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浓墨缀影贪天之功为己有

2022/1/16 0:29:36 作者:无所待自逍遥 来源:纵横中文网
浓墨缀影
浓墨缀影
作者:无所待自逍遥来源:纵横中文网
先空着

陈襄蹑手蹑脚地出窑想看看动静,刚一露头,不料正与对着墙根儿小解的魏伯贤碰个正着,吓得二人各自"哇呀”一声大叫,魏伯贤更是尿到裤子上。待惊魂稍定,看见不过是个孩子,气得魏伯贤一把揪住陈襄骂道:“小王八羔子,鬼头鬼脑地要暗算老子么?”

陈襄也是一肚子气,气自己太大意,眼皮一翻道:“噢,原来是华阴派的魏师兄,幸会,幸会,你大可放心,怎么会有人要暗算你?除非自己撞墙、上吊、抹脖子,不然定能长命百岁。”

魏伯贤已五十上下的年纪,被他一声师兄叫着,又拐弯抹角地讥刺他怕死,不由大怒,厉声道:“你这个鬼娃子,究竟是何人门下?仗了谁在背后撑腰么?”

陈襄欺他胆小,随手向后一指“喏”,话刚出口,即刻悔不胜悔,但为时已晚,魏伯贤向窑内张了一眼,顿时脸色发青,揪着陈襄的手也抖得如筛糠一般。陈襄被他抖得心慌气促,骨头都快散架子了,忙叫道:“快放开我,一个死人嘛,又不会爬起来暗算你,怎么就窝窝囊囊地尿了裤子。”

山路上众人见魏伯贤只管与一个小孩子纠缠,也不以为意,那老者招呼道:“魏大侠,天晚了,这就下山去吧。”

那老者一唤,让魏伯贤清醒过来,两眼渐渐露出精光,他压低了嗓音道:“她死了?”陈襄无奈,勉强点点头。魏伯贤又问道:“你杀了她?”陈襄摇摇头。魏伯贤顿时喜形于色,扯过陈襄挡在身前,一步步蹭到窑内,还恐有诈,先扬手打出一枚飞锥,脚下却摆了架势随时准备逃命。

等了一会儿,见那妇人不动,确已气绝,魏伯贤随即生出昂扬斗志,推开陈襄,拔剑当胸便刺,一面狂呼道:“我杀了她了!鬼麻婆死了!我魏伯贤杀了她!”

外面众人本已走过废窑,猛听魏伯贤大呼小叫的,急返身蜂拥而上,各式兵刃齐往那妇人身上招呼,魏伯贤费了好大气力方止住众人:“似这般乱砍乱剁的,倘若毁了面目,叫人如何辨认?反正这功劳——大家都有份的,只要抬回去给各门各派验明了,那时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岂不让咱们一众弟兄在天下英雄面前出尽了风头。”

顿时,约有半数人哄然叫好,可也有人嘀咕道:“到那时出风头的只怕是你魏大侠,我等不过作个见证。”魏伯贤只作未听见。

陈襄眼睁睁地看他们作践那姑姑的尸身,心酸不已,恨自己人小力微,没有能耐去阻止,暗道:“不如趁现在闹哄哄的没人注意,就溜了吧。”他打定主意,见自己的包袱在众人脚下踢来踢去的无人理会,趁机扯了过来,一闪身便要开溜。未承想薛寿因魏伯贤抢了头功,自讪讪地在人后冷眼旁观,陈襄的举动落在他的眼里,令他心头一震,想当然必是鬼麻婆的随身物件,急急上去抢在手里。

习武之人大多识字有限,薛寿解开包袱略作翻检,看到陈襄手抄的医书上自有几个“内经”“秘典”的字样是他认得的,登时两眼发直,额头见汗,随即“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三声,扑地倒了,已然一瞑不视。

众人听薛寿笑得异样,均转过身来,有心眼儿灵活的先叫出来:“书上有毒!”一时再无人上前。魏伯贤此时俨然以首脑自居,见众人虽心痒难耐,又怕落得个薛寿的下场,都畏首畏尾的缩在后面,他也不敢贸然去夺,转头见只有陈襄人小好欺,遂命他去收拾了。

陈襄好生纳闷,自己的医书哪里有毒?定是那人狂喜之下因心脏爆裂毙命,不知救得救不得?也不说破,一样一样地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并不时装出被蛇咬到的样子好像书上有什么古怪,弄得其他人也跟着一阵阵紧张。

陈襄把本来是自己的东西依旧包好了,魏伯贤伸手道:“拿来给我。”话音未落,早有六七把弯刀长剑递出来拦在他身前。魏伯贤一怔,随即侧身、错步、拔剑、出招,别看他胆小多疑,手底下功夫着实不弱,华阴派一式门前扫雪行云流水般使将出来,将诸人兵刃轻描淡写地一一拍落,收招冷笑道:“凭你们几个,怕也拦我不住。”

那老者打个哈哈道:“诸位且慢动手,请听老夫一句。咱们与上千英雄数十日奔波远来辽东,定然不是为一己之私,否则任你武功高强如鬼麻婆又如何?如今妖孽已伏诛,诸位功不可没,自当名动武林。至于包裹内的东西,或物归原主,或共同参详,当由大家商议发落。依老夫之见,还是让这个小家伙背着稳妥。魏大侠,你看呢?”

魏伯贤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心中恼恨不已,怪自己太也冲动,一上来就忘乎所以,只顾贪一时之功,否则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只要不露声色,悄悄地卷了去,待这件事情平淡了,偷偷练成鬼麻婆的绝世武功……他飞快地转着念头,但事已至此,只好也打个哈哈道:“理应如此嘛,只是这几位兄弟忒也多心了。”无奈,叫人抬了鬼婆子,自己押着陈襄,薛寿自有本门弟子抬了,一起下山。

温泉堡内,早有人报来喜讯,谢宗人即刻指使家丁佃户一阵忙碌,燃起数十支牛油巨烛,将一个温泉堡里外照得如同白昼。

魏伯贤满面春风,对迎上来的群雄们不时地点点头、招招手,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前厅。面对上首坐了的致虚、法休等人,他慌忙把洋洋得意的笑脸收了,只在心里念着:“毕竟是我魏伯贤夺了你们的风头,早晚咱们要换过来坐坐。”

他上前拱手道:“在下华阴派掌门魏伯贤见过致虚道长、法休大师、慕掌门、巫二当家的、东门女侠、子愚公、尹侯爷、谢堡主……”他一一叙过礼,清清嗓再道:“近年来天下太平,风调雨顺,黎民百姓安居乐业,市井乡村歌舞升平,令我江湖好汉没有用武之地,或刀枪入库,养老赋闲,或士农工商,起屋置地,有不甘虚度时光的,无奈一个个游来荡去,也只好为人看家护院、打把式卖艺谋生,实乃我武林正道之忧也。幸得鬼麻婆祸乱江湖,方引出慈隐崇德泰山北斗登高一呼,各位大侠英雄亲临辽东英明布置,各门各派豪杰鼎力相助……”

东门燕早已耐不住性子,“嘿”地一声打断他道:“哎,哎,魏掌门,看你胡子也有一把了,怎么啰啰嗦嗦狗扯羊皮地净是套话,快点把要紧的经过说来听听。”

魏伯贤面皮儿一红,不敢再兜圈子:“是,是。自接了武林帖,华阴派上下以江湖大义为重,我亲自挑选了二十名精明强干的弟子,夜行昼宿,一路穷追猛赶,恨不得尽早亲手宰了这个大魔头,食肉寝皮,碎尸万段,为江湖除……”

东门燕听他绕来绕去不入正题,“锵啷”一声拔出刀来,离席直奔当中,唬得魏伯贤登时把后面的话噎了回去。

东门燕不屑于理会他,过来用刀尖挑开蒙在鬼麻婆脸上的布片看了一眼,叹道:“前辈不知何人,枉有盖世武功,却在阴沟里翻船,致使竖子成名。”

厅里院外的群雄早就对魏伯贤大卖关子极为不满,愤然之声越起越高,此时都急于见识鬼麻婆的模样,你推我搡地挤上来。

忽然,东门燕发现有异,遂招呼致虚等人上前,附身向鬼婆子脸上一抹,除去ren皮面具,即刻露出一张血肉模糊得再难辨认的脸。

在场的人中,与鬼麻婆朝过相而又侥幸活着的人只有慕铁苗、子愚公、致虚、法休等人,其余的虽然传得神乎其神,却是连影子都没见过的。待看到真面目竟是这般模样,俱大失所望,更因妒转恨,不信仅凭魏伯贤一人之力就将令天下闻风丧胆的大魔头除去,便有人借机鼓噪生事,“这就是鬼麻婆吗?还当她有三头六臂,原来却是没脸的。”“看她身形么,好像是个年青女子,就算打从娘胎里就开始练武,又能有多高的功力修为?怎么就把那些成名英雄捻臭虫似的?”“莫不是有人随便抓个替身,却把脸孔削烂了,拿来邀功?”

魏伯贤已被众人挤到一旁冷落了,再听了这些言语,急忙分辩道:“她确是被我一剑钉于地下。当时她大约受了伤不及招架,若不信,我这里缴获了她的武功秘籍,诸位一看便知。”说不得,去陈襄身上解了包袱举给众人看。东门燕不由分说一刀劈下,魏伯贤不知这一刀却是虚式,慌忙举手去挡,已把包袱送入东门燕的怀里,被她劈手夺了。

群雄一听是鬼麻婆的武功秘籍,顿时乱了,虽然大多明知轮不到自己,也因好奇想站得近些。一须发俱白的老者挤到前面急急央道:“东门女侠,看看可有我寒谷帮的奇门三绝刀么?”人后另有人踮起脚叫道:“如意心经是我上清观的不传之秘,别派——别派中人可不得翻看。”……

温泉堡上下闹嚷嚷地正吵作一团,突地自屋顶坠下一飞抓,银光一闪已将包袱卷向半空,东门燕觉手中一空,忙腾身去抢,终是慢了一步。慕铁苗与巫冷球四目交接,即各出双掌对空击向屋顶,“咔喇喇”一声闷响之下,椽木瓦片四下横飞,众人纷纷走避,只见一老者鹤发童颜,银须俊逸,长袍大袖鼓足了风似的大笑着飘然落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罗至尊在线阅读第六章

    位于西南境的冬比忽城¹是灌奴部²的都城,此时的它终于熬过了漫长的冬天。四月底,城墙外的周围深绿浅翠平添一重春色。大片草原冲出了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地面,草原两侧树林中的松柏显得更加翠绿,白色的桦树也开始发出嫩叶,各种各样的野花争相开放,林间的鸟雀啁啾啭鸣。在城里呆了一个冬天,几乎没把乙娇闷死。所以这次

  • 魔帝神座在线阅读第六章

    二人走下石头垒成的楼梯后,复行数十步,是一个垂直往上的直梯,两侧点着比普通蜡烛小两个号的迷你蜡烛,将将照亮向上的梯子。江涟默默想象着举手投足十分优雅贵气的皇后撩起宫装往上爬的模样,觉得那场面必然十分惊悚,一时有些想笑,又怕碍于眼下紧张的气氛,只得拼命压下嘴角的笑意。少渊察觉身后人的骚动,回头发现她莫

  • 怨偶天成 [获奖作品]之第十章(10)

    半夜喝多了水的陆明雨,磨磨唧唧的爬起来去上了个茅厕。果然来了这里这么久还是无法适应阴森森的气息,她哆哆嗦嗦的想要赶快回屋。却突然听见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动静,走在路中央的她,当即不敢乱动。她战战兢兢的回了头,发现是旁边紧闭的屋子里发出的。陆明雨咽了一下紧张的口水,想要溜之大吉,但听见一个微乎其微的细小喘

  • 九州书剑恩仇录第九章

    魏无羡不愧是魏无羡,他想了一会儿,没有结果,所以就没再继续想下去了。走到宴席的座位旁坐下了。蓝景仪这些小辈见蓝启仁,蓝曦臣和蓝忘机走了,连忙围着魏无羡问这个,问那个。听魏无羡讲解听入神了,以至于连蓝启仁他们回来了都不知道。不过蓝启仁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当做没看见,蓝曦臣和蓝忘机见此对视一眼,就去做蓝启

  • 我的师傅是哪吒之王轩

    夜深,婴儿的啼哭声伴随着猛兽的嘶吼在森林深处回荡。这是有着一双紫色眼睛的婴儿,在他的身旁有着十余头凶兽,这些凶兽并没有伤害婴儿,而是像侍卫一样守在婴儿的身旁。可能是因为长相的原因,婴儿一直在哭,就在这时一只紫色的大雕走到了婴儿旁,它把婴儿小心翼翼的放到自己背上并对其它凶兽吼了几声不知在交谈着什么随后

  • 神兵杵魔传在线阅读第5节

    转眼到了第二天早上,我按照宗圆大师昨天的指示来到了后山,只见宗圆师父闭目盘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似乎是在打坐,我走到他面前,还没开口,宗圆大师便说道“来啦。”我应了一声,然后他慢慢睁开眼,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继续说“虽说你天赋异禀,寻常人需要练三五天的功,你只需练习一天,但是基本功还需打扎实些。来扎个马步给我

  • 家教同人之晴空在线阅读第4节

    曲孟琬踏着袅袅莲步,扭着纤纤细腰,摇曳着飘飘裙裾,款款来到风鸣雪面前,双眼定定地望着他:“不关妾身的事呢,金玉醇酿酒性本烈,包公子连喝两杯,想是不胜酒力便醉了吧。”言语间,她眼波若水,泛出幽幽的红褐色光,这幽光呲呲作响犹如电流,直直地往风鸣雪眼中射去。片刻后,她唇角一勾,却见风鸣雪的眼神涣散,似是失

  • 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在线阅读第五章

    回到地面,沐浴在中午酷热的阳光下,周适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回头看了一眼通往地下的楼梯,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去那个鬼地方。至于在里面发生的一切,则直接被他当成垃圾文件,扫进记忆的最阴暗处,就当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周适住的不远,跟人合租了一个只有十平米的公寓单间。在这个时代,买房置产的人很少了

  • 都市之超神贵公子之第六章

    杨熙策已经高中毕业三年了,1中现在几乎没有学生知道他的联系方式。石林是在一个比他高两届的学姐那问到杨熙策的微信的。学姐回复他时已经是晚上11点了,石林也没耽搁,直接把微信转发给冉文。吃过晚饭,冉文在等待的过程中一直在玩手游,几个小时内,他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出奇的被队友骂到心情平静。收到杨熙策的微信

  • 七杀神皇之溃坝(5)

    之前说不会下雨时有多么笃定,赵大柱这会儿心里就有多么后悔。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世上如果有卖后悔药的,他绝对会买上几把来吃。这么大的雨,一刻都不停息地浇下来,哪怕整个生产队的人全都出来抢救粮食,依旧会有很多粮食被冲进大坝,或是烂在地头。粮食可就是老百姓的命啊!整个生产队的人都忙到脚打后脑勺,身上的衣裳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