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秀太不好惹[星际]之林小郎君

2021/11/25 15:18:53 作者:墨香潋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秀太不好惹[星际]
秀太不好惹[星际]
作者:墨香潋来源:晋江文学城
震惊星际的打击人口贩卖行动救回了很多自然人,其中一个唇红齿白的可爱小男孩,竟然是个黑户!一时间,符合收养条件的无子家庭蠢蠢欲动,他们费尽心力的讨好这个小可爱。原创人物,设定穿越未来的是剑三土著,小孩子容易适应未来世界的规则。致各位小可爱,最近因为临近产期,睡眠和休息情况不好,实在无力更新,很抱歉要请假一阵子了。

小雨霏霏马车吱呀,六七辆马车组成的车队在官道中有序前行,打前那辆双匹马拉的宽敞马车内燃着上好的银霜炭,驱散了二月雨天特有的潮湿。

靠窗边肤色白晰、面容矜贵的小郎君林阿宝从窗外收回视线,一双灵动非常的星眸内满是欢喜:“阿爹常说春雨贵如油,这一路下了十来天的雨是不是就代表今年会有个好光景?”

端坐软榻的纪夫人掩嘴轻道:“不一定。大晋百姓都靠天赏饭吃,就算雨水充足,没准也会有旁的灾祸影响收成。不过雨水足总比干旱好,也希望承阿宝吉言,期许大晋今年风调雨顺有个好年景,百姓人家有好收成,你阿爹官途也能顺畅些。”说是这么说但纪夫人心里明白,顺畅都是漂亮话,一想到建康的局面以及如今大晋臣强主弱的局势就为自家夫君担忧,有时候也会想,若是夫君一直是福州太守就好了,天高皇帝远,不管建康如何动荡大晋局势如何,凭夫君军事半点不沾只一心治理百姓的才干,也能平顺安宁。

林阿宝眨着一双星眸笑道:“阿娘三句不离阿爹,可是想阿爹了?”

纪夫人扬手打了他下,唾道:“连阿娘都笑话了,该打。”

明知打在身上半点不疼,林阿宝还是扭身躲了下:“我又没说错,阿娘不想阿爹么?我都想阿爹了。”

“没大没小,非礼勿言,被你阿爹知道了又该念叨你了。”

“阿爹现在又不在,阿娘~”

“你呀,就看准了我心软,就该让你阿爹好好管管你!”纪夫人看着小儿子好气又好笑,但最终没舍得念叨他,只拍拍他手:“把窗户关上,仔细淋了雨。”

“哦。”

车窗关上还没半刻钟,马车停了下来,闭目养神的纪夫人睁开眼睛,有管事的前来回话。

“夫人,后头装书的那辆车前车轮陷进泥坑里了。”

纪夫人微微倾身靠近窗边:“可陷的深?”

“半个轮子都陷进去了,一时半刻怕是出不来。”

闻言,纪夫人拧起黛眉,一时犹豫不知是该先行还是等马车出来再一起走,林阿宝翻出木屐:“阿娘先别急,我去瞧瞧。”说着不等阻拦便套上木屐推开车门下了车,贴身伺候的小仆平安忙撑开油纸伞。

绵绵细雨飘散成雾般,植被露出春天特的嫩绿生机,而在这寂静又唯美的情景中,浅色油纸伞衬托的小郎君肤色越发白嫩,一看就是被娇养长大的,通身气质华贵,五官精致,灵动非常的墨眸下唇色姝丽,让擦车而过的马车内某人微一失色,开口出声:“停车。去瞧瞧可有要帮忙的。”

三匹马才拉得动的马车低调奢华,周边护卫的七八个精壮男子中分出两个。

大晋阶级划分极为严格,能动用三匹马的人非寻常富人家,十之八九怕不是建康哪一大姓,有管事微微迟疑,询问视线定在自家小郎君身上。

林阿宝到是不怯场,把雨伞递给仆人大方见礼,俩精壮男子揖手回礼:“我家主人让我们问问,可有帮得上忙的?”

林阿宝微怔,满眼疑惑:“请问你家主人是?”

年龄微长的精壮男子回道:“我家主人姓谢。”原本的规矩是不能轻易向旁人道出姓名的,但精壮男子想着主人既然主动提出帮助别人,想来也该不介意道出姓名才对,当然,建康百里姓谢的人家多了去了,谁能确定是谁?

姓谢?林阿宝眨眨眼,微不可察的瞥眼马车,是那个谢?这时候出现在这,或许是旁支?“那便多谢你家主人了。”

马车轮陷进去的坑洞的确够坑,各种意义上的坑。大半个轮子陷的死死的,又是泥又是水还够滑,加上是前轮能使力的地方不多,卡的简直让人崩溃!

年长男子试了试,发现重量太沉不可能抬起来,拍拍车壁问:“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书,是我们家老爷特意吩咐带过来的书。”

年长男子拧眉:“这就麻烦了。”书不能见水,见水就毁,又是特意带来的估计都是精品价值不菲,原本他还想着把车厢东西搬出来再把车抬出来呢。

林阿宝衡量下车轮吃水的深度,冲旁边管事吩咐:“去找两根棍子来,要粗能吃力的,还有找些平滑的石头来。”

管事扭身去找,拿来两根扁担:“小朗君这个可以吗?”

接过扁担掂掂,点头:“应该可以。”

贴身小仆平安去路边找来些石头,用粗布包了问:“小郎君瞧瞧这些可能用?”

林阿宝示意可以,随即用扁担戳车轮底,指使两个车夫道:“你们过来拿着,我让你用力你就使力撬知道么?”又对平安道:“车轮出来一点你就往里填石头,注意别填太大的,有棱有角的也别填,小心折了车轮子。”

车夫跟平安表示知道,林阿宝冲两位精壮男从揖手:“麻烦两位壮士,听我口令一齐往后推。”

“往后?”年长男子挑眉看下车子,发现往后退跟往前进的确要容易些,最起码受力点就方便多了。

“是的,麻烦了。”揖手谢过,对管事道:“管叔你让人扶住车壁管着马,其余人一起使力往后推马车。”

一切就绪,林阿宝扬声:“数到三一起用力,准备。一、二、三起!”

马车里装的书大多都是竹简那叫一个死沉,卡的泥坑又够黑,好在人手够多,又运用支点杠杆原理,一气呵成下马车轮子半点没迟疑的退出水坑。

盯着水坑填石子的平安紧紧盯着泥坑,喜的忙叫:“出来了出来了,小郎君车轮出来了!”

车轮一出来管事松了口气,忙让车夫赶着马车绕过往前驶行两步,又支使人去前面马车报信。

林阿宝吩咐仆奴:“去找些平滑石头把水坑填上,盖两层土,别让后面来人陷进去。”言罢冲两位精壮男子道谢:“多谢两位施以援手。在下姓林,家父林遵文,不知两位壮士家住何方,他日定上门答谢。”

年长男子扬手:“奉主人之命帮点小忙,不用计怀。”

话是这么说林阿宝还是凑近马车想亲自道歉,不成想才靠近围住马车的汉子们目光警惕直射而来,有个别手都搭到刀柄上,林阿宝停住脚,冲马车遥遥揖手表示谢意,随即示意平安送上点心:“这里两盒自家做的点心,烦请代交贵主人谢他援手之恩,这还有点自制干粮,多谢两位壮士施以援手。”

装点心的盒子由黄花梨木雕刻而成,精致那是真精致,里面的装点也是又精又致,简单来说就是盒子大东西不多,主要送的是面子是身份;而自制干粮就简单多了,两张油纸一包,拿在手上若沉一看份量就足,送的就是一份十成的心意。当然,不能说前者是虚的后者才是真的,只是分了个主次,不过让林阿宝说不管是精致的点心还是自制的干粮,都是他根据后世东、西方美食改良的方子,虽然因工艺问题达不到后世水准,但绝对超前数百年!扯远了,所谓精致点心有精致点心的味,自制干粮有自制干粮的味,两者各有千秋端看食用者口味,就比如咸口豆腐脑跟甜口豆腐脑,自方子面世就没有不掐的,但你能说甜口好过于咸口么?不能吧?

“那便多谢小朗君了。”

两男子归队,马车驶动,低调奢华的马车内仪态翩翩的男子自窗外收回视线,轻叩车壁:“留一个人把官道水坑填了。”

自有人领命前去,俩精壮男子奉上精致礼盒,原以为事情就完了,不想不多时主人既然亲自发话让把两包自制干粮也交上去?

“不白拿你们的。燕白,赏钱。”

主人既然亲自发话了俩精壮男子自然不会有异议,奉上油纸包,得回来的却是好几十个铜钱,够市面上买十份同样重的干粮了。

为啥?当然是因为林家出品的自制干粮够抵市面上十份干粮了!

马车内仪态翩翩的男子打开油纸包,以无可替代的风雅姿态取出其中一种肉干,肉干有着风干的特殊深红色,小指宽中指长,入口肉制鲜香有嚼劲,男子不动声色连吃了三根才罢手,拿帕子擦下手指,又移向黄花梨木盒中吃动小半的精致点心。

目送护卫重重的马车离开,管事忧心道:“小郎君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会不会怪我们不懂礼数?”

林阿宝收回视线:“太热情别人或许担心我们巴结呢,我们初来乍到建康根基不深,不管是旁支谢还是主枝谢,先远着点好。”

“是,小郎君。”

回到马车纪夫人一问,点头笑道:“难得阿宝能想到这点,为了你阿爹我们是该谨慎点,建康不比福州,天子脚下处事都得收敛,别随着性子来。”言罢却是掩唇一笑,转尔道:“不过对建康谢家我们确要熟捻三分,待到安顿好,我们是要上门拜访的。”

“为什么?”说完,林阿宝紧张兮兮低声问:“阿爹打算投靠谢家了?不考虑王崔袁三家?”

纪夫人瞪眼儿子哭笑不得:“别听风就是雨的,你阿爹自有你阿爹的打算我们管那么多作甚?我们拜访谢家是因为谢家谢奕的夫人阮氏与我有亲,按辈份你要称阮夫人一声‘姨母’,出了五服,隔的远了,不过未出嫁时候也相处过一阵子。以前离的远没了来往,现在同在建康怎么也要拜访一下。”

“阿娘不是姓纪么?”

“阿娘姓纪,但你外婆娘家姓阮呀,怎么?忘了?”

林阿宝一脸懵,表示智商不够用了。

纪夫人点点儿子额头,笑骂:“让你背祖谱是不是又看闲书去了?被你阿爹知道了又逃不了一顿打。”

“阿娘别冤枉我,咱家的祖谱我是背了的。”大框架背了,外婆娘家姓阮这些明细就忘了。

自家儿子自家知道,纪夫人也没舍得骂他,拍拍他手:“成了阿娘知道,仔细坐好,就快到建康了。”

马车驶过官道林阿宝掀开窗帘打眼看去,建康这座古城耸立在绵绵细雨中,它宏伟是必不可少的,庄严代表着它不可取代的地位,而精美大气是王城必然风范,无论风格还是范围都无比贴合东晋这个奇特的朝代。

林阿宝这个数千年后穿越而来的灵魂想起后世对东晋只字片语的评价。极为遵礼却又崇拜自然,在守礼的时候又讲究自我的这种矛盾让整个晋朝在华夏五千年中,不像秦那么宏伟,不像唐那么富丽,不像宋那么风流,更不像明那么迂腐,朝代更替没有汉那么长远,也没有元那么广博的国土,但东晋朝就像一个行走历史洪流的翩翩美男,广袖长袍金冠玉带,一举手一投足皆是常人难以模仿的风雅姿态,就像后世评说。

名士风流,不外东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铠甲:从反派开始进化第3章在线阅读

    艾莉森向来是个说做就做的人,趁着脑子里还有想法,她就把初步的计划方法都列了出来,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都将近九点了,艾莉森才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想着今天应该会有一个大约可能应该是小蜘蛛的人来带她看看纽约,艾莉森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完,边吃早饭边等人。门被敲响时,艾莉森刚刚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她赶忙小跑着把杯

  • 争锋万域不速之客

    薛济仁那日离开医馆的一个月之后。时值正午,我一个人正在后院烧烤,因为古代人一天只吃两顿饭,所以我经常给自己开个小灶。老薛那天离开的倒是洒脱,来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了,把烂摊子直接留给我,光跟医馆里的人我就解释了好半天才把他们安抚住,特别是目睹了我和薛济仁动手小青衣,在他醒过来之后就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 灵气复苏:开局一把斩魄刀在线阅读第七章

    稍后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多久,周防尊看起来对这件事完全不在意,只是因为忽然想起才随口提几句;而草薙出云本来担心的皱眉神色,也在听到是所谓的“帮派”问题后得到舒展;至于十束……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不过好像也不严重?所以说现在这种草木皆兵感觉如临大敌的感觉……只有他一个人吗…虽然好像除了不死原弥拓之外的三人

  • 我在大茗当木匠女同学

    付博:诶诶!我们班几名女生你们觉得哪个比较可爱啊!俞弘:那个叫‘思红’的女生比较可爱吧!虽然看上去比较胖但是笑起来真的很圆润可爱啊!黄西:哈哈!你口味真他马的独特,看她估计有一百五十几斤哦!压你这小身板身上你遭得住吗?付博:肥胖女生怎么了?也有可爱的一面啊!至少对俞弘来讲有安全感。俞弘:我怎么觉得你

  • 家有夫人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云城音乐学院。江眠刚刚结束了一节钢琴课,她优雅的起身,拿好自己的书,正欲快步离开教室,却被人喊住。“江老师……”一个男孩子气喘吁吁的朝着她跑过来,留着一头细碎的短发,五官端正,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江老师,我还有些东西不明白,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课下询问吗?”江眠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名

  • 海贼:在红发船上当实习生打架

    走在这条是街道有不是街道的青石路上,身后街口处馄饨摊老人看到封炎的背影,也只是摇摇头,一把挑起担子,招呼着身旁的老婆子离开。他并没有告诉封炎,这条街并不安全,封炎这般的相貌与气质,独身一人是很危险的。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周围的行人越发的多了,几乎都是三五成群,由一个管家样或者老爷样的人带着仆从,一家店

  • 无限灵返之第七章(7)

    我哼着歌回到房间的时候,蓝猫的电视还没看完,他看的是一个动画片,深夜档的节目大家都知道,放的基本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动画里一阵阵尖叫声传来,随即肠子血浆满天飞。我看的恶心,直叫他换台。蓝猫切了一声,换了个美食节目。怎么着,深夜放这玩意是想报复.社会?我去卫生间卸了妆又敷了个面膜,扑通一下躺在床上

  • [希腊神话圣斗士冥王神话LC]黄金时代之乞丐(7)

    天下东西南北四十州,闻名各不同。陵州因武,声势滔天可直逼作为都城所在的燕州,而亥州的闻名之处是因它的地处,西接商贾膏粱子弟聚集之所偃州,东临囊括不可计数海湾岛屿的东毗提诃洲,又是南都城燕洲至武地陵州的必经之处。南来北往东去西至,皆需借过于此。亥州边境,东渎镇,算得上是亥州较为偏僻的小镇,因其外是绵延

  • 跑男之我是大主宰在线阅读第4章

    叶朗惦记着庄小支的礼物,下了台就美美的过来了,结果就看见这货拿出了一条包装精美的……丁字裤。“这就是你说的礼物?”叶朗难以置信的拎着这东西在庄小支面前抖了抖,高岭之花的高冷脸都快维持不住。“多好看啊,我挑了可久了,而且老贵了。”庄小支顺手把裤子抢过来在叶朗身上比了比,“你看,多好看。”叶朗,……正推

  • 英雄联盟:究极骚套路主播在线阅读第10章

    不再躲避自己的心的李安楠,开始慢慢的接受了如今的家人。李安楠确实改变了许多,至少以前的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微笑着给家人一个拥抱。虽然在学着释怀过去,但李安楠却还是很迷惘。有时对着镜子洗漱的她,会突然发呆。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她,盯着镜子里小小人儿的异色双眸,总会莫名地感觉很陌生。李安楠分辨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