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恶魔的牢笼II之梦境两端

2021/11/26 3:24:34 作者:哈欠兄 来源:17K小说网
恶魔的牢笼II
恶魔的牢笼II
作者:哈欠兄来源:17K小说网
扎在心底十一年的那根刺,只有一个人能替他拔出....当单纯的守护变成霸道疯狂的爱欲。当温柔意味着失去,偏执的渴望令他开始了不择手段的占有。人越搂越紧,心却被越推越远....可当诡异的真相被揭开,努力堆砌起来的美好又在瞬间,灰飞烟灭...温洋:当我遍体鳞伤的爱上你,你却给了我最狠的一刀!(一句话概括:这是一头玛丽苏狼和一只玛丽苏羊的故事.....认真你就输了,啊呜~咩~~)

行刑手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刀。极漠再次下达斩首命令。茉羿将最后一颗长生果喂入姚紫口中,撩衣跪下,目中却带了无尽宠溺看向姚紫:“紫儿,很久前就向你提过这果子,之前一直忙于战事,没有机会带你品尝。如今,临终上路,总算让为夫一尝夙愿。为夫还记得,第一次遇见你,也是这片断崖。你正从花形化成人体,当时我惊为天人。我这一生,最庆幸的事,就是在那一刻遇见了你!后来司御出生,为夫今生最遗憾的事,就是未能将女儿抱入怀中一次。为夫自小峙才傲物,誓要成为天下之主。帝州乱局早现,就算我不带领众人出头,它日也必有枭雄称霸于世。与其让他人位高于我,不如让我凌于所有人之上。如今事败,我负尽天下无愧,却独独深感对不起你们娘俩……”

“夫君不用多语,为妻都明白的。”姚紫美目起了水意。

鬼头刀落下片刻,姚紫眼睛不着痕迹地往静立人群后面的绿菩瞄去,一个小小的身影令她美丽的眼睛骤然间柔软。只是这柔软只有深深隐藏在绿菩体内的那个小小的、毫不引人注意地人儿方能看到。

三日后,帝州雪峰至高顶的木芷宫,昔日茉羿弃族立国的地方,吏长宣读檄文,三色族长极漠承应天书之命,平复乱世,令帝州版图归一有功,当成为所有花灵木怪首领。继位之日,天现吉光,祥瑞万千。被降服的各落族甘愿伏首,并为新主讼歌祝福五天五日。

为求生,而不得不毁灭花形,只以灵体形式避入绿菩体内的小花妖司御,眼睁睁看着双亲当面被人处死。“娘亲,爹爹……”小女孩唇边不停重复这两个称呼。刚才喷涌出的二道血泉,此刻在地上滴溜溜转着的二个人头,正是前一刻还活生生存在于她面前的双亲。女孩还小,正是该依偎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她却注定要看到如此残酷的画面!

她不知道那一刀落到身体上会痛到何种程度,以往她在木芷宫的小花园玩耍,不小心被蜜蜂蛰到,都会痛得哇哇大哭。如今这个比针刺大了千百倍不止的伤口,应该会很痛很痛的吧?那美人娘亲会不会流泪?

不对,娘亲不会流泪!她看向爹爹的脸不是一脸的幸福吗?为什么,这明明是会很痛很痛的事,娘亲为什么会微笑着面对呢?还有爹爹望向娘亲的那一眼又是什么意思?她不懂、实在是不懂!他们为什么要将她一个人孤独地留在世上,而去了另一个世界?难道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会更加幸福?

她也好想随他们而去!但想起自已在那天深夜被送出宫时,爹爹与娘亲吩咐她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的嘱托,她还是咬紧了唇,看着玄长老留下的青衣童子将双亲没了头颅的尸体放入冰棺。玄长老是吧?这位好好老爷爷她是记在心里了!

人群渐渐散去,司御最后看了眼还在地上的美人娘亲的头颅。极漠一脸淡然离去前,留下命令,罪人首级,弃地任人踢玩数日。

娘亲的头朝向她的方向,虽然没有连在身子上,但仍然以无比柔软的眼睛望着她。司御定定地看着娘亲尚未闭上的双眼,似要将这双眼永远地印刻在脑海中。

娘亲与爹爹不一样,她是死不瞑目的!

爹爹头颅的眼睛是闭着的,美人娘亲的却是睁着的,不放心地看着她的!

爹爹可以为了所谓的天下之事,不顾全族数千条性命与极漠对抗,却不能为了美人娘亲而答应玄长老的允诺!本来就颇为陌生的爹爹形象在她幼小的心中突然扭曲!

她恨!恨这个心比石硬的爹爹!什么天下霸业,什么权位高重,一切都是浮云,一切都没有娘亲性命来得重要!

死去两人的血汇成一股不小地血河,自刑台上流下,再汩汩地流到悬崖下。以往败在茉羿手下的人正如潮水往断崖涌来,曾几何时,他们的亲人,也如今日这般,被茉羿血腥无情屠于手下。比起极漠,茉羿更为残酷无情。单是他杀人的手段,听来就不下百种。但茉羿血腥无情一面,却从未在妻女面前展露。

是以,当司御看到或老或幼或妇之人,赤红双目燃烧着极喜悦光芒,愤愤用布靴践踏死者血液,把死者头颅将破皮球踢来踢去,嘴里一边在恨声咒骂,一边却又在疯狂大笑时,司御迷怔了。爹爹生前究竟做过什么?让这些人怨恨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

回首往昔。成长的岁月里,司御绝大多数时间都呆在木芷宫里。每当她望着别的自由自在地木灵族孩子现出羡慕,撒娇哝求着娘亲要出宫去玩,娘亲却只会将她深深揽入怀中,安慰道:“御儿,你父王会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们母女的。现在外面的世界不太平静,等你父王平定江山,扫除一切污垢,娘亲再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娘亲的语气是无比疼爱的,可听入司御耳中,却带来剜心割肺般的疼意。娘亲在强作欢颜!娘亲不知道,她小小年纪,却早睁开了普通木灵修行千年方可开启的灵目。娘亲以为,只要把她拥入怀中,她就不能看见娘亲眼里弥漫着的淡淡忧伤了?

自从姚紫住进木芷宫,茉羿便撤去所有男性护卫,偌大宫殿,平时只有三两个宫娥服侍。殿中终年只见白雪飘零,道路两旁种得最多的,是那斑驳老梅。闲时,姚紫会懒懒卧于榻上,一手揽着熟睡的幼小女儿,一手支颐看向雪中红梅。

司御成长速度明显快于其它花灵,因此陷入沉睡的时间也大大延长。

不知为何,司御的梦一直没有内容。司御的梦境就是一片白茫茫,上不见天,下不沾地的古怪地方。殿中冰镜偶尔照入圆月清影,花气强大之时,司御会在梦中看到一个欣长男子身影。那男子一直是找寻之态,司御会静静看着他,思考这人何时开始出现在她梦中。但想了许久,司御还是没有得出答案。这男子,似乎很久以前,甚至在她有了自主神识前,就已经开始这样徘徊在她梦中不去。

为这男子,司御睁眼时,会有短暂错怔,梦境两端,她有些分不情,哪端是真实,哪端是虚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真不想做传奇在线阅读第六章

    被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注视着,江修远也只是挑了挑眉,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都过去多少年的事了,你们还提起来干什么?”坐在一旁的沈宴礼用手肘戳了戳他,一副兴趣盎然的模样,“既然已经过去了,那你就和我们说说呗。”他也确实是很想知道。两人从小一块长大的,在他的心中,江修远从来都是冷静自持,泰山崩于前而能面不

  • 弃*******活鬼王来袭 求鲜花,求收藏!

    “小心,有鬼王来了。”阎冰突然停下脚步,对孙明义说道。“不是吧?这么夸张,才走出了一里不到,就有鬼王来了,这不是前路凶险。”孙明义被阎冰的这一句话,吓了一跳。“事实就是这样的,你也不想想你九世善人的身份,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功德气息。你与唐僧也相差无几了。吃了唐僧的肉,可以长生不老。而你孙明义是的魂体,

  • 我是刀尖上舔糖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二章

    “已经到达目标行星,请指示后续操作”柔和的金属合成音再次在飞船指挥舱响起。基因优化液再注射后;“启动行星全息扫描,发射无人探测飞行器”船长夏木齐依次下达命令,“全息扫描结果匹配,确认该行星为LW-233行星,未发现该行星存在自然卫星,发射三颗人造卫星围绕行星环进行中继微量子通信”首席技术管CIO李思

  • 洪荒之鸿蒙圣祖在线阅读第九节

    北州城,位于神州西南!神州大地广袤无边,人口数以万亿计算,北州城只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城,但却占地庞大,常驻人口多达三百多万。这是一品宗门天羽阁下属的城市!此地受到天羽阁的庇护,不仅常年为天羽阁输送大量的天才弟子,更输送大量的财富,以维持天羽阁的基本运转,常年有大量的天羽阁弟子驻守此地。秦政一声令下,

  • 从此要做一个高冷的作者在线阅读第一节

    后面那一章是上传错误的,直接跳到文本第一章即可。麻烦了

  • 我成了秦始皇的系统第七章在线阅读

    “不服!再来!”王四一声暴喝,一脚飞踢向李军下颚。李军倒也有心让他起来再战,连退几步,“有什么杀招赶紧使出,让你输得心服口服。”王四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半蹲在地上,抓住身旁掉落的弯刀,呸了一口血碴子,“刀劈昆仑!”一声暴喝,身子如同一发利箭离弦,手中弯刀高高举起,锐利的锋芒在太阳下格外耀眼。眉头紧锁,龙

  • 闭上眼睛怀念自己第1章在线阅读

    如果听老妈不断地在家里念叨你,和参加一场五年不见的同学会,你会选择什么?薛佳考虑的时间没超过三秒钟,她就毅然选择了后者,虽然她其实并不想去见那些一个比一个会装叉,跟她的交情也大多平平的大学同学们。而且从昨天晚上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她的肠胃一直都不舒服。所以严肃脸说,今天并不是一个适合出门聚

  • 开局银河之力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怎么样?还顺利吗?”丫头紧握着玻璃杯,心里一直在担心,一看二爷和八爷回来了,连忙问道。“要说顺不顺利,现在还得看佛爷的!”齐铁嘴直接累摊在座位上,手敲了敲墙壁,能不能拿到请帖,现在就得看佛爷了。“话说回来,这位小姐居然能在那个彭三鞭毫无察觉地情况下偷到请帖,可见她的身手在二爷之上!”齐铁嘴看

  • 千里寻惹祸上身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撞门声。半夜鸡叫,祸事登门。“谁啊?”李青阳母亲周氏掌灯在门后问,夜已深,她万万不敢随便就开门。最近匪患不断,人心惶惶。“我们是金钱山的,我们大当家的让我过来送信,速速开门!”门外传来了低沉嚣张的话让周氏震惊不已,不知道这个门开不开。开门揖盗,不开门就是撕破脸皮。她之前已经

  • 狂人啸天之好友·山口遥(10)

    晚上。“三天了啊……”未来戳了戳这颗白色的蛋,“一点动静都没有。死了吧?”“活着啦!”魔子鼓了下脸颊喊道,抱着这颗蛋蹭了蹭。她很期待未孵化的伙伴。“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反应?”未来无聊的抠了抠这颗白色守护蛋上的绿叶。“这要问未来你自己啊!”魔子撇嘴,“守护甜心是因为强烈的愿望的存在而诞生,现在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