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越火线:我的女友有点呆第3章在线阅读

2022/1/15 21:22:16 作者:花落她佳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火线:我的女友有点呆
穿越火线:我的女友有点呆
作者:花落她佳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书已经重发,移步《穿越火线:巅峰玩家》谢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钱家村,这里面的村民和村子名字一样,姓钱的占大多数,而钱家的来历是合浦大族,不过这个钱家村是分支,从合浦赶到并州来了,就在壶关旁边,而钱浩,也就是庶出,被嫡系赶到这里,他在钱家村也经常遭到贬低,他曾去京城从官,却因言谈举止不恭被赶出考场,正巧吕布在召集各路豪杰,钱浩准备跃跃欲试,他收拾行囊,来到了晋阳。

与他一路同行的还有一人,此人叫姚禹,表字寻飞,生的仪表堂堂,乃尧帝之后,起初经商,后因乱世,也准备投靠个诸侯,避免战火。

两人来到晋阳,开始考试,姚禹则写一些治国安邦的政策被考官录取,但是钱浩写的全是兵法韬略,被考官当场赶出。

“喂!难道吕将军不想在乱世有所作为吗?难道就一直在别人下面混吗?岂不知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可久居人下还没等说出就被门口的士兵扔进深沟里。

恰好吕布在校场练兵,听到门口有喧哗之声,开门一看,是一个年约十七八的愣头小子,他一身素服,却有些浩然之气,吕布连忙扶起,问道:“敢问这位壮士因何在我府外喧哗?”

钱浩以前没见过吕布,却听说过传言,吕布身高八尺,腰大十围,双目炯炯有神,与项籍相似,想必此人便是吕布,钱浩连忙拱手,道:“将军,我是来从军的,但是我不愿身先士卒,我想做指挥三军的大将军!”

“哦!”吕布被他逗笑了,要是搁以前的吕布这会早把他赶出门外了,可是现在的吕布有着后世记忆,当然懂得任人唯贤了,所以没有瞧不起他,而是询问道,“先生,可否赏光来寒舍一叙?”

钱浩拱手做答,与吕布一同进入房门,吕布引他来到书房,拿出地图,问道:“既然先生早已道破玄机,也知道大丈夫岂可久居人下,所以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哦,对了,敢问先生姓甚名谁?”吕布拱手问道。

钱浩听吕布有此一问,亦拱手道:“主公,在下姓钱名浩,表字金鼎,七岁开始学习韬略,一晃已是十年之久啊!就在昨天,我还身无分文的在街头乞讨,谁曾想今日就成了主公的座上宾,回首昨日,恍如隔世啊!”

吕布知道这又是一个生不逢时的英雄,所以出言安抚道:“金鼎,你才十七,而我已经二十七了,差了十年,你遇到了我兴许能展示才能,可是十年前我只不过是丁原匹夫的看门狗,但是现在好了,我赏识了你,让你有才华能够施展,而我有了你,也就可以问鼎天下了。”

“哈哈哈。”钱浩豪气云天的笑了笑,然后指向地图,“主公请看,这丁原将大军屯于晋阳,而董卓大军屯于弘农,距离洛阳不足百里,所以率先进宫的定是董卓,而丁原应该会慢董卓几日,但是董卓为人好坏我们尚且不知,但是就丁原而言,此人表面大义实则狡猾,想当初主公被匈奴擒获,这个老匹夫却逃之夭夭,这是忠义之辈该干的?但是假大义也是大义,丁原势必会争先恐后赶到洛阳,然后开始驱逐董卓,而丁原想要驱逐董卓必然借助主公之手,主公可以假装领命,把部曲与家眷带走,将家眷先安防在河东,而主公则带着部曲杀进洛阳,佯装不敌,让丁原来支援,到时候主公在摘下丁原的首级献给董卓,一来是拉拢董卓,二来可以吞并丁原的部曲,假以时日发动政变,除掉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以天子名义消灭不臣。”

吕布听的大为惊叹,不得伸手称赞:“啧啧,那我将部曲都交与你掌管,你看如何?”

“敢问主公有多少兵马?”看来钱浩是想证明一下自己。

吕布将双手背过,淡淡的说道:“骑兵三千,步兵三千,但有七百步兵我已经划给高顺了,而张辽统率一千骑兵,其余的才能划给你。”

钱浩听了吕布的实力连忙擦了擦脸上的汗,说道:“可是董卓大军一共一十二万啊!主公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吕布摇头笑了笑:“金鼎,看来你还没有参与过实战,这董卓有三万人是张济统领的,现屯于北地,而李傕率领二万镇守长安,董重率领五万大军镇守西凉,这董卓仅有二万人马,要是现在召集,没有个数月也调集不来。”

“这样。”吕布想好了给他什么任务了,“你先去教场与高顺等人训练,等夜里我自会找你。”

“诺。”钱浩抱拳领命,出卧室而去。

吕布看了看榜单,让龙彝找来姚禹,他可是榜首啊!

姚禹身着一身素服来到吕布面前,很显然他是沐浴熏香后而来,顿时让吕布心生好感,连忙抽出座椅,一把将他摁在椅子上,然后递给他一壶茶,恭恭敬敬的说道:“寻飞,你来了,你快给我讲讲治国之道吧,我现在急需一道诏书来规划下属。”

姚禹立刻说出他心中的方案,吕布听后大为赞叹,伸出拇指,说道:“寻飞,你先拿着这套方案规划手下,然后夜里我你来我府外等候,我与你炸开粮仓,然后携带金银,提前逃到河东,然后我在原路折回,跟丁原汇报朝廷的事,然后等我稳定京城你在将粮仓搬进京城。”

“诺。”姚禹抱拳领命,奔部队而去。

吕布也走出书房来到卧室,唤其夫人,道:“夫人,你快收拾行囊,唯恐夜长梦多,咱们今夜就走。”

夜里,吕布与姚禹来到粮仓,这个粮仓算不上高大,却可以供应吕布这支部队半年的粮饷了,吕布以丁原的名义支开看守的士兵,然后吩咐张辽等人打开粮仓,抢掠粮食。

张辽等人拉来十五辆马车才将其运走,而刚刚出外的郝萌回来看到了这一幕,他忙吩咐左右:“你们两个快去禀报主公,我带领其余人马去追赶张辽。”

两个小兵接到命令来到丁原的府外,刚要敲门,就被高顺一箭射死,另一个慌忙逃到北门,却被钱浩拔剑砍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建国后飞升的修士都会被导弹打下来在线阅读第六节

    顾初初唇边弯起浅浅的笑容,睁着一双漂亮干净的杏眼,温温柔柔出声,“不知道啊,太贵了的话可能买不起。”今晚的孔克珠和蓝色钻石,她志在必得。“口气好大。”孙佳琪被她刺激的差点失态。就是这个无辜又天真的样子,最让她恶心。买不起就直说,装什么大尾巴狼。还太贵了买不起,便宜的她也买不起好不好。爸爸可是答应过自

  • 珠罗纪之自由世界偷窥的猫3

    抓住抢劫犯电话是校保卫部打来的,要姚君明立刻到保卫部报到。姚君明到了校保卫部,一看汤灿也在那里,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里顿时一凉,知道事情瞒不住了。“你们简直在胡闹。”保卫部的人听完姚君明和汤灿所谓英雄救美的故事后,非常生气,直接把两人轰走了。“能看得出,校保卫部的人对我们的解释,并不是完全相信,

  • 都市之不灭道尊之第五章(5)

    人类无法利用的废弃食物越来越难找,我也不知道他们将那些东西藏得越来越密实到底目的何在?泥巴被他们推成了水泥,树木被他们做成近似的模样,路上除了那些坚硬的东西,没有什么软和的东西。为了保住我性别强有力的证据,我远离了那群要主动上供食物的人类,继续自力更生。生活虽然有点困难,但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之前也

  • 冰与火的殇情祸不单行

    杨一一揣着乞讨来的钱高高兴兴的要往回走,按照自己脑子里的历史常识,在很多朝代,一家子一年的生活费也不会超过十两银子的,自己这次差不多赚了二两银子,所以,还是蛮多的哦。给婆婆请了个大夫,并且抓了药,可能是婆婆的年龄大了的缘故,药吃完了,婆婆虽然醒了过来,但是却依然烧着,看着婆婆还很难受的样子,杨一一既

  • 娱乐:和女明星荒岛求生在线阅读第8节

    再说夏鱼到了农资市场,挨家挨户的买种子。小威告诉他空间的土地是很好的,所以种子的优劣对于生长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他便挑也不挑各种种子都买了很多。再听说空间是会因为种的越多而慢慢升级的,听到这个消息的夏鱼如同鬼子扫荡一般买了一大堆的种子,有番茄种子、白菜种子、青椒种子、萝卜种子、黄瓜种子、花生种子等等等

  • 综漫:进化游戏在线阅读第4节

    徐淮瑾,“……”行吧,你开心就好。骗子就骗子。这是没办法沟通了。老头瞪着徐淮瑾,徐淮瑾平静地看着老头。过了半晌,老头才回过味来。“你的意思是……”老头蓦地睁大了眼睛,心里升起了一股不敢置信的荒谬感。徐淮瑾但笑不语,只是点了点头。“我不信!”老头反应过来,又再次质疑到。老头:哼!好小子,差点就被你唬住

  • 破碎的命运武侠文(1)

    莫莫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只是为什么死了还这么痛呢?不是说死人没有感觉的吗?一边疑惑想到一边睁开眼,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醒了?”莫莫吓一跳,快速转头向声源处看去,结果动作太大牵动了伤口,条件反射的“嘶”了声倒抽一口凉气。“伤口太多,不宜行动,你还是乖乖躺着吧。”“哦。”房间里恢复安静,莫莫小心翼

  • [综]每天都在被直播第一回 秋风萧瑟天气凉(七)

    那汉子道:“就算天师说的这些都是事实,然而此次蝶湖宫派出弟子在武林中广发令牌,胁迫武林大小帮派前去阳首山参加武林大会,并强逼所有参加祭拜的武林帮派弟子都必须为梅大侠披麻带孝,这等行径,难道还算不得是大恶吗。”丘天师道:“蝶湖宫胁迫武林各派参加阳首山武林大会之事,确是有些荒谬,然而她们开这次武林大会,

  • 都市:开局全满幸运值在线阅读第6节

    周氏边扒坟边回忆,风吹过她的脸,一滴泪都没有。老天待她不薄,她有了孩子,那个病痨鬼也死了。婆婆躺在床上哭,骂她是灾星,是她夜夜纠缠着男人,掏空了他,他才去的那么早。她听不下去,如果村里人听见这些话,会怎么想她?她肚子的孩子以后还要做人呢,她不能被这个老妖婆毁了一辈子。她用枕头捂了那个嘴碎的老太太,那

  • 吃货的异界餐厅之自由

    冬子注意着脸边的杂草,这样肆无忌惮地躺在草地上,她还没尝试过。侧过脸看着用手臂枕着后脑、哼着小曲的夏子,冬子本想打趣她一下,但想到她今晚有好好跑,自己也是跑累,便作罢了。夏子随手拔了一根草,缠绕在指尖:“诶,你看看这星空,有没有觉得刚才跑步的劳累都消失了啊,顿时神清气爽哈哈。”冬子看向星空,这边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