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无敌剑仙之路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11/26 2:31:15 作者:戈鹰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敌剑仙之路
无敌剑仙之路
作者:戈鹰来源:纵横中文网
异界重生,吾执一剑。管你是魔神后裔还是当世狠人,挡我者,通通一剑砍之。这是一个自诩为剑客的剑仙之路!

南宫晏坐在房间里等花见欢,突然收到禾尔来信。

“晏,速回,历天澜攻魔界,我知你不想回,但你是魔帝,守卫魔界是你的责任。”

“你是在等我吗?良人?”

南宫晏走向花见欢,摸了摸花见欢的脸“欢儿,如果我有事会离开你一段时日,你会不会怪我?”

花见欢邪魅一笑“我不让你去,你就不去吗?”

“对。”南宫晏含情脉脉的说。

花见欢用手摸过南宫晏的手,在南宫晏的手心轻轻亲了一口,轻轻咬住南宫晏的中指,花见欢突然用力,南宫晏轻叫一声。

“我给你留了记号,你若是想我了就看看。”

南宫晏看着自己的手指,甜蜜的笑了笑。

“好。”

花见欢笑了一下,一把将南宫晏推倒在床上,双手轻轻地在南宫晏手上摸着,随即扒开南宫晏的衣服,骑到南宫晏身上。

第二天清晨

花见欢醒来,发现床边的南宫晏已经不见了,花见欢轻蔑一笑“哼~走的倒是快,到现在也没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门主,门主。”九仇在外面喊着。

花见欢拂袖一挥打开了门,九仇着急的走了进来。

“何事如此慌张?我又没死。”

九仇单膝跪在地上“回门主,万英楼带弟子打上了群姬山。”

花见欢慢慢走下床“万英楼是什么帮派吗?”

“回门主,是一个杀手组织,知道是您杀了皓月,所以报仇来了。”

花见欢蔑视的笑了一声“什么?哈哈,报仇?这是报仇还是千里送人头啊?哈哈哈。”

伴着花见欢的笑声,花见欢瞬间移出房间,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情花门外,看见地上死的门众,邪魅一笑。

“他们都是你们杀的吗?”

一个头领站了出来“魔女,拿命来吧。”

“哈哈哈。”

花见欢仰天长笑几声“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花见欢双手一张,红烟滚滚,直奔万英楼的人们而去,一瞬间相继倒地,那些红烟震折了成片的树。

“这是为什么?”花见欢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

花见欢走过去,一个一个的探着呼吸,所有人,无一生还。

九仇惊讶的看着地上的尸体“门主,你这练得什么功夫,不见血就死了?”

冷舒在房内突然感觉到一阵强大的魔气,拂袖而来,看在地上的尸体,沾满了魔气,冷舒讶异的看着花见欢。

“煞气为何变成了魔气,难道暄儿已经成魔了?不对,这不是真正的魔气,这魔气中隐约透着煞气。”

冷舒静静地走向花见欢,花见欢看了他一眼“怎么?夜笙又是来劝我少杀人的?那已经来不及了,一不小心,都杀了。”

花见欢飞上情花门的台阶“传令下去,万英楼残害我情花门门众,屠!”

“是。

花见欢邪魅一笑“不杀缴械投降者,不留不请自来客,倘若万英楼愿为我情花门卖命,可以少杀些,九仇,你去办。”

“是,门主。”

魔界涂生殿

禾尔有些着急“晏,你可回来了,历天澜欺魔太甚了,趁你不在,想尽各种办法笼络魔臣,昨日还在涂生门闹了一通,传来消息,让你拿出命,拿出魔界。”

南宫晏坐在桌子旁,到了杯茶。

“你还有心思这么悠哉的喝茶,我知道,景暄仙尊是你的命,我也知道你爱她爱得无法自拔,不过她早晚都会历劫回来的,到时候你再让她继续做你的魔后不就好了吗?你是魔帝,爱你的魔后自然是你的责任,但是保住魔界不也是你的使命吗?”

南宫晏看了禾尔一眼,轻笑了一下“几月不见,你怎么越来越啰嗦了,你夫人受得了吗?”

禾尔欲言又止“我的魔帝啊,你还有心情管我夫人受不受得了?大战在即啊。”

南宫晏端起一杯茶,轻蔑的笑了一下“那便打就是了,我早已想要历天澜的命了,是暄儿劝我少杀人的,我才容忍他张牙舞爪到现在。”

禾尔感觉哪里有一丝不太对“唉,不对,你的自称呢?你的放荡不羁不可一世呢?怎么,我?”

南宫晏也发现了不对,看了禾尔一眼,无奈的吐了口气“想来是因为在凡界的缘故,总不能还本尊本尊的吧。”

“唉,夜思人夜思人,我现在终于知道仙尊为什么叫夜思人了,你这是夜夜思人啊。”宇文寐又看了一眼禾尔。

“哎呀,好了好了,说正事,打可以,但是你不在,我们也不敢打啊,你想几天战完?”

“越快越好,欢儿还在凡界等我,那怎么也得两三天吧,三天仙尊需要等你三个月,这算快的了,正常的话大战七八天,赶你回去都快过一年了。”

南宫晏站了起来,背过手转着笛子“那就速战速决,本尊不舍欢儿等。”

禾尔看看他,熟悉的感觉“这感觉对,还是听你自称本尊舒服。”

情花门

花见欢看着清理尸体的门众们,没有任何血腥味,但自己还是干呕了一口。

“我这是怎么了。”

花见欢回到情花门院子里,发现院后的厨房生气了炊烟,花见欢抬头看看天色“这还没到吃饭的时辰,怎么还有人做饭?”

花见欢起身一跃,向厨房飞去,发现拂柳在炖汤。

“拂柳,你这是炖什么汤呢?”

花见欢闻到油烟味又呕了一口,拂柳赶快赶过来,拍着花见欢的后背“门主,你没事吧,肚子疼吗?”说完用手替花见欢揉了揉肚子,刚一碰到,就被一阵红烟弹出几米。

花见欢诧异的看着拂柳“拂柳,你没事吧?为何身体会自己攻击你?”

拂柳走了过来“门主,您这是练得什么功啊?这么厉害。”

拂柳转身帮花见欢盛着汤,端了过来“门主,您月事该来了,今天是十七了,您肚子不疼吗?快,喝点汤暖暖。”

花见欢立刻震惊的看了一眼拂柳“什么?你说今日十七了?”

“恩,对啊,门主过糊涂了吗?”

“那,那为何我没有来月事?也没有一点征兆,这几日又老是想吐。”

花见欢立刻去了门医的房间“贺云,你快给我搭搭脉。”

正在梳妆的贺云转过身来“门主可是生病了?”

花见欢立刻走到贺云身边“十几日的喜脉你可能把的出来?”

贺云赶紧放下手里的梳子“什么?喜脉?门主有怀孕的征兆?”

花见欢默默的点了点头,贺云立刻给花见欢搭脉,表情一惊,紧张的看了花见欢一眼。

“门主,确为喜脉,十三日有余。”

“什么?”花见欢惊讶的站了起来。

“可有办法拿掉?”

贺云惊慌的看着花见欢“门主,孩子脉搏健康正常,为何要拿掉啊?”

花见欢缓缓站起来,忧郁的走到窗前“我不想她有一个杀人如麻的母亲,也不想他有个危害江湖,人人称之为魔女的母亲,我已经这样了,若孩子生出来,就是害了她。”

“可是门主,孩子是无辜的啊。”

花见欢转过身来“无辜的多了,我杀的人都是无辜的。”

贺云也站了起来,走向花见欢“门主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南宫晏的?”花见欢表情显露出一丝不舍“是他的。”

贺云转过身去开药方“门主,你要拿掉孩子,可有问过南宫晏的想法了?他若是不让呢?”

“不让他知道就是了。”

贺云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写着药方,放下毛笔,拿来两张药方“门主,这里有两张药方,一张是安胎的,一张是打胎的,还请门主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决定。”

花见欢接过药方,心里五味杂陈,担心不舍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无需深思熟虑,这样麻烦。”

“门主,您在江湖上腥风血雨多年,也该歇歇了,您毕竟是女人,是要被人呵护的,您不是魔女,魔女是不会因为血腥味吃不下饭,我不希望门主以后再来找我讨开胃的方子了,南宫晏仪表堂堂,又善音律,对门主用情至深,完全值得门主托付。”

花见欢想着贺云说的话,一点一点的走在院子里,看着霸气四射的情花门,偌大的群姬山都是自己的土地,门前精神抖擞的守卫,称霸江湖的战绩,还有整个江湖趋之若鹜的长情剑,她怎么可以轻易放得下,自己真的对他有感情吗?

花见欢来到拂柳房间,垂头丧气的“拂柳,去药房抓这些药,都熬好了端过来。”

拂柳轻轻拿过花见欢手里的药房,看了一眼,突然大惊。

“门主,您...好,奴婢这就去都抓来。”

傍晚时分花见欢坐在凉亭里喝着酒,突然想起自己手上戴的手链,花见欢看着手链,突然脑子里又浮现出那日看到的情节,高大的樱花树,迷人的琴声,许赞他们的笑脸,还有送岑陌离的发笄。

自己暗暗的掉下一滴泪,花见欢自然地用手拭去,诧异的看着站在手指上的眼泪,冷笑一下。

“呵呵,第二次哭,上一次竟然在梦里喊南宫晏的名字喊哭了。”无情的嘲笑着自己,苦笑出来的眼泪越来越多了。

“门主,门主。”

凉亭外传来拂柳的声音,拂柳端来两碗药,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拂柳看见花见欢眼里的泪滴,惊讶的。

“门主,你怎么掉眼泪了?”

花见欢看见桌子上的药,轻轻拿起一碗,被拂柳拦住“门主,这幅是打胎的。”

花见欢犹豫着,碗眼看端到了嘴边,拂柳紧张着,但又不敢拦花见欢,只好担心的看着花见欢,花见欢的嘴已经碰到了碗檐,花见欢紧紧地闭上眼睛,突然把碗仍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拂柳被花见欢的举动吓到了,立刻跑过去安慰花见欢。

“门主,舍不得打就不打了,大不了生下来我帮您养着,我教他厨艺,要不然让贺云门医教他医术,这样门主就不用了担心她会卷入江湖指之争了。”

花见欢紧紧地抱着拂柳,摸着自己的肚子,拿起安胎药一口喝下。

“对,门主多喝安胎药。”

站在外面的贺云看到这一幕,“门主,何苦这样为难自己,你承受了太多你不还承受的东西,还有你的宿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地球最后一位修士第5章在线阅读

    这时的周毅也冷静了下来,有金手指总比自己战五渣在这个世界生存好,但是有些问题还是需要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亦或者说我以后该怎么规划?”铸仙池听到周毅冷静下来的分析,也是暗自高兴,连忙解释道“宿主目前应该努力进行自身修炼,这样才能管理好三界!”周毅目光微凝,仔细思索了一番,也确实认为它说的有理,靠别

  • 案中案在线阅读第9节

    次日,皇宫。早朝过后,皇帝姜宏远带着李兴李公公,到了御书房。此刻姜明渊已经到了,站在香炉之前,背后轻烟渺渺,似是仙道中人。“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姜明渊跪地,施礼。“平身。”皇帝坐在椅子上,手中不自觉的摆弄了一下茶杯,却没有喝一点茶水。正眼看着这个他最心疼,也是最内疚的儿子,暂时不去想

  • [镇魂&女娲成长日记]抱歉我好像走错世界了在线阅读第3节

    司马懿听到背后传来的这声冰冷的质问,感觉那口气像是在说:“如果你不马上老实交代,下一秒就是你的死期”一样。这让他不由心急如焚,顾不上别的,脱口而出:“府上二公子司马懿!”这声回答得像是赌命一样,不过他说出来之后,自己心里的紧张也放松了几分。正巧这时身后这人一听他的回答仿佛犹豫了一下,好像对司马府二公

  • 老子是最强纣王在线阅读袅袅琴声意

    凡界四大帝城之一未央城,位于千牧森林以东、苍晤山以北。未央城乃是人族未央仙帝所建,未央仙帝是痴情人,爱妻皇华仙子在帝位之争中为小人所害,最后魂飞走散、身死道消,再无转世的可能,所以他特为皇华仙子所建,并题字“怡乐未央,长毋相忘”于未央城们。未央城辖地占地万里,磅礴大气、气势恢宏。而凡界四大帝城其他三

  • 魔灵邪帝内忧外患

    次日凌晨,卫羽卿早早的起身跑到军营的后山上。后山有百丈,站在山顶可以看到全军军营场景。卫羽卿坐在一团草地上看向远方,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自己全身感到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东方的太阳正常升起,军营中的士兵也照常操练。早操结束之后,士兵都回到了自己活动区域,伙食房的士兵提着一桶桶的稀粥分发给各营士兵。突然一

  • 浮花烟雨第5章在线阅读

    被林战直直的盯着看,苏桃感觉无所遁形,纤长卷翘的睫毛不住颤动着,眼神四处乱飘:“那个……我猜的……”林战不置可否,又问:“第二,你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来帮我?”“我、我不杀、杀伯仁……”苏桃没出息地结巴了。不等她说完,林战嗤笑了一声:“想不到苏同志如此好心。”“呵……好说、好说,呵呵……”“既然苏同志

  • 洪荒:开局招魂盘古!一年之约

    “感谢这位大哥盛情,小弟却之不恭了。”何天磊一抱拳笑道。李笑天见何天磊大大方方的坐在自己面前,一副随意的模样,当下哈哈一笑:“知道我是李笑天,还如此气定神闲,你配和我喝酒。”李笑天一拍桌子:“小二拿酒来。”“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又不是你身后的刀,我有什么好怕的。”何天磊笑道。李笑天一愣,定睛道:“看来

  • 月本无光之短篇小说集在线阅读第3节

    这夜,鬼宿宫大堂内酒肉满桌,十几人正在议事。这时有人进屋报道:师傅小五子回来啦。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来一人,看了看屋内的人,急忙跪在地上,此人便是夜入真武大殿的那个杀手。大堂正中,有把用汉白玉精雕巧琢的鬼骷髅大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南宫奎,天生一副丑鬼脸,细看来鹰腮鼠耳,九转狮子朱砂眉,环眼凸

  • 亡灵笔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一招!仅仅用了一招,禁卫军五名勇将就粉身碎骨。李元霸有意立威,以三成神力催动巨锤,所过之处人马俱碎!只有那匹神骏的白马还活着。如果不是李元霸刻意收敛了力道,那白马长得再神骏也没用。即便如此,那神骏的白马还是被吓尿了,马蹄一软就趴在地上,用马头讨好的蹭着李元霸的小腿。那怂包的模样儿,活像一只哈巴狗。被

  • 六界传说之纵横天下第三章在线阅读

    ???昏黄的阳光洒在大道上,有两位女生正沐浴着这柔和的阳光,慢慢地走着。走近看俨然并是星枝和玲儿“树枝,你找我有什么事?你说呀。玲儿用温柔的语气说着让星枝觉得这声音比这阳光更甚。???“怎么,想朝成了?你该陪我了,你都陪了他这么久了。才走了一会儿你就不想陪我了?”星枝看玲儿话语中有些急便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