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一剑断一念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11/26 1:30:16 作者:风青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剑断一念
一剑断一念
作者:风青天来源:纵横中文网
身为沙石,亦有高山万仞之梦。贱为矮草,也终有开花之时。龙凤自有龙凤命,蝼蚁怎立鸿鹄志?未来可期,你我皆非池中物!

叶希一个锦鲤打滚从被子里翻了起来,穿上鞋蹦蹦跳跳地向寺庙外跑去,继续“马拉松”大计。

当叶希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的时候,一直在旁默默看着的缘修走了过来。

“缘修,你的伤这么快就好啦。怪不得大夫之前夸你体质好呢!”

缘修看到眼前还不到他胸口的小丫头,心里也生起了几丝温柔。他将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嘴角微微上扬:“我要回师门了,你要多多照顾自己。”

“这么快……”本来因为缘修夸赞而洋洋得意的叶希眼中瞬间泛起了失落。

缘修看见这般的叶希,仿佛又看到了寺里那只耷拉着耳朵的小狐狸。

清幽的寺庙,四处参天古木遮蔽,清晨的初阳将金色的光线打到她的脸上,昨晚还张牙舞爪的叶希此刻看上去,像个真正的孩子。

“恩,那我们去吃早餐,然后我送你走吧。”

“好。”

……

叶希领着他去李大叔的小摊子上。缘修带上斗笠遮住了自己的样貌,青灰色的袍子宽袖随风翻飞,自有一番飘逸洒脱。

她一手拿着一个大肉包,一手捏了调羹捞馄饨,吃得很是豪放。他则是细嚼慢咽。

“对了,净水寺在哪里啊?”叶希问道。

“在河南道的博都。”

“那我在长江的南边,你在黄河的南边。”她胡乱地猜测。

“你说的没错。”

“等我过段时间去净水寺找你玩。”

“恐怕不行。”缘修轻笑道。

“为什么?”她不解地问。

“所有八大门派弟子,都得通过三年一次的菁英会,拿到名次后才能自由地出入门派。”

“如果我没拿到呢?”

“那么你只能做到博都的门派任务了。一般博都的事务轮不到觉海派插手,除非是一些联络两派感情的事务。”

“咦,缘修,难道你是领了任务的?”

缘修点了点头。

“那你肯定在门派很受器重,一般门派之间的交流都是有头有脸的弟子。我以后也会给你长脸的。”

两个人的谈话逐渐向叶希单方面的吹牛展开了。

看着眼前正在吹牛说大话的叶希,缘修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用完饭后,叶希将缘修送至城门。他叹了口气,将手上的佛珠摘了下来递给她,嘱咐道:“以后若是有困难了,凭借它去任何一家寺庙找送信人给我寄信或是寻求帮助。”

叶希打量着这串剔透的火玛瑙,皱巴着小脸问道:“这个看上去很值钱的样子,很贵吧。”

缘修看着她对这串佛珠露口水的样子,欲言又止,拿出她之前一直很喜欢的香丸也送给了她。他摸摸她的头转身走了。

叶希垂头丧气地小跑回破庙,小心地将手链和香袋收进背包。

相依为命几天的缘修走了,但日子还得继续,叶希加油!

日子就在每天叶希的马拉松锻炼下,流水般地逝去了。体力值以一天一点地速度增长,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险险地够到25点。

“叮——完成习武前期准备。新任务是成为觉海派弟子,失败抹杀。完成奖励心法一部。”

恩,没奖励吗?好歹把之前扣掉的九十九两银子吐出来吧。这才对得起我每天绕着晋江城跑上三圈的付出啊!

叶希将自己打扮地清清爽爽,去了李大叔那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馄饨。在李大叔和王大婶的催促下,她快步走向觉海派。

虽然早在穿越过来的第一天她已经下定决心进觉海派,但她也是第一次去觉海派。叶希完全不用系统导航,她只要跟随着街上的儿童大部队走就行了。

叶希看着密密麻麻的儿童少年,有的锦衣玉服,奴仆前呼后拥,一看家境就非常好。有的爹妈陪同,娇憨可爱。也有的衣着破落,像是流浪了很久,徒步走到觉海派。还有的父母就是侠客,一看就是在家已经开了小灶的。

总而言之,叶希心很方。据说觉海派三年一招,每次只招五十人。竞争这么激烈,简直堪比公务员岗位竞争。

觉海派入口处矗立着两块高大洁白的汉白玉华表。上面勾勒着祥云和不知名的小兽,跟她脖子上挂的玉佩形状却又不一样。

华表前面摆了一排红木桌子,后面坐着清一色青色外袍的弟子。桌前排着一长串的报名的人。华表后面是长长的青石砌的台阶,再后面便看不见了。

叶希自觉地排进一个队伍当中。前面是一个与她年级相仿的丫头,回头看了看自己,叶希向她客气地笑笑,但对方从头到尾打量了她一番,随后仿佛没有什么聊天的兴致,又转了回去。

叶希轻轻啧了一下,晃了晃脑袋,学着对方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人。她看出来这是一个贫寒的少年,他的状况像是七天前的叶希,浑身都脏兮兮的。这让叶希心里很是触动。

少年见前面的人转过头来看向自己,充满戒备地看着她,像是一只警惕的孤狼。

叶希自然不会像先前的姑娘那般打量别人值不值得说话,她挠挠头,露出一个傻里傻气的笑容,好声好气地说:“哦,你好,我叫叶希,叶子的叶,希望的希。”

对方默不作声,叶希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也没有太大反应,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少年原本以为对方会识趣地把头转回去,却不想她厚皮赖脸地不觉尴尬。

到底还是少年,脸皮子薄。在叶希赤·裸裸地注视下,耳朵也有些发红,他恶声恶气地说:“转过头去!”

“你告诉我的名字,我就转过头去。”叶希笑嘻嘻地回答。如果按照小说文的尿性,像这样孤傲的寒门子弟往往是男猪脚,要赶紧在他们的“少年穷”时期抱住大腿。

其实叶希早已经抱上净水寺的大腿而不自知。而且她这么做完全不是在抱大腿而是在挑衅这个少年好!

少年无奈:“江临。”

“哇,好好听的名字。”叶希竖起大拇指,这样的名字一看来头就很大,不是男一就是男二。

叶希在江临发火前乖乖地转了过去,队伍在慢慢地推进。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就轮到她了。

这是一个和蔼的漂亮姐姐,轻声细语地问道:“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家在哪里?会识字吗?有没有学过武功呢?”

“叶希,今年八岁了,没有家之前住在破庙里,是个孤儿。不识字。没学过武功。姐姐,不识字要紧吗?”怎么突然问起识字来了。

“不要紧的哦,放轻松。”这个姐姐摸摸她的头安慰道。

叶希登记好后领了一个木制的号码牌挂在脖子上,上面还有觉海派的LOGO。她磨蹭了一下没走,想在旁边等着江临一起。

她发现江临已经十二岁了,而且他竟然还识字。

“江临你会识字啊,可真了不起,到时候我们都进了门派,不认识的字我就找你哈。”叶希走在他旁边套着近乎。

不知为何,江临此刻到没有了刚才对她的戾气,只是对于她莫名的信心觉得有些无可奈何。

“哈哈,两个可怜巴巴的孤儿竟然妄言能进门派,真是羞死人了。”一个衣着鲜亮的大少爷捧着肚子那边大笑。之前排在叶希前面的小姑娘也在一旁跟其他的伙伴指指点点。

叶希倒是没有生气,只是惭愧于江临被她牵连,所以她应该担起责任来。因此她大步向前,站在江临前面:“话是我说的,那是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哪像你,自己不行,就听不得别人说行。”

“你行?就凭你一个流浪的孤儿?”对方轻蔑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却发现对方眉目灵动,心里生了邪念,“要不,还是给本少爷做个丫鬟,嘿嘿,你看我行不行。兴许我还能带你去觉海派开开眼界?”

叶希这下是真的生气了:“你个鳖孙!”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鳖孙,难道你聋了吗?”

“好你个泼辣丫头,我打死你!”大少爷抽出身边的剑向叶希砍来。

诶呦,他来真的,他完了,觉海派的人难道不管?心念一起,她就发现对方已经被青衣弟子压制在地上,被拿走了号码牌。

叶希得意洋洋地看了江临一眼,偷偷说道:“在觉海派的场子上竟然还敢拔剑欺负人,真是太蠢了。”

江临没有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诶诶,你别走啊,你生气啦?”叶希追上去,歪着头看他,“你是嫌我骂人,还是嫌我拖累你啦?”

“……”

“好啦好啦,以后我乖一点,不会口无遮拦啦。”叶希有的时候也知道自己浮躁嘴欠。

少年冷冷地说了一句:“万一觉海派弟子没有拦下呢?”

“你以为自己会一直幸运吗?如果没有那个弟子,你已经死在他剑下了。别人会为一个完全没有背景孤儿的你讨公道吗?不会。但是对方只是失去了这次大招的资格,他大可以去慕容山庄,去雪山派,甚至再次参加三年后的觉海派大招。而你,因为心直口快,死得毫无意义。”

叶希垂下头,觉得江临说得很有意义。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前,还是低调一点。在这个江湖里,杀人可是不需要偿命的。

然而她难过不了三秒钟,眼睛放光地看向少年:“所以说,你在担心我!”

江临:……他为什么要多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路迷途在线阅读第二章

    飞行船的呼叫方式和前世的某滴打车差不多,只需要打开手上的个人终端,进入星网点开出行服务,输入接送地点就行,到达目的地系统会自动扣款。从许苏苏家到学校的费用也就30联邦币,费用约等于前世的公交车和地铁。“叮,您已到达目的地。”从上飞船到学校,一共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许苏苏走下飞船,看着坐地面积惊人的校园

  • 魔之禁忌在线阅读第2节

    十五年后。。。。。。一位俊俏、脸如雕刻般、优伶异常;外表看似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的头发,那双剑眉下,一对灵动的眼神,充满了自信,他就是颜闫!此刻独自一人在楼顶上,观望着星空,好像是在对空中一闪一闪的星辰诉说心中的疑惑“世间真的神仙的存在吗”并不是颜闫沉迷于神话,而是

  • 娱乐之水晶王座在线阅读第10章

    星辰把他们传送出去后对着丑门星说到:“现在就是我们两了有什么秘法就施展出来吧。”丑门星看着星辰说到:“我很好奇你肯定能打赢我。”星辰笑了笑说到:“大不了同归于尽。”丑门星说到:“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阻拦你把他们传送走吗?”星辰想了想说到:“是你没这个本事吧。”丑门星摇了摇头说到:“我在等你的秘法一过,把

  • 尸道成仙之第八章(8)

    按照定位,十多分钟到了目的地,梁青青出来接他,精致的淡妆,配套的银饰,及膝的连衣裙——明显是用心打扮过了。先去快递站取猫粮,又往店长推荐的新广场去。广场人多,又是饭点,几乎所有饭店都要等,梁青青提议想吃的店都拿个号,哪个先排到吃哪个,何日和自然没意见。等待的时间难免无聊,过道上有人在玩娃娃机,女孩子

  • 丞相夫人自请下堂在线阅读火弹

    周六,诺尔斯顿城内,一座大豪宅的书房中。一个少年在不断地翻阅查找着书籍。“不是这个。这个也不是。哎,那本书在哪里啊?“卢克·格雷森挠了挠脑袋,心神十分的烦躁。也是,换做任何一个人在穷的叮当响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高价悬赏一本自己家中有的古籍,却在家里怎么也翻找不到的时候,怎么能不烦躁呢?来到这个世界已

  • 公子请自重之第五章

    手指修长,只敲在扣子上就让人开始脸红心跳。可喻铮的心思全然不在这里的活色生香,反而像个闸刀即将落下的囚犯,屏住呼吸,静待死亡降临。可最终,司炀只是因为觉得热,解开领口散了散,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大少没吃早点吧,尝尝这个?”一个女佣送上来一小盘点心。喻铮皱眉想要说一句司炀哥不喜欢吃这个。可他顾着自己是

  • 千年妖娆万古情第3章在线阅读

    《无限恶魔掠夺》“好小子,没想到十年之后你竟然快赶上我了。”杜卡奥伸出粗大的手拍拍陆轩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到。“十万年前德诺星系毁灭的时候你父亲把你交给了我,我将你和我女儿一起冬眠了,到十几年前才唤醒你们,我没能尽到应有的责任,直到你离开我才开始认真考虑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父亲,一个好叔叔。谢谢你然我

  • 龟龟的世界在线阅读第9节

    待宋瑶身体稍好之后,萧平旌渐渐开始给宋瑶讲她昏迷期间所发生的事情原来父亲真的与大同府一案有关,并且在牢中畏罪自杀了;当今圣上宽宥,并未株连宋氏一族,只是封了宋宅,仆人都被遣散了,独留红芍一人因不舍自家姑娘,被一起接来了长林王府。原来平旌哥哥在自己昏迷期间去求了圣上谕旨,废除了之前的婚事,将自己指给了

  • 灵异直播:顺着网线去吓你之4 缘由

    No.1安倍若晴虽说是冠着“安倍”这个姓,甚至连名字都有意向曾经的先祖,大阴阳师安倍晴明靠拢,但服侍过晴明的古老式神也不得不承认,两个人真的一点也不像。哪怕安倍若晴是安倍晴明直系血脉。千年前的安倍晴明,风流潇洒,举止傲慢却带着抹不去的高雅疏离。名满平安京的“白狐公子”,统一阴阳道的大阴阳师。千年后的

  • 从黑车开始无敌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其实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我好像漂浮在自己身体的上空,看着自己没有生息地走在无人的走廊上,看着自己偷偷跟在哈利的身后看着他发现厄里斯魔镜并沉迷其中,看着自己轻松地解决了三头的路威。伏地魔没有骗我,在他占据我身体主导权的时候,我的确还有自我认知。只是这样的感觉,就像看一段不属于自己的回忆,没有一点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