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守护你的最后一滴眼泪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2/1/15 22:41:29 作者:呸君 来源:17K小说网
守护你的最后一滴眼泪
守护你的最后一滴眼泪
作者:呸君来源:17K小说网
曾经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他是什么都迁就她的邻居哥哥,她是什么都要跟他分享的邻居妹妹。十二年后重逢,她改名换姓,是家族抛弃和社会讨伐“败家女”;他异国高就,统领商业帝国。因为家族的命运,为了“报复”她花光十个亿离家出走;不料却遇上怎么也甩不掉的他,揭开她所有伪装的包裹,一点点地靠近遍体鳞伤的她······从以男朋友的名义到以丈夫的名义,保护她到守护她,既然逃不掉,那就彼此守护吧。

再见面时,他对她说的唯五个字是“你踩到我了”,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贝亦铭开车送白丫回去,司机则是在后面开着白丫的车。白丫坐在贝亦铭的车中呆愣愣的,百感交集,最终化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在车里悠转许久不曾散去。

到了公寓后,白丫不发一语地推门下车,再上楼,直到关门关不上的时候,才看到贝亦铭一直跟着她下车上了楼。

贝亦铭脚尖挡着门,低头问她:“你说,我明天会在你家发现一个新鲜的女尸吗?”

白丫目光涣散地看着他,慢了好几拍地才“啊”了一声,“我不会自杀,你放心。”

贝亦铭递给她一只手机,“随身拿着,电量很足,以防哪天找不到你,方便联系。”

“哦。”

贝亦铭端量着白丫的头顶,徐缓道:“苏好在乡下当村官,我明天会去找她,可能很久不会回来,你有事就去找凤凰岛和程兮。”

白丫点点头,“好。”又抬起头,“萧若飞不是来开会的吗?你不一起?”

“不,有省长秘书长他们在,够用了。好好休息,明天去萧若飞那报道。”

白丫握紧拳头,很用力地点了头,“好!”

贝亦铭笑笑,抽回脚,转身潇洒离开。

白丫一遍遍地回想着几小时前与萧若飞跳的那支舞,这就像个辩证题。现在的萧若飞,不是与她和萧嚣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萧若飞,没有任何意义。现在的萧若飞又是她曾爱过并一直爱着的萧若飞,与他跳舞时,心脏仍旧会加速跳动,心动的感觉多年来都不曾变过。

贝亦铭今天问她,她和萧若飞是怎么相识的。

其实,最初的相识,并不是个值得回忆的开端。

他们的初遇,是在一个酒宴上。

那会儿的萧若飞就和现在一样,是万人敬仰的大老板。

而白丫,刚和贝亦铭分手,仍旧是公司里的小经理。

酒宴上,白丫坐在角落眼里,双眼平静如水。她穿着蓝色嵌水钻的抹胸小洋裙,手中拿着一颗纽扣自娱自乐,但面上有些落寞。纽扣放在手背上,从食指翻到小拇指,再从小拇指翻回食指,无聊得很,似乎十分厌烦此时的酒宴。

觥筹交错之间虚与委蛇,没几句真话,不如回家睡大觉。

她旁边坐着的也是个老总,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白丫偶尔举杯碰杯,之后便放下杯子,百无聊赖地晃着汤匙。

没多久,便感觉到一双手放到了她腿上,白丫皱眉躲开。过了片刻,一双手又碰了上来,白丫立即转头去瞪这老总,那猥-琐老男人却一本正经地跟别人说话,表里不一又恶心,白丫直反胃,借口起身就去楼上休息室休息。

坐在沙发上也无聊,白丫又喝了点儿酒,迷迷糊糊地,倚着沙发就睡着了。

白丫那会儿没经历过什么事儿,性格还是柔弱的,不像如今这样干练。

半睡半醒间,就感觉身上像有东西在爬来爬去,浑身打了个激灵,揉着眼睛睁开眼,就看见了刚才那老总笑得下流的脸。

白丫恐惧一呆,接着下意识就要喊叫求饶,然而嘴已经被他捂上。

白丫疯狂地反抗,双手却又被毛巾绑住,口中也被塞进去一大块步,小洋裙已经被撕开。女人的力量总是无法跟男人抗衡,“唔唔”地痛苦反抗无果,她在那猥-琐的男人身下瑟瑟发抖,满面泪痕。

就当她睁大眼睛惊慌地看着那双大手要扯开她的内裤时,突然冲过来一人,两脚横踢过去,当时就把这老总的命根子踢了个残废。

英雄救了美人。

那位英雄就是萧若飞。

故事的开端就是这样。萧若飞和贝亦铭一样,平生最厌恶的就是这样的污秽之事。之后这件事事发没多久后,猥-琐老总就被送进了监狱,是萧若飞授意贝亦铭去做的这件事,听闻这混蛋在监狱里受了不少的罪,生不如死。

恶有恶报简直是真理。

白丫翻了个身,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半夜爬起来打开电脑,上网搜索能找到了萧若飞的所有信息,但搜索结果寥寥无几,他一直这么在意隐私。

白丫和贝亦铭从枫谷园回来的同时,萧若飞和云彤回了金鼎大酒店。

看了眼时间,晚十点,白丫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萧若飞和他老婆正在云雨!

冷不防地坐起身,电光火石间,白丫就将自己武装好,戴上墨镜戴上帽子戴上口罩,疾如雷电地开车去了金鼎。

“我是贝亦铭贝老板的秘书,”白丫低声说,“来找萧先生的,请问萧先生在哪个房间?”

前台无法确认白丫的身份,不予告知。

白丫没辙,脸不红不白地给凤凰岛打了过去。未几,凤凰岛回拨过来,“一共就两间总统套房,我已经帮你开了另一间,你说是老板的秘书,前台就会派人带你过去。”

白丫呼出一口气,笑了起来。

两间总统套间门对门,白丫拿了房卡之后,淡定自若地进去,过了有半小时,又走了出来,像只等着主人归家不停转圈圈的忠犬,不停在萧若飞门口晃悠。

左右看了看没人,也不管摄像头能否录到她,终于忍不住地把耳朵贴到了门上。

白丫噤着鼻子,眼睛配合着斜斜地向上看,扒着门,仔仔细细地努力地听着。

里面有些细小的声音,好似是男女在对话。白丫听得不够清晰,大大地叹了口气,旋即又使劲儿的扒着门,继续听。

不知道是因为有了主观意识还是怎样,好似听见断断续续地特别的声音。

白丫浑身顿时一僵。

想要退开一些,不再继续自作自受,可却根本连怎样动作都忘了,僵着身体,贴着门,一动不动,那些声音充斥着耳膜,生生将她撕裂,仿佛五内俱崩,摇摇欲坠。

他有自己的生活,她却没有资格吃醋或神伤,连站在他身边,都要费劲脑筋找到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才可以。

白丫浑然不觉已经泪流满面,连身后悄然走过来一人都没有觉察到。

“你在干什么?”

“啊!!!”陡然出现的声音吓了白丫一跳,真正一跳,不停拍着左胸,瞪向声源。

接着又吓了一跳,嘴都吓白了,“老萧你干什么!”

负手而立的萧若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声音冷若寒冰,“你是在叫我?”

白丫艰难地吞咽着口水,摇头,“不不不,我不是在叫你。”

萧若飞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她身后,“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白丫眨眼装傻,过了很久,才终于想起怎么办,结结巴巴地指着门上牌子说:“我住在这啊。”

萧若飞冷道:“那你的门卡呢。”

白丫双手乖乖递出。

萧若飞未接,仅睥睨了一眼,便冷道:“你的房间在对面,我住在这里。”

“啊?哦。”白丫装傻充愣,“睡晕了,不好意思啊。”擦过萧若飞的肩膀像幽灵一样飘了过去。她已经想好,第二天萧若飞若是问起她的话,她就说她有梦游的毛病,她什么都不记得,仍旧可以保持她镇定自如的女强人表象。

推开自己房门的一瞬间,忍不住回头看了眼萧若飞,看到的是对面的门重重关上,留给她的是一道决绝的关门声。

白丫后怕地倚着门,心跳仍旧没有缓解,许久后,突然想到自己那会儿听的那特别的声音八成是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对话声或许来自于电视。

拍了拍脑袋,苦笑了一声,白丫你真是够了!

可躺在床上时,还是需要接受一个事实,萧若飞和云彤是正常夫妻,他们的夜晚比她的夜晚要美得多。

抬手一抹眼泪,睡觉!

大约是被萧若飞和云彤的刺激有些大,这一晚,白丫梦到了她和萧若飞的第一次。

当时他们第一次吵架,之后冷战了一个月。

吵架原因是萧若飞的一场无理取闹。

在和贝亦铭分手后,她明白女人得有自己的事业,开始用大部分的时间去忙着工作,变得雷厉风行,我行我素。

所以见萧若飞的次数逐渐变得屈指可数。

萧若飞再见到她的时候,就有些语气不太好。

他说:“丫头,你是不是觉着我年龄太大,跟着我没什么前途?你现在应该认识了很多既年轻又有钱的帅哥吧,嗯?”

白丫当时是真心的一门心思的想工作。萧若飞说的嫌他年龄太大的话,她也的确暗中想过,毕竟他大了她近二十岁,单用脑袋想想就有两个问题,一是她父母那边不容易过,二是他老了的时候她还年轻着呢啊。但是萧若飞后面说得话却把她气了个半死,好像她是个多么实际的女孩,只认钱和帅。

白丫的气儿一上来,就口不择言,冲着萧若飞就吼道,“对!我就是嫌你又老又丑!我白丫又年轻又好看,什么样的又有钱又有权的帅哥我找不到,我非跟着你个老头子?”

萧若飞从来都是严肃的,高高在上的,只是单对白丫一个人和颜悦色而已,此时却不想她居然这么直白的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顿时把刚买来的几百万的瓷瓶给砸了,指着白丫的鼻子骂道:“滚!”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吵架。

她和贝亦铭在一起六年,从未听到过贝亦铭对她说过一句重话,更是没有骂过她。萧若飞的这几句话,顿时让她对贝亦铭残余的感情全都转移到了对萧若飞的恨意上了。

之后她也算是第一次认真的关心关于萧若飞的事。

搜集了很多他平时的作风资料,才知道萧若飞对自己已经算是很好了。

萧若飞在公司里面,永远是没有笑容的,严肃的让人不敢直视,甚至身边没有任何关于女人的传闻,只知道他前一段婚姻里,对妻子很好。

忽然间,她对萧若飞有了些忌惮,因为她从未想过萧若飞会有那么大的权利,甚至手段狠毒,很少有人敢和他持不同的意见,这若是在封建社会里,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

而她居然敢那么对他……

白丫有点怕萧若飞对她使什么手段。

可迟迟的,一个月,萧若飞对她也没有任何表示。没有来找过她,没联系过她,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更没让人找过自己的麻烦。

这时候,她又有点难以介怀了,萧若飞这就对自己没有任何感情了……?

她都已经习惯萧若飞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了……

直到一天,她觉着后胸骨疼,去医院做胃镜的时候,才再次见到萧若飞。

萧若飞匆匆赶来,满脸焦急,问她:“丫头,你哪不舒服?”

那一刻,她知道萧若飞没有真正放开她过,定然是一直派人暗中盯着她,她当时想了想,就瞎掰说来看是不是得了食管癌。

当时萧若飞勃然变色,满目猩红的回头对手下的人喊道:“立刻叫院长和所有专家来,立刻!”

再然后,随口瞎掰的她就惨了,在萧若飞知道她是随口一说之后,几乎是被萧若飞绑回家的。

当时萧若飞首次在外人面前怒形于色,暴跳如雷怒发冲冠地拖她回去,又在怒气之下,他们的第一次,很激烈,很激烈,激烈程度到现在都那样清晰。

脱下衣服的萧若飞,身材好到爆。肩宽腰细的,立马让她想到了一个职业——健美教练。

在梦中又重演了一次。

……

白丫醒来后,回想那个梦,又呆呆地穿过门墙,好似要看穿对面城墙,刺透对面那张床上的夫妻。

随着时间推移,仿似已经能够平静面对。

起身,穿衣,打电话订餐,洗漱,化妆,推门出去,敲响对面的红门。

“萧先生,我是昨天与您见过面的贝老板的助理,早餐已在楼下备好。”

过了很久,里面传出一道略带慵懒的声音,“知道了。”

白丫不动,在门外静静地瞪着。

约莫过了半小时,门打开,萧若飞衣冠整齐器宇轩昂,在看到门口的白丫时,深邃的双眼迸发出片刻的锋锐。

“你一直在这里候着?”

白丫点头,“是的萧先生。”

萧若飞擦过她的肩向前走,“以后不用。”

白丫眨了眨眼,忍不住问他,“萧先生,夫……夫人呢?”

萧若飞不答,走到电梯旁,站定。

白丫几步跟了上去,见萧若飞没有伸手的意思,立刻按下电梯。

电梯中,只有两人,萧若飞站在前方,白丫站在他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看得肆无忌惮。

老萧竟然也年轻了这么多岁呢,这样想着,白丫微微勾起了唇。

好似只要能够单独跟萧若飞在一起,白丫的心情就特别好,任何烦恼都抛诸脑后,不再算是问题。

突然,萧若飞冷声开口,“看够了吗?”

白丫:“……”

雷达要不要这么敏锐!

白丫找不到话题,只好又问了一遍,“夫……夫人呢?”

“她昨晚就回去了。”萧若飞随即冷道,“白经理,跟在我身边的第一条规矩,记住了,不准多话。”

白丫双眼一暗,低声道:“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