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唇上娇在线阅读第1章

2022/1/15 20:29:29 作者:许今漾 来源:晋江文学城
唇上娇
唇上娇
作者:许今漾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5.20开接档文:《私自沉迷》专栏求收呀,微博:许今漾】金融圈大佬余烬首次表露心意被惨烈拒绝,以失败告终。至此之后他开始循序渐进,徐徐图之。数月后的新婚夜,余烬看着那面红耳赤,早已进洞的小兔子附身而下,贴在她耳边声声低喃:“织织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家里有矿的沈禾织不乖乖在家继承家产,偏偏要进娱乐圈当个不知名的女演员。数年后好不容易在娱乐圈有点名声的她黑料突然满天飞。昨天网传她勾引资方大佬,今天网传她勾引导演,而且种种配图实锤。就在全网都以为她不能再翻身时,资方大佬接受采访,他笑看

文/苏杰

云清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了16岁,人生的一切都还没拉开帷幕,尚在象牙塔埋头学习。

梦里很美,有身体健康的父母,青春明媚的未来,以及,年轻的自己。

书桌前趴着的女孩眼睫剧烈颤动两下,眼角缓缓沁出一颗泪,缓缓从白皙光滑的脸颊流过。

“嗡嗡嗡……”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书桌前的女孩眼睫剧烈颤了颤,然后缓缓睁开眼睛,那双眸子一片清澈、不染尘埃。

她起身找了一下手机的位置,最后从床上的海绵宝宝下面将小东西拿出来,“喂?”

“听说你拒绝了叔叔阿姨的联姻提议,”电话里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他不紧不慢地问:“为什么?”

云清听着听着皱起了眉,看了一眼手机备注,的确是对方没错,“顾岑?”

“是我。”

“你没事吧?”

“本来没事,现在有事了。”

云清觉得顾岑说话有些无厘头,她拒绝两家联姻的提议早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难不成顾岑失忆了?

正要取笑他两句,云清望着床上数不清的玩偶和大大的粉色公主床,突然意识到太对。

云清用力闭了闭眼睛,房间内的一切没有消失,依旧清晰地映在视线内。

她转头瞧了瞧周围,将手机从耳朵上拿下来,一脸茫然。

是她的梦还没醒吗,怎么会突然回到云家别墅了?

她现在明明应该在市中心的公寓内泡澡,因为心情不错,还特意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助眠。

云清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小碎花清新睡衣,和脚上的兔子拖鞋。

这个梦做的还挺真实,她二十多岁的时候的确有一身这样的睡衣。

女孩摸了摸周围的东西,触感也很像是真的,就连书架上摆的公仔位置都和她以前的房间一模一样。

她好奇地打量着一切,看着屋里的那扇雕刻着繁复花纹的镜子,动作顿了顿,然后缓缓迈着脚步走过去。

说起来,她的二十岁已经过去很久,时间久远到云清都快不记得自己那时候的模样了。

在二十岁的梦中,她现在应该也是二十岁的吧?

女孩不确定地走到镜子前面,一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好一会儿,她吸了一口气,将手放下,缓缓抬眸望向镜子里的人影。

然后整个人怔在原地。

镜子中的人满眼惊讶地望着自己。

真、真的是二十岁的云清!

“咚咚——”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神的云清吓了一跳,转头看向门口,清澈的眸子里涌上疑惑:“谁?”

“小姐,夫人让我来请你下去。”

云清打开门看着门外的人,眸子内的光点明明灭灭,涌动着几缕复杂的情绪,“怎么了,周姨?”

周姨同她解释:“顾家的公子来了。”

顾岑?

云清这才想起那通没有打完的电话。

她刚刚太慌张,没能顾及电话,没想到顾岑这就过来了,倒是像极了他的风格。

云清软软应了声:“我换身衣服就来。”

她在衣帽间挑衣服的时候还在想,二十三岁的顾岑是什么样子的?

比起来三十七岁的顾岑,那个顾家家主、顾氏董事长兼总经理,现在的他气场会不会稍弱一些,没有那么强势和霸道?

在商场打交道这么多年,云清一心忙于公司的发展和云氏的未来,脑海中每天充斥着的全都是数据、报告,发展趋势和项目蓝图,反倒忽略了这个竞争对手的长相。

只记得不少财经杂志都喜欢将他作为封面,印上“钻石单身”四字,每每卖到脱销。

倒是刚刚那个16岁的梦,让她多多少少记起青春期的顾岑。

剑眉星目,挺鼻薄唇,张扬不羁,耀眼至极。

-

高中那会儿云清经常迟到,最怕被教导主任逮去写检讨。

每次战战兢兢的走进教室,同桌柒元就会安慰她:“别担心,顾岑今天又被教导主任抓到了。”

“为什么?”

“发展不正当男女同学关系。”

云清愣了一下,干净的眸子里不染尘埃,盛着明晃晃的疑惑:“他和谁?”

“一个学妹,长得还挺可爱的。”

“已经在一起了吗?”

“不清楚,不过这次人赃并获,教导主任看见他的时候,小学妹手里的情书都没来得及收起来~”

-

多亏了顾岑,云清才能躲过最怕的800字检讨。

和16岁时总是对顾岑退避三舍不同,云清再次梦到青春期的顾岑,竟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那么挺拔帅气的少年,轻易便可以缠住少女的视线……她当时为什么会那么抵触顾岑呢?

女孩低头莞尔,看来人的审美随着年龄而变化,有时甚至会和年轻时完全相反。

云清换好衣服下楼,第一眼就看到了阮辰枝。

四十多岁的女人脸上看不到任何岁月的痕迹,一身旗袍端坐在沙发上,优雅而温柔,带着江南水乡女子的烟雨气息。

原来阮辰枝年轻时这么漂亮,云清望着对方怔了好一会儿,才低头悄悄抿去眼角的湿润,走到沙发旁叫人:“妈妈。”

正在交谈的两人闻声转头看向她,除了温柔优雅的阮辰枝,另一人的面容轮廓也浮出水面。

面容冷峻、眼波凌厉的男人,硬朗的面部线条如刀削一般,强大的气场和威慑力在他回头的一瞬间随之传递过来,让人微微喘不过气。

云清怔怔望着穿着西装的男人,二十三岁的顾岑已经拥有这样的气魄了么?

难怪之后的顾岑会如此手腕强硬、冷血无情。

就在女孩怔怔出神的时候,顾岑望着她皱了下眉,但那丝不快转瞬即逝,男人礼貌招呼:“云清。”

微冷的声线低沉好听,将两个字念的字正腔圆、音色饱满,好似大提琴缓缓拉出的音符,强势钻入人的耳廓。

云清的耳朵突然被烫了一下,她不由自嘲,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上道,竟然会被23岁的顾岑给撩拨了。

云清稳了稳心神,礼貌回应:“顾总。”

话音落地后,客厅沉默了一瞬。

云清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叫错了称呼……看来她还不太适应自己突然变年轻的事。

阮辰枝适时打破僵硬的气氛,对女孩招手:“快来,顾岑等了你好久。”

“抱歉。”云清解释:“刚刚换衣服耽搁了不少时间。”

她说完,顾岑又皱了下眉。

“又贪睡了?”阮辰枝温声软语地呵斥她:“脑子迷迷糊糊的,越睡越傻,连衣服都能穿错。”

云清已经许久没被人这么说过了,突然听到这句指责心中颇为新奇。

“妈妈聪明就好了嘛。”她仔细望着优雅温柔、保养得当的阮辰枝,心中柔软又酸楚,没忍住对她轻声撒娇。

“拿你没办法。”阮辰枝拍拍她的手,“顾岑还有事要同你讲,你们两个说话吧,我去花房转转。”

云清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软声答:“好。”

阮辰枝走后,偌大的客厅只剩下他们两个。

对面气场强大的男人不开口,只是冷冷打量着云清。

周围的气温突然下降了几度。

怎么了?

云清不解地迎上顾岑的视线,对方凌厉的眸光瞬间射入她的眼底,仿佛可以透过眼睛看穿人的内心。

云清扛不住这种骇人的威慑,不过一秒便垂下眼帘,望向茶几上的果盘,主动开口:“顾总……顾岑,你有事找我?”

“为什么穿成样子?”对面的男人终于开了尊口,然而说的却是一句不着头脑的话,他盯着疑惑瞧来的女孩:“知道我要来,所以故意挑了这件衣服?”

衣服?

云清被他说的有些傻。

她低头瞧向自己,白色垂感高腰阔腿裤和酒红色真丝衬衫,简单又干练。

嗯…再看看。

的确没有崩开胸前扣子,也没有忘拉裤子拉链,十分完整。

云清清了清嗓子:“这件衣服的确是我自己挑的。”但故意应该说不上,她只是随手拿了身顺眼的。

云清突然想起顾岑刚看到她时就皱了下眉,听到她说换衣服时又皱了下眉。

该不会都是因为这两件衣服?

沙发上坐着的女孩想到这立即瞄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只见顾岑脸色很冷,下巴线条紧绷、双唇紧抿,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周身的温度可以直接冻死人。

但是不得不说…也很帅。

尤其衣服下面鼓鼓的,一看就知道经常健身,身材不错。

云清垂涎地想,这时候的顾岑原来这么好看?

比娱乐圈的小鲜肉还要迷人。

她接触过不少小明星,和这样鲜嫩的顾岑一对比,气质、谈吐和魄力都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之前怎么没发现顾岑的帅气呢?

云清陷入了深思…

大概是顾岑太狡猾,她只忙着提防对方的手段,没留意那张脸?

等等,她在干嘛。

她竟然在肖想顾岑?!

云清不禁瞟了一眼对面气场低沉、面若寒霜的男人。

停。

这个想法太可怕了…

女孩脸上的表情精彩纷呈,顾岑不知道她脑子里又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轻轻皱眉。

“原来你已经排斥联姻到了要用穿着表现出抵触的程度,电话也是因为不想听所以才故意不说话的,对吗?”

当然不对。

云清低头瞧了瞧,她这身衣服挺好看的呀,顾岑为什么这么嫌弃它们。

云清想来想去也琢磨不通:“我不是故意在电话里不说话的,我只是……”

她只是太惊讶了。

自车祸之后,这是云清第一次梦到完完整整的云家别墅。

而不是被大火烧毁后的断壁残垣。

惊讶,欣喜,以及想流泪的心酸、怀念,一瞬间百感交集涌上心头,不知该如何去表达、诉说。

她只会呆呆地瞧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房间,一遍遍地去抚摸、巡视,试图记住所有的细枝末节,以供日后回味。

即便这是个梦,这也是个太过美好的梦境。

云清不想醒来,甚至不敢惊扰这个梦境,只想循着它、依着它一点点往前推进,说出该说的话、给出该给的反应,生怕自己踏错一步这个泡沫便会碎裂。

“我只是参与了一个梦,”女孩认真望着对面的男人,粉.嫩的双唇启启合合,声音软糯:“一个迟早会醒来的梦。顾总,我很开心能见到年轻时的你,虽然这个你不是真的存在于我的生活,但是不得不说,你跟十几年后的自己还挺像的,都很严肃。”

一吐槽起来三十七岁的顾岑,云清就有很多话说:“你大概不知道之后的自己有多狡猾,每次和你合作我都要掉一堆头发。”

“还有,你的洁癖也很吓人,因为这个,三十七岁的顾岑仍是单身,建议你改一改。”

“中环那块地我不会让给你,睡觉之前我已经想好了应对方案,并且志在必得。所以等我醒来再见到你,希望你依然能心情愉快。”

顾岑耐心地听云清讲完,起身扣上西装一粒扣,不紧不慢道:“我已经明白云小姐的意思了,联姻的事情以后不会再有人提起,不打扰了。”说完便走了。

云小姐?

云清回味了一下这个称呼,低头莞尔,和三十七岁的顾岑念出来时简直一模一样。她没继续在客厅停留,起身前往花房。

云清想趁梦醒之前再跟阮辰枝多亲近一会儿。

毕竟梦境再好,也不能在梦里待太久呀,万一真的不舍得醒来了,云氏那么大一个摊子该怎么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学妹是神仙在线阅读第6节

    “百重宴不负盛名,这也太好吃了吧。”程维新打着嗝,坐在座位上用叉子挑着几块甜蜜的水果消食。他们已经知道桌上坐着百重宴的少东家,稍显克制地点了一桌菜。刘亿的肚子已经滚圆,仍是最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蹄筋,大吃大嚼:“要是天天这样吃,我也是不腻的。”秦柯用筷子在菜盘里往外剔花椒,闻言慢慢道:“就算从今天起

  • 任务公司应聘难[系统]考核

    第二天。金属狗在房间里上窜下跳。而小汪则在不知道哪个角落缩成一个小球。“你的身体素质勉强达标,如果你看得懂的话,这是一份体检报告。”老头将一份文件袋随意地扔在了沙发上,边往工作台走的同时便说道。“但是有一点让我很意外,你的身体表面居然存在自然态的质能,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奇怪,你的父亲也是一位协同者,也

  • [HP孙世代]极光在线阅读第七节

    尚哲得到了招新的首肯,格外的有干劲。尽管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还是飞速的准备好了面试相关的技术内容,复印好后,分别发放给阿大他们几个。几人反复看了几遍后,字都认识,放在一起全部不认识。阿四忍不住问:“小尚大人,这东西是啥啊?”“项目人太少,想要把工作干好,必须要再招新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等人投

  • 重生之渣受二三事在线阅读第二章

    季遇醒来时,在一间淡粉色的卧室,浑身剧痛。朦胧之中,耳边有人在低低说着什么,他听不清。胸口上,有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所经之处,带着丝凉意和清香。微微睁开眼,他隐隐看见一个逆光的身影,周身像镶嵌了一层光边似的,温柔且……雄壮。那身影逐渐清晰,皮肤黑沉、五官平庸甚至丑陋的一张脸,就这么直直映入他

  • 他来自十亿年前第一章在线阅读

    “两百万,以后不要来烦我了!”明月楼,三楼。林婉柔一脸冷漠的把支票拍在江小白面前。“不管你师傅和我爷爷以前有什么约定,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不妨坦白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特别是不喜欢你看我的眼神。你如果再色眯眯盯着我胸前的水晶胸针看,我就叫人把你从楼上扔下去!”江小白闻言舔舔嘴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 超神学院里的超兽战士在线阅读第五章

    四天后,新一期《EMU》上架。在一些领域相关的大大小小论坛里,有关于这期封面的话题度正在不断疯涨。【有人买了最新的《EMU》么?】1L:首先,楼主是《EMU》的老粉了,扒粉籍的退散。它在层出不穷的时尚杂志里也算是老厂牌,还是捧红过很多小姐姐小哥哥,不过说实话那风格简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啊!封面永远都是

  • 最坑战队[星际]第三章在线阅读

    “少爷,天色已晚,我们在这歇息吧。”说话的是赶车人--李鬼。李鬼是父亲陆鹏收养的孤儿,比陆川大俩岁,在陆川出生那年,陆鹏父爱爆棚的结果。李鬼资质一般,如今炼气九层,距离凝气期还遥遥无期。“下车活动一下。”陆川叫醒迷糊的巧儿。只见入目之处是一片宽广的平原,左侧是一片茂林,不远处是一个小湖。时值初夏,草

  • 第一皇储在线阅读第二章

    1.黄仁孔?孔仁黄黄仁孔,因为名字的原故,从小到大,上至父母叔伯老师,下至表兄表弟同学朋友,都沒有人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的花名孔仁黄(孔人皇),人皇啊!多么霸气的名字。不论黄仁孔如何反抗,都依然这么叫他,弄得黄仁孔后来都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去警署把名字攻成孔仁黄了。但也就想想罢了,黄仁孔这个名字可是他死

  • 任青在线阅读第9节

    “咣当”一声,燕国使者手中的酒爵掉了,美酒洒满桌几,混了菜肴,淋湿了衣衫,滴答滴答落在地上,燕特使呆呆地看着狐裘之下的女子。白色狐裘被甘皓掀开,露出了箱子的真面目——这不是箱子,是中间为铁栏的笼子。狐裘之下,铁笼中,佳人跪坐,乌发如云,如瀑,清雅美绝。此女绝美,殿中隐隐有人倒吸一口气,虞宫宫人愣愣地

  • 幻兽惊天之东窗事发

    锦绣小区。赵亦程走出电梯,便见两老站在自家门前。“爸,妈,怎么突然来了?”许爸爸审视赵亦程,平静道:“有点事顺便过来看看。”是什么事,赵亦程也不多问,开门迎接两老进家。“盈盈呢?她什么时候回来?”环顾四周,许妈妈微微皱眉。“晚一点。”赵亦程给两人倒水:“爸妈,你们先坐,我去厨房弄些吃的。”见两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