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网游之神甲第一章

2022/1/15 22:34:31 作者:世友人生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神甲
网游之神甲
作者:世友人生来源:17K小说网
在超级技能和装备的面前,技术神马的都是浮云——林风游戏菜鸟一个,但是游戏运气好的没话说,就让我们看看他是如何让整个【X世纪】的玩家臣服吧!

《你是唯一的智障》

红旗不倒/文

——你别是个智障吧?

——不好意思,我只对你智障。

*

“栗子姐,黄栋梁今天下午来公司办了离职手续,董事长看温舜已经逼得三个经纪人离职了,便打算请您接手,您看……”

余栗子一边上楼,一边拨弄了下右耳上的蓝牙耳机,轻缓开口打断道:“我手上的人已经够多了,不想再添个事儿精。”她身着一袭优雅的Clare米白套裙,妆容精致,长相美艳,表情高傲冷漠。

“可是……温舜合约快要到期了,外面好多公司都等着把他挖走,还买通某些媒体说咱和瑞不重视温舜,什么爆红综艺都阻着挠着不让他上,经纪人办事不力,导致温舜对和瑞传媒十分不满,所以脾气才那么差的……”电话里女人声音急切,语气却又轻弱谨慎,生怕这般劝解会惹恼了余栗子。

余栗子从手提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呵笑一声道:“这个洗白套路倒是可以借鉴。”

那边的女人忍不住轻叹一声,“栗子姐,您是公司的顶尖经纪人兼艺人总监,一旦您接手了他的演艺工作,那不实传闻就会不攻自破。唉,不管怎么说,咱和瑞必须要在这段时间内稳住温舜,把好资源往他身上堆,让他跟公司续约。”

之后那边顿了顿,似是旁边有人对她说话,片刻后她忙转达了旁边那人的意思:“栗子姐,董事长要跟您通电话。”

一点杂音过后,手机那边传来一个稳重的声音,听来上了些年纪,“你在跟艺人行程?”

余栗子开了灯,甩开高跟鞋,走向客厅,“今天没有,在家呢。”话声里自然而然地含上一丝尊敬。

丁洪生语气十分柔和慈爱,“那就好,跟行程很辛苦的,在家就该好好休息。”

“这么晚了还在公司办公,您才应该多注意休息。”余栗子将包扔在沙发上,笑着调侃道:“不过董事长也别拐弯抹角了,看在您亲自出马的份上,温舜我不接也得接,是不是?”

丁洪生也跟上笑,“怎么会呢,你若真不想接手,我也没办法啊。”

余栗子去冰箱里拿了杯酸奶,撕开包装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虽然他形象名声不太好,可人气流量一直居高不下,演技看着不尬,培养价值还是有的。”

丁洪生听她答应了,忙道:“那我让小李尽快安排你跟温舜见个面,接洽一下事务。”

“行。”余栗子微一点头,“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挂了。您早点休息,注意身体,下次得空回去陪您和我妈吃饭。”

丁洪生笑呵呵地应下,“那可说定了,要是你能把郝不同一起带过来,那就更好了,你妈整天念叨着要见你和他呢,可惜你们都太忙……也不知道不同这孩子整天都在忙些什么……”

郝不同是余栗子的弟弟,今年大学刚毕业,极为贪玩任性。

这边余栗子瘪瘪嘴,“他就一无业游民,还能有什么正经事啊。待会儿我打电话给他,跟他商量一下时间。”

“好好好……”丁洪生开开心心地应着。

余栗子刚结束通话,楼盘商业活动方无缝衔接地打过来一通电话,跟她再次确认一下明天赵玟锦的出席事务安排。她一屁股瘫在沙发上,面上略略有些不耐烦,可回复口气仍十分有礼,将所有的注意项流利地叙述了一遍。

之后,因为邓问裕的电影发布会,杨子涵综艺通告等事,她从包里掏出一沓文件,拿着笔又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又打给她的助理刘萌,让刘萌明儿个去跟一下赵玟锦的行程。

影帝邓问裕、流量小花杨子涵、当红炙热女星赵玟锦全都是她一手带出来的艺人,现在又添了个麻烦精流量小生温舜,今后可有的忙了。

等她全部妥善安排好后,拿下蓝牙耳机,一抬眼看见墙上的摆钟已经指向十二点了。

余栗子想起之前丁洪生的叮嘱,便拿起私人手机,拨打了郝不同的号码。她闭上眼睛捏了捏鼻翼,等了许久,可那边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状态。

她按掉通话,站起身来去浴室,卸妆洗澡。

洗了个热水澡后,她走到宽敞的露天阳台上。一盆盆生得茂盛的各类花草在夏风的吹拂下轻轻颤动,躺椅旁立着一张透明玻璃茶几,上放有几本时尚杂志。

正值八月末尾的夏天夜空,闪着几粒星。

余栗子那张卸掉妆容的脸稍稍失去了一点灼人的傲慢之感,令她看起来比先前容易接近了些。她在静谧夏夜里深吸一口气,忽然间对这种忙碌的生活感到了一丝厌倦,甚至觉得有些烦躁。

她敲了两下脑门,而后折身去了卧室,脱下睡衣,换上背心热裤运动鞋,戴上护膝护肘,抓起黑色头盔与手套,拿着钥匙径直下楼去了车库。她绕过深灰帕拉梅拉,跨上哈雷,卡上全盔,戴上皮手套,直接走人。

一道飒爽身影骑着黑色哈雷疾速往海都北城郊外窜去,一路钻着缝儿赶超多辆堵塞在路上的轿车。

这般野性的装扮与她先前那妥妥优雅精英扮相大相径庭。

速度与风。

让她内心的烦躁渐渐归于平静。

此时正值凌晨一点多,城郊外没什么人,路灯孤零零地立在陡坡窄道两边。

繁华海都夜景在余栗子身后渐行渐远。然而,在她疾行上坡之时,依稀听见有摩托车轰鸣声在往这边靠近,听声音应该有不少辆。

她忙连踩着减下档位,紧接着就看见对面狂奔过来二十来辆摩托,似是玩命一般。一溜排刺眼的车前灯占满了横道,晃晃照得她眼睛生痛。

她心脏紧皱。居然撞上夜晚飙车族,今儿运气太背了。

虽然她降档减速了,可对面速度仍是超快。那边呜呜泱泱的一大群摩托车手似是没料到会有人从对面过来,又因陡坡的缘故,遮挡了些他们的视线。等他们反应过来后,纷纷呜呜哇哇地鬼喊着减档刹车。

而余栗子脚刹与手刹齐上阵,由于快急受阻,轮胎漂移而过,车子熄火,车身速即横过去。好在她艰难稳住了车身,与那一众停下来的摩托车手隔着五六米相对。

可对面由于人员众多,路道狭窄,有两三个人车头撞车尾,摔得人仰车翻。

昏黄路灯下。

一排晃眼的车灯仍霸占着整条横道,二十几辆大排量机车阻在前头,排气管突突突地发出杂七杂八的巨响噪音,似在故意寻衅一般。

余栗子稍稍偏过首,眯着眼看向前方那气势汹汹的一群飙车族,不免轻皱眉头。

正面杠上这些不守法律、寻求刺激的夜晚飙车族,还害得几个人摔了,她今晚恐怕很难脱身了。

在余栗子捏紧车把点火发动准备开溜时,对面摔倒的那几人早已愤怒地爬起来,摘下头盔就大步朝她迈了过来。他们一走近,看见她那白嫩的大长腿,以及大胸细腰,当即兴奋地叫喊起来。

“哟!原来是个美女啊!”

“难得看见女人骑摩托,这样都没把你甩飞,看来技术不错嘛!”

“美女,陪哥几个玩玩,咱就原谅你,怎么样?”

“这个提议好!一起去喝杯酒呗!”

他们嬉笑着围上余栗子,周围好几辆摩托车故意大力轰油门,突突突声越发躁动,借此来起哄。

不等余栗子答腔,一辆全黑川崎陡然高亢地“呜”了一声,直接横在了她的侧前面,替她挡住了那些不三不四的地痞流氓。

“我操,你们这帮炸街党没技术就别他妈的出来丢人现眼,摔了就摔了,瞎几把的叫个什么劲儿,还为难一个女人,你们不觉得丢脸老子都替你们害臊!”

因头盔的阻挡,男人声音听来有些闷重,可话中的戏谑狂妄却十分刺耳。这一番话惹得那边十来辆摩托车纷纷闪灯鸣笛,大笑着吵嚷附和道:

“就是!这种级别的降档刹车都能摔,也好意思跟咱们一起玩?”

“我看你们也就适合在闹市区炸炸街扰扰民,出来飙车摔个狗吃.屎还把错推到女人身上,难不成真是狗娘养的?哈哈哈哈……”

“回家吸奶瓶吧二货们!”

“哈哈哈哈!”

余栗子淡然观望,了解到这帮人原来并不是一伙子的。

这一串骂骂咧咧惹怒了另外十来辆摩托车手,其中一雅马哈主人看起来像是这帮炸街党的头头,气得指着率先找茬的川崎主人骂道:“喂!谁啊你!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想干架?”

其他人也忿忿开骂:“装逼货,你们还真拿自个儿当英雄了?还想救美?我呸!”

以川崎主人为首的摩托车手哄笑起来:“来啊来啊!干就干!谁怕谁啊!”

而雅马哈主人怒摔头盔吼道:“今儿谁都不许走!谁走一步就打断谁的腿!”

余栗子见这两帮人摩拳擦掌,战意沸腾,聚众斗殴局面似是在所难免,她倒也不慌,只是微叹口气。

今儿应该是触了霉头,真是背到家了。只希望别进局子,不然就太丢脸了。

这边,川崎主人冷笑一声,“你们这帮加大排气管就以为自己骑了个轰炸机的傻逼们,”他抬手敲了下脑袋上的头盔,挑衅意味十足,“最好把头盔戴着,不然一会儿脑袋开了瓢,可别怪老子事先没提醒你们。”

一时起哄声起,他们纷纷下了摩托,准备拿手套摘头盔,凭本事干架。可偏偏这个时候,远处传来阵阵警笛声,越来越近。

蓝红交替的光在路头慢慢显现。

一时间众人慌乱。这一群人里面有不少人都是无证无牌驾驶,一旦被警察抓到,后果很严重。而其他人就算有证,可聚众飙车这一行为,也免不了被控告危险驾驶。

雅马哈主人不管之前他抛下的“谁走一步就打断谁的腿”狠话,率先骑上摩托溜走。这一带头,其他人赶紧四处奔逃,到分叉口时还很机智地选择了不同的路径。

余栗子便也捏离合升档扭动转把,“呜呜呜”地轰油门窜了出去。她跨着哈雷刚跑出去几百来米,却见全黑川崎如一道黑卷风般,秒秒钟赶超过她。

她这才注意到川崎主人的黑T恤后背上居然印着荧光字——来追我啊!就是追不到我!下面还配了一张极为欠扁的骚骚表情包。

这熠熠闪光的字图在黑夜中尤为显眼,导致身后的警笛声一直穷追不舍。余栗子不禁觉得万分无语,这丫的别是个傻子吧。

而川崎主人每回一超过她,就会故意放慢速度来等她反超,然后再加速赶上她。

这一来二去的,傻子都知道这男人就是来戏耍她的。

余栗子一路疾速弯弯折折,直到身后的警笛声消失不见,这才放缓速度。而身后那辆川崎也不再超她的车了,乖乖地跟在后面。

一弯护城河静静地蜿蜒环绕着这个城市的边缘,沿岸垂柳上挂着的彩灯点点闪烁。一处堤岸,层层低矮的石阶将宽阔道路与岸边连接起来。

余栗子在堤岸旁刹住车,踢开支脚,从哈雷上撤身下来。她拿下手套,摘下头盔卡在后视镜上,随意抓了抓蓬松的长卷发,而后走向路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两听可乐。

她拿着可乐回过身,正见路灯旁,川崎主人懒散地靠在帅酷威武的全黑车身上看她,昏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长而笔直。

这男人长得很高,宽肩窄腰大长腿,比例完美,身材着实爆表。虽然他头盔并没有拿下来,看不见他的面容长相,但根据余栗子做了这么多年经纪人的经验来看,他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明星气质。

如果把黑T恤后面的智障言语忽略不计的话……

余栗子走到他面前,递过去一罐可乐,“谢谢你帮我解围。”

他接下,闷闷地来了一句:“你在逼我摘头盔?”

余栗子一扬眉,扯开可乐拉环,“得看可乐有没有这个魅力了。”离近了听这个男人讲话,她竟莫名地觉得他声音有那么点耳熟。

男人低首看着余栗子的脸,稍稍凑近了些,问道:“你是不是想泡我?”

说话间,那笨重坚硬的全黑大头盔“咚”地一下撞上了余栗子的额头,疼得她小声惊呼一声,“啊!”

男人既惊异又开心地道:“哇,还真的是!你隔着头盔都领略到我的帅了是不是?我就欣赏像你这样的实诚人。”

余栗子捂着生痛的额头退后一步,内心虽忿,可面上一点都不恼,反而轻笑道:“这么不想摘头盔,难不成你是通缉犯吗?”

“是啊,江湖人称少女杀手。”男人笑着放下可乐,抬手拿下头盔,将其卡在后视镜上。

借着昏黄灯光,余栗子看见他留着一利落短发,鼻子高挺,眼窝很深,眸子漆黑,下巴精致,面部轮廓立体硬朗。

这张为大众所熟悉的帅脸,与她的猜想完全重叠。

“初次见面,我叫温舜。”他唇角与眉头微挑,坏笑着自我介绍,“只要998,现在就可以把我领回家。”

他这般痞气十足的模样,以及刚刚他爆粗口要干架的表现,令余栗子想到前些日子娱乐大V惊爆出的大黑料——温舜成名前就是个脾气火爆不学无术毫无素质的街头混混。

余栗子不禁低眉微叹,轻抿了口可乐,“半夜聚众飙车,随意勾搭女人,看来你是嫌自己的名声还不够臭吧。”

温舜听后,痞笑神情缓缓收敛。

余栗子以为暴脾气的温舜被自己激怒了,谁料温舜居然十分认真地盯着她问道:“你觉得我太随意了?”

话罢,他抓起头盔重新扣回脑袋上,扬着手对空无一人的前前后后吩咐道:“刚刚那段卡掉,咱们再来一遍。各部门各就各位!摄像准备!”他指着路灯道:“灯光师!打光打光!打我身上!音响师配乐!快点!”说着他自己火速掏出手机,无视掉无数个未接电话,点开音乐,调大音量。

一曲悲伤的钢琴音在寂静凌晨小道上与波光粼粼弯河旁悠扬响起。

余栗子懵逼地仰脖喝了口可乐,看他自个儿热热闹闹地自导自演。

“Action!”

随着他自己的一声令下,温舜徐徐拿下头盔,涩着嗓子悲情叙述道:“我叫温舜,一只苦命的单身狗,单了整整二十二年九个月零九天的身!”说着他苦痛地叩了叩胸口,“我哭着问天,喊着问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社会温顺好青年!为什么肯德基推出第二杯半价的优惠总会让我连喝两杯频繁跑厕所!直到遇见你,我终于明白了。”

之后他深情满满地望着余栗子,向她伸出右手,“爱情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我好像被爱情狠狠地撞到了肾。你愿意陪我喝第二杯半价的饮料吗?你愿意领我回家好好地泡我吗?你愿意来蹂.躏摧残我这强健的肾吗?”

荤话余栗子听得多了,但这还是第一次听见如此傻逼的荤话。她像看傻子一样地盯着温舜,“你别是个智障吧?”

但她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如此尬如此傻逼的境地,说了如此尬如此傻逼的台词,温舜的表现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尴尬,反而十分自然。

温舜拍了下额头,软着声气道:“好嘛,你喝第一杯全价的,我喝那半价的。”

余栗子抬手看了下表,已是凌晨两点钟,想到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便不想再陪这个抓不住重点的戏精智障压马路了。她跨上哈雷,戴上头盔与手套,一挥手道:“你接着演,我先走一步。”说着便要点火。

温舜急眼了,忙上前挡在哈雷前面,“喂,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

“连名字都不知道就开撩,”余栗子利索点火踩档,抬眼看他,“温舜,媒体总说你脾气暴躁,怎么没人发现你会经常睡粉呢。那些女人嘴挺严的嘛,你协调得不错。”

“睡粉?”温舜歪了歪头,正经问道:“那你是我的粉吗?”

“粉上你,我工作就不用干了。”余栗子瞥他一眼,就拧动转把“呜呜呜”地绕过他骑走了。

“不要你998了!只要9毛9!喂,好歹也留个联系方式啊!”温舜焦急喊着,见黑色哈雷离得越来越远,湮灭在微弱路灯尽头,不禁觉得万分悲伤。而那支钢琴曲仍在凄凄惨惨地在黑夜里静静流泻着,这令他更伤感了。

他难道连一块钱都不值吗?哪怕是倒贴也行啊!

这时琴曲忽地中断,温舜敛神,缓缓拿出手机,见来电显示又是助理纪岩,接着瞄见电量只剩下百分之五了,便关掉后台音乐,接了这通来电。

那边激动地泣不成声,“舜哥!你可终于接电话了……”

温舜不耐烦地打断道:“你知不知道你把老子手机都轰炸没电了!”

纪岩急忙道:“事情紧急啊!李秘书让你早上八点去公司一趟!这回接任你的经纪人可是传说中的栗子姐!现在都凌晨两点了!咱绝对不能迟到的!你现在在哪儿呢?要不要我去接……”

话音未落,手机就光荣地自动关机了。

温舜拿下手机,环视了下周围陌生的黑漆漆环境,耐不住大骂一声:“我日!这是什么鬼地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蜀中龙庭传在线阅读第8节

    当然夏千叶也不打算一直吃桃子,她想或许以后她可以弄一些菜进去种,对了栽种一些稻子,这样以后他们母子的小日子也就过得滋润了。因为她的体质改变了,她感觉整个人充满力量,爬起山来,就跟走在平路似得,毫无压力,回到了山道上,她也找到了掉在一旁的柴,不过梨子不见了。她捡起柴火,一路狂奔,很快她就回到了村子。因

  • 做鬼请别放过我在线阅读第六章

    “欢迎回来。”刚回到办公室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浅羽温人看向自己的办公桌,太宰治坐在他的椅子上不断点击着鼠标,凑过去看了一眼后发现他在玩电脑上自带的扫雷。完全无视太宰治如何打开自己带着密码的电脑,也完全不问为什么太宰治会进到自己上锁的办公室,浅羽温人很清楚这两个问题没有任何可问性,终究是浪费时间而已。

  • 我有五个丧尸姐姐第五章在线阅读

    可人啊,只有知足了日子才能过得满足,自家这日子,算了,不能羡慕别人啊。夏竹可不知道夏苗在想些什么,她这会儿正忙着把东西捞出来装着送给她娘呢。丁海桃老早就在柳树底下等着她姑娘来送饭了,也不知道她姑娘能送点啥,正想着,夏竹来了。她带着玉米丸子来了。丁海桃远远的瞧见自家大宝贝就喊了起来:“竹叶儿!在这儿呢

  • 王者荣耀之五杀之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万如意心中还是有些遗憾,如果是在现代最少也会有爸爸妈妈真心的祝福,可在这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嫌她碍眼的家人,不过最少还有翠玉和她一心也算是个安慰吧!蒙上了红盖头,踏上了大红花轿经过了种种繁复的礼仪终于被送进了洞房。万如意坐在床边慢慢的叹了口气,我的妈呀!终于算是完了,可累坏她了

  • 玄幻都市之万界棺材铺之第六章(6)

    不肯正面与现实对峙的人,总是狼狈的。——杨暮很快的,松海七中迎来了“开学典礼”。在典礼上面会有校长的致辞,教导主任的训诫,各色优秀人物的发言,对杨暮来说,是尽快了解新学校的渠道。开学典礼上,高一年纪的代表是高一一班的一个女孩子,叫蓝浔,发言时口齿清晰,抑扬顿挫都很好,语气幽默,长得好看,是个优秀的女

  • 混沌灵修之第七章(7)

    她现在不能见江放,她会吓到江放的。李曼珠焦急地在卧室里转了两圈后,拿起手机给她师傅发了条请假的微信,迅速从柜子里翻出一副墨镜戴上,拎起雨伞离开了家。离开小区后,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了许久,她没有带手机,因为怕接到江放或是她师傅陈亦安的电话。她觉得今天的自己真是又任性又不负责任。雨很大,她的裤脚都被淋

  • 鬼尸婆婆在线阅读要嫁妆

    和离之人,自然不能继续住在齐家。彭有礼做主,将村子东头靠后的一幢老院子暂且借给了夏舒母女居住。然后,便是搬家。“我的嫁妆呢!”夏舒先是把屋子里那些破旧的被褥和衣服收拾了,而之前做好的酥油煎饼和煮鸡蛋,自然被她分散到了这些行礼里。然后,不等齐家人说什么,夏舒就先发制人了。“当初我嫁到齐家,有十抬嫁妆,

  • 鬼冢玉佩挂件

    陈凡醒来第一反应是自己的脑袋好痛,第二个反应是自己在哪?陈凡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慢慢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昨晚回家的路上看见清雪妹子被三个小混混欺负,自己先报了警,在冲上去踹倒了二个,一只手抓着一个在打,在打人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偷袭,自己只感觉脑袋一痛就晕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陈凡知道自己大意

  • 禁忌世界转校生①

    露儿还没说完,东方熙人就不见了,露儿就拿起行李,背起背包,走向宿舍。来到宿舍后,雅雪就跑到露儿面前,低头认错无辜的样子,“对不起啊,露儿。因为今天学生会事太多了,所以,我没时间来找你一起上学。”雅雪低头解释着,深怕自己要好的闺蜜生她的气。“没事,对了校长说今天有转校生,雅雪,我们叫上余佳和舞一起去迎

  • 综英美剧美娱推文在线阅读遭人陷害

    我虽然诧异,但是还是谨慎的向爹爹和娘娘们请安。“徽柔见过爹爹,娘娘,张贵妃。”爹爹面色铁青说到:“起来吧。”我看了看四周,大家都是一副铁青的脸,而张贵妃却深邃的眼睛带着一丝笑意。我觉得肯定有问题,决定先发制人!我作揖说到:“爹爹,就在刚刚女儿回寝殿的时候,后面有一贼人欲行不轨,被李家二公子李元亨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