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这个江湖有点迷第2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5:23:18 作者:入帘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个江湖有点迷
这个江湖有点迷
作者:入帘来源:飞卢小说网
人说修真妙,修真是修道,道成便登仙。这里只有凡人,以及极少的隐世修士。狐妖,魑魅魍魉,画皮,死僧,字灵,僵尸........岁月长逝,妖魅再度席卷这片世界。漫漫红尘,我是一位远行的道士,走一段求得真我的寻道之旅。我究竟是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夏天最烦人的莫过于室外烦人的知了叫,还有室内连空气都想把你蒸熟的温度。澧市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正因凌晨发现的女尸忙得不可开交,再加上恼人的热,每个人心绪都像绷紧的弦,稍微一碰就断。

“副队呢?”急急忙忙跟记者交涉完打算赶紧赶往现场的付丽问着新来的小实习生陈宇,她步子走得很急,像条鱼一样灵活穿梭在往返来去的众人之中,愣是一个没撞上,快速擦过了所有人,从后门离开,上了警车。

陈宇一步不敢跟丢,拿着自己的笔记本边说边记,“副队还在现场,他说要看看凶手是怎样躲开监控杀完人离开的。死者尸体已经运走了......”说完就跟在付丽屁股后头一起上了车。

“然后呢?”付丽看陈宇半天再没吭声,侧过头看着低着头不说话的陈宇问道。这一看,付丽就明白了,这还是个孩子,被吓坏了。

陈宇是警大高材生,才大二,为什么大二就把他派到刑侦大队这种直击各种犯罪现场的队伍中接受磨练呢?是的,就是接受磨练。

这个小年轻,虽然各科成绩能力突出,但有一项是最差的,就是心理素质。这孩子拿着图片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是真正带着他去看尸体分析的时候,这孩子吓吐了,之后就晕过去了。

最严重的是,这种情绪直接影响到了陈宇对于其他因素的分析和判断能力。再加上这样类似的情况出现太多次了,所以陈宇的老师决定直接跟他一记狠招,再加上现在是暑假,所以让他早早接触实际案件,锻炼锻炼。他要是以后要从事刑警这行,凶案现场绝对是免不了去接触的,如果他提早接触后发现实在承受不住,也可以早做转行打算。

“怎么?觉得受不了了吗?”付丽回过头,直视前方,语气有些冷漠地问道,他没等陈宇回答,接着道出她的“建议”,“要是这个都看不了,还是趁早断了干这行的念头吧,对你对大家都好。”

陈宇把笔记本环抱在胸前,有些用力地搂着,推了推眼镜,小声道,“我......不是受不了。”

“哦?”

“我是觉得......那个女孩.....死得太惨了......有......有点......”

“觉得凶手没人性?”

“嗯......”

“你们在学校学习过的案例,更残忍的也见过吧。”

“是,但......这样血淋淋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我还是,第一次......”

付丽没有回话。

“我,我可以做到更好的,请......丽姐对我有信心。”

“信心不是我给的,是你自己给的。”她回头看着陈宇嘴角一扯,“好了,等会去现场还有很多事要做,先休息一下吧。”付丽说完便闭上了眼睛,真就没再跟陈宇说话了。

陈宇小心翼翼抬了抬头,瞧着付丽真的闭着眼睛,他大胆地盯着付丽看。

付丽不说话的时候,从她的外表看,你会误以为她是个非常好相处的文静女孩儿。但其实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文静的女孩儿,是主攻现场的,据局里的同事说是个悍爷们儿,不苟言笑,短短几日相处,陈宇是切身体会到了付丽的冷静严肃,他还真是从没见付丽笑过。

付丽身板笔挺地坐着,明明是刑侦大队里为数不多的女警官,应该是被大家捧在手心的“团宠”,但她比谁都拼,许多大案子她都会冲在前线跟歹徒正面对决,是个有勇有谋的女子。

陈宇一面佩服着这个眼前的前辈,一面又有点遗憾,如果她再温和亲切一点的话......

“你盯着我在琢磨什么?”付丽冷冷问道,像是审讯犯人。

背后分析评论别人是不对的,更何况是前辈,虽然只是在心里,但陈宇还是一下子心虚了,结结巴巴半天都没说出一个字儿,最后只好闭嘴安静缩在角落,写着自己等会需要做的事情,安排着今天的任务。

——

出事的地方是“1936”大酒店后门丢垃圾的后巷,这个酒店在澧市非常有名,它是在短短几年之内冲进了人们的视野,并一跃成为“年度最受欢迎酒店”榜首的黑马。一是因为酒店整理设计非常复古,像是上世纪欧洲的公寓楼。二是这酒店确实有一些年份了,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它是1936年修建的,本身已经是非常具有年代感了。最后一点是这家酒店除了提供食宿以外,有整两层楼都是书,提供给客人去休息阅读的。所以它也就成为了一众摄影爱好者以及文艺青年的心头好,不少人慕名而来,有的是真喜欢,而有的仅仅就是为了拍张照,秀一个定位。

但酒店得以这么出名,不小原因是因为有许多名人来这里。他们会在酒店各个地方自拍,留下自己来过这里的证据,之后发到网上。不可否认,这非常好的为“1936”免费做了宣传,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客人,名气也就越来越大。

不过,这家大酒店虽有名,但它的老板并不像其他企业家一样,一旦火了就赶紧趁势立马再开十四五家的分店海捞一笔。

它始终就只有那一家,安静地座落在澧中区西华路最东端。

付丽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天气越发闷热。

“1936”处于澧中区繁华的西华路路尾,夜晚比较安静,这附近开夜宵的店也比较少。陈宇还饿着肚子,他好想抽个空去买点吃的。但是头儿都没吃,他哪儿好意思。

付丽和陈宇走进大酒店的时候,酒店服务人员老早候在旁边,好像早知道他们要来似的。他们拿着两个牛皮纸袋,付丽警惕地看着服务人员,把人家吓了一跳。

陈宇赶紧赔笑,“丽姐不收陌生人的东西,请问,这里头装的是什么呀?”

服务人员看着陈宇还比较好说话,忙把提着牛皮纸袋的手转向了陈宇,“这是我们老板让准备的两份三明治和牛奶,说是晚点还会有警方人员来,让我注意着,不能让你们饿着。”

陈宇心里窃喜,连声道谢,赶紧双手去接食物。

付丽看着他接下来三明治,也没阻止,她扭头冲门口警员招了招手,让他带自己去现场。陈宇也赶紧小碎步跟在了后面,时不时回头看着刚才的服务人员点头致谢。

酒店后巷只有一个门通向那里,就是后厨。付丽二人到后厨的时候,现场勘测人员在仔细检测现场有没有凶手遗留的线索。

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凌晨1点左右,这个时间酒店已经打烊两个多小时,这期间酒店中的人都没有听到过一点声响,监控也没看到任何人在这个时间来过后厨。

这个酒店十分注重卫生,每天打烊前会把后厨里里外外全部收拾干净,前后都会擦拭,并且消毒。所以若是监控出了问题,没能拍到凶手,但只要他在打烊后来过后厨,一定能很容易检测到他的痕迹。

但是很明显,结果并不乐观,从发现尸体到现在,都没有在后厨发现任何线索。

付丽套上鞋套,穿过后厨,走到后巷。后巷剩的人也不多了,有个人穿着鞋套,戴着手套,没穿蓝色防护服,身材高大,在检测人员中异常的显眼,他自己在摸着墙上的什么东西。

那人身材很好,即使穿着休闲短袖,休闲裤,也可以在他抬手弯腰的不经意间看到拥有美好线条的肌肉。看起来跟周围不是过瘦就是过胖的检测人员反差实在是过于明显。

“副队。”付丽一边戴着手套,一边走向那人。

那人头也没回,继续看着墙上的痕迹,“哦,你来啦。”

“发现了什么?”付丽跟着看过去。

“倒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奇怪。”

“哪里奇怪?”

“这里的墙,大部门都是积灰的,只有这里,灰很薄,甚至可以说接近没有。”

付丽伸手摸了摸,在指尖搓了搓,“不错,看样子是最近有人碰过这里,副队是在想,跟凶手有关?”

“不能确定,还得等检查出来,看看这里能不能发现跟死者有关的信息。”这人说完看到了付丽后面的陈宇,紧接着看到了他手里拎着的两个牛皮纸袋,“你手里拿着什么?”这人笑着问。

陈宇麻利走了过来,“是这家老板托服务人员给我和丽姐准备的食物。”

“你这小子,只叫她丽姐,怎么不叫我明哥啊,这么生疏作什么?”这人笑着问。

“不......不太好,毕竟您是副队长,不好不好。”陈宇说着有点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说你......”

“纪明!”有人在楼上喊了一声这人。

这人,也就是周纪明,刑侦大队副队长,猛地抬头,看着半空中冒出来的一个脑袋,“队长!别想不开!我来了!”

说完周纪明就从陈宇和付丽俩人之间钻过,火速上了楼。

付丽和陈宇在原地愣了半天,直到付丽从陈宇手里拿走一个牛皮纸袋,他才回过神来。

这才刚来警局几天,怎么就开始觉得副队长有点人格分裂呢?

———

“队长!”周纪明乘着电梯上了7楼,非得表演出自己一路跑上来的焦急感,“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突然想不开!”周纪明说着就要攀上刘功业的脖子,刘功业嫌弃地拿开周纪明的手,“别演戏了,整天没个正形,我看以后那个瞎了眼的姑娘能看上你!”刘功业指着周纪明鼻子吐槽道。

“诶,队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这是适当放松心情,怎么就叫没正形了,你这样说我,我可委屈了啊!”

“爱委屈回家跟你妈委屈去,这儿没空给你撒脸,过来,不跟你废话,我发现了个东西。”

周纪明收敛起撒欢的流氓样子,跟着刘功业走到了窗边,他把头伸出窗外,仰着头指着高处,“你看。”

周纪明也一起把头探了出去,顺着刘功业指的方向看去,“那是......”

那是一串不明显的脚印,被蹭掉了一部分,从九楼窗子上延伸下来的,一直到了这间房的隔壁。但是这个人十分聪明,他应该是一边往下爬,一边用手蹭掉了许多。不过由于是晚上,那人恐怕也害怕耽误时间被人发现,所以没有蹭干净,大致还是能看出来那一串痕迹,只不过脚印已经很不清晰了。

“九楼那个房间住着谁?”周纪明问。

“我还没来得及去问。这个酒店因为出了命案,今天一大早好多退房的,人家都已经够手忙脚乱的了......谁知道好好的出了这个糟心事儿。”

“我在下面也发现了一点痕迹,不过不确定是不是跟死者和凶手有关的,还得等检查结果。”周纪明皱着眉头思索,“被害的那姑娘,是个普通的清洁员。”

“嗯。”

“她会舍得来住酒店吗?”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你不要忘了,这家酒店每间房价格也不贵,万一是人家姑娘想体验一下酒店生活呢?”

“我问过酒店前台,这姑娘是昨天晚上8点左右匆匆入住的,她说那姑娘看起来神色慌张,付钱的时候都拿错卡了。但是因为是顾客,所以就没多问。”

“这么看来,她是知道自己要出事咯?”

“关键是在那之后,没有看到有第二个人进入过她的房门,到底是怎么被害的?还有,第一现场是这后面的小巷子,监控里也没看到她从屋子里出去啊?等录像带检查结果出来,就知道监控视频有没有被动过手脚了......”

“嗯……那姑娘……五脏六腑全部都被划开,你觉得是情杀还是仇杀?”刘功业站在窗前问他。

“管他是情杀还是仇杀,他都是杀了人,我要做的就是抓住他,把他绳之以法,送进监狱。”

夕阳落尽周纪明眼睛里,刺得他眯着眼往阴暗处挪了挪。

刘功业同样面朝着夕阳的脸转了过来,他把后背交给了烫人的热,他看着置身于阴影中的周纪明,“纪明,你......跟了我多久了?”

“从毕业以后起,就一直跟着你,到现在,九年了吧.....都这么久了?”

“你这一腔热情捉拿犯人的心倒是一点也没变。”刘功业说着点了根烟,落日余晖已经在他脸上完全消失了。

“队长,你这是......”周纪明先是一脸严肃地看着刘功业,而后又立刻坏笑道,“跟嫂子吵架了?突然少女愁绪犯了?”

刘功业吸了口烟,把烟吐出来的同时白了周纪明一眼,“都三十岁的人了!”说完他把烟掐了,摸了摸嘴巴,“行了!我们去看看这九楼昨晚到底住着什么人!”

“队长,说说嘛,看你有心事的样子!”周纪明揽上比自己矮一头的刘功业肩膀问道。

刘功业再一次嫌弃地打掉周纪明的手。有时候啊,刘功业觉得周纪明是个稳重靠谱的得力干将,有时又觉得他就像是个刚毕业的毛头小子,真叫人安心又闹心。

这会儿酒店里警方已经撤走很大一部分人了,周纪明啃着刚从陈宇那儿抢过来的一半三明治,在大堂里晃荡,他突然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就是想不出来哪儿奇怪。

之后他左看右看,在看到大堂经理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了,这家的老板呢?从头到尾,酒店出了命案,这老板竟然一面都没露过?一直交涉案子的都是那个被别人称作“经理“的女士?

正在他纳闷的时候,刘功业问完前台走了过来,他神情沉重,“那个前台小姑娘说,九楼那间房,一直住的就是他们的老板,宋奈。”

周纪明一口没咽下去,差点被自己呛住,这该死的巧合,果然,这家酒店一直没出现的老板有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叶罗丽精灵梦之夜玖诺冰在线阅读惩罚

    ”奶奶…您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田欢儿小声的说道,然后哭得梨花带雨似的,令人不由得也会生出怜悯之情,当田欢儿看到我这边,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别人都看不到,只有我看得到,其他人都只看到田欢儿在哭,我看着她哭的样子,心道,演技这么爆棚,你简直可以去当一个演员了,不好意思我不吃这一套,这一套在我

  • 甄嬛传同人之婉柔传第9章在线阅读

    “小心!”令狐冲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就是起身大叫道,但是身上传来的疼痛却是让他浑身一个抽搐,又是趴在了地上。“呵呵,这一刀,太辣鸡了。”易晨轻描淡述的一笑。旋即,猛地就是起身,不知何时,九叶剑已经是出现在他的手中,一剑过去,那九叶剑接近剑柄的最后一片玉叶赫然已经是从白色,到黄色,再到现在的紫色。还有那

  • 九龙劫君之灾难发生,梦溪穿越

    灾难发生,梦溪穿越随着一声巨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外面的精灵们赶紧为躺在床上的人鱼国公主儒雅梦溪穿好衣服,只见人鱼国国王和王后紧急出现梦溪的房间里“梦溪,飞摩族紧急昨晚用药迷昏了我族大多数军队,今早已经进来我国首要之地,如今,只能前往飞鸟族躲一阵子了,溪儿啊,一会儿快点和你母后逃出去,我来压制他们”,

  • [妖猫传]清平乐在线阅读第一节

    东南军区,禁闭室[叮,宿主刷级成功,力量经验提升30][叮,宿主力量升为3级,力量x3,目前力量33,正常成年男子平均10]龙霄满意的看着禁闭室的天花板,不由得为禁闭室点了个赞。“新兵龙霄,你的禁闭时间结束了,回你的连队报道。”龙霄愣了一下,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不是!纠察你再让我关会吧,我这好不容易

  • 血色小旅馆在线阅读第9章

    六圣兽伊奥气愤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空中航母,脸上多有不忿。“海皇,这些凡人也未免太过傲慢,竟然让你久等了这么长时间,要不要我过去教训一下他们?”伊奥随即转身,恭敬地向着董源请示道。貌似……这才过去了不到五分钟而已吧?好像也不是很长吧?董源心中腹议了一下,但也知道伊奥这是护主心切,旋即缓声开口道:“他们

  • 君爷的重生小娇妻第8章在线阅读

    看着准备驱马上前的郑远,一旁的齐乐山赶紧道:“旅帅,对面这几个都只是高句丽的底层军官而已,并不是他们的高层将领!”“正所谓兵对兵,将对将,这些骑兵让我们去解决就好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高句丽人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旅帅还是坐镇中军比较合适!”随着齐乐山话音落地,郑远的脑海里响起了系统属性的机械合成声音

  • 摄像头系列第七章在线阅读

    云瑶转过身,看着浮生,缓缓开口,“你为什么要我们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浮生轻轻笑了两声道:“我帮你们天界胜的前提是我要你向我保证一定要诛杀魔君裂蠡?”“诛杀魔君?难道你想取而代之?”“这不是云瑶上神该关心的事了?你只要知道我们各取所需罢了,你想要玄尘上神在这场神魔大战中无恙?便答应与我的合作。”

  • 道门第四祖之异世穿魂(2)

    痛......一股剧烈的疼痛油然而升,刺激着古系苑的神经,一股绞心的疼痛遍布的全身,一阵又一阵的疼痛犹如万般大浪一般朝她涌来,一波又一波。身体好像被抽离了,由于疼痛,她的眼中剩下黑暗。她觉得身体很轻,瞟了又飘,忽而重重的坠落,忽而停下,这种感觉很难受,甚至令她怀药作呕,身体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拉扯下去

  • 逐鹿天下在线阅读劫后

    “佩服!”轮回之主说道,“盖兄,此次是我等三人不是,就此告辞,不过看盖兄气色,估计命不久矣,若是需要我等帮助,可以传信。告辞”说话间,轮回之主等三人的身影寸寸消散。原来这三人并不是真身前来,他们的生命之力枯竭的太厉害,竟是连真身行走宇宙都有些吃力,因此这次前来捡便宜只是一道元神化身。盖九幽缓缓坐下,

  • 末世刺客行在线阅读第二章

    三十年后,妖界监察殿异妖分院。外面大雪依旧在下,伏萝从深沉的梦中醒来,脑海中还有些昏昏沉沉,疲惫感席卷全身,她索性又躺了一会。闭目养神,她只有在这时候能难得的感到一会儿轻松。谁知,这一闭眼又睡过去了。这一次无梦,再次清醒时,就看到心理医师郝姑姑坐在她房间中看书。“郝姑姑…您怎么还在这。”伏萝坐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