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兄控,控成夫在线阅读第7章

2021/11/26 18:04:09 作者:竹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兄控,控成夫
兄控,控成夫
作者:竹桀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了村子的将来,还未出生就注定要成为人柱力的我爱罗,在两岁的时候由于封印不全,导致体内的守鹤容易暴走,父亲失望的表情,被隔离开的家人。日日忍受困意折磨的我爱罗抱住吾优低声啜泣。“哥哥,我只剩下你了。”村子中同龄人的排斥,大人的厌恶,来自父亲的刺杀,以及令人绝望的夜晚,来自最温柔之人的背叛,我爱罗失去了他仅有的美好,也失去了那颗善良的心。任务归来得知一切的吾优,用尽所有将我爱罗拉出那黑暗可怕的修罗之路。“哥哥,我只要有你就够了。”某日在哥哥房间发现一本爱情读物的冷酷我爱罗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人嘛,本来人家还跟你告白,还打算试着去爱你的,一转眼就对人家这凶,你们这些古代人脑子都被驴踢了。真特码气死我了。

“哼,还不老实交代吗?”景旭越想越气,这狐狸精,哪怕是现在招了,他便可以放她一马,可如今,她却不要这个机会。

“你神经真的不大对哦?我交代什么?你让我交代什么啊?莫名其妙!神经病!”真特么抓狂,今天景旭到底是怎么了,我一个好心情碰上了个臭神经。

“还给本王装傻?说你是从哪里来的,来这里要做什么,本王要你亲口说出来,,本王本以为要是可以,本王便用真心对你,但是到如今,只是证明本王想的太过于简单,你太让本王失望了。”景旭忍无可忍,她竟然现在还在装傻,他堂堂一个王爷就那么好骗?怒气冲昏了他的头脑,掐着我脖子的手紧了紧,把我领了起来,顶在墙上,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你疯了么?咳咳。。我承认,我的身世来的奇怪了些,你们根本就无法查到,但不代表我就是对你有所企图,咳咳。。也罢,跟你说了也只是对牛弹琴。我没有解释的必要,但是我没有做对你任何不利的事情!咳咳。。”气死我了,怎么带这样的男人,不怜香惜玉就算了,现在这样掐着她,把她掐的脸通红,都快喘不过气了,这分明就是要我死!我讨厌他!讨厌他!内心流过那些不易察觉的失望与心痛。自己竟然是对这样一个男人有好感。

“哼,现在没有做不利的事,也不代表以后!你还是不肯乖乖交代,那好,那我就告诉你,你叫刘琳琳,你是当今宰相的千金小姐,你爹为帮三皇子获得皇位不惜一切手段来谋刺本王。而你,就是为了出去我,一把火烧了我的王府,我的脸变成现在这样,你也是罪魁祸首,呵呵,没想到的是,你放火的那晚正好三皇子也在我府上,一把火毁了我的脸,但却要了你们一直辅佐的三皇子的命,事发后,你们满门抄斩,却独独被你给逃了,怎么?现在是回来报仇来了?”掐着我脖子的手,丝毫不给我喘气的机会。。真他奶奶的狠。

我怎么会是宰相的千金,我明明是个穿越人啊,查不到我也很正常啊,可是我说了你有回信吗?然而这些话我已经说不出口了,他掐的我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快要窒息了。。

。没有人回应景旭,此刻的我早已因喘不过气晕厥了,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想试着接受他时,他却让我如此的伤心。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一旁的景旭不敢看我,而他却不知此时的我早已昏厥过去。

见我任然没有回应,景旭回过头,看着昏迷的我,不自觉的手早已温柔起来,眼神里透漏的担心却瞒不了任何人,慌忙的把我抱到了房间。

“婉儿,看好她,以后还是你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不带一丝的感情,挥一挥衣袖豁然离去。

“是,王爷”婉儿纳闷了,这小姐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是坏人呢。。

“他二大爷的,说我是罪魁祸首?”我明明还是我啊,难道有个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还是相府千金?这该死的古人,我一定要找出来那个刘琳琳,他奶奶的,名字居然也一样,姑奶奶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等我找到那该死的刘琳琳,洗清我的冤屈,我立马就去找那半边心,找到我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一群不可理喻的迂腐人类。

说办咱就办,我一定要逃出去。

“小姐,你要做什么,王爷吩咐过不准小姐出来的。”门口果然有吓人呐。

“你们家王爷呢?”哼,污蔑我?还差点掐死我?好吧,你是王爷,你最大,不能报仇,我多可以吧。

“皇上有急事把王爷招去了。”

“好样儿的,他什么时候走的。”亲爱的丑王爷,老娘要跟你saygoodbey咯!

“啊,哦走了好一会儿了,看着时辰,王爷也该回来了。”婉儿如实回答不敢有丝毫欺瞒。

“恩,那我回房了。”他快回来了那我便要打点打点。准备离开这个让我受罪的王府咯。在这里迟早会被整死。

“是”婉儿回答着。

回到房,我整理着衣物,虽然我很不情愿拿那个死男人的东西,但是,我在这里没有衣服啊。。整备好之后,嘿嘿,一切准备待续。

“那女人在房里吗?”擦,连称呼都改了,尼玛有必要吗,我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回王爷,小姐还在里面休息。”不待婉儿说完,景旭便进来了。

“人呢?!!”房间了空荡荡的,只剩窗户是开着的,很明显,我是逃跑了,景旭心里那叫一个气啊,一霎那,他看到桌子上的小纸条,上面扭扭歪歪写着一些字“是你选择不相信我,所以你失去了爱我的机会。”哼,到最后还要狡辩,不可理喻。

“风,给我派人手,整个黰国开始搜,我就不信一个女人我都找不到,给我贴张告示,找到了,有赏!”特么不就是个女人么。死也得给他找出来。现在的景旭已经昏了头,也不怪他,那时候的人怎么会知道世界上会有两个一样的人,特么还不是一个时代的。

而此时,我却在质疑,妈呀,我到底是身穿还是魂穿,别弄半天,老娘还真就是那个小郡主。不对瓦,我来的时候还背着书包,现在还在呢,擦,铁定是身穿,那就好。哎呀呀,我这是在想什么啊,这个时候该想的是逃跑的事啊,我还想什么穿不穿。

“躲了多久了,就凭你还想瞒过本王的眼睛?”景旭觉得好笑,她那点小伎俩还想骗过他?不过此时不是笑的时候,他蹲在床边,掀起床单,看着床底下的我。。

“唔。。”妈呀,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都去找我了呢。对呀,不是都去找我了吗,怎么。。我很丢脸的从床底下爬了出来,当然包裹还在床底下,我没那么笨。假如拿了出来,景旭抢过去那我不没衣服穿了吗。下次逃跑还有屁用。

“哼,你骗人,还说什么张贴告示,派人手,屁啦。都是用来骗我的。”

“算你聪明,若不是这样,就不好玩儿了,你这点小伎俩本王看不出来也就太差劲了。”扣着我的下巴,逼着我看他自己,不过这小东西挺倔,毫不知错,不心虚的看着他“什么你失去了爱我的机会?你这个贱民,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迟早有一天你特么会后悔的。”虽然觉得很丢脸,但是,机会有的是,这次不行,下次再逃。有志者事竟成,我就不信这邪了。啊,今天真特么倒霉透了。

“来人,多加防守,在马虎,小心自己的命。”哼,他倒要看看害他甚苦的女人还要怎么逃。这个女人只是有点小心机罢了。想罢,拂袖而去。

“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女子报仇。。十天之内先逃了再说,我想着,自己也该安静会儿了,来了这闻所未闻的异世,自己也该好好理理思绪了。第一:是否可以找到别一半心形,带我回去。第二:若自己在这儿一辈子,自己该何去何从,也许根本就没有我的立足之地。第三:现在这幅情景整个就是要把我逼入死角,感情来了异世,就是来送死的。不行我一定回去,再苦再难我也要找到那另一半的心形。呜呜。。还是先找到那该死的小郡主,再来找丑王爷报仇。

等我整理好思绪,也已经半夜了,短短那么点时间之内,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当然,此时此刻,我的小计划也要开始实行了。嚯嚯~

“咳咳。。婉儿。”哎,婉儿啊,我先疏通疏通你,看看你开不开窍,好歹我带你也不错。嘻嘻,正打着我的如玉小算盘。

“姑娘,奴婢在。”得知已不是宠儿,婉儿也不敢瞎叫。生怕王爷听着不舒服,她觉得这琳儿姑娘也挺好相处的。怎么就是个这样的人呢。

“进来”

“是,姑娘有何吩咐”有些胆颤,婉儿已经听说了这琳儿姑娘的事,也知道这姑娘不是好欺负的,生怕自己。。

“不必怕我,来陪我说说话吧。反正外面也有侍卫守着。”嘿嘿,猜测人心,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我知道婉儿防着我呢。

“姑娘,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婉儿听着。”畏畏缩缩的,让我看的真是又气又是无奈啊。更多的是不耐烦。

“来坐这。我可不喜欢抬着脖子跟你说话。”有些好笑,这古代的人,究竟是封建到了什么地步呢。

“..这.好吧。”看着我威胁的眼神,她只能坐下,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不然她是不会坐下来的。

“婉儿,你觉得我像坏人么,呵呵,你们这个世界真是由不得自己,明明不是...唉..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我和你们家王爷无冤无仇,我又为何要这样对他?真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那些事,怎么可能是我干的,他是准备要杀了我了吧?哈哈。婉儿,你愿意相信谁呢,看着婉儿为难的样子我有自言自语道”呵呵,你不说我也知道啦。婉儿,我内急,我又不能出去可否你叫一个下人去帮我那尿壶”是尿壶吧..不知道古代用的什么..我又不能出去,当让不是茅坑咯。

“尿壶??姑娘??”婉儿一脸错愕,这不是...男人用的吗。

“额。那不然马桶?你们这有马桶吗?哎呀..反正就是女子用来那个的...哎,叫个侍女去帮我,你留下来陪我聊天便可。”汗颜..这不能快我啊。

“好,我去去便来。”果然婉儿安排好了后便继续回来聊天。虽然还是唯唯诺诺的样子,可这是,我却在想,该不该去上伤害婉儿,想来想去还是不要了啊。那就只能伤害一个小侍女了。这不能怪我,是景旭逼得。

不一会儿那个小侍女便拿着一个圆圆的桶,.大概是尿急用的。

“婉儿你出去一下吧,你在这儿,我也不好意思,这个侍女留着吧,待会儿省的跑进来拿出去了。”此话说得合情合理,婉儿边在外面等候了,那么晚也有些困了。

“那什么,你先坐着吧,我这么看着你也不舒服,等我好了你再站起来也不迟。”我对那个侍女说道。

“.是.”那侍女战战兢兢的坐着。有些受宠若惊。哎,我看着也实在不忍心那。

“你能背对着我吗..那个我不好意思..”唉,我把早已准备好的破布偷偷拿了出来。

“是。”

带那个侍女转了身,我偷偷走到侍女的后面,把侍女蒙了起来,为了不让他叫,我只能把她打晕。利索得帮助那侍女的手脚把她捆在床上,用被子盖上。忽忽~想得太周到了。

“不要怪我,我要留在这里就会没命了..”我把她的衣服扒了下来,穿上。灭了灯,领着类似于马桶的东西走了出去。

“姑娘在里面睡了吗?”婉儿问。

“睡了。”我低着头,我观察了侍女来的方向,说完便很自然地朝那个方向走去。婉儿以及身边的侍卫也都没有怀疑。

夜深人静,我把所谓的马桶放在一边四处转溜了起来。终于转留了大半夜,我找到了,我睡寝的窗户,后窗,偷偷爬进去,把包袱拖了出来,特么,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明明什么都没做,现在却要逃命。想归想,我还是很快的爬出了窗户,大半个晚上,我估摸了一下王府的地形,想爬墙自然也是太高调了,怕狗洞太伤自尊了。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王府的小溪..游泳。包袱湿了可以在晒,人逃不出去可就完了。

是的,这次没有让大家失望..我走出了王府,准确的说是,我游出了王府。哈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提前登录:文明游戏在线阅读第4章

    泰山一直是**最具有象征意义的地方之一,古代帝皇们为了彰显自己的丰功伟绩都会选择来泰山封禅,这也为五岳之首的泰山增添了许多的神秘色彩。据林幕前世所知泰山这个地方确实是有些不简单,也许之前是某个强大的生灵的道场。而更为重要的是第一次世界碎片融合的地方就是在泰山,为此林幕早早地就到了玉皇顶等候,吸取了初

  • 我在火影搞科技之加入极限挑战(3)

    等一切安顿好之后,楚凡接到了严敏的电话,电话里当然是邀请他来参加鸡条新一季第一期录制的事情。楚凡没有想到鸡条剧组竟然邀请他加入,穿越前,他也是个鸡条粉丝,比起那些按照剧本来进行的综艺节目,没有剧本的鸡条显得很别致,也很让人喜欢,尤其是看到他们破坏规则坑导演坑兄弟坑自己坑嘉宾的时候特别有趣,而且楚凡对

  • 海贼王:献祭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依思没有去临歌派,而是呆在铺子里,而林惜舟却又是宿醉,直到正午,才揉着眼睛出现在依思的视线里。林惜舟看到依思的时候,小姑娘半眯着眼睛,靠在桌子上,读着一本书,林惜舟瞟了一眼书名,是一本叫《青雷风云异闻录》的异怪杂谈。林惜舟笑了一下,语气例行轻浮,开始骚扰依思。“小姑娘,有什么心得嘛?说给先生

  • [足球]巅峰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景阳浑身僵直的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不敢置信的状态。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遭受到了惩罚,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扔到了这里!!!而那让他遭此大祸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其实并不是多么过分。——他真的只是在女同事们热烈讨论最近产妇跳楼

  • 异能四少之九能尊皇城破(上)

    莫武扔掉了手中的剑,拿起旁边侍卫背着的大刀,看向弯伐头领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杀我的人的是何人。”弯伐头领把弯刀竖在俩眼中间,笑了笑:“对不起,我的弯刀不允许我向没倒下的敌人说出名字。”“呵!当初你家乏为之也是如此,可惜,我没倒下,只是这里有一道印记,现在还很痛了。”莫武摸了摸腰部。“城中

  • 混沌之逆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厅里气氛严肃,莫老爷坐在那里一脸悲愤,“你这个不孝女啊!知府大人家才刚刚来提了亲,你就出去野了三天,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怎么跟大人交代?”莫灵越犹如看戏一般,好奇地问道:“提亲?跟我吗?”“不跟你难道跟我吗?”此刻的莫老爷面目狰狞,胡子都快气飞了。莫画宣连忙添油加醋道:“爹爹,她这样丢了莫家的脸

  • 极道修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回过神来,张亮发现自己已经将一条鲤鱼吃光了。“养殖这些的话,大家肯定也会争着要的。”张亮眼前一亮。他特意围了一个地方,来养这些鲤鱼。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三天,张亮迎来了向海酒楼的客人,为首的人赫然是杨思倩。杨思倩带着三辆小卡车过来,他们载了玉米以及土豆离开。而杨思倩自己则是在张亮的徒弟里逛了起来。当她

  • 哪狐不开提哪狐(GL)虚迷幻境

    沈漓虽也不解,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为了上昆仑他几乎费尽心血从淮山逃出,可对蓝卿若这份超越常理的亲切感却剩余这份执着,想着她喂自己吃鸡蛋的模样,心就软得厉害。如若娘亲还活着,是否也会温柔的喂他吃东西,也会在危险时将自己护于身后。蓝卿若低眉拍了怕他的后脑,她怎会让他入不了昆

  • 纯情甜心戏席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三的生活,水深火热,但对于宋颂来说,都一样,反正她的成绩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一本出线,老爸老妈也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她自由发展。“喂,你能不能有点形象管理,好歹是一中校花,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死猪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吴歌一脸嫌弃,下楼拿了罐可乐,就见自家老姐穿了件T恤短裤,长发也散着,瘫

  • 超级QQ农场系统之娘还疼三儿吗?!

    “害怕什么?!”林觅笑道:“是机缘,也是造化,没什么可怕的!”怕就她一个人怕好了,实在没必要拖着李延亭一起担惊受怕了。李延亭怔了怔,点点头,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林觅知道他,要是不肯说,便是死也不开口的。她笑道:“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李延亭看着她,忍着没问接下来的话。不问也好,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