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探墓天书在线阅读第5节

2021/11/25 18:06:58 作者:华三爷 来源:纵横中文网
探墓天书
探墓天书
作者:华三爷来源:纵横中文网
二十年前,主角的父母犯下的弥天大错,如今诅咒已经降临在了他们的儿子身上,一次又一次的噩梦,一次又一次的中毒,真的是诅咒实现了吗?十年前,他父母究竟做过什么,他们又为什么抛下主角整整十年没有回来,是诅咒还是报应?主角偶然间找到线索,他能否找到父母的踪迹呢!谜一般的龙穴,究竟等待着谁来开启,千年的等待能否有个答案。

“好一个不敢。”乌临笑望着石零,说出来的话却字字诛心,“我叫你好好养伤,你就敢支开护工跟我耍苦肉计。伤口开裂?擦伤?你如果真打算骗过我,就该对自己下手狠一点。”

石零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了。

他有些愣愣地看着乌临,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乌临的微笑十分平静,口吻更是温和,如同对着情人嘘寒问暖般地道:“我知道你想见我,所以我来了。你想要我关心你,我就关心一下你。但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什么时候学会对我耍心机?”

石零张了张口,试图解释,却只说了一句:“我只是……”

便没了下文。

乌临并不肯就此放过他,看着他笑:“你只是什么?没关系,说出来,说出来你只是故意在激怒我,想要借此赢得我的关注。”

石零垂下眼,摊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却紧紧地闭着嘴,不再说一个字。

乌临看着他如此反应,便知道,她的话已起到应有的效果。

伤害眼前的人,令她心里既有不忍,又同样生出些许锐痛。

诡奇的是,还伴随有一种近乎变态的畅快。

仿若割除腐肉。

乌临趁热打铁,又说一句:“石零,你知道吗?你的把戏实在是太拙劣,徒然令我看不起你。”

石零安静着听着她说着,却不再作出任何反应。

石零并不是蠢蛋,当然知道他的把戏有多么拙劣。

天知道他只是别无选择。

整整两个星期,不管多么痛苦的治疗和复健,他都没有叫过一声苦。

他总是不断用乌临对他说的那一句“早点好起来”来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只有早点好起来,才能重新回到她身边。

但他努力在完成她的要求,她却从未“抽空来看他”。

他甚至没有见过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康云、乌扬,都没有再来过。

甚至于长年负责乌家老宅家政的老女佣崔淑,素来与他亲厚,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她是想切断他与她联系的一切可能。

石零垂着头,沉默了很久,才抬起头看着乌临,道:“你是想说,我的那点小心思瞒不过你的眼,而且你也根本不在乎,对吗?”

他的神色居然还是平静的,只有身侧紧紧握成拳的双手,泄露了他心底的惶恐不安。

乌临望着他的眼睛,轻描淡写地打破他微茫的希望:“对。”

石零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勾动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他的笑,令乌临不安。

果然,下一刻,石零便轻声地问:“小姐,当时在手术室外,你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乌临的头脑瞬间一热。

石零终究问出来了。

手术室外,她都说了什么?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明白吗?”

“回话!不准死,明白吗?”

歇斯底里,莫过于此。

为着石零失魂落魄,恐惧得近乎失控的那个人,不是她,又是谁?

石零盯着她,目光灼灼。

他知道自己有多放肆,却终究无法心甘情愿地接受她的敷衍。

他必须得问一问。

乌临没有立刻回答他,乃至于目光有些闪躲。

她的反应,令他越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石零再度开了口,声音有些低沉:“小姐,你当然可以指控我不守本分,对你痴心妄想。可是如果你一点都不在乎我,手术室外,你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沉默。

长久的沉默。

石零的逼问,将乌临逼到了极处。

她无路可退,迎着他灼热的目光,忽而微笑起来。

“石零,你如果一定要问,我也不妨告诉你。那天在手术室外,我害怕了。”

她说着‘害怕’,态度却平和笃定,已从最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

石零屏住呼吸,问:“你怕什么?”

乌临的笑容微微一盛,像极了一个得逞的恶魔。

“我想起佑安哥哥来了,觉得很害怕。”

佑安哥哥?

石零花了一点时间,才听明白她说的这几个字。

他的瞳孔微微收缩,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透着一股濒死般的颓靡。

轮到他想要闪避,但乌临不肯放过他。

她牢牢地盯着他的眼,似乎要看到他眼底去:“石零,我很久以前就说过,我喜欢你的眼睛。”

是。很久以前,她曾经这样说过。

她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捧起他的脸说:“我喜欢你的眼睛。”

石零刚到乌家的时候,沉默寡言、性情冷淡的乌临,很少同他说话,却时常会盯着他发呆。——更准确地说,是盯着他的眼睛发呆。

如她所说,她似乎是真的“喜欢他的眼睛”。

但石零过了很久以后才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是过了很久以后,才从旁人口中得知,乌临的生命里,曾有一个叫做石佑安的人。

她深爱过的人。却早早就不在人世。

但乌临本人,却从未在石零面前,提起过这个“佑安”。

直到今天。

…………

“你不要想太多。她选择你,只是因为你的眼睛长得像他而已。”乌扬曾这样对他说过。

“守着你的本分。她是天之骄女,而你不过是她养的一条狗。”周允曾这样对他说过。

“临临不是你可以肖想的人,如果你越界,就是自寻死路。”康云曾这样对他说过。

石零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从小到大,诸如此类的警告、威胁、提醒,他听得太多太多。

他本也没有过“越界”的打算。

他本也不想的。

他也不想情不由己地冲上去,替她挡下子弹。生命如此美好,努力活下去,一直是他恪守的信条。可是他打破了这一点。

他也不想吻她,也不想对她说那些告白的话。可是在手术室里与死亡交锋时,他耳边响着她的话。她不准他死。

她为他失魂落魄,担忧恐惧。

石零原本以为,她也是在乎他的。

…………

乌临看着石零的眼睛,神色渐渐变得有些阴郁:“佑安哥哥死了很多年了。他是为我而死。他身上的血,也沾到我身上了。那天在手术室外,就好像是恶梦重演一样。我很害怕,所以才会失态。”

石零闭了闭眼睛,极力控制情绪,但脸上却已流露出些许痛苦的神情。

她说得很清楚了。

她的失态,并不是因为担心他,不过是因为想起旧事,所以有些害怕而已。

乌临看着他的表情,淡淡地笑了笑,补充了一句。

“我忘记对你说。你的眼睛,长得跟他一模一样。”

这句话,彻底击溃了石零最后的防线。

他望着乌临,目光流露出哀恳。

石零道:“不要说了,小姐。”

声音很轻。

他已经出声哀求,但乌临并没有就此放过他。

没有人可以在逼迫她以后全身而退。

石零也不可以。

她望着石零,淡淡地笑着,用话语将他细细凌迟:“我并不想说的,是你非要追问。现在,你是否满意了?”

石零沉默了很久。

他不回答,她便耐心地等。直到石零终于轻轻地开了口:“我明白了。对不起,小姐。是我……放肆了。”

满盘皆输,不过如此。

乌临大获全胜,却殊无快意。

她坐在那里,听着石零的轻声细语的道歉,心底忽然生出巨大的茫然。

她做的是对的吗?

推开他,伤害他,她是否就能好过一点。

乌临愣了一会儿,才重新定下神来。

“你明白就好了。”

她说了这一句,没有给石零更多反应的时间,即刻便将话题转到另一件事上。

公事。

“枪击事件的调查报告已经做出来了。凶犯是串通了现场的安保人员拿到手.枪后行凶的。”

“……是。”石零有些恍惚,却不得不强迫自己提振精神听她说话。

他听明白了。

凶犯与安保人员勾结,全权负责晚宴策划的自己,难逃其咎。

明明该惶恐不安,但却莫名地毫无感觉。

就好像,一切都无所谓了。

乌临看着他的神色,停了停,道:“现在甚至有人怀疑,你跟这件事有关联,有‘监守自盗’的嫌疑。”

闻言,石零涣散的目光微微聚焦了一些。

他看着她,良久,才轻声道:“当初本就是我坚持选择这家公司的,责任的确在我身上。至于说‘监守自盗’……”

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居然无声地笑了笑,才继续道:“能有机会替你挡一颗子弹,令你看重我一些,这诱惑的确不小。而我甚至企图借此进入你的心,可不正是嫌疑深重么?”

乌临与他目光交汇,脸色有些冷下来。

石零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抖了一下,垂下眼去。

“对不起。”他道歉后,迟疑一瞬,解释了一句,“我没有,请你相信我。”

乌临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道:“今天我与仁爱基金的几位理事见过面了,决定免去你在仁爱基金的职务。”

如果没有早些时候的不愉快,她应该会同石零多解释两句。

比如她并不是真的要追究他的责任,将他打入冷宫,而是别有目的,只是以此暂时堵住众人悠悠之口。

但她什么都没说。

与其说是对他的惩罚,不如说是满足她的好奇。

她忽然想知道,如果石零发现,他越距的示爱会影响到他的前程,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石零垂着眼,说了一个字。

“是。”

他不但连一丝挣扎的意图都没有,甚至在停了一会儿后,补充道:“抱歉,我给你添麻烦了,小姐。”

他是她的人。他出了问题,会令她脸上无光。

乌临坐在床边,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才道:“没关系。这些事,我自会处理。我不允许别人来探视,既是想保护你,当然,也是在惩罚你。”

她的声音,温和平静。

她说,这是惩罚。

可他哪里需要旁人的探视。

她的‘惩罚’,不过是她本人的避而不见。

石零细细地咀嚼着这两个字的意思,望着她沉默良久,才轻声地道:“是,我罪有应得。”

他声音里压抑的痛楚,刺痛了她的神经。

大约是病房的空气太闷滞,乌临忽然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该说的话都说了,她决定离开,于是道:“我回去了。”

石零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沉黯。

乌临想了想,仍是警告了一句:“潘子昂的妻子重病,他很需要这份薪水优厚的工作。这次我暂且放过他,可是如果你再‘摔伤’,我一定会让他失业。”

石零望着她,点了点头:“是。”

他多想挽留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门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气末日的开始

    我叫林秋,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今天又是上数学课睡觉的一天。“林秋!林秋!......”我睁开眼睛,叫我的正是外号‘地中海’的数学老师。之所以叫他‘地中海’是因为他在当老师之前苦心钻研数学导致头发秃了一大块,哈哈哈,这就是沉迷数学的后果。我站起来用些许慵懒的语气说道:“到。”。老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 道王之治病(7)

    上官家离慕容家不远,虽然也是一座大宅,但和慕容家富丽堂皇的风格极为不同,显得古朴肃穆,又不失尊贵。云松领着季云直接进入书房,里面坐着一位老者,看不出多大年纪,面目威严,眸子中精气内敛。他凝视着季云,季云也目不转睛的瞧着他。过了一会,他赞许的点了点头,‘坐’说着指了指左手边的椅子。季云依言坐下。‘早听

  • 娇妻阿芜之曾经的英雄啊!”(6)

    一架直升机在南方的海域的一艘航母上降落。“不就是病毒吗?这点事都处理不好,要你们干嘛?”一个魁梧的身影从飞机上的副驾驶钻出。“克洛维将军,你还是那么火爆啊,呵呵呵。”一个秃顶穿白大褂的老头说到,“那些强化疫苗还好用吗?”“我全给你一个小屁孩扎了!”“全…全部吗?”老头有些惊慌。“你听不懂吗,全扎了。

  • 全娱乐圈跪求复婚在线阅读第五章

    “坐。”斯内普示意贝莱格尔。贝莱格尔没说话,只是盯着斯内普,一口一口品着茶。“看我干什么,你口袋里的东西要掉出来了。”斯内普很随意的说。“恩?”贝莱格尔把那张纸拿了出来,然后展开看了看,就又塞了回去。“什么?”“麦格教授给我的去霍格莫德村的调查表,没用,我没有家长或者监护人。”贝莱格尔遗憾的说。“怎

  • 将相诀之第三章(3)

    疼……浑身疼……斋藤一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什么碾压过一般,从骨髓深处透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还有就是自己身上伤口处的清凉感——明显是有人给自己上了药。眼皮很重,好不容易撑开以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却不是熟悉的景色——既不是透着不详的橘红色的天空,也不是最常见的房屋结构的顶梁,而是从未看到过的一片洁白

  • 一方天地化为城在线阅读第一章

    雪,轻柔,洁白,落在所有能动的不能动的东西上,天地皆白。我重新坐在曾经被遗弃的道路上,看着街头上人烟稀少。明明轻柔的感觉不到重量,偏偏每一片的落下都清晰的映在我在心里。我出生的城市是个偏僻的地方,被遗弃的地方是郊外的小路上,似乎特意避开行人众多的大路才做出的选择。所以我一直没有被人抱走,一个人孤单的

  • 一九九八在线阅读第10章

    眼前的两个人战斗数值绝对不是所谓的战五渣,如果他们也算是战五渣的话,那么我们的战斗数值估计就只有零点几了。快看,艾欧尼亚又放了那招了,就看到艾欧尼亚的翅膀突然张开,空中开始出现大量的血色长矛,他们纷纷调转方向,然后就看到艾欧尼亚双手一挥大片的血色长矛好像箭雨一样开始疯狂飞向那只恶魔!对就是这招,让我

  • 星空战纪在线阅读第三章

    苏琳自从知道对门的人回来了,就更少出门,抱着电脑,奋战中。不过,可愁坏苏父、苏母,父母就是这样,孩子在家就嫌弃不出门,出门就担心不回家。所以,夫妻俩想,既然琳琳不出门,就把人叫到家里,这样琳琳就不会一直玩着电脑。要是苏琳知道苏母出的啥主意,她就不会想在家,逃都来不及,但是苏琳还一脸兴奋,全然不知道自

  • 萌妻带球跑:丑女时代第一章在线阅读

    漆黑的夜幕中,云层有些厚,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忽然,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映照出刹那的苍白,与此同时,正厅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走进一道年轻的身影。“你来了。”一个雄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一个响指,正厅的灯全都亮起,巨大的水晶挂灯,四周的装饰小灯总体形成一股亮堂的金黄光芒,映照在如镜般的

  • 火影之无限作死第六章魔法原理

    策略!策略很重要!既然火系魔法对小五行木藤怪作用不大,那么试试别的,光爆-300,不错;雷电球-50太少了;土刺,不会吧,没什么作用;风刃,-200,也可以;吞噬球,-150,一般般;冰团,-250,算一个!一轮魔法攻击下来,当首选光爆与冰团。只是光爆不仅对小五行木藤怪造成伤害,也闪的何一名眼睛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