被他一吼,文疏似乎冷静了下来,但是他说的话却和冷静毫不沾边:“皇上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如果我是皇上,你也会如此听话吗?”

叶夕猛得回过头来想捂住他的嘴已经迟了,他惊骇地往四周看看,然后暴跳如雷:“你疯了?这种话是能随便说出来的吗?何况是你!皇上耳目众多,即使是在这内院之中,也不能如此大意!你想害了家里这上百条人命吗?!”

文疏静静地听完,静静地看着他:“你怎么这么畏首畏尾?不过是上了一次朝,你就变得怯懦了。”

叶夕气不打一处来:“我怯懦?你没亲身经历过怎么能明白我的感受?皇上生杀予夺,我能不为叶家上下上百条人命着想吗?”

文疏冷哼一声:“说得这么伟大,理由这么冠冕堂皇,你敢说,成亲,你就没有一点高兴吗?”

“我。。。”叶夕瞪着眼睛看着他,想要反驳,可是却停住了。他心里,不是没有一点期待的。一个漂亮端庄的妻,可能会有的可爱的孩子。。。成亲,将会改变到现在为止他的生活轨迹,人不能一成不变得活着,他害怕着,却也期待着这种转变。何况,现在是有人,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推着他改变,他顺理成章接受,保得文疏和全家安康,又何错之有?“我是有一点高兴,我承认,你满意了?”

文疏平静的脸突然抽搐了一下。

他生气了——叶夕这样想着,心底也升起了一股怒火:明明是他逼自己承认的,自己都承认了,他还生什么气?

文疏眸中的热度渐渐降低了,他半垂了眼睑,仿佛用尽了力气般终于吐出了三个字:“那我呢?”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浓浓的疲惫,和不易察觉的感伤:“我怎么办?”

诧异地看着他,叶夕的心不规律地跳了起来,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嗫嚅着,不敢看他:“什么你怎么办?你。。。还是我的三弟啊”仿佛怕被人打断般,叶夕的话突然流利了起来:“难道我成亲了,你就不再是文疏,不再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三弟了吗?我们还可以跟以前一样,当然我要上朝,还要处理公务,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了,但是。。。”叶夕说不下去了,他抿住了唇。

文疏的目光一直如此安静,却又执着地落在自己的脸上,叶夕知道,在文疏纯净的目光下,自己的心里升起的是深深的羞耻和愧疚。

“呵”低低地笑了一声,文疏突然捂着伤口站了起来,叶夕吓了一跳,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他根本无法动弹。

眼睁睁看着文疏走进了房间,叶夕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门槛好一会,然后突然生了气,恨恨地起身走出了拜丘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荣耀之黄金时代【鬼才】

    “校长,就是这样,我建议,立即撤销温屿网球部部长的职务,这样的学生,完全不适合再做网球部的部长。”荻原浩二信誓旦旦地说。“这…”只听荻原一人之言,木元峰太郎还有些犹豫。“是的,校长,教练说的都是真的,温屿在部里不仅撺掇着一年级生来欺压我们,还放言要把我们全都赶出网球部,包括荻原教练。”正选藤岛龙一愤

  • 重生之田园辣妻在线阅读第3节

    等到掌声结束,三人回到他们的位置坐好,班主任才开始上课。高二一班是理科班,班主任是教物理的,年纪不大,还没结婚,可头发却已少的可怜。学理科费脑子,自然容易掉头发。班里的学霸们每天思考各种定义解各种题目,也隐隐有着脱发秃头的风险。好学生坐前排,不爱学习的学生做后排已是老师与学生间的默契了。按理说,只要

  • [张国荣同人]荣曜夫夫之我大概是个假妖怪

    我觉得奴良大人肯定后悔收了我这个小妹。没错,虽然奴良大人当初对我的定位是伙伴,但是我一直很自觉地把自己当做老大后面的打架做饭样样行的小妹。以此来报答我对首领的救赎之恩。但事实证明我还是想的太甜,作为一个刚入社会的普通人【怎么又是这个设定】,我显然还没有掌握讨好上司的技能。因为没有一个手下会是在第一次

  • 都市之死亡名单折 十四岁

    温曜十四岁,闭关两年后,他出关了。温曜一出关,就被温若寒叫去了。温若寒告诉他,温晁屠杀了玄武,温家准备摆宴庆祝。“二哥?他杀了玄武?”“曜儿看起来不太相信?我也不信,就晁儿这样,我就算再派十个温逐流去保护他,他怕是也不敢和那王八对上。”“那么,父亲举行庆功宴是为什么?”“晁儿既然把斩杀玄武的帽子带上

  • 夭夭离华以直报怨!

    等到陈江海回家,见到这一幕也是有些发懵。“怎么回事?”陈江海不由询问道。“找你的”陈金水颔首示意。“找我?”陈江海一头雾水。“钱”陈金水言简意赅,惜字如金。陈江海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看样子昨晚上自己忘了拿回房间的包,被人给发现了。“今天有人来过?”“你金土叔、大山叔他们来过,诺”一边说着,陈金水一边示

  • 我是胖子:每克脂肪一亿元在线阅读第二章

    0“哎呀,哎呀,很有几年没有回来了呢。不知道大家最近怎么样了呢……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呵呵呵,蛇蛇,我可不会让你的计划成功哦……”木叶大门前一风尘仆仆的少女喃喃自语道。正式宣布,正是本人!鼓掌,欢迎……“呃?喂,你们看,那个人不会是……”哎呀,看来有人注意到了呢。为什么呢?(作:你认为一个133身高

  • 都市曾小贤室友之最强小黑在线阅读第三章

    卫紫拼命地想把点心咽下去回答牛丽丽的话:“我不…….”谁想刚开口就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这又被点心渣呛到了!于是整个喧闹的大厅都被卫紫的咳嗽声充斥着,见她咳得面孔发紫,双目流泪,牛丽丽被吓到了,赶紧招来保姆要水。被灌下一口水,卫紫捂着嘴弯下腰去,好容易止住咳嗽声后赶紧向牛丽丽解释:“我不想出国,更不会

  • 末世称雄第二章在线阅读

    被“脱离韩芷、走向幸福魔生”的信念支撑着,婢女带着韩芷腾云驾雾,一路直达风铃谷。从云头上下来之后婢女才想起她没来得及问韩芷究竟要寻找什么东西。然而韩芷也没有告诉她的意思。韩芷悠哉悠哉地走在前头,目光饶有兴致地落在风铃谷漆黑的藤蔓和艳丽的食人花上,看起来并不像是来找东西,反而是来赏景一般。两人溜达了半

  • 终极系列之霸王第八章在线阅读

    身穿红色盔甲,手拿制式长剑,司马伤向前走去,很快他就进入到了战场边缘,战场之上,身穿黑色战甲的一方仗着兵甲的坚利虽然杀伤了大量的红色敌军,但是他们好像是孤军深入一样,所以人数上他们并不占优势,总体来说,两方战斗陷入胶着状态,战场形势对双方来说都已是势成骑虎了,直到另外一方无法坚持主动后退才能打破僵局

  • 都市之无尽地牢第六章在线阅读

    纪可歆给展逸发微信表示感谢,带了一个可爱的猫咪的表情包,展逸很快就回了一个“不客气”。两个人就没再发微信。然后寒假就开始啦!纪可歆终于把作息变成懒觉模式,早饭和午饭一起吃的程度。纪妈妈和纪爸爸一度表示谴责,我们歆姐认错但不改。纪家亲戚不多,也是在过年前就把亲戚走完了。大年三十晚凌晨纪可歆熬到了整点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