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食戟之开局就是十杰 保命符箓

2021/11/25 15:26:53 作者:时光同行 来源:飞卢小说网
食戟之开局就是十杰
食戟之开局就是十杰
作者:时光同行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开局,便是十杰。宋阳表示,我很开心。而且,仅仅是十杰也就算了,宋阳还发现,自己一开局,便无敌了。这下爽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翟青深知,其实单岩鹤的死是可以避免的。作为一名元婴期的老怪,谁不会给自己留个后手?如果不是董亨通临时叛变,单凭他一人,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不能一时将他斩杀。

虽说失去了肉身,但只要元婴不灭,再找机会舍夺一副资质不差的躯体,闭关一两百年的时间,修为也是可以恢复的。

这也是单岩鹤的心思,所以即便失去了肉身,他也不是那么惊慌失措的。

可恨就可恨在董亨通叛变的太快了,让单岩鹤猝不及防,根本就没想到董亨通连一点儿挣扎都没有就归顺魔门了。单岩鹤又气又恼,要不是那么生气,也不会忘了自己失去肉体,只剩下一个会瞬移的元婴,也忘了先将本命法宝召回来,更是连晋阶成功的巨蟒也忘到了一旁,只想着把这个老糊涂的东西给骂醒,不说联手抗敌,逃跑的时候带上自己一程也是好的。

单岩鹤也是低估了董亨通的脸皮,他临死都想不通,都是步入元婴期的修士,放在鸿蒙大陆不说顶尖的存在,那也是有响当当名号的,怎么能这么恬不知耻低声下气的对着魔门的人求饶呢?

只可惜,这话,他永远也问不出口了。

而翟青,原本准备一鼓作气收拾掉两只贪心的老鼠,却没想到他们自己倒先起了内讧。如此,也省了他自己动手。

虽然他不在意董亨通和单岩鹤的联手,但一次对抗两名元婴期的修士,还是有些吃力的。

但是看他们,平日里正道邪魔的说的好听,真到了紧要关头,一个个还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们不嫌丢修仙者的脸面,他翟青都觉得要红一红脸皮。因此,再看向一旁向自己邀功的董亨通那张嬉笑的老脸,只觉得一阵厌恶。

“哦,这么说,我还应该多谢你了?”微微上扬的语调。

秦妖月此时虽然躲在翟青的背后,也是看不起董亨通所作所为的。但是她敢肯定,这句话,翟青是扯开嘴角笑着说的。但有时笑着说的话,并不代表说话人的心情也好。

董亨通一听翟青这话,立马换上一副恭维的嘴脸:“哪里哪里,这不是举手之劳。翟道长可还满意?”

“满意。”

墨黑色的□□枪尖对准了董亨通,也不见翟青有什么动作,一阵红色火光闪过,秦妖月就看见刚刚还在谄媚笑着的董亨通,一声不响的向后斜倒了下去,和之前倒下的单岩鹤完全一个模样。

“那你也该上路了。”

秦妖月听着身前的黑袍青年说出的话语,只觉得一阵寒风吹拂过自己的脖子,整个人都忍不住往石缝里缩了缩。

这,才是真正的妖魔吧。

李琨赶到綄西河附近的时候,正好看见翟青一枪斩杀董亨通的画面,他不禁冷汗爆泻,面色也更难看了起来。

他当然看得出,这俩人的修为都比他高出好几个层次,那股沉重的压迫气息,让他丝毫不用思考就能确定他们的身份,元婴期的老怪物!

而眼前的黑袍人,一枪,仅仅只用了一枪,就斩杀了一位元婴期的修士,如果是同阶修士根本不可能做到!

李琨也是一名修仙者,自然知道想要斩杀同阶修士多么困难,随着自己修为越高他更能清楚的认清这个事实。

不要说将同阶修士斩杀,就是重伤也不是那么容易。

在双方修为相同的情况下,除了拼法宝、符箓、丹药之外,最重要的还要拼体内灵气的多少和运用。

每个修仙者体内的灵气都是一样多的,就像用同样大小的木桶装水,装得再多也只会溢出来,如果不是身怀特殊的功法,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那么,双方在争斗的时候,就要看谁祭出法宝或符箓时运用的灵气最少,体内留下的灵气最多,支撑的最久。

而且就算想速战速决,一次运用大量灵气,也不一定就能如愿重伤对方,毕竟对方防御的手段也不会少。而这时,如果自己因为爆发留下的灵气太少,就会变的十分危险。

但是,这些只能套用在元婴期以下的修士身上,真正凝结出元婴的修仙者已经能沟通天地,吸取天地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气为己用。也就是说,绝对不会出现灵气枯竭或是不够用的情况,这也正是元婴期的逆天之处。

那么,要想一击之下,斩杀一位元婴期的修士,除非有逆天的功法或是法宝相助,此外,还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这是一位修为比元婴期还高的修士!

李琨面色复杂的吞了吞唾沫,他所听过、见过的最高修为就是元婴期,在元婴期之上是什么修为,他也不知道。

不,应该说,除了已经到达元婴期的老怪物,没有修士知道。

而现在,在他的面前,就有这样一位可能比元婴期修为还要高的修士,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吓的直接掉头就跑,已经是十分大胆了。

毕竟,修为越高的修士性格越是古怪难懂,像是无缘无故杀人这种事情,别说元婴期,就是结丹期筑基期也是时有发生的。

“魔头!今日暂且放你一马,待我回清寂宗定要将你天魔宗连根拔起鸡犬不留!哈哈哈哈……”一阵狂傲的嘶吼响彻夜空。

李琨惊异的发现,刚刚已经倒地的白衣老者,此时居然站了起来!而且,正朝着自己的方向急速飞身而来!

“恩?保命符箓?”翟青也诧异的望了一眼转身跑得飞快的董亨通,此时,老者先前倒下的位置,只留下一张紫色中间破开一个大洞的残破纸符,孤零零的飘落到地上。

这种紫色符箓,名为保命符箓,是宝符的一种,十分难得。此符能够代替本体死亡一次,而且本体不会受到任何的损伤,但是这种符箓是一次性消耗品,用完,就没有了。

这董亨通能够接二连三的拿出难得的珍宝,看来也是个有背景或是大运气的人物,只是,他为人太过奸猾,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能留下一条性命!

翟青并没有去追逃走的董亨通,他单手掐诀,手中的墨黑色□□一闪就不见了踪迹。

不是他不想去追,而是他受了伤!

在董亨通用玉泉天音剑偷袭黑雾内部的时候,天魔弑魂还没有完全的苏醒过来,所以,那一下,董亨通其实是偷袭成功了。

伤势是被他压制住了,但是在连着两次催动天魔弑魂之后,他体内的灵气也开始暴动不听指挥,随时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他现在连再催动一下天魔弑魂都做不到,当然不可能不顾自身危险的去阻拦逃跑的董亨通,如果不小心在阴沟里翻船,倒有些得不偿失了。

现在的他,只想赶快找个无人的地方闭关疗伤。

=====================================================================

翟青手指微抬,一个小火球就对着单岩鹤的尸身飞了过去,没一会儿,单岩鹤的肉身就化为了灰烬。

翟青袖袍一抖,灰烬中遗留的一个灰色口袋和那对染血的镇魂铃就飞入了他的袖口之中。

一旁的紫纹巨蟒此时已经恢复了最先的样貌,六七尺长的黑色羽翼早在单岩鹤元婴殒灭的时候就消失了,蜿蜒在蛇躯上的红色印记也一一退下,还原成深紫色的光滑鳞片,巨蟒嘶嘶的吐着殷红的细舌,摇头晃脑的用巨尾拍了拍单岩鹤肉身消亡的地面,又转过头忌惮的望了望一侧站立的翟青。

“你主人已经死了。你若愿意跟着我,就自己回到灵兽袋,若是不愿意……”翟青话音未完,就见那巨蟒扭动着粗壮的身躯,向着翟青滑行而来,在距离翟青只有五步远的距离停住并竖起了粗圆的身躯,秦妖月甚至能从大开的巨蟒口腔中看到蠕动的肉壁!

就在秦妖月以为巨蟒要替黄衣壮汉报仇咬上翟青的时候,它突然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翟青的面前。

翟青轻笑一声拍了拍袖子里的灵兽袋,也没有多说什么。

秦妖月猜想,那巨蟒可能是进到翟青刚刚说的什么灵兽袋里面了,不禁又感叹起不愧是仙人,这么大的毒蛇都能在一眨眼间收服了。

这边翟青收了单岩鹤的遗留物品,那边董亨通已经跑出几百里外了。

捂着失去臂膀的肩部,董亨通的老脸一片阴霾,这次真是失算了。

幸好自己留有后手,不然今日只怕也要交代在这儿了!只可惜了那张得来不易的宝符。想着那是一次性的东西,又能救自己于危难之中,整个鸿蒙大陆都找不出三张这样的符箓,董亨通就一阵肉疼。

但是,只要能保住性命,就算再难得的东西,就算使些卑鄙手段又如何?还有什么能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名声?脸面?骨气?

哼,等你正真的经历过生死之境,还能活了下来再说这些空话吧!

连命都保不住还怎么谈其他?

比起单岩鹤,他不是好好的活下来了吗,虽说逃命时用的手段不太光彩,但是结果好不就行了,谁还在意用的是什么过程。

不能说董亨通这样想不对,他也正是因这能屈能伸,绝不充大的性格才能在每一次险境中顺利逃脱。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董亨通的性格,是不可能会有转变了。

朝着清寂宗方向逃跑的董亨通突然发现不远处窥伺的李琨,他虽然伤的很重,但元婴期的修为还在,又担心翟青会追上来,所以一直注意着四周,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出手。

刚刚都没发现有人,他是什么时候隐藏在这里的?董亨通心中一跳,难道是有人在一旁埋伏自己?

直到在发现李琨只有结丹期,还是结丹初期修为的时候,董亨通才轻蔑的撇了下嘴角,就向清寂宗的方向飞身而去,并没有半分停留。

放在平日,即便是筑基期,只要他心情不好,他也要斩杀一二的,只是现下,他只想着逃命,哪里有时间再管什么李琨,若是被翟青追上……

这么想着,董亨通的遁速又快上一分。

李琨见董亨通速度飞快,也着实吃了一惊,却也不敢再动。如果这元婴期的老怪要对他出手,自己是无论无何也跑不掉的。

李琨甚至苦笑着闭上了双眼,完全没有挣扎的意思。

但等了半天也没有人结果了自己,李琨诧异的睁开双眸,就见董亨通用更快的速度飞离了此地。

李琨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动了下腿脚的,他全身都僵硬了,半天都没能正常的呼吸!

太可怕了!元婴期的老怪,绝对不能招惹!经过此事,也更加坚定了李琨心中元婴期老怪的地位,同时,也在他心底扎根要修炼到元婴期的迫切向往。

远远看着董亨通消失在天边的身影,李琨并没有直接掉头就跑回玄天门,现在綄西河边还留有一位可能比元婴期更高修为的前辈,他怎么能就这么回去!

李琨刚刚见过这位黑袍前辈斩杀时的强悍,自然不敢随便上前结交,但是远观的心思还是有的。看看,我就看看,李琨当时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然后他就真的站在原地不动呆看了起来。

“好了,现在你可以出来了。”李琨听见黑袍人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差点没跳了起来!这说的是谁?难道他早已经发现自己了?但是……

李琨低头看了看捏在自己手中的蓝色符箓,这种符箓名为隐身符。它可以隐匿身形,不让其他修士发现自己。结丹期修士拿来用的话,即便是元婴期修士,只要不离得太近也不会被发现。

这种蓝色的符箓虽然没有董亨通手中逃跑所用的紫色符箓珍贵,但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而作为一派之主的李琨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刚刚董亨通也是和他离的太近才会发现李琨的身影,对此董亨通也吓了一跳,此时黑袍人和他离的那么遥远也发现了?

转念一想,李琨不禁苦笑了起来,这黑袍人的修为可是比元婴期老怪还要高,能发现自己当然没什么稀奇了,正要移步出来,却突然停下了抬到一半的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战神归来当奶爸在线阅读第三章

    沙耶「…………」沙耶「啊……记得这里是…委托人家的偏宅吧。」昨天走了一整天累得要命,一被领到自己的房间就马上睡着了……沙耶「不好意思……委托明天才开始,提早一天就来打扰你了。」少年「别在意。不过是把日程提前了一点罢了。」少年「再说乡里也没有可供外来人投宿的旅馆。」少年「因为太刀闹个不停。还好去看了一

  • 寒旋城飞第七章在线阅读

    万物有灵,众生不等。天道划下仙界缘之天梯十级。沧海桑田,时过境迁。凌云大陆修行者皆知,浅缘少仙士,厚级无凡夫。一道仙缘,拦住了天地法则对修者对长生的追寻;一道仙缘也拦住了凡人逆天改命的道路。仙途白骨累如山,修者云云几人谈。现在这唐元面前石壁中的无极诀,倘使使人知晓,凌云大陆必是又见一场风雨。君不见,

  • cosplay君的野望第6章在线阅读

    “啪”。一滴雨点打在脸上,循着重力法则,沿脸颊流经脖颈,再从衣领间滑入胸膛,冰凉浸骨。陈岩睁开眼睛,慢慢爬了起来,环顾四周。周围光线昏暗,雨稀稀落落地下了起来,洗刷着大地,寂静的废墟终于有了一点生气。“咦,怎么回事?”黑发青年有些懵了。他赶紧先看了看自己,手脚完好,器官不缺,再将附近翻找了个遍,但并

  • 纸醉金迷在线阅读第十节

    在车上我给牛澎湃讲了此中缘由,竟然把这小子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好在这小子平日里倒也不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对于阴阳之事也都是将信将疑,此时一听起这事,倒也好沟通不少,倘若这小子真是个油盐不进的犟种,死活不信玄术之事,那可真能把我气得一脚把他从车上踹下去。平日牛澎湃惜金如命,驾车过收费站的时候总会骂骂咧咧个

  • 武侠之无敌逍遥派显威

    姬临空早已感受到了这武家兄弟的目光,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沉不住气,看来是把自己当成了软柿子了。一想到这里姬临空也不由得哑然失笑。这一小就被武家兄弟当成了挑衅和无视。感觉受到了侮辱的人会做什么呢?那当然是拿拳头说话了,武家兄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虽说是只学到了郭靖得自江南七怪和蒙古摔跤的本事,但看他

  • 神奇宝贝:开局一只圣光迪莫第十章

    杜栩与杜青宁到靖阳侯府时,西面只剩火红如血的残阳。红光笼罩下的傍晚,多了份如梦似幻的感觉。这光景,杜青宁还颇为喜欢赏看。踏入大门时,陆管家迎了过来,哈腰恭敬道:“三老爷,老夫人让您与四姑娘去趟醉安堂。”杜栩抬眉淡淡的应了声:“嗯!”随着陆管家的离开,杜青宁挽住杜栩的胳膊问道:“祖母大概是又要训人了吧

  • 都市之永恒神庭在线阅读第8节

    玉米待在了麦场时间也差不多了,总算可以剥玉米了,农家人对于粮食总是热爱,尤其到了丰收的季节。土地里的玉米秸早就被砍完了,也没有人敢占有,倒在了李家村大队里很大的化粪池里了,成了农家肥。现在,李家村大队的几乎所有的年轻力壮都还地里劳作,犁地呢。像李树民那样年长,还有一些妇女还在地前面,拿着篮子撒粪,粪

  • 魔武天下在线阅读第9章

    三人根据赤剑异动程度的变化,来确定血的方向。“其实我们不用这么麻烦,喏,你们看。”路晓刚拍了拍颜云的肩膀,示意让他俩抬头往前看。在正前方涌来了一堆人群,嘈杂的呼救声,和急促的脚步声。这么多人一起往颜云三人的反方向逃跑,一路上扬起漫天灰尘。“不太对啊,晓刚,这江南空气湿润,这些百姓是如何做到这样的尘土

  • 山海经传说之人神恋在线阅读麻烦了!

    出现在视野里的有三名劫机者,手中纷纷拿着的是手枪,还真是坐个飞机都没得消停,这样都能遇到劫机的,夜泽一阵头疼,他探头一看。他疾身冲到了三名歹徒面前,惯连直跳膝盖撞到了其中一名的下颚,两只手也没有闲下来,纷纷抓住两人颈部微微一拧,三人瞬间被弄晕了过去,他继续向驾驶舱时,发现过道上还有着两名拿着手枪的歹

  • 一界仙皇之妖蟒

    离开清风寨已经十几天。这十几天里,叶修带着灵儿一直往东走。叶修也知道了,这群山以西就是人类聚集的城市,叶修所处的国家是宋国,宋国以北是燕国,以南是楚国。“叶修哥哥,我要吃莲子。”水灵儿指着湖泊里的莲藕说道。叶修嘴里嚼着人参,笑道:“好嘞。”他翻身一跃,落在湖泊里,摘了莲子后,又回到岸边。“这里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