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英美]每天都有新恋情之第五章(5)

2022/1/14 23:41:39 作者:萧酒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英美]每天都有新恋情
[综英美]每天都有新恋情
作者:萧酒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受了男友的求婚后,爱莉希亚·斯坦,从复联辞职,可能是她辞职的方式不太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大佬们,纷纷领着手中的萌包子敲响了她家的门。“抛夫弃子了解一下?”爱莉希亚:?????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多点绿,微笑——BY伪装中的未婚夫呵呵,还是弄死那群野男人吧——BY撕去伪装的未婚夫男主基妹,1v1,平行世界设定(本世界就是个平行世界)男神女神属于大家,平行世界会有各种设定变动,谢谢理解***苏文,轻松风。平行世界的时间线不一定,故事线不一样,人物性格不一定,人物经历不一样。胆子有多大,脑洞

不一会儿,阿一买来面具,一个红色一个绿色,阿一将红色的面具交给乔琅,“公子,给,还别说,这里的面具挺好看。”

“既然是文雅之地,想必此间主人也不会弄些有碍观瞻的面具来降低格调。”

乔琅勾起暗线,将面具戴在脸上,“走吧。”

说完,抬脚进了写意天。

“公子等我!”阿一也连戴上了面具跟了上去。

写意天外面只是简单的两层木楼建筑,没有什么特殊的,看起来普普通通,连一些酒馆都比不过,而进来后才发现别有洞天。

以特殊的屏风为遮挡,一楼的大厅分为三区。

书画区,书法区,诗词区。

而每一区的布置不尽相同,但却如同写意天的名字一样,一墙一室皆是再写意不过。

乔琅对书画感兴趣,进了书画区,书画区布置典雅,壁上贴了不少大家作品,有的三三两两立于一副鱼游荷下图前讨论着,甚至有一名背着书箱的书生直接平坐在地,现场临摹。

“公子,我们过去看看?”

“也好。”乔琅点头,走过去了去看。

那书生只顾埋头临摹,一笔一划极为认真,很快便描绘出了轮廓。

而后书生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微微皱着眉头不再落笔。

旁边观看的文人窃窃私语,“怎么不继续了?”

“若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临摹品,这个书生可真是厉害啊。”

他们的声音放得极低,怕扰了这名书生的神思。

在这里文人们追求的并非名利,而是一种境界的领域与升华,虽说文人相轻,但对于无碍利益的有才者,还是颇为宽待的。

隔了屏风,另外一边有人谈诗论词。

低声细语,气氛悠然闲适,丝毫没有嘈杂之意,和书画区泾渭分明。

让人心静安宁。

有做书童打扮的少年穿行于中,手捧木盘,上有清茶糕点,有人饿了渴了便会对其招手,取了东西后从袖里摸出银钱放在木盘里。

一楼无座,二楼设有包厢与木椅。

乔琅回头对阿一道:“阿花,来,我们上二楼。”

“公子……”阿一对这个称呼已经没了脾气。

另上二楼要给予银钱,乔琅付了之后,施施然寻了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寒风从窗外吹来,淡暖的阳光落在浅红色的面具上,似骄阳下林中的溪水,缓慢的流淌铺出带着暖色的画卷。

红色的纱帘被风扬起一角又落下,他听着这些人的声音,却是侧头看着窗外来往的人流。

阿一没有打扰。

他知道殿下喜欢这样的“安静”。

耳闻书声,目观人。

这原本就是殿下的生活。

到了午时,日头当中,阿一看着殿下撑着脑袋阖着眉眼的模样,轻轻叹了叹气。

若不是身中散仙丹,殿下身体何至于如此虚弱,只盼早日能得解药。

可解药在大樊王室,这才是最难办的,而给殿下下这药的人,阿一忍不住在心里碾着那个名字。

裴穆。

就算借由乔大人的手去接近大樊王室的人,也不可能短短时间里一蹴而就拿到解药,倘若拿不到解药,哪怕有缓解毒发的缓生丸,几年之后,殿下也会慢慢丧失行动能力,终日呕血不止,且疾病缠身……到时候,殿下还能活多久?

这样一想,阿一全身冰凉,将那人恨得更为彻底。

这时候乔琅睁开了眼,哑声道:“阿一。”

因为刚从假寐里醒来,他的声音还有些朦胧,“去帮我拿一些糕点来。”

听见吩咐,阿一收了那些想法,低声道:“我这就去,公子稍等。”

说完,他转身下楼去拿糕点,结果下楼的时候,因为心里有事撞上了人,阿一当即道:“抱歉。”

“无碍。”耳边响起了对方温和的声音。

阿一抬头。

说无碍的是一名穿月牙长袍的面具青年,在他身边,另外一名青年身穿蓝色缎衣,俩人皆是身形修长,观周身气质不似寻常之辈。

阿一道了句谢,下去拿了糕点,又想殿下肠胃不好,只吃软糯粘稠的糕点对身体不行,出了写意天去买一些米粥。

而那二人已经走上了楼,坐在了乔琅身边。

乔琅刚吩咐完阿一,倦怠的闭上了眼睛。

模模糊糊中听到脚步声,却不像是阿一的,心想大概是别的人也恰好坐到这里。

“许久不来这写意天,还真是放松自在啊,殿……瑾瑜,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画作没有。”

月牙长袍的青年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低垂着眉眼看一楼的境况。

青色缎袍的抚摸着下巴,微眯着眼观察,不一会儿,他手中的折扇点了一个方向,“我看那书生临摹的好像是魏大人的画作。”

魏清闲身任礼部尚书,司礼仪文教,画得一手令人称赞的花鸟画。

他眼力好,那书生刚刚临摹完起身将画展开,看见了一半。

“临摹的不错,就是差了点灵气。”长孙瑾瑜开口,显然不是很感兴趣。

二人讨论了一会儿,阿一也回来了。

写意天禁带油腥之物,好在他买的是清粥,并未被拦。

“公子。”他走过二人身边,掀开红色纱帘。

纱帘被掀开后,金黄色的阳光漫了过来,二人显然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回头去看。

“我去了外面给你带了清粥,先喝点清粥再吃糕点,这样对胃好一些。”

阿一弯身将清粥糕点放在桌上,退了两步。

他这一退,二人也看见了那位公子。

看起来有些病弱之气,抬起的手指过分的苍白,宽袖落至手肘,露出手腕上的青色血管。

应是多病之人,但仪态却很是优雅,非一般人家能够培养出来。

二人打量间,于那位公子对上目光。

那位公子对他们颔首,隔着面具,他们也能感知到对方在笑。

温似清风明月。

长孙瑾瑜一怔后,也下意识的笑了下,颔首一点。

“刚才不知这位公子在这里,和友人的谈话,想必扰了公子。”

“无碍,我明明察觉有人过来,但是身体困倦的很,提不起力气来出声提醒,错在于我。”

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带着一些虚浮,但是却因这层虚浮而使的原本就好听的嗓音多了些缥缈之意。

长孙瑾瑜旁边的顾意之来了兴趣,出声询问道:“这位公子是……”

“无名之辈罢了,”乔琅轻声回,“不值一提。”

怎么看也不是无名之辈,关是气度也丝毫不逊色于王孙之流。

顾意之心知对方不愿暴露身份,也不再追问,长孙瑾瑜却是道:“相遇即是缘,在下第一眼看公子便觉得亲切,萍水相逢下,公子可愿与我们共饮几杯?”

“我身体不胜酒力,恐怕要让二位公子失望了。”

顾意之却已经招手叫来做书童打扮的年轻小孩,将一两银子放在桌上,“麻烦这位小童帮我们取一壶酒来。”

小孩收下银子,拱手后转身去取酒水了。

许是因为受过培训,看起来沉稳的很,行走之间并没有一般孩子的莽撞。

顾意之回头,“酒要来了,公子可约?”

那人似无奈的笑了笑,按住了旁边要说些什么的随侍,“二位如此盛情,那我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他起身,朝这里走来坐下。

而那随侍也将桌上的东西端到他面前,声音有些劝慰,“公子,还是先喝一些清粥吧。”

长孙瑾瑜道:“公子胃不好?”

乔琅手指捏着勺匙,在瓷碗中轻轻搅拌,近乎无声,“幼时饿伤了胃,见笑了。”

长孙瑾瑜点头,若是这样,那酒是不能再喝了,“那我们以茶代酒,如何?”

乔琅含笑回道:“若是以茶代酒,自然是极好不过了。”

将酒送上来的小童又收了几两银子,顾意之让取一些上好的茶水来。

小童面露喜色,却很快收敛了,拿了银子后转身下楼去取茶水了。

阿一站在旁边,顾意之让他坐,他摇头拒绝。

顾意之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喝着清粥的青衣公子,如此讲究主仆之别,恪守仪礼,到底是哪家的公子,难道是今年新晋燕城的权贵?

总而言之,不管是谁,值得太子殿下交好的就对了。

——

——

到了未时末,乔琅见日头偏西,起身拱手道:“出来太久,该回去了,不然家中亲人怕会担心,这次与二位虽萍水相逢,却已惺惺相惜,若是有缘,他日许会再次相见。”

长孙瑾瑜许久没遇到能和自己如此契合之人,自觉不过聊了一会儿时间就去了大半,又听对方说他日有缘还会再见,心中生出结交之意。

但仅仅一次见面就要结交未免有些太过武断,他的身份注定不能草率,长孙瑾瑜只得将那念头压了下去,回道:“正好,我们原本也快要离开……”

两相别离。

出了写意天,阿一询问:“公子,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乔琅伸手摘下面具,将面具递给阿一,短暂思量后,他温声道:“给阿濡和母亲带一些东西回去罢……以前我偷溜离家出去玩,回去的时候总会给阿鳢捎一些小东西回去。”

每次收到那些东西,小姑娘都会开心的转圈,然后扑进他的怀里,仰起小脸,笑容灿烂。

“我就知道皇兄对我最好啦!”

念及往事,乔琅闭了闭眼,手指微微握紧,面具的暗线将他食指勾出一道鲜明的红印。

天下纷争,输者避不了血流成河的宿命。

父王、母后、阿鳢只是其中之一二,而在那看不见的深沉黑暗里,有着更多无辜之人的呐喊与绝望,那是无法述清的罪,连成没有光的夜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古代卖珍珠奶茶在线阅读第8节

    “这些大哥们也是职责所在,姓刘为了一己私欲也不能这样的为难这些大哥们啊,做人怎么可以这么厚颜无耻?”这几个家丁对刘文兵的好感不错,很富有正义感的年轻人。他们只是家丁,跟姓刘的无冤无仇,纯粹是因为家主的命令。如果有姓刘的混进来,一旦被家里发现,第一个被追究的就是他们这些家丁。见到有人这么体贴他们的职业

  • 仙器炼成后第7章在线阅读

    掌灯时分,佳人宾朋如期而至。小刀没去前院,闲着就拿吃过的西瓜雕了个好看的瓜皮灯笼,找了蜡烛来点,摆到晓月眼前,“送你。”晓月捧了瓜灯对着小刀傻笑,第一次收着这么好玩儿的礼物。薛北凡刚刚被小刀拍了一顿板砖,正收拾院子呢,看着俩丫头说笑,摇头——这颜小刀性子也冲点儿,似乎喜欢锄强扶弱。“柴子耀已经到了,

  • 终极神医在线阅读第六节

    “叶辰你冷静点,他是星灵境三期,你并不占优势的。”凌锋急忙起身,几步闪至叶辰身旁,在后者出手后的瞬间死死抓住他的胳膊,拼命把他往后拉。“这家伙……竟然看透了我的境界?”陈逸心中瞬间升起一团疑惑,仔细看了凌锋几眼,但仍然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凌锋你别拦着我,看我不收拾他!”暴怒的叶辰不停地挣扎着。“你疯

  • [综武侠]我发现自己换人设了第六章

    夜黑的浓烈,邵景淮一路无阻,开车回到住处。他停好车,解下安全带,侧眼看到了白以橙留在中央扶手处的纸袋。略一思索,他伸手提起纸袋,然后下车。回到一个人住的住所,邵景淮随手把纸袋扔到了沙发上,走到厨房的冰箱前拿出一瓶矿泉水,扭开瓶盖喝了几口解渴。寂静的房子只有风从没关好的窗户传来的声音,带着窗帘翩翩起舞

  • 百次飞升之雀食奇谭

    三天后,末时,花开院。“晴明大人,您在想什么?难道您还是很在意自己失去记忆的事情吗?”晴明在庭院仿徨的身影吸引了小白。“并不是,我刚刚是在考虑神乐的事情。”晴明对此并不惊讶,像是想到了一样。“神乐大人?就是您失忆的那天领回来的那个神乐大人么?”小白摆动着尾巴,耷拉耳朵,向晴明吐吐舌头。“神乐大人是个

  • 从急诊科开始神医之路反手就是一爪子(1/3)

    一个直播界的大网红,手艺怎样?做出来的东西能吃吗?李豪脑袋有些抽抽的疼,努力的回想着。他以前有关注过缇莫的,但是记忆太久远,有些模糊了。据网上说,似乎、好像,厨艺还不错?在李豪发愣的期间,缇莫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听到玄关处的动静,李豪赶紧回神,跑出卧室,看着似乎要出门的缇莫,“喵?”这是要去哪呢?“我

  • 仿品与仿品审神者在线阅读临时任务

    理想要冲榜了,在今晚,大家有空的支持啊一定!今天第四更!还没收藏的就注册个号收了吧,有花的也投点,叩谢!*********“狗日的!”柳之博狠狠的把拳头砸在地上,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觉,战士们的死伤清晰的发生在望远镜里,自己却有劲用不上。团部参谋长胡光也是同感,但同样的无可奈何,现在组织人员去抢救,只会

  • 神级应用宝在线阅读第七章

    “你......”在贾赦刚说的时候,贾母就叫所有的人下去了。只留下了王氏贾母在心里骂了贾赦几百遍了,王氏在心里也是震惊的。王氏以为这些事只有自己插了手,没想到贾母也插了。为贾母的心恨,感到震惊。同事,也庆幸贾母偏疼小儿子,自己嫁贾政了。也把对贾母的警惕提升到了最高级别。“好,这个我答应,你继续说”。

  • 仙姬为后:傲娇帝君别太狂撩人

    在林月光饥渴的眼神攻势下,纪深海终于宽宏大量,把那个没糊的赐给了林月光。两人一人一个托盘,纪深海吃了一口,起身去厨房取番茄酱,吃Omelet他还是习惯加些酱料,他记得林月光也很喜欢番茄酱。回来一看,林月光的盘子空了。纪深海:“......”他淡定的给自己挤了酱,慢条斯理的用刀叉切成小块,在没吃饱的林

  • 修仙之还没出生就修炼在线阅读第四章

    三个汉子听得来人叱骂,赶快就转过身来躬身施礼:“小人参见西院侍卫长!”任春好奇地向门口望去,只见新来的那人有个二十四、五的样子,眉眼俊秀,虽不是特别的出众,却也是身形高大,周身都围绕着一团的精气神。他也是身穿一套深蓝色的劲装,但仔细看,这劲装的两袖上却暗绣有绕臂的金钱豹纹。他腰中斜挎着一口腰刀。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