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王与吸血鬼侍从在线阅读第4章

2022/1/15 0:34:57 作者:朝光夕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与吸血鬼侍从
王与吸血鬼侍从
作者:朝光夕月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写的是灵异治愈风,也是冷门的文章,有着不同古物的故事,带动着我那个笨蛋总裁受和天才养鸭户攻一起感受世间的温情。国王攻x吸血鬼受——西幻遗迹级恋爱!身为吸血鬼的爱乐斯很讨厌自己的身份,他得到永生却认为自己【只是一只怪物】。无情父亲的抛弃,温柔母亲的离逝,现实的残酷使他失去活着的意义。偶然间他得到疑似神下达的任务,与无能的国王伯特相遇,并改变伯特变成吸血鬼王的命运,他偷瞄了伯特四千年,不知不觉被人类的伯特所吸引。在第四十次重生,伯特主动靠近他,他强势侵入爱乐斯平静的生活,并渐渐喜欢上爱乐斯

窗透初晓,日升云摇。

陈云昊四仰八叉躺在炕上,鼾声如雷。

昨晚也不知道练到几点,本着劳逸结合过犹不及的态度,他也没太难为自己,体力耗差不多便回屋休息了。

就是本来还打算早上起来接着练练,可谁成想,睡久了宿舍狭小板床再回到偌大的炕上睡,这一觉是真得劲儿啊!早起是不可能早起的。

“砰砰砰!”

屋门被从外面敲响,老妈站在门口喊道:

“云昊,麻溜起来吃饭了啊!”

陈云昊翻个身,迷迷糊糊回了句:

“不吃了,再睡会……”

“睡一天了还睡!你不考试啦!现在,立刻,马上,赶紧给我过来吃饭!”老妈语气严厉了几分,甩下这话就走了。

听着门口哒哒哒渐渐远去的脚步声,陈云昊猛然惊醒。

歪日,老妈刚才说什么?

不对啊,应该还有一天休息时间啊!他摸出手机看了眼,眼睛瞬间瞪溜圆,日历显示已经是六月十号,正是武考的日子。

好么,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而且最痛苦的还是,眼睛一闭一睁,就要考试了。

“握了个大草!”

陈云昊大呼不妙,自己竟然就这么宕机了一整天?他噌的窜下炕,赶忙洗洗漱漱换衣服。眼瞅着这都七点半了,马上九点就要开考,得亏家离市区并不是很远……

一阵鸡飞狗跳后,全家人收拾妥当,整整齐齐挤了一车,开始向市区进发。紧赶慢赶,好算是没耽误时间。

站在考场大门前,看着稀稀拉拉的考生走进考场,陈云昊还有点精神恍惚,睡丢了一天感觉实在不太好。

“你咋了?”看着陈云昊在那愣神,云纤不禁关心了一句。

“哦,没啥,就是感觉时间过得挺快的……”

“二哥你看……”云纤抬起小手,指着不远处正向这边打招呼的几人

“那是你同学吗?”

迎面走来三男一女,男生……不说了,重点是唯一的那个妹子——身着一条白色复古泡泡袖连衣裙,一头齐肩短发清爽利落,杏眼琼鼻,颇为吸睛。这妹子还没走近,脸上便泛起了明媚灿烂的笑容,两颊陷出对小酒窝,看起来娇俏可人。

“出……出现了!小白菜!姐你快看!”云霄在一旁抓着大姐手臂一阵摇,云依抽出嘴里的棒棒糖,缓缓道:

“看到啦看到啦!诶,云纤,别楞着过来过来!”

“我跟你们说啊,根据咱掌握的情报……”

大姐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拉着弟弟妹妹好一阵嘀咕。

陈云昊一脸懵:什么小白菜?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昊哥,你可算来了,咱几个等你半天了!”

正说话的是个剃着板寸的男生,长得阳光精神,就是脚蹬一双千层底,嘚嘚嗖嗖六亲不认的步伐显得特二,像极了没绳栓的哈士奇。单看这身打扮,没人会把他和凤城这旮沓数一数二的富二代联系到一起。

“霍阳,你们这下可真是解放了哈。”陈云昊笑着回道,转身看向车旁站着的家人,介绍道:“这是我爸妈,我姐我弟还有小妹……”

“叔叔阿姨好!”众人异口同声。

“诶诶你们好你们好……”陈父陈母乐呵呵回应,目光却是时不时打量一下那个漂亮妹子。

“额,这几位是我室友。”一句话略过三个欢脱的男生,陈云昊赶紧介绍起唯一的妹子:

“这是我们班长白蕊,妥妥的学霸,保送京华大学,平时在学习上对我挺照顾……”

老妈笑道:“诶呦这孩子真漂亮,学习还这么好!”

白蕊脸蛋微红,赶忙道:“应该的应该的!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经常借他抄抄作业啥的。”

额,好像说错了什么?

陈同学默默捂脸:班长大人,你平时学习的智商都哪去了?

众人尬聊兼商业互吹一波后,陈父便道:

“云昊啊,既然你同学来陪你了,那我们就不陪你进去了啊,不用紧张,正常发挥就好。”

陈云昊撇撇嘴,说的好像你们是专程过来陪我一样,还不是要去逛街!

“知道,我走了!”

陈云昊抹身就要溜,却立马被老爸叫住:“诶你等会!”

陈同学默默叹了口气,恋恋不舍地从裤兜里摸出张银行卡递给老爸。

“密码我生日……”

看着幸灾乐祸的弟弟妹妹,陈云昊面容愁苦:“我说,多少给我留点。”

“行了别在这杵着了,赶紧进去考试吧。”老妈挥挥手,催着他赶紧进去。

钱到手就赶人,过于真实。没走多远,再回头看,五人一车早就没了踪影。

真行,花我的钱,不带我玩。

“我说昊哥,你在家里这地位也太感人了。”旁边一带着厚厚眼镜的瘦高男生,拍着陈同学肩膀打趣道。

另一个胖子笑嘻嘻接过话茬:“想不到昊哥也是个顾家暖男啊,我都心动了,大哥,你看我美么?”

一边说一边还耸了耸肥厚的肩膀贴着陈云昊蹭过去。

陈云昊果断轮起巴掌将其扇到一边:“岳群,就你这损色,早晚得挨削。”

胖子讪讪一笑:“这不是有凤城小霸王,社会我昊哥罩着嘛,老林你说是不?”

徐儒林也就是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嗤笑一声,不搭理他。

“诶我说,咱这关注点好像有点偏了啊!”

霍阳笑呵呵跟上前,搂着陈云昊脖子道:“昊哥,咱姐是越来越漂亮了哈!”

老林在一旁不解道:“你以前见过?”

“实不相瞒,高一咱班开家长时会我就见过,当时我就知道,昊哥这朋友,我交定了。”

“呵呵,漂亮能当饭吃?二十多岁无业游民,整天宅家里,我都怕她嫁不出去。”

“那啥,我……”

霍阳刚想接茬,却又见陈云昊盯着他,冷冷道:

“不过,雨女无瓜。”

开玩笑,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当我姐夫?死了这条心吧!

霍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虚的摆摆手:“误会误会,咱哪能有啥非分之想呢!”

白蕊在一旁听的俏脸泛红,心中倒也在感慨:天呐他们一家颜值真的好高诶!

除了那个叔叔。

“云昊,你武考准备的怎么样?我们班就你一个武科生,咱们大家可都盼着你能拿个全市武状元呢!”白蕊抓住机会扯开话题,不让漂亮姐姐的话题继续下去。

“放心吧,咱这实力稳得很!”看着温婉可人的白蕊同学,陈云昊自信一笑,倒也是发自内心感激,说起来,这些年也多亏了班长大人帮助。

学武不过是高三时才半路出家,偶然一次机会发现武道天赋,被学校的武道老师看中,这才转型武科生。

诶,现在想想,以前除了帅还真是一无是处啊!三个室友学习也都是菜鸡,全靠抄班长大人作业才挺到高三……

几人吵吵闹闹走进考场,武道考试不像普通高考那般严格,除了体育场、武道馆等规定考试区域不许外人进入,其他倒是没什么限制。

学校里人群越来越密集,大部分其实还是陪考的家长,真正的武科考生并不多,整个凤城加起来也不过千把人。

当年武道刚复苏时火的一塌糊涂,对比之下到了如今,考武科的人就有些少的可怜了,也不难理解,现在的孩子,且不说练武颇为重要的天赋如何,有几个愿意受这份累的?有多少人能真正够沉下心来吃这份苦?

说自己学习也苦也累的大部分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如走入社会后,许多人都会发现其实所谓的寒窗苦读,真算不得什么。

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幸福。

虽然武道刚兴起时轰动不小,不过时间一长新鲜劲过了人们也就不再当回事。

哦,武者啊,你强任你强,现在都核谐法治社会了,个人武力再强有什么用,你又不是神仙,上不了天。

况且武者也没什么特殊待遇和社会地位,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一种新兴职业罢了。虽说学武之后当兵或是去一些相应的官方部门做公务员,福利待遇也还可以,但大部分人……

要我练武?那不可能,练武多累,打打杀杀哪有坐办公室舒服。

所以,一般都是学习没出路的才会考虑学武,而且志愿还要排在各种技校后面。

……

上午九时将至,考生们陆陆续续进入体育场集合,等着即将开始的体能考试。

武考分两大部分,上午测体能,下午考实战。

陈云昊将背后剑盒解下递给霍阳,对众人笑道:“一会是测体能,你们先到体育场外围的看台上歇着吧,注意别错过我的精彩瞬间啊!”

“那肯定不能错过啊!”

“昊哥六六六!”

“亮瞎他们的狗眼!”

“云昊,加油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勉励了几句,陈云昊告辞,大步流星走进考区。

烈阳当空,塑胶跑道上热气腾腾,多个考核项目将同时进行,一千来号人被按编号分到八个区域,分别准备考核不同的项目。众考生立在场中等待,不多时就有人开始因为酷暑难耐而怨声载道。

陈云昊倒是无所谓,生活中处处都是考验,连这点苦都吃不了,还哪来的脸习武?闲来无事,他便开始悄悄打量着那边正在准备忙碌的工作人员。

全国武科考试都是由各州府直接统管,这些考试工作人员皆隶属震州府,他们统一穿着黑白水墨风制服,一个个目光犀利,鹰视狼顾,走起路来下盘稳健,脚步轻快无声。

“都是练家子啊!”

陈云昊不由得在心里感叹。这些人让他隐隐有一丝压迫感,虽是炎炎夏日,他们身上却好似散发着一股寒意,让人打远一看就不禁畏惧几分。

“这些人应该都见过血,就是杀过人也不是不可能。”

虽说如今明面上一派祥和,可盛世之下的黑暗处,总归还是有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凶险斗争。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世界从未和平,只是有幸生在了和平的国度。

对于学武之后的未来,陈云昊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砰!”

正想到这,一声发令枪响打断了他的思绪,原来考试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了。

第一项百米短跑,主要是测试考生爆发速度,八人一组,每组可测两次,取最高分录入。

测试很快,时间不长便轮到他上场了。陈云昊活动活动手脚,大步踏上跑道。而不远处的看台上,几人也开始激动起来。

“来了来了!昊哥要开始秀了!”

三男一女睁大眼睛,紧盯着跑道上那个……emmm有些吊儿郎当的少年。

胖子不禁吐槽:“我知道他秀,可这不当回事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种放弃挣扎的感觉。”

老林同样很无语:“怎么说也是高考,他估计是想让自己放松一点。”

“切,以昊哥的实力还用紧张?等着瞧吧,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全力以赴是啥样呢!昊哥~加油!”

霍阳倒是信心满满,对着下方一阵破音呐喊,惹来周围一片鄙夷目光。

陈云昊循声望去,自信的笑笑,冲几人打了个手势。然而就在这时,发令枪却陡然打响。

陈云昊:……

看台四人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改变了社会风气在线阅读第4节

    曾经在大学时期张铭就相当厌恶那些弱智一般的辅导员之类的角色,一天没事就知道查寝室,还折腾出一堆什么桌子上不能放东西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的傻逼规定。“估计这货在大学也是天天干这事吧?如果他有那个智力上大学的话。”如果是上一世的话,张铭或许只能憋着气去打扫,可是如今的他却是根本没有必要在意童甄了。以他现在

  • 帝国建立者在线阅读第4章

    “……”吴函第一次怀疑自己的智商。怎么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啊啊啊!“怎么了?进来试镜吧。”严君然走到一半发现吴函没跟上,回过头来看他。“你也一起来吧。”指魏潇白。于是三人尴尬而沉默地走进试镜室。魏潇白几次三番想开口,但最后都憋住了,脸上的表情时不时扭曲,充满幸灾乐祸。“呼——”一个女孩猛地冲进房间,“

  • 传说总裁会克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许倩在浴室里洗澡,洗得热火朝天,手机搁在盥洗池旁边的台子上,音乐声震耳欲聋,把哗哗的水流声都给压下去了。傅允礼被吵得头疼,这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他睡隔壁时一次也没听过这么吵的声音。许倩这还算好的,没跟着一起唱,这要是唱起来,屋顶都给掀了,当然,这其中也存着些故意的成份在里面。最终,傅允礼受不了吵,他也

  • 大明臣满园春色太刺眼

    虽然无忧时时抚着自己微微麻辣的双唇,时时在脑中将慕清朗的名字骂了千百遍,不过她心思单纯,很快就沉沉入睡。一夜好眠,便让秋瞳早早地叫了起身,今早要陪父亲用早膳,可是无忧见她几次偷偷回头,又匆忙转头勾上纱帐,就是没有说话的样子让她很是郁闷。其实打死秋瞳她也不敢直接说,昨晚,慕清朗悄悄找到她,说只要她配合

  • 灵狐妖妃:邪性鬼帝宠上瘾第2章在线阅读

    周一的早上比平时忙了很多,“小文,你可是回来了,这个月忙死我了,”她的科长姜若华有点夸张地说,其实就是没人端茶送水了,不习惯了。文琦所在的法制科基本上就是审计局里最清闲的科了。科里一色的女人,除了她剩下的两个都有些背景,郝梅的丈夫是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她也不知真病假病,反正常年在家休病假,不上班。科

  • 我的女团二代在线阅读第8节

    林枫拿起了紫剑,没有体会到抗拒之意。有了肉身没光团提供能量了,紫剑都拿不起来,使出了全力才移动了一丝而已,这让林枫有了一线尴尬。林枫只是手触摸上去,再次吸收了两种不同力量,肉眼可见的黑色和紫色进入了体内,而绿色的则是体内自动产生。只是身体有点变得虚弱了一点,突然感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痛,停了下来后。在

  • 小桔第四章在线阅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气氛这般尴尬。顾楚和主角攻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会面仪式,两人对视两秒后,还是顾楚率先移开目光,并迅速决定当做一切无事发生。他一个偏远星球出身的贫穷Beta怎么可能认识秦墨渊的脸?他只是一个听说秦墨渊很厉害很牛逼的土鳖新生而已!顾楚从善如流地转头,语气轻柔地问李晓,“你眼睛怎么了?

  • 勇者大陆之奇幻冒险之准备礼物(6)

    无论如何坚持到底在爱赵子轩这件事上新竹已经低到了尘埃里新竹:你走之前我想送你一个礼物,可以吗赵子轩:什么礼物新竹:先保密,哈哈赵子轩:不要浪费钱送我礼物了,我也拿不走新竹:要送的,生活要有仪式感的嘛赵子轩:败给你了,说不过你新竹:哈哈就这样决定了哦,我现在就去买礼物,你是晚上几点走?赵子轩:晚上九点

  • 美女总裁俏媳妇第二章在线阅读

    浴室的灯也许该换了,阴沉沉的,照的人心里生出莫名的冲动。小贼很配合地脱了衣服,坐在浴缸里,抬起头用同样湿漉漉的眼睛瞧着画家。画家动作熟练地放水、调水温,顺手揉了揉小贼的头发,发质细软,手感很好。等画家站在浴室门口准备关门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的小贼唤了一声。他说:“哥,你别走。”莫名的冲动催着画家重新

  • 纳博史诗在线阅读第6章

    我与死刑犯一起度过的日子(四)杨大员闪了。被抢的人和基他三个抢劫的人扭打在一起。闪到一旁的杨大员也没闲着,他拿着****对准路人,警告路人不要管闲事。杨大员一伙人抢劫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有几个人硬要往前冲,来帮那个被抢的人。这几个人是被抢人的同伴,是走在他后头较远的朋友,还有老婆、孩子。杨大员见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