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快穿之我只想做一条咸鱼在线阅读第4节

2021/11/25 17:28:12 作者:大鱼烧火棍 来源:红袖添香
快穿之我只想做一条咸鱼
快穿之我只想做一条咸鱼
作者:大鱼烧火棍来源:红袖添香
系统10086表示,这届宿主不好带,嘤~系统:宿主,和我做任务吧,任务成功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呦~孟夏:不需要,我没有愿望。系统:我可以给你无穷无尽的金钱!孟夏:我不缺钱。系统:我可以给你惊艳时代的美貌!孟夏:我够美了。系统:宿主,您要是不做任务,系统有权利抹杀您哦~孟夏:抹杀吧,人固有一死。系统:我还能给你十级痛苦,生不如死哦~孟夏:我有失痛症。系统:啊啊啊啊啊啊!我匹配了一个什么宿主啊啊啊啊!孟夏表示,快穿前,我只想做一条咸鱼,快穿后,我还是想做一条咸鱼……

在越止戈看不见的地方,沈临渊很好的敛去了身形和气息,翻身上了不远处的一棵雪松,将小孩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越止戈在看见沈临渊头也不回地离开后,脸上也没有浮现出多余的表情。

@

越止戈曾经是越家的小少爷,从小父母就对他寄予了厚望,三岁起,就有专门的先生为他传授学业。只是,直到四岁,他学会的唯一的字也只有饿而已,不过说是学会,不如说是这个字从他出生那刻起,似乎就被深深镌刻在了灵魂深处,一刻也无法逃离。

——本能的饥饿,本能的欲望。

在同年龄段的孩子都在外玩闹的时候,他每日只能读书认字,尽管枯燥,尽管没有任何进展,尽管经常遭人嘲笑,越止戈却从来没有说过任何埋怨的话语。

因为母亲总是很温柔,到了夜里,都会替他捏一捏手臂,祖母也经常给他送来新奇的小玩意,父亲虽然一直很严肃,却也会真心夸奖他。

然而这样的温暖,在那一天全都离他而去了。

他还记得当时冲进来的那个人,也是穿着一身白衣,飘然出尘,不似凡人,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的骨血都冻了起来。

那人用剑指着自己:“血魔降世!当诛!”

越止戈还记得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直到他长大成人,才明白,那双眼睛:深恶痛绝的恨不得将他置之死地,可在深处又藏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惧怕。

那道士来得猝不及防,气势汹汹,没有任何放弃的念头。哪怕越止戈的父亲挡在自己幼小的孩子面前,出鞘的寒剑也没有丝毫停留,径直刺破了凡人的胸膛。

血光滔天,越家只剩下一片哭嚎声,宛如人间地狱。

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看着倒在身前的父母和祖母,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心塌陷了一大块,几乎喘不过气来。脖子里的玉佩咚的一声落在地上,他慌慌忙忙捡了起来,推了推停止呼吸的父母,又推了推祖母。

“饿……饿……饿……”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晶莹的泪珠一点一滴落了下来。

老道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他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未来的血魔,而是一个彷徨无助的寻常人家的孩子。然而,这样的优柔寡断也只在眨眼间,很快,他就冷下心肠,决定将这个孩子送上黄泉路。他清楚,此刻不解决掉这个孩子,待他体内的血魔之力苏醒,人间将会变成一片炼狱。

他缓缓靠近着,然而在离越止戈只十丈时,他忽然察觉到了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惧。

临死前,那个老道只记得那双绯红的血瞳,就像是来自最黑暗深处的妖魔。强撑着一口气,那双枯树般的双眼死死盯着越止戈。

“血魔……你休要得意猖狂,我辈修者必会将你绳之以法。”

“你这一生……必定,断亲绝爱,一生无依,不得好死。”

那一夜,北朔城的富商越家被灭了门,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所有的人都死了,并且死状极惨,血流成河,只剩下一个有着血色双瞳的恶童,一遍又一遍重复着一个字“饿”,让人不寒而栗。

那一夜,北朔城下起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雪,却没人疼惜一个失去了至亲的孩子。

@

剧烈的酸楚和悲痛在这一刻齐齐涌上心头,身体里的血液激烈地躁动着,可又生生被三道强大的禁制压了下来。

两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越止戈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撕裂了,痛苦地发出一声声嚎叫。

系统听得有些不忍,忍不住说道:“你不去帮帮他吗?”

沈临渊闻言,只是耸了耸肩。

“这是他迟早要经历的。”

系统:“可他现在才四岁。”

沈临渊望向越止戈,那双眼眸,尽管冷的惊人,可有时候,至寒的坚冰,即使是烈火也无法将它摧毁融化。而越止戈,就是那块能让烈火都冰封起来的寒冰。

“你太小看他了。”沈临渊说。

疼……疼啊!疼啊!

越止戈在地上痛苦地打滚,撞得整片梅林簌簌颤抖,抖落下无数积雪。突的,一块巨大的积雪将这个孩子深深掩盖在了白雪之下。

所有的躁动与嚎叫在这一瞬间,也都停止了。等了许久,也不见越止戈有任何动静。

系统咽了咽口水,“不会死了吧。”

沈临渊啧了一声,满满的都是嘲讽与尽在不言中的鄙视。

系统:“……”

又过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整座梅林忽然剧烈的颤动起来,枝头上的细雪被一阵强大的吸力吸向越止戈的方向。

层层叠叠的雪漫天飞舞,入目所见的只有刺眼的白色。紧接着,万千飞雪汇聚成一点,透亮的水自雪花中抽离,飞雪化水,令人称奇。

操纵着水的孩子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沈临渊这才撤去敛息之术,将孩子抱在怀里,给他喂了一颗回复丹。

“你做的很好,可以休息一会了。”

越止戈迷蒙的睁开眼,模糊的双眼仿佛看到了母亲的身影,她像往常一样揉捏着自己的手臂,温柔地笑着说:“你做的很好。”

他缓缓勾了勾唇角,极浅,极浅地笑了。

沈临渊结结实实愣在了原地,他的声音有些发涩。

“他哭了。”

孩子在闭上双眼睡下的那瞬间,忽然留下了两行泪。

系统沉默了一秒,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冷静。

“对剧情中的人物起恻影之心是大忌。”

“我知道。”沈临渊语气轻快地干脆道,手下却温柔地将那两行泪给揩去了。

他撒谎了。

之前的九个世界,他总是潇洒自如地完成任务,哪怕是自己需要攻略的目标,也尽是逢场作戏。

可偏偏在最后这个世界,他遇见了这个孩子,先是一时心软将人带了回来,接着又一时不察将对方眼底的赤诚看进了心底,最后自负大意地觉得自己可以避开这样单纯炽烈的情感。

一步错,步步错。

这孩子就像白纸一般,善与恶尚未区分明白,却被早早扯入了深渊之中。可尽管如此,剖开那层坚硬的外壳,他的内里却仍是个单纯懵懂的稚子。

在这一刻,沈临渊仿佛看见了一个稚子正跌跌撞撞地向他走来,他的脚下铺满了鲜血,可眼神却依旧清明,没有一丝杂质。

心里的怜悯之情终究是占了上风,他按了按眉心,甚至有些荒唐的想:命运还真是无常,若不是跳错时间线,他也不会捡回来这个孩子。

他对着系统,轻啧一声:“我觉得你真的在玩我。”

这可真是一口好锅从天而降,系统面不改色地将锅推了回去,它模仿着沈临渊的口气,将对方当初说的话又说了遍。

“你说的啊:左右不过是一个孩子,我亲自教导便是。”

沈临渊闻言愣了愣,接着便是笑开了,一瞬间,胸中那丝微小的愧疚感也散去了。

“是,左右不过是一个孩子。”

将越止戈安置在房里,沈临渊想了想,最终还是抬起手,抹去了他在四岁前的记忆。这般痛苦的回忆,还是不要了罢。

自今夜起,越止戈再也记不得那个雪夜发生的事,也再记不得他曾被人用利剑指着骂血魔当诛。

自今夜起,越止戈就只是沈临渊的徒弟,登仙阁的小越仙长。

可沈临渊也从未想到过,日后,他在这个雪夜里捡起的小小少年,会成为翱翔于天际的鹰鸟,会成为他所有情感牵绊的存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笑傲诸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是吗?”慕韩吹了吹茶杯,抿了一小口茶。“是啊是啊,对了小姐,你们今天去干嘛了,把豆豆都送来了。”在以前,只有慕韩执行任务,或者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把豆豆送到他们这边来。“就是,娘亲,你干嘛去了,也不带着豆豆。”豆豆跑到慕韩的怀里抱着慕韩撒娇道。“我和你娘亲今天啊,去干坏事了,小孩子不能跟着。”诺克

  • 不可错过的墨先生在线阅读第6章

    “十六年了,我终于回来了。”正在抚琴的蓝湛听到这句话手顿了一下,“蓝湛,说出来也许你不相信,刚刚死去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随着你问灵的次数增多之后,三年之后我的灵识渐渐的凝聚起来,只可惜我无法靠近你,无法阻止你为我做的那些傻事。”“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也不清楚你能不能接受我现在的身份。”莫问盯

  • 都市之手握万界系统之约定2(7)

    文少卿出了门以后,直接走回了自己的鸿茗阁。在房顶上看守的贴身侍卫王童有些惊讶。飞身而下,行了大礼,“爷,您怎么回来了,这……”“把他们叫过来。”王童看出来爷有大事要商量,不敢怠慢,急急忙忙按文少卿的意思,出门找人了。不一会的功夫,鸿茗阁密室内,七个大男人坐在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等着文少卿发话。喜酒喝

  • 元极破空之离王

    正值巳时,暖阳,微风。式微和冬至两人均女扮男装,左顾右盼的走在桑中最繁华的街道上,街道两旁叫卖货物的商贩陆续增多,好不热闹“小姐,我们这样偷偷跑出来,真的好吗?以前夫人从来都不让小姐出门的”冬至担忧的问道“我说冬至呀,怕什么,出了事都有我顶着呢,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式微道“对了,要改口叫公子。再说以

  • 北海魔婿之章体弱入谷

    “听说了吗!云城的云夫人生了!”“唉,这事江湖都传遍了”“我当然知道,但你们肯定不知道,云夫人啊她早产了!”“早产?早产又怎样?”“这啊……”我父亲是入赘到母亲家的,我随母姓。祖父只有母亲一女,无其他儿女,谁也不知道父亲的来历。我是早产儿,身子骨不好。家中只有我一子。我从小被送去药谷拜师,只为活命…

  • 漫威:开局加载LOL系统破晓(一)

    乙丑年,桑家。桑家上空被一团黑气笼盖,四处都是惨叫声,桑榆并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却又着急找自己的母亲,便四处奔跑呼喊着。“小榆!”正前方撞到一个人怀里,扑面而来的是一阵熟悉的沁人心脾的兰花的香气。是哥哥!桑榆抬头,急忙拽住桑玹,一双杏眼里弥漫着焦虑,却也有因找到了桑玹而没来由的安心。桑榆自小到大因是

  • 超级街机他是直男(求鲜花,求收藏,求评价)

    来到大唐第一个清晨。萧凡早起,有心想让韩玲颖多睡会。但韩玲颖很执拗,她认为,夫君都起来了,自己不起来,这不成体统。萧凡也不在管她。呼吸着最原始的空气,萧凡来到庭院。庭院内,桂花香味逼人,令人心旷神怡。萧凡想起自己的项羽之力,虽然感觉精力充沛,力大无比,可终究没啥实战经验。于是乎,他开始晨练。一套龙抓

  • 魔都大亨战况惨烈 (求收藏,求鲜花!)

    “扔手榴弹,炸死这帮狗日的。”看到日军再次摸上来,方胜利抹去脸上的血迹,大声的吼道。听到命令,前沿阵地上的士兵纷纷拉开手榴弹拉环。“扔!”随着方胜利一声令下,上百个士兵将手里的手榴弹直接扔了出去。“轰……轰……”上百颗手榴弹爆炸的威力顿时将面前区域清理出一块空地,三四十个小鬼子直接炸死。看到效果不错

  • 异界中的时空第五章

    5大厅里,太医院的大夫都就在一起,看到皇上出来,都跪下不敢发言。“都出去,杜大夫留下。”一行人逃似的离开这里,“杜大夫,公主的病怎么样?”“皇上,恕老臣医术浅薄,臣这十几年来,用尽天下奇药,补药,公主从小开始吃药,也仅仅能维持现状,无法再进一步。如果不是公主幼年吃过那两颗仙果,恐怕早就---”渊虹眉

  • 情生缘起,海川浮沉在线阅读第六节

    王铭火急火燎的回家,看见甜心正认认真真的在牧场打闹,长舒一口气。“哥哥!”甜甜看到王铭站在后面,跑过来抱住王铭的大。腿。心心也一跳一跳跑过来,说道:“哥哥你看,小兔子真乖!”王铭搂住甜心,满意的说道:“甜心也很乖,看,哥哥今天给你们买了草莓,我去给你们洗洗。”说罢,王铭举起满满一袋子红彤彤的草莓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