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一夜春风来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11/26 17:34:07 作者:宠袂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夜春风来
一夜春风来
作者:宠袂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已大修替换,感谢支持晋江正版↓陆星芒是巡礼市出了名的陆家少爷,恣肆张扬。陆夫人费尽了手段将他送进巡礼一中,却依旧压不住少年的一身火气。直到,某天,陆夫人收到了一条视频。巡礼市的四月,满路梨花胜雪。在暖风带着雪白色花瓣纷飞的公路上,人行道红灯已然亮起。而他们家的小少爷,兀自拦在一排车前,护着一名恬静柔美的小女孩,慢慢地穿过公路。小女孩拄着拐杖,走得慢慢吞吞,却从容自若。明明是个盲人,却睁着一双琉璃般浅茶色的眸子,晶莹剔透,美得摄人。于是,一个周后。刚把上个同桌打住院的陆·少爷·星·恣肆张扬·

“他死了?那后来呢?”潋的追问敲醒了墨尘的沉思。

“后来……我就到下界找他了。” 回眸,轻笑,绝色的容颜宁静清雅,波澜不起,“因为,我欠了杨筝一样东西。”

“什么?”

“——眼泪。我的一滴眼泪。”红尘俗世中那双眼眸虽染上了风尘,却不改当年的清澈和执着。

“可笑,墨尘啊墨尘,我还以为你是如何超凡脱俗的人呢。没想到你也和一般的凡人无异。”

“那是因为你还不懂……”墨尘自顾自地笑了,“其实,我最想做的就是一个凡人,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凡人。我的愿望仅此而已……”

“凡人?我想你的愿望永远不可能实现了。”清冷月色下的容颜一笑倾城,转瞬又恢复秋霜似的冷。“最后一个问题,告诉我,织锦在哪?”

“织锦?天帝之师,一人之下,众仙之上的青帝织锦?”墨尘真的有些诧异。

“是的……我记得你见过他。”

深邃的眸子如水波,泛开一波波浅淡的笑意。“是啊,我曾经在天翔祭上见过他一面。”那个温文尔雅的君子,那朵长于天界土壤的旷古幽兰。

****** ******

天翔祭,天界上仙每三千年一次的盛会。

小雪初晴。

灵霄殿前,千枝万树绯滟点点,繁华绝艳胜似红尘一梦。琼玉枝头,每一朵,每一瓣都是孤高而清丽,隐隐透着绝迹于人世的傲气。

暗香浮动,五瓣的香脉贯穿了天庭略寒的气,洋溢于有人无人之处,似乎连花上的残雪也被熏染上似有若无的幽香。

众仙云集,他在一片白衣羽冠中遗世而孤立。

玄衣,墨发,白玉的发簪松松地挽起黛色流泉,如雪如月的容颜下,那一双眼,顾盼之间,瞳深似海,冷丽得让人在刹那间失了魂,丢了魄,犹不自知。

杨墨尘,以狐辰王的身份登上灵霄殿时,已是他得道成仙的第一千七百年。

回首前尘,恍若隔世,那无数个日日夜夜在眼角眉头轻巧地走过,不带走什么,也没有在他年轻的容颜上刻下岁月的印痕。

然而,千尺沉潭,即便平滑如镜,还是在偶尔风过水涟漪时,让人窥见埋藏深处的沧桑。

逐渐老去的那颗心,在无数个月朗星坠的夜晚,藏在清高的身躯下辗转,□□。夜夜责问他为何忘了,忘了那个动听得好似雪落红尘的名字。

修仙的路子一步步走过来,身后拖曳的是记忆惨淡的影子。

往事皆不堪回首。

狐族修行有三道:天狐道,媚狐道和玄狐道。

墨尘选的是最后一个。

天狐道,靠吸取日月精气修行,五百年成精,一千年成仙。但之后的修行将停步不前。

媚狐道,用的是阴阳互补之术,修的为魅邪之道,五百年成精,而永世不能成仙。

而所谓的玄狐道,共分九层。每层是九百年,一共是八千一百年。修行玄狐道,对修行者的禁制极为苟刻,要无欲,无求,无思,无念。修行过程中,一丝一毫的心神动荡都会令修行前功尽弃。轻则功力全失,沦为废人;重则走火入魔,性命不保。

天狐道千年成仙,玄狐道却需万年才可得道。然玄狐道是王者之道,一经练成,便可随心所欲,于呼吸之间增进功力,修为一日千里。

记得有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杨筝将那只小小的黑狐抱在胸前,朗朗的月光下流淌过清澈的声音:“墨尘啊,你以后千万不要堕入魔道,不要贪幕一时之乐,而毁了毕生的修行。”

那时,他真的很小,还不懂什么叫贪欢慕色,什么是妖魔邪道,却将那番话铭记于心。日后夜夜想起,才知是如此的语重心长。

墨尘最后选的是玄狐道。绝情,绝欲,绝念的修行之道。

无数个无眠的夜,要将深植心中的思念连根拔起,让那温暖脆弱的角落沦为一片荒芜冷寂之地,让那个动听的名字再也无法于那片天地中弥漫出不息的白雪。

他知道,自己可以的,绝对可以做到的。

这个世上,如果连如此眷恋的人都可以让他从记忆中消失,那么还有什么是他无法办到的呢?

功成名就。

一万年后的今天,他御封狐辰王。

他傲然立于众仙云集的灵霄殿上,一身夺目的冷丽光华。

他冷眼回望,来路白雪茫茫。

绝了情,断了欲,灭了念,葬了思。该忘的,都忘了,不该忘的,也忘了。

他,是千万年来修成玄狐道的第一人。

他是狐辰王——杨,墨尘。

灵霄殿上,他本应恣意欢愉,尽舒心中快意,然而他没有。他沉静如水,他优雅如莲。他静静地望着曾经追逐过的繁华,眼里一片寂寞而阑珊。

天翔祭也不过如此。

此时,他真的有些意兴阑珊。

忽然间,身旁不知那位仙人传出一声低叹。“那便是青帝织锦啊!”

霎时,万籁俱寂,空气中原本流动的若有若无的梅香,被一股莫名的幽雅之气压了下来。胜似芙蓉的清丽,梅的孤冷,菊的高傲。少了几分牡丹的贵气,多了一分兰的娴静和悠远。

让一切有香之物皆无味的绝顶香气——王者之香。

众仙皆回望,他依稀望见,千重梅林深处,有人缓缓行来,淡青色的身影,翩翩欲飞的衣袂,伴着沉香四溢。

难道???

墨尘心中一凛。

千枝万树的绯滟,红尘梦醒的繁华,都难及他花间清浅悠远地一笑。足以令梅花失尽孤冷,令芙蓉褪尽清丽颜色,令菊挫了那高洁冷傲的性情。

普天之下,也只有这么一个人能够让自恃高越的天界仙花惭愧得惨无颜色,羞得无地自容。

青帝——织锦。司花之天神。

我以为……

墨尘的眼波越过众仙的阻隔,在触及那天人的容颜时,倏地黯淡了下来。不是他……虽然也是一身青衣,也是这般优雅端丽的容姿,但是,不是他……

微笑,颔首。

青帝仿佛在冥冥中察觉了他微妙的心情,报以温和尔雅的一笑。

微笑的刹那,眼前的人和梦里那张容颜重叠了起来。

很像……当他微笑的时候,很像他……

墨尘正想大步上前,却看见青帝身后走出另一个天人。白衣及地,发似流泉。高挑俊秀的身姿,脸上覆了个白银的面具。虽看不见容颜,却觉得那面具下的视线,犀利如剑,其寒若冰,开阖间自有一番不言而喻的威仪。

之前与青帝微笑行礼,谈笑风生的仙人都纷纷束手回避,似是震摄于那人的气势。

墨尘倒也没有回避,反而起了好奇之心。远远注视着梅林中的二人。

这边厢,青帝望望四周因好友到来而噤若寒蝉的仙人,不由叹了口气:“莲啊,你不要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好端端地戴什么面具啊,吓坏那些上仙了。”

“哼。”白衣天人不置可否,冷冽生威的面具下传出低沉悦耳的声音:“理那些无聊人等作什?”

“呵呵……对了,那边一身玄衣,气质高华的那位便是狐辰王么?”

“是的。阿织你莫与他目光相对,他的眼睛有摄魂夺魄之能,妖异非常。”白衣天人一闪身,挡在了青帝身前。

“不要紧,狐辰王殿下好漂亮的一双眼啊。红尘三界,我未曾见过如此倾城绝色的眸子。”赞叹之余,青帝附在他耳边低低笑道:“看来,你在天界的封号要易主了。”

“什么封号?御水帝君?九玄龙帝?”

“不是,不是……是那个‘天界第一美人’的称号啊。”青帝自己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荒唐!哪个该死的家伙说的?阿织,你在开玩笑吧。一点都不好笑!”白衣天人恼怒非常。

“我像说笑的人么?天界众仙都这么传啊,都传到天帝的耳朵里了。”青帝好容易才忍住笑,装出一份正正经经的模样。

“该杀!!!”

“不要动怒,天翔祭上发脾气好不吉利。”虽说作弄童年好友是这位性格温和的青帝私人的爱好,但过分了就不好玩了。看到他气得发抖的样子,青帝赶忙转移话题:“听说这位狐辰王是水茗的意中人?”

“妹妹年幼无知,被他的魅瞳所迷,终日朝思暮想,茶饭不思。让母后很是担心。”龙帝认为:有些人天生就是让人讨厌的,像这位狐辰王便是让他极不爽的人物,第一眼看去便很不顺眼。

那双眼睛美则美矣,却太肆无忌惮了。若有所思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和青帝身上,让人好不自在。

于是一接触到墨尘的眼神,他便狠狠地瞪回去。

好有趣,那人的眼神凶得很可爱。

正看着青帝二人私语的墨尘,发觉被称为“龙帝”的白衣仙人用挑衅的目光看着,便回予礼貌的微笑。

龙帝再次狠狠地瞪回去。

墨尘又回予优雅的微笑。凝眸,这次用了点摄魂术。

哼,敢对我用法术。你也太小看我了。

龙帝回瞪……

瞪~~~~~~~~~~~~~~~~~~~~~~~~~~~~~~~~~~~~~~

青帝望望一脸笑容的狐辰王,再看看旁边杀气腾腾的好友,两人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大眼瞪小眼的。他不禁摇头苦笑。

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心念所动,他水袖一挥,流云般挡住了他们之间针锋相对的视线。

“好了,莲,不要用那么凶恶的眼神对待仙友,天帝即将驾临,取下你的面具,我们进殿吧。”

“好。”虽然有些不满,龙帝还是对他言听计从,不再用眼神和别人缠斗不休,扬手间,已摘下脸上的白银面具。

原以为,被封为天界第一战神的龙帝,面具下想必是何等相貌堂堂,英姿飒飒的模样。

然而,在看到那张脸时,墨尘还是被大大地惊了一吓,呆了一阵。

龙帝的容颜,用惊艳二字实不足以形容,那应是:

——幽独空林色,静隐倾城姿。水色连天滟,蹁跹飞雪迟。

这样的美丽如果是长在天界任何一位仙女的身上,绝对是一种福分,但身为武将的龙帝有着一张令人浮想联翩的脸,委实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墨尘会心一笑。可以理解龙帝刚开始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原由了。

真是非常有趣的人物,想必这次天翔祭不会闷得慌了。原本萧瑟的心情一时间舒展了不少。

随即,他跟在那两道卓越不群的身影后面,进了凌霄殿。

****** ******

“记得当时天帝要我舞剑,而你为我弹琴的事么?”

“当然记得,毕生引以为耻的事怎么可能忘得了?”

“呵呵……你还那么介意?”

“你根本都不知晓我后来付出的代价有多重……” 潋一想起当日之事,脸都绿了。

************

宴罢。

天帝意犹未尽地对列座的狐辰王说:“听闻圣卿剑术高绝,可否为朕舞一曲?”

“承陛下厚爱,墨尘就不推辞了,只是臣也听闻青帝殿下的琴艺冠绝天下,可否请他为臣的剑舞抚琴?”

天帝转而问伴于身侧的青帝:“织锦意下如何?”

青帝心知墨尘醉翁之意不在酒,轻轻笑着刚想应允,却听见有人推桌而起。

“慢着!”只见龙帝脸若冰霜,大步走上前来:“狐辰王殿下只是想要一个人为你抚琴助兴,何必劳烦织锦,我来为你抚琴好了。”

“那……能得龙帝青睐,再好不过。有劳,有劳。”墨尘心中偷笑不已。“我在殿外等候。”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青帝知晓好友关心袒护之意,但看到那两人之间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特别是深知龙帝冷傲的脾性,他开始觉得有些头大。“莲,你会抚琴么?”

自幼喜欢舞刀弄枪的好友,从来都不屑碰这些丝竹歌乐之物的。

“天下还没有难得倒我的东西,阿织,借你的琴一用。”龙帝扬一扬眉,神情甚傲。

“好的,你要小心……”青帝不忘叮嘱。

“放心,要担忧的是他!”话音未散,他的身形已一闪而没,转瞬现于殿外。

“我要你小心的是我的爱琴。”青帝无奈地把接下去的话说完,虽然该听见的人已听不见了。

梅影疏绝,雪意正浓。他在花前舞剑,他在花下抚琴。

墨尘手里的剑名“初晴”,取“小雪初晴”之意。

龙帝指下的琴曰“回雪”,应“起舞回雪”之境。

几瓣梅花悠悠飘落,墨尘用剑轻轻一舞,残红即碎为点点妃色。再一舞,妃色也散去无痕。

“好剑法。”龙帝说道,继而双手在弦上一挥,如水般的乐音流泄而出。琴音先是低徊幽咽,如石下清泉,暗抑不可闻,又似清风明月,平淡了无痕。

墨尘的剑也舞得分外轻灵飘忽,剑尖在梅花间轻颤,前后左右随意穿插,剑势却柔和得不曾惊起花间休憩的粉蝶。

霎时,龙帝的琴音一变,风雨之声大作,仿佛疾风吹至荒凉大漠,两军在此交战,刀光剑影,战鼓齐鸣。无数将士在沙场厮杀,热血染红了铠甲。残阳如血,马蹄声碎,战旗于劲风中飒飒生响,终被折断,落进奔流不息的江水中……

墨尘的剑势也随之一变,化轻灵为凝重,大开大阖,似纵马奔驰于无边雪原,引弓射苍月。

他剑上的罡风激起层层冰雪,弥漫出一片幻梦般的景致。

一心想要给墨尘一点警告,龙帝手下的琴愈奏愈疾,玄风和真气贯注于七弦之上,每一下的音律都锐利如剑,风刃于无形中劈开冷寂的气,向起舞的人袭去。

好厉害的凝气成剑,御风如刀。

面对天界第一武将,墨尘不敢轻视,他的剑势更加绵长细密,剑气暴长,白光潋滟,整个人似在风雪中旋舞,煞是好看。

龙帝的琴音如怒涛卷霜雪,迅猛而激烈;墨尘的剑招却变得像一只飘舞的燕,在风雪中静静舒展羽翼,盘旋而上。

“好剑法,好琴艺,真是精彩!精彩!”天帝不由脱口赞道。

青帝却暗自担忧:莲似乎是用了御风之术,若再斗下去,灵霄殿外的千顷梅林怕要毁于一旦了。

心绪不定时,忽听见“回雪”发出一声裂帛般的脆响,七弦齐断。

而墨尘手中的名剑“初晴”也铮一声断为两截。

想是宝剑名琴承受不住他们二人贯注在上面的气,同时身死。

梅林一片凄惨景象,断枝残叶铺满地,落梅如雪乱。

而被剑气,罡风卷起的飞雪,此刻,犹在漫天旋舞,久久不息。

手里握着半截残剑,立于这一天一地的飞雪中,墨尘恍如做了一场流水落花的美梦。

许久不曾如此梦过了,自从自己将梦境扼杀于荒无人烟之处。

而梦中人在一万年后的现在,在细雪纷飞之处遥遥向他微笑,寂寞如雪……

大梦初醒。

“杨筝……”隔了无数个日夜,他终于可以再次唤出这个名字。

杨筝,杨筝……

他小声地唤着。心中有个坚冷如冰的地方融化了,不知是血还是泪的液体开始潺潺流动……

心,也不那么冷了。

抬眼,方见青帝和龙帝在不远处已凝视了自己很久,他收敛心神,一笑回礼;“龙帝琴艺高绝,墨尘佩服。”

“哼,你的剑法也不差。”依旧是冷冽的声音,不过那苍银色的瞳仁中多了一抹欣赏的颜色。

“莲,你的琴艺果真是天界第一啊。”青帝不由对身旁的好友微笑道:“不过却是杀伤力第一而已。”

三人望见身后梅林的凄惨景象,相视而笑。

末几,青帝似想起一事,对龙帝说:“莲,你好像毁了我最心爱的一张琴啊。”

“这,这……我一时失手……”方才还神色自若的人现在神情大窘,“阿织,是我的错……”

“哦?那你要如何补偿我呢?”青帝微笑着斜睨着他。

“阿织想要什么都行。”龙帝爽快地回答。

“这个么……”青帝微微一笑,附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然后墨尘就看见那位高高在上的龙帝顿时脸若死灰。

“阿织,你又在和我开玩笑吧?”

“我像么?”

向墨尘行礼告辞后,青帝优雅地步回殿内,而身后,好友犹在不停地追问:“阿织,阿织,你不会当真的吧……阿织……”

“有何不可……”青帝气定神闲。

“可,可是……阿织……”

方才还一脸神气的人现在却垂头丧气地跟在别人后面。

看得出来,那位高傲不群的龙帝对他的好友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总被吃得死死的,就好像一只骄傲的龙围着一朵花团团转一样。

墨尘不由宛尔一笑。

******* *******

“一直想问你,后来你给了青帝殿下什么补偿?”墨尘打趣地说。

“不想死就别问!”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别过头。“我都忘了。”

这像是忘了的人说的话么?分明是托词。

墨尘也不拆穿他,继续说:“那么,你为何问我织锦的去处呢?”

“织锦被贬下凡的事你知晓么?”潋神色凝重。

“知道,那件事在天上界已传得沸沸扬扬。听说天帝为了他手下的一个花仙,将青帝殿下贬到了下界……”

“不仅如此,他还命织锦要接受十世轮回的惩戒,方可回归天界。真是荒唐!”潋言语中难抑愤怒之意,“阿织下凡时我正在欲界天征战西方鬼族,等我功成回还时,阿织已降世多年。芙蓉城人去楼空,很是凄凉……”

说到这,连一向冷傲的龙帝也不免神情黯淡。

“我听说青帝殿下与现任天帝之间有很深的渊源。”墨尘沉吟道。

“是的,当今天帝名月昭,他还是太子的时候,织锦便是他的老师,月昭继位后,封织锦为丞相,位于一人之下,众仙之上。没想到他称帝不足千年,便这样对待自己的恩师。”

“人间不同仙界,善恶纷争甚多,青帝殿下要历经十世轮回,实是不易啊。”那朵长于天界的仙花,从未受到凡尘俗世的纷扰,如今要在红尘中尝遍爱恨生死的滋味,委实令人忧心。也怪不得龙帝会不顾天条下来寻找。

墨尘似乎可以理解他的心情。

“如若找到他,你想怎样?”

“我绝不会让阿织受轮回之苦,我要帮他跳出轮回。”潋断然道:“但是我寻觅了许久,都没有他的下落,所以这次才会来找你,我想你也许会知道阿织转生到了何处……”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青帝殿下的行踪。”墨尘略带歉意说。

潋难掩失望之意,纤长的眼睫在冷澈的瞳印下重重阴影。墨尘这时才发现,龙帝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妥,他肌肤的颜色很白,白得几近透明,头发是银色的,眼睛也是银色的,整个人素得像一株水仙。然而,在这个谈笑自若的人身上,他感觉不到一丝活着的气息。

墨尘讶然说:“难道,你这个身体已经……”

“这个身体已死。”潋点点头,淡淡说,“为了不惊动天界,我用了移魂之术,我的本体还在水晶宫里睡着,只有元神附在了这个叫潋的凡人身上。”

“天下凡人数不胜数,你何必要选一个已死的身体呢?”

“我的元神太庞大,普通的人类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而且很难找到一个和我元神契合的身体。当年找到潋时,他已经死去,但只有他的身体可以与我的元神契合,所以无奈之下,只有附在了他的身上。”潋轻叹了口气道。

“这么脆弱的身体,想必连五成的法力都发挥不出来吧。”墨尘若有所思道。

“只有三成不到,一旦用了三成以上的力,这个身体将崩溃。”潋静静地回答。

“这么说来……”墨尘忽然微笑着靠近,靠在他耳边低低说道,“只有三成不到的法力,你的处境可是很危险的哦。”他的手指轻巧地把玩着潋颈边的一缕银发,极为暧昧。

“三成已足够让一般的妖精无法近身,只要不遇上你这样的家伙就好。”潋狠狠拍开了墨尘玩弄他头发的手,又恢复了以前瞪人的冷冽眼神。

真有趣……每次见到他,墨尘总忍不住要用言语逗他生气,这点,他和喜欢作弄好友的青帝不相上下。

倏地,潋眼神一冷,望了船外一眼,说道:“有一个我不愿见到的人来了,就此告辞。”

“等等,你还没帮我把龙鳞取下来啊……”

墨尘来不及挽留,只见潋身形一晃,已化为一道飘逸的白影掠出画舫,远远飘落在宁静的水面上,继而施展开御水凌波的身法,几个起落,翩若惊鸿,那点白影已离船甚远。

而追出船外的墨尘,身形忽然停了下来,他发现离画舫很近的一侧有一个玄色的身影,静静地立于水面,仿佛许久以前已经在那里等候着。

清朗的月色下,墨尘看见那是个眉目俊秀的青年,身形修长挺拔,年纪很轻,眼神却很沉稳锐利,而那凌厉的眼神似乎在远远跟随着潋素色的身影。

那孩子,好大的一股煞气,排山倒海般,令人窒息的煞气。墨尘隐隐觉得那人有些异于常人,他的额上似乎印着三色的龙鳞,想必是潋的九玄龙王印。

难道这是潋做的手脚?如果潋惹上了这样的人物,那便麻烦了。

转念间,墨尘发现他冷冷地望了这边一眼,目光如电,而后便追着前方若隐若现的身影离去。

令墨尘诧异的是,那青年飞掠渡水的身法和潋的如出一辙。一样的曼妙,一样的轻灵优雅,只是潋施展起来多了几分飘然的仙气,而那青年则更矫健而已。

不多时,那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便如追逐的蝶,融入对岸的夜色中。

遥望远处,墨黑的天幕上有星斜斜陨坠,墨尘不由轻叹:青帝降世,龙王下凡,时值多事之秋,红尘三界,怕是很快就要风起云涌。

旋身,只见他宽大的衣袖一扬一遮,身形也于瞬息隐没。

徒留下华丽庞大的画舫,静静地卧于水中,随波荡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提前登录:文明游戏在线阅读第4章

    泰山一直是**最具有象征意义的地方之一,古代帝皇们为了彰显自己的丰功伟绩都会选择来泰山封禅,这也为五岳之首的泰山增添了许多的神秘色彩。据林幕前世所知泰山这个地方确实是有些不简单,也许之前是某个强大的生灵的道场。而更为重要的是第一次世界碎片融合的地方就是在泰山,为此林幕早早地就到了玉皇顶等候,吸取了初

  • 我在火影搞科技之加入极限挑战(3)

    等一切安顿好之后,楚凡接到了严敏的电话,电话里当然是邀请他来参加鸡条新一季第一期录制的事情。楚凡没有想到鸡条剧组竟然邀请他加入,穿越前,他也是个鸡条粉丝,比起那些按照剧本来进行的综艺节目,没有剧本的鸡条显得很别致,也很让人喜欢,尤其是看到他们破坏规则坑导演坑兄弟坑自己坑嘉宾的时候特别有趣,而且楚凡对

  • 海贼王:献祭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依思没有去临歌派,而是呆在铺子里,而林惜舟却又是宿醉,直到正午,才揉着眼睛出现在依思的视线里。林惜舟看到依思的时候,小姑娘半眯着眼睛,靠在桌子上,读着一本书,林惜舟瞟了一眼书名,是一本叫《青雷风云异闻录》的异怪杂谈。林惜舟笑了一下,语气例行轻浮,开始骚扰依思。“小姑娘,有什么心得嘛?说给先生

  • [足球]巅峰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景阳浑身僵直的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不敢置信的状态。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遭受到了惩罚,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扔到了这里!!!而那让他遭此大祸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其实并不是多么过分。——他真的只是在女同事们热烈讨论最近产妇跳楼

  • 异能四少之九能尊皇城破(上)

    莫武扔掉了手中的剑,拿起旁边侍卫背着的大刀,看向弯伐头领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杀我的人的是何人。”弯伐头领把弯刀竖在俩眼中间,笑了笑:“对不起,我的弯刀不允许我向没倒下的敌人说出名字。”“呵!当初你家乏为之也是如此,可惜,我没倒下,只是这里有一道印记,现在还很痛了。”莫武摸了摸腰部。“城中

  • 混沌之逆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厅里气氛严肃,莫老爷坐在那里一脸悲愤,“你这个不孝女啊!知府大人家才刚刚来提了亲,你就出去野了三天,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怎么跟大人交代?”莫灵越犹如看戏一般,好奇地问道:“提亲?跟我吗?”“不跟你难道跟我吗?”此刻的莫老爷面目狰狞,胡子都快气飞了。莫画宣连忙添油加醋道:“爹爹,她这样丢了莫家的脸

  • 极道修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回过神来,张亮发现自己已经将一条鲤鱼吃光了。“养殖这些的话,大家肯定也会争着要的。”张亮眼前一亮。他特意围了一个地方,来养这些鲤鱼。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三天,张亮迎来了向海酒楼的客人,为首的人赫然是杨思倩。杨思倩带着三辆小卡车过来,他们载了玉米以及土豆离开。而杨思倩自己则是在张亮的徒弟里逛了起来。当她

  • 哪狐不开提哪狐(GL)虚迷幻境

    沈漓虽也不解,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为了上昆仑他几乎费尽心血从淮山逃出,可对蓝卿若这份超越常理的亲切感却剩余这份执着,想着她喂自己吃鸡蛋的模样,心就软得厉害。如若娘亲还活着,是否也会温柔的喂他吃东西,也会在危险时将自己护于身后。蓝卿若低眉拍了怕他的后脑,她怎会让他入不了昆

  • 纯情甜心戏席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三的生活,水深火热,但对于宋颂来说,都一样,反正她的成绩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一本出线,老爸老妈也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她自由发展。“喂,你能不能有点形象管理,好歹是一中校花,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死猪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吴歌一脸嫌弃,下楼拿了罐可乐,就见自家老姐穿了件T恤短裤,长发也散着,瘫

  • 超级QQ农场系统之娘还疼三儿吗?!

    “害怕什么?!”林觅笑道:“是机缘,也是造化,没什么可怕的!”怕就她一个人怕好了,实在没必要拖着李延亭一起担惊受怕了。李延亭怔了怔,点点头,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林觅知道他,要是不肯说,便是死也不开口的。她笑道:“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李延亭看着她,忍着没问接下来的话。不问也好,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