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腹黑王爷的旺夫小娇妻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11/25 18:19:33 作者:阿卡阿嘉 来源:红袖添香
腹黑王爷的旺夫小娇妻
腹黑王爷的旺夫小娇妻
作者:阿卡阿嘉来源:红袖添香
【朝野与江湖,道不同全靠宠】从小事事不顺的王爷自从遇到慕寒月后简直福星高照。看着慕寒月哥哥宠、师父疼,上得了战场、出得了谋略、怼得了王兄、治得了绿茶,撩得了师妹……王爷一脸幽怨:“娘子不爱为夫了吗?”慕寒月一脸黑线:“王爷请自重……”“你先强吻的我,要对我负责。”撒娇撒的理直气壮,王爷你人设崩了!

出了道观后,苏灵低头见自己那傻儿子眼眶里一包泪还没下去,好奇问:“你舍不得风道长吗?为什么这么喜欢他啊?”

刚刚已经吃了几斤山西老陈醋的顾小山,竖起耳朵想听到个有用的答案。

苏小邪撅着小嘴巴想了半天,一脸茫然地摇头:“不知道。”

“算了,你要知道为什么也不是我的蠢儿子了。”苏灵揉了把他的小脑袋,“你肯定就是见人家风道长长得好看。”

“你以为像你啊?”一旁的顾小山朝他翻了个白眼,又笑着哄苏小邪道:“小邪刚刚只要风道长,都不要舅舅了,舅舅好伤心的。”

苏小邪想了想,走到他身旁,拍拍他,认真安慰道:“舅舅别伤心,小邪也喜欢舅舅。”

顾小山朝苏灵挑挑眉:“看到没?咱家小邪一点都不傻。”

苏灵撇撇嘴:“今儿早上还算不出一加二等于几呢?”

顾小山顺着她的话问:“小邪,一加二等于几啊”

苏小邪伸出手指掰着数了数,然后留下两个胖指头,很坚定地答道:“二。”

苏灵摊摊手,一脸无语:“听见没?”

顾小山大笑:“这不是随了你么?小时候数学差的一笔。”

“讲点道理,我数学再差,能差成这样子”

“也是,好歹你高考都及格了。”

“就是。”

*

为了晚上有足够的精力除妖,苏灵和顾小山带着苏小邪好好在红叶山庄腐败了一番,到了晚上九点多,把玩累了的小家伙哄睡了,才出门行动。

贾大新昨晚被吓得够呛,今天是说什么都不再带路了,不过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在门口给苏灵和顾小山搞了个出征仪式,亲自跳了一支舞,祝苏灵除妖旗开得胜。

不过他膀大腰圆的身姿跳出来的舞,实在是能闪瞎人钛合金狗眼,苏灵觉得要不是自己脾气好,贾大新估摸着得挨揍了。但还是没等人跳完,就拉顾小山飞快跑了。

上了山道,顾小山问她:“灵灵,那什么魑魅,你有把握吗?我看你昨天两剑下去,那玩意儿都没现形。”

苏灵道:“放心吧,那东西要真有本事,昨晚也不会逃走,我那两剑下去,虽然没现形,但肯定也受伤了。”说着,抬头看了下天空的圆月,眉头微微皱了皱,“就是今晚不算是个好日子。”

“怎么说?”

“妖邪之物在满月之日,都会吸收月辉灵气,尤其今晚还是八月十五,通常都是妖力最强的时候。”

顾小山哇了一声,真诚建议:“那咱们干脆明晚再来。”

“不行!”苏灵道。

“为什么?”

苏灵:“因为很有可能过了今晚,那魑魅妖力大涨,更难对付了。所以必须趁着今晚结束将其除掉。”

顾小山觉得她说得好像也有道理,点头道:“那倒也是。对了,你们苏家老祖宗的笔记里,没有关于魑魅的记载吗?”

苏灵:“不瞒你说,我们老祖宗太会写故事,我每次翻她的笔记,就光看她写的小姑事了,没怎么注意到底除过那些妖。”她顿了顿,又道,“不过据我所知,魑魅最怕的东西是龙吟。”

顾小山哭笑不得:“那你也得有龙才行。”

苏灵想了想,道:“要不然待会儿万一我打不过,你模仿一下龙吟。”

顾小山翻了个白眼:“你见过龙?要不然你先给我模仿一个试试?”

苏灵笑着耸肩:“说得也是,要是学的不像,那东西说不定还以为是给他喝彩呢!”

顾小山:“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能严肃点?”

苏灵豪气地拍拍胸口:“放心吧,实在打不过就跑呗,我们苏家祖传遁逃术那可不是盖的。”看到月辉下顾小山一脸无语,又笑嘻嘻道,“没事,我绝对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顾小山道:“要真有事,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我这根祖传三尺棍,自保还是可以的。”

其实他也是说说而已,三尺棍驱鬼除祟是没什么问题,但那什么魑魅,他还真没一点把握。

两人正走着,苏灵忽然脚步一顿,转头朝旁边的草丛看去。

“怎么了?”顾小山紧张问道。

苏灵眉头一挑,隔空一道符打过去,那本来在夜色中随风摆动的树丛立刻静止了。她勾唇一笑,大喇喇走过去,伸手一抓,拎出来一个一米不到的玩意儿,正是昨天那个山魈。

“嘿嘿……仙姑晚上好!中秋快乐啊!你现在是去抓妖怪吗?我在这里等你顺利归来!”

苏灵拎着他往前走:“你一个云山的山精,地盘上来了大妖作乱,不跟我一块去除妖,有没有点义气?”

山魈哭丧着点:“仙……仙姑,我没本事,去了也是给你拖后腿,我留在这里等你回来就好了!我会为你祈福的。”

苏灵不为所动:“别这么妄自菲薄,要是我打不过,你好歹还可以给我当当盾牌。”

顾小山:“……”

山魈在地上滚了一圈,用他那独脚站起来,一边往前颠一边心无可恋地嗷嗷大哭。被苏灵一拳头打在头顶,才稍微消停点。

顾小山都有点看不过去苏灵这么欺负一个小妖怪了,清了清嗓子道:“我看他挺怕的,去了也没用,就别难为人家了。”

苏灵:“其实是这样的,魑魅应该算是他老祖宗,要真打不过,指不定让他求个情还能有点用。”

顾小山:“……”

山魈忙不迭道:“咱们妖精界不像你们人类有宗族一说,我和那大妖真不是一家人。仙姑,你饶了我吧!”

“少废话,赶紧走!”

可怜的小山精只能颠着独脚,欲哭无泪地在前面带路。

两人一妖很快就到了昨晚那个小山谷入口,山魈说什么都不再往里走,只差跪在地上抱住苏灵的腿耍赖。

苏灵其实也没打算强行拉他进去,就跟他自己说的,指不定还扯后腿呢!

她将山魈踹开,转头对顾小山道:“你在这里守着,要看到里面不对劲,你就赶紧离开去流云观,不要管我。”

顾小山听着还挺感动,大义凛然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丢下你的。”

苏灵嘿嘿一笑,“不是,你要不先跑,我跑的时候还得带着你,麻烦!”

“……”顾小山收回刚刚的感动,木着脸,“你小心点吧,不用管我。”

苏灵轻松的比了个OK的手势,提起乌木剑走进了山谷。

顾小山看着她的背影融入山谷中的月影清辉,说不紧张是假的。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苏灵的本事他很清楚,小时候他跟着爷爷修鲁班术,她跟着外婆练苏家玄术,可是他再如何努力,都比不上天天偷懒的她,两个人斗法,每次他都惨败。这其中原因,一来是苏家术法本身高明,二来是苏灵确实天赋卓绝。

然而大环境下,她的实践经验太少,往常也就过收个鬼驱个上不了正席的邪祟,比旁边这只没用的山魈厉害不了多少。

这回遇上传说中的魑魅,他心里真没办法像往常那样轻松。

苏灵自是不知道顾小山想了这么多,她虽然表面轻松,心里还是很当一回事的。

刚刚走进山谷没多远,就已经感觉到浓浓的妖气在周围蔓延,手中的乌木剑也开始隐隐在颤抖。

她抬头看了眼夜空,十五的月亮像块大烧饼挂在天上,又圆又亮。她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她将乌木剑托在右手中,左手在剑身画了一道符,黑色的剑顿时一道金光缠绕。

“小黑,走!”她低唤一声。

乌木剑从她手中凌空飞起,在空中盘旋片刻,朝左手边方向飞过去。跟昨晚一样,飞了一段后,就像是受到什么阻力,在原地焦躁般打转。

苏灵知道昨晚那玩意儿就在那方向了。她口中默念诀法,正要冲上前,却忽然感觉不对劲,天空一阵阴云不知从哪里窜出来,挂在晴空的圆月慢慢被遮掩,一股渗人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然后便是一阵狂风卷起。

她抬起手臂抵挡狂风,却因为风力太强,人根本无法上前。

就在这时,乌木剑前方一团黑雾快速涌来。苏灵眼睛被吹得睁不开,手指捏诀,朝前方打过去。

乌木剑剑身顿时金光暴涨,如同闪电一般朝黑雾砍下。

然而那黑雾却在金光木剑触碰到时,迅速分开两波,绕过飞剑后,再次合二为一,朝苏灵飞过来。与此同时,覆盖在月亮上的黑云卷成一道黑色的光束,被下方的黑雾迅速吸收。

苏灵心道不好,这大妖是吸了月辉精气,妖力会在顷刻间大增。

她迅速念诀收回乌木剑,让其朝黑雾追来。但是她自己已经避开不及,眼见着那黑雾就要扑向她,她慌忙打了几个符咒过去,可是没有法器加成的符咒碰到黑雾,就像是水滴入海被轻易吸收。

她只得连连后退,可是还没退几步,已经被一股强烈的妖气给击倒在地。

就在那黑雾从上方迅速覆下,要将自己吞噬时,忽然三道金色符箓从她身后飞来,挡住了黑雾的步伐。

“苏姑娘,你没事吧?”脚步声伴随着一道男声在身后响起。

被扶住手臂的苏灵反应过来是流云观那位风道长,正要借着他的手起身道谢,那只握着她手臂的手,像是触电般忽然松开了,苏灵借力借了个空,一屁墩儿又坐在地上。

苏灵:“……”

“苏……苏姑娘,我保护你!”蹿到苏灵面前的风潇,手臂一伸,作势要人肉拦截快要冲破符箓的魑魅。

三张金光符箓没支撑几秒就化为灰烬,好在苏灵的乌木剑返回,砍中了那黑雾一剑。

然而这玩意儿刚刚吸收了满月精华,正是妖力最盛时,被砍一剑,并未退后,而是发出震耳欲聋的啸声。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苏灵神色一凛,将挡在自己面前的风潇推开:“这里太危险,躲一边去!”

她收回乌木剑握在手中,咬破手指,迅速在乌木剑身以血画符,唤醒了剑上苏家十几代传人的灵气,然后双手握剑,一剑挥下去,顷刻间,如同卷起惊涛骇浪。

那黑雾速度很快,避开了直接被剑劈中,但还是为剑气划中,退回几十米,发出一声骇人的咆哮,在顷刻间化了形。

一个人面兽身的巨型怪物立在原地,张着血盆大口,目眦欲裂。

站在山谷口的山魈,看到这大妖现形,顿时吓得晕了过去。

苏灵笑道:“原来传说中的魑魅就长得这副德性,丑死了!”

魑魅张大嘴巴,一字一句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他声音很低,带着天然的回音,比破锣嗓子好不了多少。

说完,就朝苏灵狂奔而来。

风潇举着桃木剑从旁边蹿上来:“苏姑娘,我来帮你!”

“去一边老实待着!”

苏灵目不斜视,毫不犹豫地一脚将人踹飞,握着乌木剑和化形的魑魅缠斗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笑傲诸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是吗?”慕韩吹了吹茶杯,抿了一小口茶。“是啊是啊,对了小姐,你们今天去干嘛了,把豆豆都送来了。”在以前,只有慕韩执行任务,或者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把豆豆送到他们这边来。“就是,娘亲,你干嘛去了,也不带着豆豆。”豆豆跑到慕韩的怀里抱着慕韩撒娇道。“我和你娘亲今天啊,去干坏事了,小孩子不能跟着。”诺克

  • 不可错过的墨先生在线阅读第6章

    “十六年了,我终于回来了。”正在抚琴的蓝湛听到这句话手顿了一下,“蓝湛,说出来也许你不相信,刚刚死去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随着你问灵的次数增多之后,三年之后我的灵识渐渐的凝聚起来,只可惜我无法靠近你,无法阻止你为我做的那些傻事。”“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也不清楚你能不能接受我现在的身份。”莫问盯

  • 都市之手握万界系统之约定2(7)

    文少卿出了门以后,直接走回了自己的鸿茗阁。在房顶上看守的贴身侍卫王童有些惊讶。飞身而下,行了大礼,“爷,您怎么回来了,这……”“把他们叫过来。”王童看出来爷有大事要商量,不敢怠慢,急急忙忙按文少卿的意思,出门找人了。不一会的功夫,鸿茗阁密室内,七个大男人坐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着文少卿发话。喜酒喝

  • 元极破空之离王

    正值巳时,暖阳,微风。式微和冬至两人均女扮男装,左顾右盼的走在桑中最繁华的街道上,街道两旁叫卖货物的商贩陆续增多,好不热闹“小姐,我们这样偷偷跑出来,真的好吗?以前夫人从来都不让小姐出门的”冬至担忧的问道“我说冬至呀,怕什么,出了事都有我顶着呢,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式微道“对了,要改口叫公子。再说以

  • 北海魔婿之章体弱入谷

    “听说了吗!云城的云夫人生了!”“唉,这事江湖都传遍了”“我当然知道,但你们肯定不知道,云夫人啊她早产了!”“早产?早产又怎样?”“这啊……”我父亲是入赘到母亲家的,我随母姓。祖父只有母亲一女,无其他儿女,谁也不知道父亲的来历。我是早产儿,身子骨不好。家中只有我一子。我从小被送去药谷拜师,只为活命…

  • 漫威:开局加载LOL系统破晓(一)

    乙丑年,桑家。桑家上空被一团黑气笼盖,四处都是惨叫声,桑榆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却又着急找自己的母亲,便四处奔跑呼喊着。“小榆!”正前方撞到一个人怀里,扑面而来的是一阵熟悉的沁人心脾的兰花的香气。是哥哥!桑榆抬头,急忙拽住桑玹,一双杏眼里弥漫着焦虑,却也有因找到了桑玹而没来由的安心。桑榆自小到大因是

  • 超级街机他是直男(求鲜花,求收藏,求评价)

    来到大唐第一个清晨。萧凡早起,有心想让韩玲颖多睡会。但韩玲颖很执拗,她认为,夫君都起来了,自己不起来,这不成体统。萧凡也不在管她。呼吸着最原始的空气,萧凡来到庭院。庭院内,桂花香味逼人,令人心旷神怡。萧凡想起自己的项羽之力,虽然感觉精力充沛,力大无比,可终究没啥实战经验。于是乎,他开始晨练。一套龙抓

  • 魔都大亨战况惨烈 (求收藏,求鲜花!)

    “扔手榴弹,炸死这帮狗日的。”看到日军再次摸上来,方胜利抹去脸上的血迹,大声的吼道。听到命令,前沿阵地上的士兵纷纷拉开手榴弹拉环。“扔!”随着方胜利一声令下,上百个士兵将手里的手榴弹直接扔了出去。“轰……轰……”上百颗手榴弹爆炸的威力顿时将面前区域清理出一块空地,三四十个小鬼子直接炸死。看到效果不错

  • 异界中的时空第五章

    5大厅里,太医院的大夫都就在一起,看到皇上出来,都跪下不敢发言。“都出去,杜大夫留下。”一行人逃似的离开这里,“杜大夫,公主的病怎么样?”“皇上,恕老臣医术浅薄,臣这十几年来,用尽天下奇药,补药,公主从小开始吃药,也仅仅能维持现状,无法再进一步。如果不是公主幼年吃过那两颗仙果,恐怕早就---”渊虹眉

  • 情生缘起,海川浮沉在线阅读第六节

    王铭火急火燎的回家,看见甜心正认认真真的在牧场打闹,长舒一口气。“哥哥!”甜甜看到王铭站在后面,跑过来抱住王铭的大。腿。心心也一跳一跳跑过来,说道:“哥哥你看,小兔子真乖!”王铭搂住甜心,满意的说道:“甜心也很乖,看,哥哥今天给你们买了草莓,我去给你们洗洗。”说罢,王铭举起满满一袋子红彤彤的草莓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