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灵魂烛台之鬼市(三)(4)

2022/1/16 0:27:07 作者:莫闻陌语 来源:纵横中文网
灵魂烛台
灵魂烛台
作者:莫闻陌语来源:纵横中文网
那团在他心中忽明忽暗、不断熏烧的黑色火焰,名为人性

“我的好姐姐,人我给你关起来了,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你这葫芦里装得什么药了吧?”欧式风格的房间里,说话的女子一袭暗红色旗袍双手撑着下巴,半个身子撑在纯黑香木制成的办公桌上,注视着沙发上,用她的名牌靠枕垫脚的小女孩。

女孩估摸着十五六岁,穿着A市一中的制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脸有些婴儿肥,弯弯的眉毛下,眼帘忽闪忽闪的,看着机灵的不行。

“你跟我几百年的交情了,怎么会不知道我不愿害人呐。”白灵眨巴眨巴眼睛,含着棒棒糖,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再说了,我的计划原本可不是这样的。”

莫璃有些无奈的扶着额头道:“我的小祖宗,您可别闹。”

她哪里不知道,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女,脑袋缺根弦,闯起祸来一个顶十。小脑袋里鬼主意来的飞快,莫璃也不知道她在盘算着什么。

“你操心那么多作甚。”白灵心虚的做了个鬼脸道,“小爷我做事有分寸。反正人是你抓的,要放你自己放了就是,我作业还没写呢,明天上课要交的,我得回家写作业了。”

莫璃无语,合着,您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吧。

鬼市地牢。

“讲不讲道理啊,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乱抓人啊!”被关在鬼市地牢里的997号,蹲在墙角时不时嚎上两句。她很生气,很气愤!她堂堂鬼差大人被几个市管扣下了,传出去她怎么在冥界混哦!

“小妹儿,老汉听你吼的都噪的慌。”隔壁牢房的老头子被997号吵得脑瓜子疼,实在是受不了,出声叫住了她。

见有人搭话,997号麻溜的直起了腰,道:“老头,你犯了啥事?关了多久?”

“唉,老汉学着旁人倒卖家里供奉的香烛,也怪老汉运气不好,遇到个无赖买家举报香烛里掺了假,被市管抓了起来,关了已有半年有余。”

“半年有余?那鬼市经理都未曾来过?”997号心生疑惑,鬼市的规矩她倒是知道些,这里虽说是独立管辖,但却没有执法机关,在鬼市犯了事的被抓的飘飘往往只会在鬼市的地牢里关个一两日,待鬼市经理审问之后交予鬼差处置。

“这届经理不管事。”地牢深处传来了浑厚的中年男子的声音道,“王大爷算是运气好的,我关了一年多,最里面那间张二狗,关了三年多了,连经理的脸都没有见过。”

“但凡手上有点钱贿赂市管的早放出去了……”地牢一阵唏嘘。

“就是,前两个月那市管便提醒我了,啥时候凑够两千通用币啥时候才放我出去。”

……

997号开了个头,牢里众飘飘的不满情绪便被带动起来,一个个赌神发誓,就差组队暴动了。

“小妹儿,你犯啥事了?”老头子问道,“这地牢关人还是第一次。”

“我呀,我贿赂市管了。”997号无奈的耸耸肩,瞥了一眼昏迷在地男生,“确切来说……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

喧哗声戛然而止,一个个飘飘们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997号正想着改如何组织语言,眼神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瞳。

程逸成是在一阵喧哗声中醒来的,他做了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误入鬼市被鬼袭击,惊出一身冷汗。

程逸成刚想暗自庆幸,还好只是梦,便察觉出不对劲,太吵了……他的公寓小区环境极好,从来不会一大早这么吵闹。

喧杂中,时不时有类似于鬼差?飘飘?这种词语钻进程逸成耳朵。身边,一位女生的声音显得尤其清楚。

“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他……”

程逸成缓缓地睁开眼睛,原来之前发生的……不是梦呀。程逸成靠着墙壁坐了起来,之前的记忆愈发的清晰,他眯着眼睛注视着997号。

“呵,”想着程逸成之前关键时刻晕倒连累自己被市管不分青红皂白抓了起来,997号没好气的说道,“兄弟睡醒了?”

程逸成没有做声,他晕倒后趴在地上睡了不知几个小时,醒来骨头僵硬的像不是他的一样。单手扯松了领带,又解了两个扣子,这才舒服了一些。

一旁的997号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眼睛里只有男生若隐若现的锁骨,以及脖子上挂的那个low爆了的桃花木牌。

“咳咳,”发觉女生异样的目光,程逸成尴尬的把衬衣领子往上扯了扯,“你说你害了我?”

“什么?你脑袋进大米粥了吧?我害你?”997号又羞又恼,一句疑问句被她听成了陈述句,顿时火冒三丈。

“大哥咱讲点道理好嘛,是我害的你嘛,是我拿着刀抵着你脖子让你撞人家的大门了?”奶奶个熊,这男人不仅脑袋缺根弦,做事情也忒不厚道了,搞得好像,是他被自己害的身陷囹圉一样。

人情是多么冷暖,世态是多么炎凉!好人难做啊!

“方才你被一堆鬼围着,若不是我给你解围,就你这小身板,分分钟叫那群飘飘撕的稀巴烂,你说,是不是我救了你!”997号被气得不行,想着锤他一顿算不算违背了人间法令,气鼓鼓的说道,“那就算后来,市管来抓你,肯定是之前贿赂的市管,心黑吃回扣太狠,摊主得的钱少了,才把你告了。你非但不谢谢我,市管抓人时不为我开脱,反而现在怪起我来,你良心不会痛啊!”

“不是,我……”程逸成被一阵乱怼面露尴尬,他只是好奇的问一句而已,他刚想解释话都到了嘴边,被隔壁老王打断。

“年轻人,你听老汉一句,这女娃子呀讲不得道理,你越是讲道理她越是跟你急眼,你呀不管对错,道歉就行。”隔壁老王瞅着这两年轻人斗嘴,心里乐开了花,多像自己年轻时啊,愣头青一个被老伴挤兑的插不了嘴,直到他去世都没吵赢过一次。

程逸成语塞,不想跟个女人吵架,不情不愿的扭过头,打量起他现在的处境。

“说谁不讲道理呀!”997号轻哼一声,道,“老王,道歉有用的话,要鬼差要市管作甚?大家何苦被关在这里。”

“……”程逸成咬牙切齿半天憋出两个字,“无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变态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1章傅一理了理头发,敲响二楼浴池的房门,声音轻柔:“楚凝,时间快到了。”屋里的傅楚凝眉梢挑了挑,慵懒地应了一声:“好。”房间的装饰偏中国风,浴池前面是很长很长的刺绣屏风,房间内处处精细,要不是屏风外榻榻米上的茶几放着手机和电脑,怕是很容易让人觉得穿越到了古代。片刻,屏风后浴池里的女人站了起来,手一

  • 无限之命运的选择第6章在线阅读

    “都来了~”义wu国际博览中心。各队再次聚集起来。他们身份人设一直都是各个商贩。但此刻再一看,一个个已经和之前穿着不同了。虽然看着有点俗气,这也和时代没关系。体现了他们个人商贩老板的身份,而且也是他们个人而已。搞笑嘛。四个队聚齐。“呦?都有变化啊。”邓弨看着嘚瑟的王组蓝。“毕竟十年不见,大家肯定都有

  • 我的玄幻有英雄联盟之神殿

    巨龙谷西北方向的山谷之上,此时也有人也正在谈论着昨夜的事。这片山谷之上有一座小小的神殿,神殿虽小,但是金碧光辉,阳光之下显的异常的耀眼。神殿不过长宽二十米的样子,从神殿门口向里望去,最里面中间高台之上有一个巨大的宝座,此时空空如也,左右各有一排六个座位,左边坐着三个人,右边坐着一个人。这四个人每人都

  • 冷情夫人:总裁追妻路漫漫在线阅读第十节

    “先生,你的饺子请慢用”敏兹笑着说道,然后走进厨房忙活去了,叶锋快速的将第一盘的饺子吃完,“叔叔,不可以吃那么快,小心噎着啊”一个萝莉音在叶锋后面响起,叶锋转头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站在哪里,“知道了,谢谢提醒”叶锋微笑的说道“啊,你是哪天比赛的评委,天啊,好帅啊,妈妈,快来看,快来看啊”小兰激动的喊道惠

  • [HP]世界第一暗恋第八章

    第一天的班级训练一直持续到傍晚六点,以李珍檬用手机最大音量循环播放(百度来的)肚子咕咕叫录音,和班长趴在跑道上一边说“我不休息,我还能跑”,一边被小结巴拖起来搀走而告终。操场上的人差不多已经散光,三人也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李珍檬推着车,小结巴扶着班长,两个半人一起走出校门——然后就看到有辆车停在马路

  • 跑男之他火了在线阅读牛骨

    手里小小的盒子唤起叶生久远却深刻的记忆。父母去世后,他想靠着四处旅行来忘记悲伤和孤独,但是走过的地方越多,他越是觉得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越发难受。直到他在偏僻小镇里遇上了一对和善的老夫妇。这家老婆婆很会做古式的胭脂水粉。因为店子的东西很有特色,来往的人也不少。两个老人总忙不过来,就留了叶生在那帮忙。

  • 中剧影视同人文汇总(含港台剧)在线阅读第十章

    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风采铃笑容温柔,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那就不管了吧?”苏灵韵“嗯”了一声,继续抱着小姐姐蹭啊蹭。风采铃脸颊微微红了起来,总觉得她仿佛被占了便宜,但是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苏姑娘不仅是女孩子,还只是个小孩子呢。一抬眼看到素还真走来,便拍了拍她的肩膀:“素还真回来了。”苏灵韵

  • 没有界限的地平线在线阅读第3节

    ……在积聚力气撑开眼皮之前,如月变先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甜腥气息,缭绕在他鼻端,不断刺激着他反应迟钝的大脑,然后眼睛才慢慢地能够睁开,跟着,力气逐渐恢复,得到供血的大脑开始运转、回忆、思考。灯光下的雪地、模糊的黑影、蔓延的暗色……有东西来了,在他去屋子后面看木柴的时候,重伤了灶门家的女人和孩子,待听到动

  • [综英美]大佬您好序章【天外飞仙】(上)

    序章:【天外飞仙】(上)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别称,例如南京的别称,叫做金陵。而伫立在黄河水旁,一座钢铁林立,道尽繁华的参天巨城,也有它的别称——巨人城。相传唐朝时,曾有一个长发飘飘,仙风道骨,骑着一个小毛驴子的仙人,来到这座城外。大唐盛世,无论是李白,还是白居易,都出生此世。仙人抬望眼,仙家,尘世。仙家

  • 雪开晴空下之寻找生意渠道

    王平看着新搭建的狗圈,他最担心的是人为性破坏,要是来了贼偷根本阻挡不了,实力强大者一脚就能把木墙踹倒,就算踹不倒用刀劈也能几下劈出一道大口子,根本防不住。其实王平压根不在乎围墙,真正的高手来了即便是把墙修建得固若金汤也不行,关键在人,人强比什么都管用。“你们去把狗抓到这儿来。”王平给刘秀一支镇定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