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娱乐:开局就是满级神童在线阅读第1章

2022/1/15 22:05:52 作者:大侠的侠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开局就是满级神童
娱乐:开局就是满级神童
作者:大侠的侠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昊穿越到一个四岁孩子身上,开局就是满级神童,更是自带逆天系统,玩转综艺节目。只要触碰某样东西,就能获得使用技能和建造技能。“叮,恭喜你获得神级车技。”“叮,恭喜你获得建房子技能。”“叮,恭喜你获得神级演技。”“叮,恭喜你获得撩妹技能。”李昊:???我现在四岁,撩妹太早了点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沧澜大陆,浩瀚无比,是一片属于强者的大陆,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曾有人问鼎天神,带着骄傲和荣耀走向一片属于神的净土,留下神话一般的传说。

黑云村坐落沧澜大陆西北部,是一片苦寒不毛之地,这里常年下着雪。雪花飞舞飘扬,寒风凛冽呼啸,残破的房屋凌乱的错落,几个衣着寒酸的孩童在雪地里玩耍,旁边干枯的老树被风吹下一地雪花,远处的山更模糊了。

传说,黑云村的黑道峰曾嫡落下真仙,布下九幽还魂阵,在这里逝去的人将得到重生,即使到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了,但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依然可以看到环绕在黑道峰的薄薄黑雾,没有人愿意靠近这里,这里属于死亡之地。

夜幕更临了,风雪更大了,黑道峰的轮廓依稀可见,已经有几家亮起了灯火,一间青砖瓦的小屋传来慌乱的呼喊声。

“夫君,我感觉孩子在肚子里踢腾,啊,好痛,我好像快生了。”

一位少妇痛的弯下腰,额头的汗珠滚落下来,旁边一个农夫打扮的中年男子也是急的团团转。

“我去唤戚妇人。”言罢慌慌张张的出了篱笆围成的院子。

戚妇人是个守寡之人,是村里唯一会接生的人。唤来戚妇人,男子急的在院子转来转去,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忧愁,如果他这时候能向远处看看,也许就能看见远山模糊的轮廓中矗立着俩个人影。

夜,残月,乌云,似乎是一个不详之夜。

两道人影站立在冰天雪地里。似乎好久都没有动过,雪花已经落满了两人的头颅,其中一人一袭白衣似雪,背负长剑,一人着黑色长袍,连面容也隐没在黑袍之中,看上去阴森可怖。手执一门奇兵,只见黑色弯刃在朦胧月光下发出瘆人的寒光。

“叶璇玑,今天该有个了断,十年了,今天终于找到你了”黑袍人声音嘶哑,忽而狂笑,

“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叶璇玑,当年你抛弃彩衣的时候可有想过,你想知道她临终时对我说了什么呢?”

“她叫我杀了你,哈哈”黑袍人狂笑。

“拔你的剑!”黑袍人,黑袍人冷喝道:“今天不是你身死道消,就是我亡!”

白衣男子似乎也上了年纪,这个时候他抬起头望向残月,轻叹一声“琼兄,何必呢?当年我一心追寻天道,弃她而去,实是不该...但如今她离开人世已经数年了,你还是放不下吗,须知天道无常...”

“哼!”黑袍人重重的冷哼一声,“天道!我琼万里只相信我手中的刀,刀在我手里就是我的,人也一样,彩衣虽长伴在我身边,可心中所想的却是你。”

“我恨啊!”黑袍人仰天嘶吼。“今天就送你下去见她,看你还有什么颜面。”

黑袍人忽然动了,刀锋划过长空。战斗已经无法避免。白衣到人轻叹一声,“伧”长剑已经在手。

刀光剑影中天地间一片模糊,连回忆似乎也一同消融了。

白衣手中长剑轻灵飘逸,心中忽而想起过往,那是在心悦客栈的一剪寒梅和兰彩衣在窗前音容笑貌,忽而又想起师尊的训示“璇玑,你命里劫数难逃,修道已与你无缘,你下山去历练一番吧!”

“是的,我这一生总是在逃避着什么,如今师傅不只去向?我身为掌门却总觉心中空落落的,不知何去何从”叶璇玑心念电转间,手中不知过了多少招,剑气吞吐间也无心伤人,黑袍人手中的刀芒更加凌厉了,奇兵突然亮起血色光芒,黑袍人呼吸粗重,他的血脉开始狂暴了,这是他修习的狂血刀法,在江湖市井中最常见的一门刀法,所以也很少有人将它修道极致。

“嘶”叶璇玑的手臂被划开一道口子,鲜红的血液不断流了出来,染红了它的白衣,可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也许是我该去了。此生无缘问鼎天极境,更对不起彩衣。”轻生的念头一起来就再也抹不去,就连抵抗也变的微弱,“嘶”身上又添新伤,黑袍人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也不只战斗了多久,叶璇玑已经被逼迫到悬崖边上,叶璇玑突然一发力,将黑袍人的刀锋挡了回去,雪停了,黑袍人也从狂暴中清醒过来。

叶璇玑长剑入鞘。突然感觉到好笑,“失去彩衣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伪心求道?一切都错了,我要去弥补这一切。”叶璇玑喃喃,解下长剑,纵身一跳。

那一刻,他仿佛又看到彩衣,师傅,天玄宗的弟子门人,看到了问鼎天极境的希望。

黑袍人怔住了,望着黑沉沉的悬崖发呆,一切都不是他原本设想的样子,他本想一刀结果了叶璇玑的性命。

“也许该结束了。”黑袍人终于蜕去蒙在面上的黑纱,那是一张狰狞可怖的脸,脸上一半仿佛被灼伤留下的痕迹。

“啊,苍天负我!”黑袍人怒吼狂啸,刀身一旋,将其插近自己的肚子,双眼圆睁的到在地上,然后滚落下山崖。至此,纵横江湖的一代枭雄被淹没在浩瀚在沧澜大陆,连一丝风波都没有惊起!

悬崖下是黑沉的浓雾,黑暗中也看不清是什么,叶璇玑感觉盗越来越快的下坠,如果用些许轻身功夫,也许他就可以阻止下坠之势,可他放弃了,浓重的黑雾已经压他喘不过来气,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叶璇玑的神志渐渐模糊了。

“我要死了吗?希望来世不要这样遗憾。”叶璇玑这样想着,慢慢合上了双眼。

此时,黑道峰开始弥漫起浓到化不开的黑雾,黑雾中透出红色血光,仿佛择人而噬的猛兽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猎物。

一座别致的庭院里,正在下着棋的以为白发老人,刚拿起棋子,微微停了一下。像生出感应自语:“璇玑啊,你始终是逃不过啊。”

黑云村角落里的院落,孩子的父亲抬头瞥了一眼就在也挪不开眼睛。“咦,那是?”农夫疑惑道,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或者查看远处的异常,一个人焦急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间瓦房中,微微灯光透亮而出,里边传来少妇痛苦的呻吟,戚妇人在屋中忙的不可开交。

“用力,用力,孩子快出来了。”戚妇人也焦急的声音回荡在屋中。

“孩子还没出生吗?”按照常理,这个时候,孩子应该出生了,忽而屋中传来戚妇人焦急的喊叫声“我说,啸天,快去打点热水,孩子胎位不正,难产。”孩子父亲用铜盆乘满了热水赶忙走了进去,孩子的娘正虚弱的躺在床上,已经痛的晕了过去。

戚夫人在下边收忙脚乱也不忘呼孩子的父亲出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屋中突然穿来孩子的啼哭声,孩子终于出生了,如果这个时候有高人在旁,一定可以察觉到在孩子出生的瞬间有一丝红色妖异的光芒从孩子的额头钻了进去。

“啸天啊,恭喜你,是个男孩。”

农夫松了口气,慌忙走进屋中,从戚夫人手中接过婴孩。婴孩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一双漆黑纯净的眼睛里闪烁着笑意。这个时候,知道消息的村民已经赶来道喜。小小的屋子里充满祥和快乐的,孩子父亲问过产婆孩子母亲的情况。戚妇人告诉他少妇安好,叶啸天悬着的心这才完全放了下来。

屋中来的都是有点亲属关系的人物,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一会道喜,一会要农夫摆宴招待大家。不多时,少妇醒了,起身伸手接过孩子,苍白虚弱的脸上满是欣慰幸福的笑容。

“夫君,孩子该叫什么名字呢?”少妇打量抱在怀中的婴孩,虚弱的问到。

“这?”孩子的父亲一时间不知所错,叶啸天是一个没有读过书的粗人,豆大的字不识一个,早年曾在叶家族里打理一些药材生意,后来亲人们相继离去,叶啸天在家族里的地位约来越低,渐渐萌生了逃避隐居的想法,后来在千奇山脉采摘药草的时候,有幸结识了李冰洁,两人一见钟情,也都有避世的想法,所以最终选择了李冰洁的故乡,这个荒凉之地隐居起来,过起来平凡人家的生活。

李冰洁见自己夫君一时没了主意,虚弱的道“呆子,魏来先生不是在这么,还不快去问问。”

少妇口中的魏老先生是村中唯一识字的老汉,听说早年给镇子里的大户人家的少爷当过书童。村中孩子的名字大都是魏老先生起的,平常人有什么喜庆的日子,魏老先生也不吝笔墨,题上几句。

魏老先生正做在一个板凳上吧嗒吧嗒抽这旱烟,似乎早都想到这些事情,浓烈的烟雾从旱烟管中冒出,那是辛辣的味道。

叶啸天还未开口,魏老先生发话了,“啸天,我看你家这孩子注定不平凡,刚才老汉我在屋中和我加老婆商量着明年春耕的事,去看牛的时候注意到离咱这不远的黑道峰闪烁着红色的邪光,你这孩子也正好在哪个时候出生的,这只见恐怕有什么牵连,不好说,不好说。”

围在屋子中的村民开始吵吵起来。

“是的,我也看见。”说话的是李冰洁的二哥,这位二哥虽然不是那么亲近,但总算有点亲属关系。

“男孩皮实,易生养,以我们长根那精通草药的本事,养一个娃儿不是什么问题,之与魏老先生说的什么红光啊什么的,我看有点故弄玄虚了不是?”说话的一个身材魁伟,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汉子眼如铜铃,粗犷的脸上留着一副络腮胡子。

魏先生有些恼怒,猛抽一口旱烟,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古铜烟管,开口缓缓道来“你们这糙汉,可知道黑道山的过往,听闻传说黑道山曾有真仙降临,在黑道峰设下阵法,聚集生灵魂魄,只为达冲破汉霄,扶摇直上,到达极乐净土。”

“神仙?”村民的脑子懵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魏老先生不屑的摇摇头,开口道:“这个传说是不是真已经无法考证,不过你们看,黑道峰那种黑雾弥漫那还有假,早年我随少主东行的时候也曾见过踏剑而行的修行之人,《黑云村志》也有记载外面的世界的隐士高人,哎,那可是我们凡人一生可望不可即的啊。先不说这世上是不是存在真正的仙人,且说这些年发生在黑道峰的奇闻异事还少吗?”

屋中一片沉默,就连被抱在怀中的婴孩也昏昏睡着了。众人各自在心中思量着。

“先生说的是,早些年我在黑刀山放牧的时候曾看见许多动物的尸骸。”李冰洁的二哥心有余悸的说道。

魏老先生斜了他一眼,道:“不光有动物的尸骸,还有人骨。”似乎察觉到说这些不合时宜,魏老先生又点上旱烟改口道:“好了不说了,啸天,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

婴孩已经沉沉的睡着了,红噗噗的小脸缩在襁褓中。魏老先生想了想,对着婴孩缓缓开口道:“你应运而生,命数玄奇,就叫你叶香玄吧”

“叶香玄?好啊,我的孩子终于有名字了”叶啸天高兴的将孩子举过头顶,李冰洁白了丈夫一眼。

“好名字”众人一致叫好,听的魏老头的满是皱纹的脸上也舒展开来。

众人离去。

从此时到彼时一晃过去十六个寒暑,叶香玄也长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大佬面前装逼如风[无限]之第五章

    第五章初遇两人走到外头,开始洗手,林倪拿着消毒洗手液不停在自己手套上洗,洗了再把手套脱掉,付蕾站在她一旁洗,倒也没有她洗得那么仔细,她瞥见林倪的手十分修长且干净。这样的手其实很少见的,明显平常林倪很注意卫生,比如她的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圆盖让人忍不住多瞥一眼。洗手间,付蕾忍不住道:“教授应该很重视

  • 娱乐圈之妖精养成可怕的男人

    养婴人操控夜婴,亲手杀死并吞食了它母亲。这一幕的确震撼到了徐闻跟米娅。那一刻,徐闻内心暗暗发誓,一定要抓到那个养婴人,一定要。夜婴在吞噬了白衣女人之后,就重新潜入了徐闻的影子里面,然后从影子爬到了徐闻的身上。徐闻能感受到,夜婴又变强大了。“徐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米娅此刻内心五味杂陈,她感觉今晚的

  • 泼辣小农女之血灵花现(5)

    “好冷啊。”这是王辰一路上说的最多的话,常年积雪使得这里变得很冷。等到他们来到城门外,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王辰突然注意到远处森林里有着一些动静,隔得很远也能被发现,在等待的期间,这也成了谈资。王辰正在城门口等待采药人的到来,这时,一队人马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和一位少年,只见中年人挺胸抬头,

  • 尸而不僵(综)在线阅读第五章

    温宁看着眼前好像是昏过去的姑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却突然就倒下了。要不是他扶的及时,弄不好是要摔个狗啃屎。他刚刚把她平放躺好,这实在是费了他不少劲。因为这位青姑娘穿着实在是大胆,他手放哪里都觉得很是失礼。还没等温宁擦擦并不存在的汗水,谷水青身上冒起荧光来。荧光飘飘扬扬的飞起,谷水青好

  • 综漫异界纵横之激战三(5)

    无数银鳞砸入地面,巨大声响回荡在森林每一个角落,森林中小型动物都远离这事非之地,一些大型猛兽和其他生物在外围悄悄观望。战斗区域内一片狼藉,烟尘覆盖了整个战斗的地点,瞬投下无数的银鳞将生长茂盛在这附近的原始森林夷为平地,尘埃逐渐散去只见一只背甲青黑色巨虫,包裹着人型生物躲过这一轮的攻击,青黑色巨虫慢慢

  • 囧囧往事第六章在线阅读

    “算了,算了。……有没有椅子,你把我扶上去,然后让那两个家伙隔着一椅子把我抬出去。”她只是想出去晒个太阳怎么就这么心力交瘁呢?……等到夏满舒舒服服地眯着眼躺着晒太阳时,不经感慨到,她怎么这么聪明。不管历经多少艰难,最终她还是找到了解决办法。啊哈~~她可真聪明。正当她沉浸自恋当中,无法自拔时。总有人不

  • 我!小鲜肉的魔鬼教官之赎身(8)

    离开戏班居身小院,我痛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决定。韩默拧着眉头,还是坚持那个问题,把青锄安置在哪里。“我们没有赚钱,顶多就是家里给的零用,不仅少吧还有定数,平时一点一点接济还可以,多了根本拿不出来。”“租不到房子也得找个地方,即便让人找到了也找不了他的麻烦。”回去以后我无心理会母亲的絮叨,听完她的盘

  • 白发妖师在线阅读第十节

    “骑上我心爱的小毛驴,我要去赶集……”穆耕开心的笑着因为拥有了二十文钱,这是在他不懈的努力之下获得的,她妹妹向来是一毛不拔,以前过年都是找爷爷拿钱的,那时候他是亲孙子,每年的压岁钱基本上是穆容的一倍,而且还有明里暗地的多给他一些,所以他享受着土皇帝的尊贵……现在爷爷死了,他以前也没有存钱,再也没有人

  • 做妖有点难第10章在线阅读

    特此事先说明,几灵原本世界的能力排序:初入境——平转境——主入境主之境分为两类,天地主境而后便转入一段难进难退之境,叫做两全境之后通元境,越灵境,至达境……(这和未灵世界的法则不一,所以,也根本毫无关系)而且,奉劝一句,这个不会过多出现……“少主,你没事吧……”“没事,我们来此不是来杀人的……”虽然

  • 大唐:朕乃李元吉第五章

    观唐看着手里最后的一份礼物,又悄悄转头瞄了一眼隔壁打野,嗯,在很认真地打排位,那等他排位打完再给他吧。不知为何,在他把礼物收起来后,莫名感觉隔壁敲键盘的声音响了很多,观唐挠了挠头,大概是错觉吧。五点整。经理和教练走了进来。“好了,快收拾收拾,我们要出去吃饭了。”训练室里响起了欢呼声。辅助火速关了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