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小小的雨林第5章在线阅读

2022/1/14 23:57:53 作者:暴躁的霸王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小的雨林
小小的雨林
作者:暴躁的霸王龙来源:晋江文学城
舟小小最近出现了一个很尴尬的事,作为一个大三学生,最近因为疫情在家上直播课,本来平时讨论都没开过麦的,但因为有个小组作业今天不得不开麦,结果全班就听见我这边的麦传来了一句:“老婆,我内裤呢,帮我拿下内裤”并且,伴随着浴室哗啦啦的水流声………

在东北来讲,一般村子称呼为屯子。

就像平时两个不认识的人话聊天,第一句就会问:“哎~你家是哪个屯子啊? ”

“俺们家前郭的,你们家呢?”

“啊~我们家盖王屯的”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熟悉了。有的时候我就会想,这是不是就是东北人自来熟的天性了。

我们的屯子不大,也就百来户人,还是那种前面一个屯子,后面一个屯子组合而成的,屯子中间有条小河,河不深,但是到了夏季来洪讯的时候差不多就把一个屯子分开了。

听我爹说,以前他们都是夏天洗澡的地方,一群光屁股的娃娃从早玩到晚,什么时候奶奶喊他回家吃饭,才意犹未尽的往回跑。

这一天,下午四点多钟,奶奶已经在准备晚饭了,爷爷正蹲再灶坑前面,一边凑火,一边吧唧他的大烟袋,我爹和两个姑姑在玩‘跳房子’的游戏。

村长儿子马大刚浑身是泥的来到爷爷家,一进门就喊:胡大爷在不?我爹出事了,快来我家一趟,胡大爷。

爷爷一听,出事了,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咋的了,大刚,你爹咋的了?出啥事情了”

“胡大爷,我爹去山里开小片,不知道咋的了,回来之后就开始抽抽,最里面还冒白沫,那样子老吓人,你快去给瞅瞅吧,我妈去找王大夫了,王大夫也没查出来啥毛病啊”说着说着,马大刚就哭了出来。

“孩子别哭,大爷跟你过去瞅瞅,别哭了,淑琴啊,你先整饭,我和他过去一趟,臭小子,别玩了,给你娘凑火去,走,大刚”说着,爷爷就出了门

村长家在前屯子,爷爷家在后屯子,前面说过,屯子中间有条小河,把前后分开了,刚才村长儿子马大刚急急忙忙的往爷爷家跑的时候,扑通的一声摔在了泥里,事关他爹,也没管那么多,现在这往回一走,才想起来疼劲儿,一路上龇牙咧嘴、哼哼唧唧的,并且还一拐的一拐的在前面带着路。

到了村长家后,村长媳妇做在炕沿上,双手一个劲儿的给那抹眼泪。一身白色褂子的毛大夫坐在地上的凳子上面。村长马三的手上扎着一瓶点滴(消炎药水),就直挺挺的躺在炕上,隐隐的还能看到嘴角还有一些白色的沫状液体,脸色发青,不时还抽搐一下。

爷爷走上前,用手扒开了村长的左眼,没有眼仁儿的眼珠子一直在向上翻,爷爷又扒开右面的眼睛看了看,还是一样的状况,爷爷低低的默念了句什么,在场的人谁也没有听到,反倒是村长的反应非常激烈,身体一下子就蜷了起来。

这时,村长的眼睛也睁开了,但是依然是向上翻动的,没有瞳孔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爷爷,嘴里面还发出哼哧哼哧的声音。

这一下可吓坏了坐在炕沿边上的村长媳妇,“秀峰啊,大刚他爹这是咋的了啊”

“怕是,中邪了,体表阴冷,双眼外凸没有神采,这怕是和柳家有关系,嫂子啊,你和我回家一趟,问个明白。”说着,爷爷就往外走,说是走,其实和小跑没差啥。

到了家后,奶奶的饭也刚做好,娘儿三个正坐在炕上等着爷爷回来吃饭,一看,爷爷回来了,奶奶就问:“秀峰啊,那村长咋的了?”

“ 哎,你就先别问了,等我一会回来在跟你说啊,我先去那屋了,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了”说着爷爷拐进了西屋。

村长媳妇冲着奶奶报了一个歉意的眼神,就跟着爷爷一起进去了。

关上了门以后,还是照常,爷爷点上了三柱香,内手扣着拜了三拜,嘴里念念有词:仙家有感身上附、无法言明短一边,嘛ma呢ni嘛呢吽hong,嘛呢嘛呢吽,嘛呢嘛呢吽

这个时候,知道事情是什么原因发生的自然而然就会有仙家下来,借助弟马的身体来和咨询的人说明一切事情发生的原委了。

山里人多多少少都会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况且,爷爷也在村子里面住了十几年了,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偶尔有些时候也会过来问问一些事情的。

屋子里面的空气随着仙家的到来,也慢慢的降低了,明明还是炎炎夏日,可是村长的媳妇还是热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身上的汗也立马的变得冷飕飕的。

这个时候“爷爷”开口了,首先仙家过来的时候也是需要自报家门的,告知查事情的信男信女们自己是哪位,以此好得到相应的因果。

“我本是莲花山修行的黄晓鸽,今日正好来柳道友家论道,刚好知道事情的原委,你是不知你家男人到底惹了多大的祸事,现在啊,能活命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哈嘞气”

这个哈勒气呢?是仙家对白酒的称呼,当仙家说道‘哈勒气’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要把白酒倒好,然后双手奉上给仙家,仙家一般会一饮而尽,饮过酒之后,说明这个事情还有还转的余地,不然,就是你供奉金山银山也没有用,人家不搭理你,你就等着仙家的报复吧。

村长媳妇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这个‘规矩’,一看,仙家已经喝过了酒,就知道事情还有还转的余地,于是讨饶上:仙家,求求您救救我家孩子他爹吧,要不然他这一走,剩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咋办啊?

你们孤儿寡母的,那你家男人有想过人家么,上去就是一槁把,把人家的后代打死了,回来以后还跟人家炫耀说自己多厉害多厉害,那柳家的人,在这山上住,这些年有过危害你们这相亲么?

这村长媳妇哪知道事情的经过啊,就知道自家男人回家后就抽搐不已,口吐白沫的,现在这仔细一想,仙家还是够讲究的,让她男人回到家了才犯病,没有在外面出事情,要是在外面出事了,那可真就完犊子了,可能收尸都不知道去哪找了。

于是乎,村长媳妇立马磕头认错,好话算是说了一大堆。

黄家才决定帮帮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改革浪潮(8)

    一个月转瞬即逝,这期间秦宇也做了许多事情。首先,就是将从戎人那里得到的牛分给了自己国君直属领地的农民,虽然不能做到一户一头,但是每个村子一头还是可以的。再次就是这次带回的众多战利品,使国内的氏族开始了疯狂的侵占与劫掠戎人的地盘,卖出价值不菲的奴隶。最后便是秦宇上书给周王室,表明尊王攘夷之决心。而如今

  • 重生之寄心海上云在线阅读第三章

    南松远心底的情绪在剧烈地起伏,自从他伸出手去打扰殷桃看书开始,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隐隐不一样了。之后他更是被殷桃的那个吻彻底打乱了节奏,那还是除了他妈妈以外,第一次y有女孩子主动亲她呢,虽然不是嘴唇。想着想着,南松远觉得旁边殷桃一举一动的声音明明是那么的细碎,但是都在他耳边如同雷鸣。他听着耳边的声音在辨

  • 幻世雷修之第三章

    “啪!”西弗勒斯路过藤蔓时,这藤蔓就冷不丁地抽过去一下。次次如此。好像是不抽到西弗勒斯,它就绝不甘心。可这么多天了,西弗勒斯也没让它碰着自己一下。“报复心还真强。”西弗勒斯观察了一下藤蔓,现在的藤蔓倒是看得出一点玫瑰植株的样子了,不算坚硬的刺,还有带着锯齿状叶边的叶片。甚至在它顶上,都长出一粒花苞了

  • 太穹吃面

    她端着面过来时,厅里的自鸣钟显示已然是四点四十五了。一进内厅,男人已经在桌上候着了。四点,沈纪堂就起了。他作息很准,提早半个小时,练武骑马早已浑身大汗,他的确是饿了。餐桌上摆了黄油,面包片,荷包蛋和咖啡。胡曼曼低着头进来,把面条往餐桌上一摆,便静静地站在了边上。沈纪堂看了一眼清汤寡水的面条,挑眉:“

  • 该隐之眼第7章在线阅读

    是故梦亦非梦,当下亦惘然。所以不管是幸还是不幸,瑛的进城第一顿饭是在牢里:那狗官,听完案情,问也不问便直接收押入狱。瑛还真是一一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也许因为这地方治安好?还是其他,牢里没几个人。至少瑛所在的牢房只有她一个!她自然是庆幸,不会被犯人老大欺压,也不会被人挤人的场面憋死。不过她很快就高

  • 曾经风华今眇然浅笑红衣

    沈浪从朱七七那里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午时,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之前在醇香阁阻止王怜花的大和尚。那大和尚见到沈浪便走上前行礼:“沈大侠,老衲专程等你而来。”沈浪回礼道:“大师傅好,那怎么敢当,大师傅辛苦。”大和尚道:“辛苦不算什么,不知沈大侠可愿与老衲一叙?”说的是询问,但这拦着沈浪的架势分明便是命令。沈浪心

  • 容少追婚之夫人快表白在线阅读青莲

    钟粹宫。全妃问芙儿:“静贵人搬到永和宫去了?”芙儿回答:“是的,今天早上就搬走了。”全妃咬牙切齿:“她倒是躲得快!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在养心殿过夜了?”芙儿有些紧张,回答道:“是的,娘娘。”“这个狐媚胚子!”全妃气得脸有些涨红,“刚进宫就敢在本宫面前那么造次,我非得想点办法不可!”晚上。养心殿。皇上喝

  • 大汉无疆在线阅读第10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陋室铭》葛仙山便因葛玄之徒,葛洪在此地得道飞升,而得名。葛玄,字孝先,号仙翁。葛洪伯祖。自称太极仙翁。创道教灵宝派,被尊称“葛天师”。得道飞升后,为道家三清之上清,灵宝天尊。葛洪,字稚川,自号抱朴子。葛玄侄孙,师从郑隐。是九品炼丹师,天阶中医师。后于葛仙山得道飞升。葛仙山原

  • 我东海提督和鹰眼结了仇在线阅读第2节

    小容想扭头就走却好像还有什么不舍得没有说一样,刚才采花的一瞬间小容就好像被他的温柔给电到了一般再也不容许失去……“诶!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在哪?我要怎样才能再见到你?”小容天真的回过头看着男子问。可是男子却很为难,只见他支支吾吾的说;“我——叫昊天。其实,我是对岸神族的!”“啊?那你为什么要来这边采花

  • 洗怨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危机四起“哒哒哒”的马蹄声骤然响起,一阵浓烟过后,消散在了这轻盈的夜。“哎哎哎?好险好险,那两个帅哥,长得真不错,智商怎么也那么高捏?”溧烨拍着??胸脯??,大呼一气,“唉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吴桦一边弹着床单的褶皱,头也不抬地应道:“吓你妹,赶紧开窗户透透气,就知道拍??胸脯??拍??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