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二次春天之吃什么长大的,为什么肺活量这么好!(9)

2021/11/25 14:57:35 作者:半颗青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次春天
二次春天
作者:半颗青橙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康复治疗师x温婉美人作家喻朗x粟(sù)慈……在喻朗的生命里,有过两次真正的春天。第一次,是他初初认识粟慈的时候。那年三月初春,粟慈陪着她的未婚夫,来康复医院做康复治疗,主治医师,是喻朗。大概是这女人太温婉太善良了吧,喻朗对粟慈,总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可人名花有主,再有感觉他也不能违背良心,做出横刀夺爱那档子事。于是这段刚刚萌发的暗恋,被喻朗硬生生掐断了。第二次,是喻朗出国进修两年后回国,在好友杨晋的饭局上,和她再次相遇。很巧,杨晋的新女友林鹿鹿和粟慈是好闺蜜。粟慈齐肩的头发留长了,烫了卷

“既然知道我们来了,那就出来领死吧!”

本来想看一看这只害人的鬼究竟长什么模样,可是没有想到这老家伙如此的嚣张,刘羽也没有和他客气。

“呵呵,很久没有人敢和老夫这样说话了,你这个黄口小儿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啊!”

紧接着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出现在两人面前,老头大约五十多岁,穿着一身干练的中山装,带着老式礼帽,一副民国时期的绅士打扮。

老鬼漂浮在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人,眼神之中满是冷漠,仿佛在看地上的蚂蚁一般。

“想你生前也应该是同道中人,为什么不入轮回,反倒留在人间,祸害苍生!”

刘羽看了一眼老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兔崽子,看样子你懂得不少啊,既然知道老夫生前修道,死后化为道鬼,怎么还敢来,难道不怕老夫杀了你吗?”

老头满脸阴沉。

刘羽耸了耸肩,并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柳冰清紧张的要死,做一个奋战在第一线的人民卫士,一开始的时候她根本不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可是今天她的世界观碎了一地。

“看在你我也算是同道中人的份上,今天老夫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身旁那个小姑娘得留下来,做我的伥鬼,长得这么漂亮,一定能够帮我勾引很多男人过来!”

老头看了一眼柳冰清,吓得她直接躲到了刘羽身后,死死地拉着他的胳膊,说什么也不敢放手。

现在唯一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的就只有他了。

如果换做一个人,敢和柳冰清这么说话,她早就冲上去两耳光了,可是面对的是一个鬼,她实在是提不起勇气来。

“呵呵,我很好奇,您老人家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

刘羽忍不住笑了笑,瞥了一眼老头,拉着柳冰清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找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上。

“你问这个干什么?”

老头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刘羽会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为什么你老人家的肺活量为什么这么好,能把牛逼吹得这么大!”

刘羽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口中的狗尾巴草随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的跳动着,看上去很是喜感。

“噗嗤!”

柳冰清没憋住自己的笑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个小兔崽子,竟然敢侮辱我…”

老头被刘羽这句话气得直跳脚,一瞬间,整个乱葬岗之中阴风四起,而他整个人踏着阴风,直接向着刘羽冲了过去。

一眨眼,老头就出现在了刘羽身前,看着眼前这一对儿年轻男女,他忍不住一阵冷笑,左手的指甲突然长长了不少,像是五把锋利的刀直接向着刘羽的脖子切割而去,“小兔崽子,受死吧!”

“你这个老逼灯,还敢装逼!”

刘羽起身一板砖就呼到了老鬼的头上,只听到一声惨叫,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老鬼直接倒飞了出去,一瞬间身上的阴气也溃散了不少,魂体都有些透明了。

“金砖?”

老鬼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

“你,你竟然是鬼道天师?”

当他看到刘羽手中的板砖的时候,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

“这次不装逼了?”

刘羽撇了撇嘴,不屑的问道。

“你……”

老头被刘羽气坏了,指着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怎么,还想尝尝本天师金砖的厉害?”

刘羽抛起了手中的砖,又稳稳地接在手中,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老鬼。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永世为奴,跟在您身边,只要你不杀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面对一个鬼道天师,老鬼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直接跪在了地上。

刚才还硬气得紧的老鬼,此时已经跪在地上求饶了。

人要脸,树要皮,电线杆子要水泥。

这老家伙可真不要脸。

对于老鬼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尊严什么的在活着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

“就你?”

刘羽咂了咂嘴,好像看神经病似的看了老鬼一眼,“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下次出生的时候,你母亲给你带一个!”

“灵儿,解决了他!”

说着,刘羽忙住了柳冰清的眼睛,打了一个响指,紧接着一道倩影出现在了老鬼身边。

“鬼,鬼王!”

一瞬间老鬼直接吓的瘫坐在了地上。

随着老鬼的一声惨叫,整片乱葬岗,又回归了宁静。

解决完了老鬼,刘羽感受了一下四周,想试图寻找一下缠着莫涟漪的那只女鬼,奇怪的是他发现自己留在女鬼身上的印记已经消失了,而且整个乱葬岗根本没有鬼的影子。

按理说就算是鬼主死了,伥鬼也不会死亡。

难道那只女鬼不是老鬼的伥鬼,而是别人养的一只小鬼,自己来乱葬岗的事情被发现了,幕后主使毁灭了证据?

可是谁会养一只连厉鬼境界都没达到的红衣女鬼作为鬼奴?

那东西除了能吓吓人,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要不然莫涟漪也不会在那只鬼的纠缠下活那么长时间。

究竟是谁要害莫涟漪,刘羽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莫涟漪的事情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云水间,莫家别墅。

莫天南轻轻地敲了敲女儿的房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满脸赔笑的坐在床边。

“闺女,是不是生爸爸的气了?”

莫涟漪冷哼了一声,白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并没有说话。

“哎,闺女,不是爸爸说你,刘羽这件事情上确实是你做的不对,人家刚刚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跑过来给你看病了,咱们怎么说也要对人家客气点啊,毕竟来者是客嘛!”

“哼,你那么喜欢他,干脆让他做你儿子得了,我离家出走,给他腾地方!”

莫涟漪冷哼了一声,十分不满的说道,“还有谁让他不回家就跑过来给我看病了?难道是我让的,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钱,这个混蛋就是一个变态加财迷!”

“傻闺女啊,刘羽从来到走,从来都没有提过钱的事儿,而且,而且他为了救你,还用上了自己的中指精血,中指上的精血是人的三大精血之一,其重要性仅次于心头血,用一次至少要休养三五个月才能恢复,你有没有发现帮你治完病之后,他的脸色苍白了不少,可是你连句谢谢都没说,连顿晚饭都不留,就把他赶走了,这样做是不是显得我们太无情无义了,我们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啊!”

莫天南溺爱的看着自己的闺女,语重心长的说道。

“难道他脸色变得苍白和用了中指血有关系?”

莫涟漪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好像刘羽在给自己治完病之后,却是脸色苍白了不少。

“是啊,为了帮你治病,他一定耗费了不少血气和精力,可是却没有抱怨一句,甚至被你赶出家门,他连什么都没说,真是一个好孩子啊,现在还这样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

莫天南点了点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听了自己父亲的话,莫涟漪似乎也知道自己错了,想起那张淳朴而又干净的脸庞,似乎觉得没有那么讨厌了,而且他走的时候还在想着去处理掉那只缠着自己的鬼呢。

想到这里,她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爸,你能不能让人帮我查一查,刘羽现在在哪里?”

“闺女,你要干什么啊?”

“我想要去找他!”

不知道怎么的,现在莫涟漪有一种非常想见到刘羽的冲动。

看到莫涟漪坚毅的眼神,莫天南一脸苦相,自己闺女究竟要干什么,该不会是要以身相许什么的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挥舞第9章在线阅读

    宇再次回到了家中。疲惫感席卷了全身。虽然并非肌能的劳顿,他的大脑却昏沉得成了肩膀上的负担。伸手摁了一下开关,没有一点反应;冰冷而昏暗的房间。他忽然有些害怕——或许自己并没有醒来呢?在大腿上猛地揪了一下,痛得跳了起来。他很早就已经回来了。呆呆地望着走廊的尽头,他尝试着迈了一步。一步,又一步,没有任何异

  • [综]可是我又忘記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森鸥外端坐在座位上已经僵硬了片刻。高档红木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他和一个十二岁女孩的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女孩和他的基因匹配度达到99.97%。也就是说,在这份报告完全真实的情况下,这个女孩是他森鸥外的亲生女儿。现年36岁,事业有成的森鸥外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从天而降亲女儿喜当爹的感觉。他需要缓一缓。有个办

  • 茶香橼在线阅读楚轩的心动对象(跪求收藏打赏)

    这个世界上没有捷径可走!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即便是对于拥有系统在身的楚轩而言,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辉煌的成就,如果说只是系统的帮助,那肯定是不对的。二十年,在得到系统的这二十年中,楚轩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二十年中,楚轩能够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的机会屈指可数,在得到荣誉的同时,楚轩也失去了很多很多,十

  • [哥谭]这个杀手头好冷在线阅读第六章

    妲己静静地站立在门前,任由清晨的温暖阳光洒在她身上,黑色秀发披散,脸上带着慵懒,在酒馆内引起了不少的口哨声。只是,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野性十足的少女,昨晚上是在地上和衣而睡的?“这chuang也太硬了,下次换家好点的!”李白从后面跟了上来,在异界睡的第一觉,说实话,并不是很舒服。妲己气的咬牙,李白不但

  • 对立面在线阅读第一节

    许久,沈苍生才醒过来。周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春兰,还有一脸担心的成熟美女秋香,两女都是担心沈苍生的情况。要知道,在以前,沈苍生是奇才的代名词,但是现在,他是一个病秧子,上天很是无情,给了沈苍生傲人的天赋,但是却收走了健康。“少爷,你醒来了!”春兰激动道,擦着泪水。沈苍生点点头。秋香默默的看着,但心中的

  • 恋人不思议在线阅读人心险恶江湖路

    漠北的天说变就变,中秋节离开的时候还有些秋凉的感觉,这几天又是寒风刺骨了。简陋的马车终究阻挡不了什么寒风,车厢里的那个中年人,咳嗽也是越来越剧烈了一些。“莲姐,明天这时候就到天山脚下了,你别太着急,陈叔叔没事吧”。“弟弟辛苦你了,等找到雪莲,姐姐会重重答谢你的。”两人的这份关心,不知道有几分真。“莲

  • 甄嬛传之富察贵人在线阅读第6节

    尤雨苏醒过来后,像是做了一场梦。或许是花液的缘故,尤雨的眼睛反而更加炯炯有神,而且语言反应能力更灵敏了。蓝裔呼来藏在尤雨卧室里的飞行器,接他们回到了尤雨的家里。从窗户里蓝裔把尤雨送进卧室,安顿好她,说了声谢谢的话,又急着飞去了黑泥湖畔。蓝裔要展开第二轮攻击。湖畔静悄悄的,怪味熏人。月亮虽然是圆的,但

  • 开奖【捉虫】

    从omega婚前培训所出来的时候,莫凝渊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他抬头看着天,突然笑出了声。活了两世,见过战场上的硝烟,也见过黑暗中杀人不见血的勾当,甚至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但惟独没有见过刚才那阵势。内核是个alpha的莫凝渊,面对着刺激的画面,第一次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觉得在房间里呆着比在战场上呆着还

  • 平行线第五章

    九溪古街。奶茶店前的侧立伞下,郝意戴上墨镜,换了连帽衫牛仔裤,跷腿在乳白色的休闲椅上,路过的小姑娘居然还给他拍照。难得打扮得正常起来,这家伙的颜值还挺抓眼。温景煦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吸了口果汁。可惜是个不定时抽风的正太。“表哥轻松点儿,不就过来转个圈吗?反正李怼怼前两天又出国了,你在华锐呆着没意思,翘

  • 空间之剩女的田园生活第1章在线阅读

    大夏国,奇风谷,隐玉山庄。陆鹏懵懂站在一间新房外面。两个时辰前,他穿越了。然后从记忆里得知,自己原来是魔教前任教主陆天与的独子。现任教主谢红萧是自己从小订下的未婚妻!由于自十岁起身患怪病,无法修炼武学,所以这教主之位才会传给了谢红萧。谢红萧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十四岁就练成天霄魔功,十七岁继位,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