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向往的生活之黄泉背尸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11/25 18:14:35 作者:徐小娄 来源:飞卢小说网
向往的生活之黄泉背尸人
向往的生活之黄泉背尸人
作者:徐小娄来源:飞卢小说网
每当有嘉宾来向往剧组,主持人就会给嘉宾介绍蘑菇屋附近环境。“村子里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只有北头那间义庄不能进!”“为什么?”“因为进去后就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吓唬我呢,除死之外无大事!”“是么,那如果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主持人瞧着嘉宾凄惨一笑,笑容中充满苦涩与绝望。(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酒过半巡,柯亦杨站起身来,无意间走到了锻刀室。

随时都跟在柯亦杨身边的狐之助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也扭头看向了锻刀室的大门:“说起来,我们现在还不到时政要求的最低底线的出阵人数。”

“还差多少?”柯亦杨问。

“三个。”

柯亦杨将酒葫芦往腰间一别:“那就走吧。”

锻刀室里很安静,柯亦杨甚至能听到熔岩在周围流淌的声音。

说起来,柯亦杨还真有一把想要的刀剑,那是挑选初始刀的时候便看中的。

漂亮好看又锋利,连刀刃都是他喜欢的模样。

数据面板在面前显示的时候,柯亦杨将灵力浮现在指尖。

一柄刀剑在虚空中,从熔岩里慢慢的被托了上来,漂亮的刀鞘首先映入了柯亦杨的视线之中。

柯亦杨嘴角轻扬,就是他了吧。

山姥切国广。

拔刀而出,刀铭清晰可见。

一件漂亮的极品。

狐之助对山姥却国广并不是很感兴趣,这种常见的刀剑在他眼中已经习以为常,趴在原地甩着尾巴。

柯亦杨拿起刀剑来轻轻的触碰着,那刀剑往后缩了缩,想要逃离他的掌心。

害羞了?

柯亦杨将刀柄握紧,他扭头去看狐之助:“你早点休息。”说完便去了自己的屋子。

猫咪池坛对于这柄刀剑似乎有些迟疑,池水在周围旋转了半天,水珠还是小心翼翼的触碰了刀剑。

这是柯亦杨第一次看到这池坛的水这样的轻柔,有些意外。

化了形,柯亦杨看见了一只漂亮的小橘猫。

没有传说中那么胖,柯亦杨还有些可惜。

他喜欢肉嘟嘟的小胖猫,这样揉着枕着都会很舒服。

橘猫的脑袋上盖了一层脏兮兮的布,脑袋上还用一条小小的红绳系在了脖子上。

就像是穿了衣服带了小帽子。

柯亦杨伸出手来想去拽山姥切国广那被单,那样好看的脸颊和猫眼,就这样被遮起来有点可惜。

橘猫惊叫了一声,将自己缩在了那被单里面,连眼睛都捂在了里面。

有了五虎退的经验,柯亦杨也不着急,就在原地坐着,等着小被单下面的小猫现原形。

被单随着山姥切国广的呼吸一上一下,就像是一个赖床的孩子不愿意起床。

过了一会,他似乎没等到柯亦杨的行动,小心翼翼的从被单里面探出头去,湛绿色的猫眼四处盯着。

柯亦杨的身影忽然进去了他的视线内,山姥切国广赶忙缩了回去。

没一会,憋得厉害了,又探出头来。

这次山姥切国广的鼻尖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抬眼一看,他看到了一双噙着笑的眸子,他的小鼻尖轻轻的动了动。

眼前的人整个人趴在地上,用手支撑着脑袋,静静的望着他。

“好痒。”柯亦杨笑着说道。

他碰到了那个人类的鼻尖!

山姥切抖了抖身子,又想要缩回去,没成功,被人抱了起来。

温暖的怀抱下,一双大手轻轻的摸着他后背以前自己够不到的地方,刚刚好的舒适度。

山姥切国广紧绷着的身体在这样温暖的抚摸下慢慢的变软。

有人说,猫是液态的。

柯亦杨感受着山姥切国广软乎乎的身体,非常同意这句话。

“喂,做我的猫不好吗?”男人低沉的声音进入了山姥切国广的耳朵,麻麻酥酥的。

“喵喵喵。”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柯亦杨笑了,挠了挠山姥切国广的小下巴。

“喵……”怕配不上您的存在。

说着,山姥却国广失落了起来,他坐在了一边的地上,将后背对给了柯亦杨。

山姥切国广的小脑袋从后面看起来异常的好玩儿,因为被单滑落的原因,一个圆滚滚的方形小脑袋出现在了视线内,倒是有了橘猫的样子。

“你们一个个的这么可爱,我还怕你们遇到比我更会撸毛的就会离我而去。”柯亦杨患得患失的点了点眼前的小脑袋,气势瞬间变得可怜巴巴。

“喵?”诶?

山姥切国广扭过头去看柯亦杨,却看到了低垂着的脑袋和眼眸。

他看不清柯亦杨的眼眸,并不知道柯亦杨在玩闹,他瞬间慌了神。

他站起身来想要去安慰柯亦杨,却没想到被单阻碍了小短腿的进度。

‘啪叽’一声,他跌倒在了地上,脸着地。

山姥切国广好不容易挣扎着起了身,又是‘啪叽’一声,这次是屁股先着了地。

柯亦杨轻笑出声。

声音传入了山姥切国广的耳朵里,他看到了身后的人在地上笑的打滚,完全没有半点失意的样子。

他扭了扭被摔疼的屁股,紧紧的盯着柯亦杨。

是自己出丑让这人喜笑颜开的吗?

山姥切国广下意识的往前一倒,想要再摔倒一次。

这次故意的摔倒的表现太明显。

一只不会隐藏情绪的猫在这种情况下十分吸引眼球。

柯亦杨在山姥切国广假摔脸着地的时候将小橘猫接到了自己的怀里。

温暖的大手一点点的将山姥切国广的被单整理好,让他不至于会踩到被单跌倒。

“走吧,可爱的小橘猫。”

出了空间,外面的境况一下子映入了山姥切国广的眼眶。

他抖了抖身子,看起来精神了许多,在柯亦杨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

加州清光早就在柯亦杨的屋前等着主人的到来,却没想到主人出去了一趟又抱回来一只猫。

还是一只非常非常眼熟的猫。

“喵喵喵!”加州清光叫的厉害,山姥切国广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将屁股对给了加州清光,将整个身子都缩到了被单里面,抖动着身子。

好不容易让害羞的小橘猫露出了脑袋,现在就被自家的初始猫吓得在他的怀里颤抖,柯亦杨叹了口气,皱起眉来:“别吓着他了。”

“喵喵喵?”

加州清光用小爪子指着露出一只眼睛鄙视的望着他,鼻子里淡淡哼了一声的山姥切国广:“喵!”主人你自己看啊!

“还吓唬他。”柯亦杨将怀里的小猫抱得更紧了点:“一点都不听话,今天晚上回自己的小篮子里去睡。”

“喵喵喵喵?”

柯亦杨将被单揭开,里面的小猫湿润的眼睛露了出来,带着淡淡的失意,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他将小脸蛋埋在了柯亦杨的怀里,还在轻微的颤抖。

柯亦杨拍了拍山姥切国广的脑袋,笑了笑也就顺了他的意思,将山姥切国广抱在怀里轻轻的哄着。

这孩子的眼睛里的失意太过于明显,又是个害羞的性子,什么时候若是能跟别的刀剑打成一团也是好事儿。

柯亦杨这次给山姥切国广挑的篮子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品,只是用白色的被单包裹了一圈,不像是个睡篮,而像是一个窝。

山姥切国广明显对于这个篮子很感兴趣,趴在里面就不动了。

他身上脏污的被单跟整个篮子没有什么违和感,很完美的融合为了一体。

将酒壶随意的扔到了桌上,柯亦杨出了门。

加州清光蹲在外面没有远去,委屈巴巴的望着他。

柯亦杨忽然就笑了,加州清光就像是个开心果,总能逗的他开心。

张开怀抱的下一秒,加州清光就已经撞到了他的怀里。

“喵喵喵!”你听我说啊主人!

柯亦杨点了点加州清光的脑袋,将下巴抵在了他的脑袋上:“乖啦。”

主人温暖的怀抱让加州清光吸了吸鼻子,他轻轻的舔了舔抱着他的手。

“我都知道,但是山姥切国广刚来,你到底还是要让这些的。”看到加州清光那火红色的眸子,柯亦杨笑道:“你可是我的初始刀啊。”

初始刀就像是三个大字印在了加州清光的脑袋上,又让柯亦杨的话在他的心上打上了信任两个字的标签。

这种感觉就像是泡温泉,连毛细孔里都散发着舒适的感觉。

柯亦杨盯着尾巴在空中快甩成花的加州清光,嘴角轻扬,真是一个好哄的孩子啊。

“待会儿有空了,给你把掉落的指甲油再抹一次好了。”

手中端着给五虎退煮多了的羊奶回屋,刚关上门,柯亦杨就感觉自己的裤腿被抓住了。

山姥切国广抬起眼睛来,原本清亮的眸子变得模糊一片。

空气中弥漫着米酒的香味儿。

“……你喝酒了?”柯亦杨到一旁将跌倒的酒壶扶了起来,甩了甩,里面空空如也,轻的一撇。

“嗝。”山姥切国广打了个大大的饱嗝,又伸出爪子来扯了扯柯亦杨的裤腿。

下意识的底下身子去,小小的肉爪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小脸蛋儿使劲的往前凑着,就在柯亦杨以为山姥切国广要跟五虎退一样舔他的脸颊的时候……

下一秒,山姥切国广就这么将他怀里的酒壶抢了过去。

猝不及防,动作极快,身手极其矫健。

可以的,很牛逼。

柯亦杨差点没啪啪啪鼓掌。

大大的酒壶盖住了小橘猫的整个身子,只看到一块白色的被单在地上蹭来蹭去。

小猫跟着那圆滚滚的酒壶一起滚来滚去。

山姥切国广一边滚,一边打着嗝,一边还叫着“喵喵喵!”我才不是仿品!我是正宗的橘猫!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踏莎行第10章在线阅读

    我是夏雪,我到过死神世界,我认识了我的家人,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做好白哉大大的迷妹子,没有和他牵手,没有和他拥抱,没有和他认识,难道就算是穿越了,我也只是一个小透明吗?--------------------------------------------------------------------

  • [综]818我那个废柴恋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不行不行,真喝不下了,醉了醉了。”容茶努力瞪大眼睛,试图向还在给他敬酒的修士传达自己的醉意,奈何自己的眼神从来没有人领悟出过其真正的意思,依旧被人乐呵呵的灌了一坛子清酒。自那个令人喷饭的“风一样的男子”表彰大会后,容茶就被乌泱泱又扩大了一倍的人流簇拥到了同福客栈,一波又一波修士赶着给他敬酒,哪怕为

  • 总裁的新婚下堂妻第2章在线阅读

    她的……爸爸?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能够亲自来接自己的女儿,相信他对自己的女儿的心意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的。门外走进了一个面容憔悴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脚步有些凌乱,见到孔梓真之后,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和薛亮道谢又道别之后,带着她一路走到了校门口的一辆破旧的桑塔纳。一路上,叽里咕噜的说着什

  • 商女皇妻:殿下,请入帐在线阅读第八章

    山中无岁月,对于俗世来说同样如此东都市数日没有出过家门的烛少辰走在大街上,看着这依旧忙碌的人们,他感慨到,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越到后面他的心里越发不安。烛家人还在积极备战,不论何时,只要危机出现,烛家这炳尖刀都能迅速顶上。“走吧,我们还是上后山去炼体!”回家叫上龙世杰,两人开车又往山上驶入。来到一块巨

  • 通玄踏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等到张义山已经带着儿子和儿媳们回来时,天色已经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了的地步了。刘氏出门来迎,抱怨道:”可算回来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都看不见了,还在地里头待着,我正说要去喊你们回来呢。饭都凉了!”“这不都回来了吗!十几亩的呢,不抓紧点怎么行!”爷爷不满的嘟囔到。在孩子们被面前抱怨这些,有损他身为一家之

  • 水国风云之初出茅庐第9章在线阅读

    那些心怀歹意之人方清自然不会放过,倒也并不是他心狠。只是若是这些人离开了苗疆或许会给五毒教带来极大的麻烦,五毒教中人淳朴,又救他性命,阿兰也为五毒教中人,孰轻孰重,方清分得很清楚。郎有情妾有意,方清和阿兰择日准备成亲,教中之人成亲可是五毒教一大喜事。大家都开始忙的热火朝天,身为教主的无音忙的昏天黑地

  • 魔卡大陆[制卡]第四章在线阅读

    陆追源说完这句话,很久都没得到回应,实验室里的空气像是凝住了。男人眼底的情绪分辨不清是绝望还是悲凉,嘴角还未来得及收干净的嘲讽笑意,也一点一点,慢慢地消失殆尽。“真悲哀。”良久,他麻木地翕动着嘴唇,“男人连当种马的价值都快没有了……真悲哀啊。”她忽然回过神来,干嘛跟他说这些?沟通的目的是劝说他留下当

  • 月明如素在线阅读第七节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有着诡异卷毛的白猫和一只喜欢恶意卖萌的黑猫再加上一只笨到可爱的大猩猩一起出去玩,他们先后碰到了猩猩暴力女、人妖俱乐部头牌、抖S星王子和爱的战士蛋黄十四。啊~对不起,拿错剧本了…………关于鸣人的养成计划,我从没想过执行起来会有这么多的困难。我将他捧在手心里,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一切美好都

  • 河鹄在线阅读第八节

    “看这阵法颇为复杂,启动阵法需要的灵力都不是练气期修士能承受的。”学院牛老师并不看好罗奕的阵法能够成功。小广场上没有入定的只有四人。李陆夜、董飞桓以及被罗奕唤醒后还瘫在地上的陈月儿、林双全。四人早就发现了罗奕的动作,陈月儿和林双全被三倍重力压得根本没法开口说话,董飞桓停下自己不断琢磨的剑法,看着罗奕

  • [综漫]秋人总是很心累老夫算天不算人「中」

    那小厮刚看到这张家大少时,以为是要来赏脸吃饭,最饱满的笑容已经酝酿好了,手中的锣鼓因为过度兴奋,颤抖无比。这位爷要是高兴了,那么赏个百八十两银子,自家老母的病说不定就能解决。可听到后面的话,笑容僵的不能再僵,手中锣鼓落在地上……砰!那是锣鼓落地的声音砰!那是心碎的声音身后两名壮汉上前一步,满脸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