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赠我岁月安然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2/1/15 1:35:33 作者:罗衣对雪 来源:红袖添香
赠我岁月安然
赠我岁月安然
作者:罗衣对雪来源:红袖添香
他曾经是多么地宠她,几乎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若有人敢动杜安然,他辛子默第一个让他们生不如死。可仅仅是两年,他却弃她如敝履:“惹恼了我,你们杜家都没好日子过!”那一次,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在她与别的女人之间,他却毅然决然选择了别人。那一次,她亲眼看着流掉的孩子心如死灰:“辛子默,杜家不欠你了……”但,这一场以利用为开始的爱情游戏,注定谁先陷进去谁就输了。

——解锁。

——叮![福至心灵]技能点解锁成功!请宿主及时使用!

喻怀宁眯了眯双眸,忽然绽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他上前一步,暗含挑衅,“疯狗带着一群舔狗出来乱咬人,我总不好咬回去吧?”

“喻怀宁!”喻羡紧握双拳,眼中的怒意几乎能灼伤人。刚才搭腔的富家子弟被这话里暗讽戳中,顿时一个接一个地拉下脸来。

喻怀宁将他们的神态净收眼底,眼色嘲讽。他趁着几人发作前径直上台,毫不犹豫地将手伸入黑色的抽奖箱。再一眨眼,他就从箱子里快速取出一颗球。

众人看清他手中球的颜色,不约而同爆发出吸气声。

天呐!居然是红色的中奖球!

短短三秒钟,首球就拿走了上百万的彩/金?这在‘K馆时间’里史无前例!这喻小少爷的手气哪里是不好?分明是要逆天了吧!

喻羡死死盯着他手中的红球,心里的不悦蹭蹭上升。身侧的人看出他的情绪,抢先替他开口嘲讽,“怎么可能?这分明是有黑幕吧!”

此话一出,立刻挑起了不少人的窃窃私语。

“不会真有黑幕吧?这抽球的速度也太快了。”

“说不定知道红球藏在哪个角落了呢!”

“……他有本事抽一次?”

人心向来有偏颇。

喻怀宁勾唇,讽刺的笑了。他掂了掂手中有些重量的红球,猛然发力投掷。红球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那名挑事的富二代!

那人猝不及防捂住发痛的额头,“你……”

“我什么我!”喻怀宁抢断他的话,毫不留情地沉声反讽,“我没抽中红球,你们说我是扫把星晦气。现在我抽中红球了,你们又怀疑是黑幕……这天底下的话都让你说完了!你以为你是谁?”

富二代被他的连击给堵了话,面色微微涨红。

喻怀宁故作恍然大悟,挑眉讥笑,“哦,我知道了,你拿着父母的钱挥霍,所以这是输不起呢?”

“你说谁输不起?!”那名富二代被戳中痛点,咬牙切齿道。他前两天才被父母冻结了银行卡,能用的现金的确不多。原本他打算在喻羡面前讨个巧,没想到竟是被喻怀宁给当众怼上了。

话音刚落,一道悦耳却轻佻的声音响起,“挺热闹的呀。”

众人纷纷朝声音来源看去,就见的K馆经理正小心谨慎地跟在一个外国男人的身边。后者的五官立体,那双犹如碧潭的深邃眼眸令人印象深刻。他穿着一身暗蓝色的西装,悠闲地朝人堆里走来。

喻怀宁静静地看着。

不出十秒,对方就站在了时铮的身侧,用标准的华语招呼道,“时铮,好久不见,你没等生气吧?”

时铮瞥了好友一眼,忽地对上青年的视线。他轻推镜框,慢条斯理地发声,“诺亚,比起和我寒暄,你最好先把你馆子里的破事给处理干净。”

诺亚听见他这意味难辨的发言,诧异地扫视了一圈,“哦?发生了什么?”

经理连忙对着主持人喊道,“还不赶快把事情和BOSS解释清楚!”

众人听见这话,不约而同地反应过来——原来这个外国男人是K馆幕后的老板!

台上的主持人反应过来,连忙组织好语言,将刚刚发生的争端一五一十地说出。

“啧啧,你们华国人这么输不起吗?”诺亚看向好友,摩挲着手腕轻叹。下一秒,他就不带温度地命令道,“把箱子里的球都倒出来,请各位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主持人照做。

清一色的白球掉落在地上,顺势滚落在每个人的脚边。白球时不时地轻微撞击,活像是一阵阵干脆的打脸声,噼啪作响。

身为外国人,诺亚向来直白,他哼笑道,“我们K馆从来不玩黑幕,有疑问的人现在就可以站出来,我们K馆不缺你们这一万块,也不缺你们这样的客人。”

鸦雀无声。

原先应和‘有黑幕’的几名客人,闹了个大尴尬。此刻,正一个劲地低头缩脖,巴不得减少自己的存在感。要是为了这区区一万块钱站出来,恐怕就要彻底成为这圈子里的笑话了!

“没人是吗?那么今天的游戏结束了。”诺亚朝着台上的青年看了过去,换上一副表面的笑意,“这位客人,你可以去后台领彩钱了。”

事情暂告一段落,围观的众人暗自觉得诺亚不是个好惹的角色,纷纷打算转身离去。可出乎意料地是,喻怀忽然宁出声喊道,“等一下。”

他面带微笑,淡定走回喻羡的跟前,当着众人的面破天荒地提议,“喻少,我和你单独玩几局?”

来者不善。

喻羡的脑中忽而闪现这四个字,面色微凝,“什么?”

“箱内就放一白一红两个球,我们分别拿自己的东西做赌注。谁抽中红球,赌注就归谁。我拿刚刚的奖金做彩头……”喻怀宁双眸中透出一丝玩味,不着痕迹地刺激道,“五五开的运气游戏,喻少不会玩不起吧?”

今天的‘K馆时间’结束得太快,大家伙儿的玩心都还没下去。他们停住离去的脚步,一个个看热闹不嫌事大,饶有兴致地起哄——

“喻少怎么会玩不起?这才多少钱啊?”

“就是!喻少你玩玩呗!”

“……”

喻羡对喻怀宁厌恶到了极点,可众人的起哄声正好落在他高傲的自尊点上。

就算输钱,也不能输面子!

更何况,输赢还不一定呢!喻怀宁这个‘克父母、克家业’的扫把星,又怎么比得过他?

喻羡想到这点,眉眼间透露出迷之自信,微微仰头,“那好,我的筹码和你一样。”

很好,鱼儿上钩了。

喻怀宁掩住眸底的暗芒,表面绽开一副友好的微笑,“那就请诺亚先生和在场的各位做个见证。”

“没问题。”

众目睽睽之下,谁也没办法动手脚。

明明是胜率对半分的游戏,可青年眼波流转间是难以掩饰的强大自信,浑身上下延伸出无与伦比的魅力,直叫人移不开眼睛。

时峥默不作声地盯着他,目光逐渐深邃。

诺亚瞥见好友前所未有的专注神色,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他轻飘飘地吹了声口哨,一声令下,“那就开始吧。”

不出半分钟,主持人就端着一只黑箱,走到了两人的中间。他简明扼要地问话,“谁先?”

“你先。”喻羡挑眉,故意将优先权让给了喻怀宁。他就不信,有人能够连着两次都抽到同色球!

喻怀宁将手伸入箱子,不紧不慢地捣弄了一会儿。

喻羡挑刺,“好了没?磨磨唧唧的!”

“别急啊,这不就好了么?”喻怀宁眼底掠过一丝暗芒,他伸出手将球色展现出来,自信勾唇,“你输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喻羡沉着脸将那颗属于自己的另一颗球拿出,是不值一文的白色。

“还来吗?我出双倍的筹码。”喻怀宁果断加码,悄然给予对方刺激。果不其然,被不甘包裹的喻羡再次中套,“来!我跟双倍筹码!”

主持人收回两人手中的抽球,丢回箱中认真搅弄了几圈。等他停下,喻羡就抢先说道,“我先抽!”

“请。”喻怀宁神色淡然,丝毫不在意这先后顺序。

喻羡只觉得他惺惺作态,恶狠狠地刮了他一眼,伸手抽球。几秒后,眼前又是一颗白到不能再干净的白球。

喻怀宁轻笑着抽起另一颗红球,故意朝着他晃了晃,“喻少,承让了。”

喻羡表面的镇定扭曲了一瞬,随即就听见一旁人的窃窃私语。

“啧啧,这破手气……”

“连着抽空了两轮,这三百多万就这么没了?”

“还好意思说别人手气差?”

不甘和欲/望的枝蔓,迅速在喻羡的心里扎根、攀升。他一把夺回喻怀宁手中的红球,砸回箱内,隐约有些狂躁地喊道,“再来!”

输了就想赢回来,赢了还想继续赢,对于输赢的占有欲一旦开启,就很难再停下。

喻怀宁猜透他的心理,故作好心地反向劝慰,“喻少,你确定吗?”

“少废话!”喻怀宁硬生生挤出几个字,“你先!”

喻怀宁走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抽中红球,眨眼间就锁定了胜负。原本围观的众人渐渐被他的连胜所吸引,不约而同地朝他投去惊羡的目光!

这到底是什么逆天手气?!

喻羡被激红了眼眶,不管不顾地大吼,“再来一轮!”

又是红球。

“再来!”

……

一连十轮,幸运之神仿佛永远站在了青年这边。从开始到结束,百分百的抽中率,是不可撼动的胜利局面!

“宁少爷,厉害啊!”

“喻小少爷这手气,无人能敌啊!”

“也不知道是谁占了晦气,居然一把都赢不了?”

渐渐地,所有人都围到了喻怀宁的身边,口中不断讲着奉承的话。好像捧得越多、靠得越近,就能沾染上青年的气运一般!

喻怀宁微微勾唇,维持着表面的客套风度,“运气罢了。”

“……”

喻羡不知不觉已渗出满头大汗。他看着被人群包裹的青年,双眼渐渐染成了赤红色。不甘、嫉妒和恨意交织在心底,灼烧得他理智全无,他恨不得冲上前去,将对方撕成碎片。

他余光瞥见桌上的黑箱,发了疯似地骤然用力丢了过去。

“哎呀!”木箱砸中了外围的一位宾客,让他当即就痛喊出声。大家瞧见这突如其来的闹剧,纷纷向喻羡投去暗含鄙夷的注视。

明明是他玩到不肯收手,怎么输了还好意思动手打人了?

真是没教养!

时峥怕对方冲上来伤到青年,默不作声地给好友睇去一个眼神。诺亚笑着领意,立刻招呼安保将喻羡给按住了。

喻羡作为喻家大少爷,每次出门都被人捧着、奉承着,而现在居然被当成闹事者禁锢!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向所有人展开了无差别攻击。

“我呸!你们这群虚伪的小人,只会捧高踩低!也不照镜子看看你们丑陋的脸面!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

能进入K馆的人,大都是柳市有名有姓的人物。虽说背景势力比不上权贵百年的喻家,可他们向来也是普通人不敢随意得罪的主。

如今被喻羡突然骂了一通,他们自然心气不顺,无一例外都沉下脸来。那些和喻羡作伴的富家子弟面面相觑,一时都没了主意。

喻怀宁端起桌上的烈酒快速走近,二话不说就泼在了喻羡的脸上,讥笑道,“疯子,闹够了没?”

口鼻被高浓度的烈酒所刺激,喻羡顿时呛了个满脸通红。他含怒看去,猝不及防撞入对方冷冽的眸潭里,所有的怒骂都下意识地卡在了喉中。

紧接着,他就听见对方不留情面地讽刺道,“与其在这里发疯,还不如想想怎么拿钱给我?可别忘了,你整整输了我一千万。”

“就是!我们都能作证!你可别耍赖!”刚刚被砸伤的客人立刻站在了青年这边。

“……”

喻羡听见这个数字,脑袋瞬间轰隆。喻家并非拿不出这么多钱,可一次性‘花’了这么多,势必会惊动喻老爷子。

到时候,他该怎么说?

喻怀宁看穿他脸上的慌乱,拽住他的衣领,沉声冷笑,“喻羡,我没了父母,还有运气。”

“可你要是没了喻家的财力支持,又没这运气……”他微微抬眸,余光瞥见了躲在角落里看戏的南川,若有所指地刺道,“恐怕还比不上刚刚那个自食其力的服务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师父是武林高手第九章在线阅读

    “颜颜,你想什么时候搬过来?”姜璟言开口温言问顾颜。顾颜脱口而出:“明天吧。”顾颜说完,姜璟言的唇角似乎勾了勾。姜老太太不由莞尔。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很久没有见姜璟言笑了,今天自家孙子露出的笑容有点多。顾颜完全是下意识的说完,她甚至现在就想在姜璟言的身边,不想离开。说完之后,顾颜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将

  • 我用微波炉锤爆仙帝之第四章(4)

    第二天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起床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本来想出门打听打听,但是又怕被人打击报复,索性在家多待几天,避避风头,就这样,又在家待了几天。这天早上,还在床上睡懒觉,就听外边有人敲门说他们是公安局的,需要我和他们去局里一趟。我起床透过门缝看到确实是警察同志,就让他们稍微等等,我刷了个牙,穿上衣服

  • 一梦成仙之星之碎片(10)

    话音刚落,身旁伸过来一支中性笔轻轻地敲在迟轻轻柔软的头发上,沈嘉许收回白皙的胳膊,胳膊搁在桌子上,拧眉看她,“玩心收一收。”她低下头乖乖地说,“哦。”向恺歌纳闷地嘟囔一句,“真是一物降一物。”解决完数学题之后,迟轻轻回头用笔盖戳了一下向恺歌的呆毛,“运动会表格填好了吗?还差几个人?”“女子400米没

  • [海贼王]叫我海神大人!之温暖

    “为什么……”林夕抹了把眼泪,声音还有点沙哑,“为什么选择我?”说这话的时候林夕已经有了猜测,是不是她的“超能力”暴露了。西德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心平气和的回答道:“因为你值得。”林夕虽感动得又一把眼泪,但显然不信。西德妮也知道这个“心灵鸡汤”太过牵强,叹了口气,与她的形象有些不符:“这个你之后会知

  • 不逝荣耀正义之剑第七章

    无相寺的无名浮尸案在菰城传得沸沸扬扬,几天后又传出了新消息,听说凶手已经被抓到了。也是那凶手不走运,好巧不巧,尸体被发现那日菰城知府也在无相寺,知道放生池发现浮尸后就亲自赶去了现场。正当周围的人还在纷纷猜测是自杀还是谋杀时,他已经发现了数个疑点,当场就判断出是谋杀,最后根据线索剥茧抽丝,没几天就抓到

  • 女配改行修仙了[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恰在这时,琵笆乐声骤停。从楼中三尺台上渐渐传来泠泠醉音,琴声悠悠,曲调流转如柔美少女轻抚耳面,让人心生荡漾。清冷美人歌声一转,细细唱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莫忘尘听得如痴如醉,不禁娓娓道:“这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琴音……就算是万妖宫的妖曲……我……嗯??师姐?”莫忘尘大骇,只见在他面

  • 修仙:从贪玩蓝月开始在线阅读第8章

    孔芷喊完了这嗓子,仿佛才意识到不对似的,赶忙的压低了声音,抱着文件小跑到她面前,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不舒服就请假吧。不就是扣一天的工资嘛,没必要要钱不要命啊。”真是她的好姐妹啊,好人坏人自己全都做了,她也不嫌累。“安安,你来。”孔芷拉住了顾安安,将她拉到了茶水间,问道,“安安,你欠的

  • 诺温之歌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和亚瑟还有塞穆尔在营帐内讨论战术,纳西莎由于受伤的缘故,所以他没有叫醒她。卢修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不如我们从侧面包围怎么样?”塞穆尔看着他们说。“不行,太危险了,而且我们无法确定对方的准确位置”卢修斯一脸严肃。“那绕过山,从后面偷袭怎么样?”亚瑟说。“会不会太耗费体力?”塞穆尔问。“不会,我

  • 抓个情敌当道侣在线阅读第2节

    晚上十点,整栋港黑大楼都没有几盏亮着的灯时,中也大人的办公室终于打开门,他打着哈欠,走出来。“走吧,秦。”我起身,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与工作时长相呼应,年纪轻轻的中也大人,作为中层干部,如今家资颇丰。买得起名牌重机车、跑车,听说最近还开始喜欢收藏贵得吓人的有年份的红酒,俨然是个有钱有品的少年。我内心毫

  • 重生之全能神妻第5章在线阅读

    坐在马车里的司雁趴在马车窗边偷看,虽然听不清两个人在说什么,但还是看得津津有味。虽然没见过这个人,但司雁还是猜出了宇文致对面站着的那人就是太子,毕竟天子脚下,敢穿黄袍子的人可不多。宇文致因为常年习武,要比太子高上许多,也壮硕许多,言行举止不自觉就是一身正气。而太子长得也是端正,但太过端正了,像个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