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是友情 似爱情之故友2

2021/11/25 13:49:44 作者:岩少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是友情 似爱情
是友情 似爱情
作者:岩少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生就像一辆列车,三个女孩,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起点。在下一站遇见的你们,是我看到过最美的沿途风景。我们因为彼此而成长,也因为彼此而失去,列车的终点,是友情,又似爱情。

待李昶治和陆盛全部走远后,谢无延才磨磨蹭蹭从草丛里探出脑袋,噗嗤笑出声:“真是笑死人了,随便扔了个飞镖过去就是下战书,还魔教教主,这算哪门子魔教教主啊,哈哈哈哈哈……”

笑够了,见外边早就没人,她便拍拍灰尘,大摇大摆回自己屋子去。

如她所言,修真界所忌惮的“朱雀刀”,其实只不过是魔教教主生前造来玩的飞镖而已。由于这把匕首刀身轻薄,当时她造这刀仅仅用来瞄山里的野鸡。右护法说这刀要造得有气势,听从他的意见,谢无延又很配意境地雕了只喷火的野鸡上去,两位护法看到之后纷纷凝噎。

后来,谢无延又很有闲心地给弟子们都造了一把,纯属没事干随便造出来扔给他们防身用的,没想到那些仙门道派的老头子吓得要命,还捧出个什么教主信物的标签。

朱雀刀这个名字……好吧,反正她是从来没这么叫过。

回到屋子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谢无延又想起来方才那个黑衣人。

说来好笑,她谢无延行得正坐得直,妥妥一个本本分分的良家教主,此生吃的最多的也就野鸡野兔,真不知道烧杀抢掠这个形容词是谁给她安上去的,像朱雀刀这种小玩意儿,谢无延造出来的多的是,根本不在意,魔教底下很多弟子都有,几乎人手一把。只不过令她好奇的是,是谁敢以她的名义来“下战书”,莫非真有哪个道人觊觎魔教教主之位许久,想趁机钻这个空子?

谢无延自我点头,感叹这人的胆子实在够大,道:“有趣有趣。”

她摇晃二郎腿,饶是性质地看着床头柜上一堆的八卦镜,摸摸自己这段时间算命赚得鼓鼓当当的钱袋,想着下次逃出去差不多能撑个十天半个月。

正这么思量着,屋外忽地响起笃笃的敲门声,两下,不轻不重,短促有力,两下过后便是一阵死一样的安静,仿佛在等里面人答话。现在已是亥时,寻常弟子早就睡了,这个点还会想到她的一般只有一个人。

果然,片刻之后,外边传来陆盛温软的声音:“吃饭了。”

谢无延掏掏耳朵,并不想理他。听书之前在街上买过一个烧饼吃,此时肚里还没空,不觉得饿,她调整一下睡姿,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些,扭头敷衍一声:“知道了,放门口吧。”

门外又是一阵静默。正当谢无延准备闭眼歇息,敲门声又再次响起。这次是持续的笃笃笃,像是不满于她的这个回答,间隔不停。

“……”

烦得无奈,谢无延只得翻身下榻去开门,放陆盛进来,她向来不拘小节,鞋子也没穿对,勾着两只正反的鞋蹭蹭蹭跑去开门。

不让陆盛进来自然有谢无延的道理,苍剑派的伙食是真的让人不好恭维,大概是讲究清心寡欲吧,荤菜是难得难得才能见着,偶尔饭里能夹只菜虫都能算得上是山珍荤食。她盯那盘子:“就放着吧,我一会儿吃。”

望着一盘看起来没多少荤菜的碟子,绿得有些恍惚,随即谢无延心道:……饿死也不吃。

“会凉。”陆盛当然不会听到谢无延的腹诽。他缓步走到床前,一如既往收拾好杂乱不堪的桌面,将桌子腾出一块空地,替谢无延摆好菜盘,这才伸手招呼她过来吃饭。

谢无延倚在门边看他好一通忙活,调侃道:“你还真的是贤妻良母。”

陆盛似乎没有要接话的想法,递过筷子,似答非答地道:“嗯。”

“嘁。”

谢无延撇撇嘴,慢吞吞挪过去接筷子,抿着嘴唇装模作样一粒一粒夹米饭,心想:既然陆盛去迟云狄那帮着说好话,看来是很想让我下山的喽,果然陆盛和这迟歌有一腿,要是被迟云狄知道自己得意门生和女儿藕断丝连,那可真是不得了……

一边想着一边把鞋子换了正反,一旁的陆盛却忽然说话:“明日跟师兄一起下山。”

谢无延一愣,道:“迟云狄同意了?”

她透过梳妆镜观察他,恰好陆盛也在看她,微微一笑,道:“无妨,你明日跟好我便是。”

谢无延道:“不是,你等等,为什么又突然让我下山了?”

之前谁说要迟云狄同意才能带她出去来着?她一直挺想问。

“师父说你的病要等医得了再医,我怕拖不过那么长时间……只是希望你早点好起来罢。”陆盛浅浅噙笑,笑容里却带有细微苦楚。

谢无延将这一切都捕捉在眼中,心想:陆盛之前和迟歌的感情一定非常深,不然也不会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我……只是可惜,我又不是迟歌,所以说有情人也并非能终成眷属。

想到“有情人”时,脑袋里一闪而过那个熟悉的素衣人影,不过很快她就对这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极其好笑。暂且不管陆盛是何原因,能下山去多少比待在山上强,便也无心继续追问下去了,眼下倒还有一桩事更为吸引她的注意。

“对了,”谢无延道,“我经过后院小屋,听见你们在说什么,魔教教主?”

陆盛眉眼不动,淡声道:“嗯。”

谢无延道:“可是师兄啊,魔教教主不是死了吗?”

她素来都是直呼其名,没大没小,此番叫了他一声师兄,心里小小地惊讶,微微一怔,道:“许是山下小妖作祟吧。”觉得还没说完,又补了一句,“在我看来,真正的魔教教主并不会亲自来。”

传闻中魔教教主心狠手辣,除了是个天资聪颖的修道者之外,更是个顶尖的炼器师,对炼器痴迷直至疯狂,整日埋在书房研究各式各样的炼器术,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露面。

陆盛低头望望自己衣角还悬着的那枚纯白玉佩,出了神,大概是在思索能有何对策。听他这么一说,谢无延却是提前笑起来,道:“后边这句话是没错!”

她笑得一颤一颤。陆盛看她一眼,道:“不过,此次下山去之后,小迟一切听我安排,切不可随意乱跑。”

他顿了顿,道:“师尊暂且还不知道此事,明日我与你二师兄商量一下,他应该也会替你保密的。”

谢无延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陆盛会突然提起李昶治,答应道:“成。”

旦日。

大约由于激动,谢无延这天早早起来上妆,才坐到梳妆镜前,忽闻门外一阵阵“咚咚”的声响,听起来像是有人用什么奇怪的东西敲砸地面,闷闷的,听着闹心,她算算时辰还早,便出去看看。

开门入眼的就是一个黑衣小门童,站在院里的老树下,拿了根顶端半秃的扫把,神情略带幽怨,赌气似的一下一下敲着落叶,嘴里嘀嘀咕咕,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转头见到谢无延脸上两坨妆容似鸡非鸡、似凰非凰,小门童登时一惊,随即停下手里的动作,木枝做的扫把斜贴在胸前,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谢无延天生自来熟,懒懒散散倚在门边,提前聊了起来:“你一大早就起来扫地啊。”

那门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开场白说得不知该怎么回,一脸惊恐地盯她。

他这一顿,谢无延才看清他的长相。这小门童眉目清秀,明净的双瞳底隐有桀骜,虽说杂役的身份不大能见世面,但气质颇佳,乍一看,他长得不像门童,倒像是个大家门里出来的公子哥。

谢无延奇道:“哎我说小兄弟,你是叫什么的?”

谁知,那门童睁大了眼睛,似乎特别惊讶,道:“天哪!迟歌你真的智障?”

“……”

本以为这小门童会是个聪明伶俐嘴甜能干的,结果开口直白地唤她一句智障。听得谢无延真有那么一瞬间很想锤爆他的头。

那小门童接着叨叨:“我听很多弟子说你疯了,我刚开始还不信来着,今日看来……”

好像知道自己言语不当,他将扫把往怀里拱了拱,左右看看,闭了嘴。而这“今日看来”如何,不言而喻。

他道:“哎,我是言青啊,我们之前玩得很好的,之前常给你送饭来着,你不记得了?”

“言青……”谢无延小声地咀嚼一遍,名字很耳熟,但她又实在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给她送过饭,抬头又看看他,“你容我我想想……哎你,你是昨天那个!”

昨天那个不愿意给她拿团子的门生!

谢无延道:“可是我这两年没见过你啊。”

闻言,言青哈哈笑道:“两年前回乡去看老爷子,活儿干得多也吃得多,所以变得体面了吧,哈哈哈……”

他这样一说,倒是让谢无延记起来了,她好像是听说过言青这个名字的。言青家里头有个赌鬼老爹,据说在外头的债多得一只手数不过来,而且这老头子刁钻得很,欠债不还先不说,借的钱从不干正事,尽往烟花风月之地跑,一把老骨头了还到处折腾。

言青劝他不听,说多了反被打,无奈之下,只好一边忙着打工,一边兼顾着家父,这边那边两头跑。

也怪不得谢无延这两年没见过他,原来是收拾烂摊子去了,这么想来,倒还是个苦命的孩子。

说到言青这个名字的时候,谢无延总想到以前自己有一个弟子也姓言,不过因为一次下山游历,杀了一对农人夫妇,被她砍断了一只右臂逐出魔教了。

说起来,这个人好像在七年前她跳崖那次还在场呢。

言青指着谢无延道:“你脸上的妆容得非常奇妙。”

忽然有人如此评价她的妆艺,谢无延笑着问道:“哟,是怎样个奇妙法?”

言青诚恳地道:“仿佛公鸡下蛋,母鸡长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与天同兽第二章在线阅读

    想要报仇,必须使自己强大起来。林义心想,被摸骨大师诊断为与神谕无缘,就能击退他复仇的心吗?不可能!他坚信,他的药浴针灸之法必定是有效果的,他一定要觉醒神体,开拓灵脉。青青摇着呆滞的林义,嚷嚷说道:“我才不是小丫头,我叫青青,是了大哥哥叫什么名字?”林义看向青青天真烂漫的脸庞,笑了笑道:“我叫林义,很

  • 过分纵容第6章在线阅读

    “刘星,你说,为什么不写作业。”周老师在讲台上大发雷霆了。身为刘星的初中班主任,他对刘星的意见可大了去了,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还带坏同学,经常打架,总是不完成作业,但是,都已经说了,这一次的作业很重要,一定要写,考试的时候绝对会考,怎么还不做作业!无可救药!太过分了!“老师,我生病了,不信你可以给

  • 另一个世界[火影]之第八章(8)

    李嘉一把夺过他的酒瓶:“老大,你心情不好跟我们说,别一个人喝闷酒。”何东停了车:“到了”纪菲白了他一眼:“你看老大还能下车吗?”莫子俊以经有些醉意了,但还不服输:“我为什么不能下车,菲菲你看不起我,我就要下车”。说完挣扎着站起来:“你看我站起来了,我这就下车。”被陈子渊一把拉回坐位:“老大,你想喝就

  • 跨时空的救赎之第十章

    “莉娅,你看今天的《预言家日报》,我们又损失了一名傲罗!”西里斯指着今天的报纸上面刊登的死亡名单,大声嚷嚷着,仇视的目光像毒蛇一样盯着斯莱特林的长桌。“我看到了。”黛莉娅叹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西里斯的一惊一乍,轻轻的放下餐叉,黛莉娅抽出手帕优雅的擦了擦嘴,“我想,这或许是某种意义上的警告,你看死的那

  • 傲视青春在线阅读第十章

    夏菡被说得脸红,秦宏深一脸愉悦,每个人都发了大红包,然后带着夏菡去人事部办入职。顾姿在后面带着于梦一起过来,很多老员工是知道于梦的,在她没跟齐丞结婚的时候,来公司的次数不少,后面就没来过了,不过公司的文化墙上挂着她的照片,作为三个创始人之一,新员工入职培训的时候,她也是重点介绍的人。她要来公司上班,

  • 维谷林莹

    X疆某座山,一个研究所传来吵闹声。赖红狄指着某人鼻子骂道:“你这个老鬼,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把自己的女儿推进火坑,还让S法那些人知道,你给我立马叫龙玲回来,不然我跟你没完!”龙易盯着赖红狄叫道:“哼,我那闺女整天顾着林肃那小子,我让她过去看看真实的他让玲儿明白那小子为了达到目的连爱情都不要,还那么痴

  • 终极系列之龙傲无双在线阅读第三章

    入眼是一座破败的小村子,在秦宇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小村子里走出来几个村民,一个白发彬彬的老人带着几个身着破破烂烂的村民向着秦宇走去。看着走过来的老者,秦宇连忙走到老者身前作辑道。“敢问老人家可是这座村子的村长,在下是主神(系统)派来的。”村长看着秦宇暗暗点头,为人亲和,不卑不亢,微微作辑道。“正是,

  • 网游之天启纪元在线阅读第一章

    宁静的晚上,静的可以听见风的声音。一位老人正在石头上打坐,忽然从远方传来了狼的叫声。但是老人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紧张的表情,似乎已经习惯了听见狼的叫声。狼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这时老人睁开了眼睛,脸上才突然显示出了疑惑的表情,淡淡的说出了一句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狼这时狼声忽然停了,突然才狼的方向传来了婴

  • 海贼之月光下的魔术师第三章在线阅读

    51L夫拉瓦戴迪楼上的梳理毫无意义。我全程看下来,毫无理解障碍,根本不需要你来小结好吗……52L要我坐上来么听梳理兄这么一梳理,感觉之前那位苹果味的直A癌说得也有点道理。楼主明明是喜欢渣A的,所以也不能说渣A强行吧。53L维兰少将的情人我感觉楼主有点单相思啊……如果按照“渣A误食不可描述药剂”这个设

  • 芊芊幽城在线阅读第六章

    顾枫越来越觉得这个案子棘手了。他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直发呆,突然手机屏幕亮了,是高雅的消息。——你晚上干嘛去了?“和路大叔吃了个饭,顺便问一下拖车绳的事”,顾枫回道。——噢,有什么进展吗?“没有,就只剩下脚印和拖车绳两条线索了,难啊!”——别灰心,压力不要大。“我真希望此时福尔摩斯附体。”——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