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从千亩荒山到农场巨富之前夕

2022/1/15 1:17:20 作者:展空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千亩荒山到农场巨富
从千亩荒山到农场巨富
作者:展空来源:飞卢小说网
展空从军队复员回来,看到的是一个空荡荡的家。老爸欠下千万巨债跑路。家徒四壁,只给他留下了千亩荒山,还是被人做了手脚的盐碱地。【叮,超级农场系统激活。】有系统!展空激动了。【叮,激活超级农场需先充值一百万,成为超级会员。】要先充值才能用的破系统!我去!【叮,当前可使用唯一功能为,系统市场。】展空颤抖着,点开了系统市场。……收一斤樱桃只要2块钱,在系统市场里,可以卖到72块钱!每斤净赚70!这次是真的发达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还没到晚饭时间,这个时间是大家在学校里的自由活动时间,陈东手里拿着几本书准备去图书馆换书。

校图书馆建在学校后山山脚下面,去那儿的大路委实有些远。和平常一样,陈东选择了捷径,一条林荫小道可以帮他节省不少的时间。

小道上,陈东看着赵春来迎面走了过来。陈东无视冷漠,拿着书准备从一旁走过。

“等等!陈东,我有话想和你说!”见陈东没有停住脚步,赵院长忙后退了几步,挡在了陈东面前说道:“陈东,明天阿木就会带那些记者过来,如果你不再纠结那首曲子的事情,那天不再生出任何事端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到时候……”

赵春来话还没说完,陈东就讽刺道:“赵春来赵大院长你怎么又反悔了,我记得一周前不是你让我去证明李木子那首曲子的原作者是我吗?怎么你这是害怕了吗?”

“我让你证明什么?陈东,你不要乱说,我这是在为你好,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那样闹事不过就是嫉妒阿木现在的荣誉,你就是看不得阿木比你好?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小心眼,这么不听话?”

“呵呵,嫉妒?赵院长,你想听我回答你什么话?想要让我一气之下回答你我是因为嫉妒去闹明天的那场节目的吗?怎么现在你开始一直逃避那个话题了,一直和我在这儿打马虎眼了,不敢承认了?我就问你一句,你现在敢不敢承认,李木子的那首《放手》的原作曲人是我陈东!是你帮着那个小人偷了我的曲子!”

“我有什么不敢说的,陈东你……”赵春来一张老脸气得通红,满脸怒容就那样直愣愣地看着陈东,可到嘴的话就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虽然知道这个低级的算计可能会失败,但没想到还没开始陈东就没按她的套路走下去。

“怎么,是说谎话的底气不足了?”

赵春来抖动着脸上的肌肉,心里却是转了好几圈,她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了一番陈东,才说道“我有什么底气不足,我是替你臊得慌。你嫉妒阿木也就罢了,既然还要污蔑我!陈东我劝你回头是岸!”

“回头是岸,好一个回头是岸!赵春来,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和你玩这种低级的狗血算计!你一直不敢承认,在这儿虚伪得引着我说气话,可惜我没按你的话的套路走下去,还真是抱歉!你刚刚是在害怕什么?害我身上和你一样带着能录音的手机?你也太高看我了,我一个孤儿,身无分文,哪敢和你这个院长比!不说手机了,就是个录音机我都没钱买!”

陈东一米七的个头比赵春来还要还出一些,他微微俯视着赵春来,眼神里充满了鄙视。

“什么录音?陈东,你这孩子是电视剧看多了!我没那么无聊……”赵春来有些色厉内荏起来。

“呵呵,赵春来,是你狗血电视剧看多了才是,你我心里都明白事情的真相,又何需这样装模作样!时间都过去一周了,你才突然来找我,准确地应该说你是特意在这附近等我才对,连图书馆都没进去,你鞋子这么脏张姨是不可能让你进图书馆的。图书管的张阿姨她可是这里的老人了,比你这院长来这儿还要早些,她最讨厌的就像你这样,鞋子这么脏这么多泥土都不清理的人进图书馆里。”

“然后你突然来和说这些有的没的令人恶心的话,对于你和李木子偷盗一事又遮遮掩掩地。除了引我说些有歧义的话然后录音这种狗血愚蠢的小把戏外,我实在是想不出你苦心上演这么一出是为了什么!自以为聪明的赵春来你这是把别人都当成傻子吗?呵呵,真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是任你随便戏耍的傻猴子!你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有些暴露了!”

听着陈东的挖苦,被揭露了秘密的赵春来脸上并不见惊慌,她似破罐子破摔一般,有些无所谓地说道:“陈东,我承认你的确是聪明。可我就不懂了,你怎么就这么不懂得变通呢!以你的才华,你能写出一首,就能写出更多。你以后把曲子卖给阿木,靠着阿木的名气,你以后红起来只是时间问题,为什么就非得执着于这一首曲子,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明天又怎么在那些记者面前证明那首曲子是你所写?”

“阿木的确是用了你的曲子,可是你那只是曲谱,若是没有阿木填词、没有阿木的好嗓子给唱出来,你那首曲子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明天记者面前我倒是看看你一个聋子一个孤儿能有什么证据去证明!”

“证据?赵春来你该不会是想激我说出我的底牌?我有那么傻会说出来吗?你想知道?你等着明天看就是了!明天,我就会亲手撕掉你赵春来的□□,让别人看看你虚伪丑陋的样子!

“好!好!我多次好言相劝,你竟然这么不识好歹。本来,我还一直想着让你和阿木两个合作的,看来……那我明天就等着看你的好戏!”赵春来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脸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陈东最后深深地瞥了一眼赵春来,没再说什么,朝着不远处的图书馆走去。

眼看着陈东走进了图书馆,赵春来并没有动,后一会儿,路旁的小树林里,一阵小动静后,李木子从一颗大树背后走了出来,他来到赵春来面前,脸色有些担忧地问道:“院长妈妈,看来录音计划不行,但是真的激他明天上台拿出证据,这样真的可以吗?我看那个陈东很有把握的样子,万一明天他手里真的有证据在那些记者们面前……”

听着李木子担心的话语,赵春来像是换了张脸,她一脸和蔼地笑着说道:“阿木,你还年轻,太嫩了些,像陈东这样的天才,即使表面再好说话,心里头也总是孤傲的,这种人宁刚不折,从不服软,这次你看着他是信心十足,可实际上不过是就是强装罢了。我敢肯定,陈东手上肯定没有确凿的证据,不然早就拿出来去报警了,干嘛还非得傻傻地等到明天的节目,我说要他在记者面前证明不过就是为了刺激他罢了,他再聪明理智说到底还是天真幼稚自负了些。”

“可是万一……”李木子依然放不小心来。

“没有什么万一,阿木,你就放心吧。事情我都安排得万无一失。不管陈东在记者面前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他再成为你的后顾之忧。”

“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给了那么多次机会,这是他自找的……”细声细语地说着话,赵春来转头望着图书馆的方向,没人注意到他眼神里泛着的令人寒颤的幽光。

待赵春来和李木子两人都离开后,幽静偏僻的小道上,空无一人,微风拂过小道两旁的树梢,蹲在草丛里的黄小雷和吴默两人依旧一动不动。他们俩来这儿本是想偷偷给陈东一个惊喜的。今天其实是陈东的生日,虽然院长妈妈提及,但黄小雷和其他一些熟悉的孩子却是没有忘记这事儿。黄小雷是被拉出来的代表,他们一行人东拼西凑地合力给陈东做了一个生日蛋糕。至于吴默,是硬凑着要跟着上来的。

两人对视,眼神里的不可置信却是久久没有散去。他们离得远,听得并不仔细,但是陈东的那一声铿锵有力的质问,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再加上后来李木子和院长两人的神情,眼前所听到的看到的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们赵院长和李木子两人合伙偷了陈东的曲子,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这…….这不可能……”吴默喃喃自语起来道:“院长妈妈人平时很好的,她不会做那种事情的……”腿早就蹲的酸麻的吴默此时双手抱头,不敢想象自己今天的所见和所看。

黄小雷此时手中廉价的自制蛋糕早已散落在草地上,她脸上满是讽刺和苦笑。

“难怪!难怪!呵呵,难怪阿东哥一直对院长没什么好脸色,赵院长怎么能那样无耻,这才是真正的伪君子无耻小人!”黄小雷一想到阿东哥遭受的那些,心里就不住地替陈东叫屈。他虽然心里也尊敬院长,但若是要给院长和阿东哥排序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阿东哥。

赵院长平时表面处事还算公道,但像黄小雷这样曾经的残疾病人却是了解更深一些。院里头有病的残疾的他们在争取资源时,他们都是排在那些身体健康孩子的后面。因为这样才是资源价值最合理的运用。这些都是大家共同认知的事情。但是赵春来私底下对于这两个孩子群体的平常待遇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就比如吴默之前弄坏了的医疗扫描仪,若是那是他弄坏的或是阿东哥弄坏的,院长甚至连问都不一定会问。赵院长对待他们这样身患疾病身有残疾的孩子,绝不会像对待吴默那样宽容。

他的腿伤是谁帮着给治好的,黄小雷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若是没有阿东哥的争取,那捐款能不能用到他身上真的很难说。

“不可能的,院长妈妈她……她怎么可以那样做!”此时此刻,吴默心里其实已经相信了这个他难以想象的事实。很多事情都是经不起仔细推敲的。吴默不算什么大气之人,但是也很少会像针对陈东这样如此去针对挖苦别人。他也的确是一直对陈东有偏见,但一周前,吴默的针对还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吴默想到从一周前开始,院长妈妈就突然好几次亲自来关切问候他的生活学习,有意无意间拉起了他对陈东的不满。

吴默从来就不傻,现在推敲起来,赵院长当是说的话其实有太多可疑的地方,甚至有些都可以称得上是污蔑。若非是因为那晚陈东帮着他修理好了那个扫描仪,然后知道了陈东的那些事情,或许现在他很有可能对陈东做得会更过分。

“跟屁…..小雷,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一向聪明敏锐的吴默面对现在这些事突然有些茫然起来。眼下做出选择对他来说真的太过艰难了。

“怎么办?你问我,我问谁!我们这些孤儿能怎么办,赵春来再怎么说都是我们的院长,这事情若非我们亲耳听到看到,谁会相信那曲子是阿东哥的!没有人会相信的!阿东哥毕竟他是个……是个……”黄小雷心里替陈东委屈极了,也难受极了。可是事情关系太大,他实在不敢向其他人公开说出这件事情。

“是个什么?小雷,你怎么会这么想!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吴默惊讶地看着黄小雷说道:“小雷,陈东的确是耳聋,可是你我心里都明白,以陈东以往的种种表现、能力、为人,陈东完全有能力写出这个曲子的。而且我相信正是因为耳聋,陈东完成那首曲子绝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可最后却被那个李木子小人给抢夺了过去!我不敢想像若那个人是我,我会不会疯掉……赵院长那样做就是不对的,我们应该给陈东作证,我们听到了也看到了,我们这就是人证!”

听着吴默的那些话,黄小雷看着眼前满是天真的吴默,红着眼眶大吼道:“你懂什么,这件事情绝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不说别人相不相信我们的话,就是相信了,又怎么样?赵院长是我们孤儿院的院长,我们这样做,是会受到人非议的!而且就算赵院长承认做了这事情,只要一个合适的理由,她的院长职位依然稳当,可我们呢!万一赵春来对我们做些小动作的话……”

“可……这是不对的……”黄小雷的话的确很有到底,可是吴默却依然觉得不对。

“不对!小雷,难道我们不去说不去做,就这样让事情错下去吗?难道现在赵院长就不会对陈东做小动作吗?我觉得你那是歪理,事情纵有千般万般理由,可这事本身都说不过去。院长妈妈可能只是一时糊涂,她可能只是受了李木子的蛊惑!我不会让这事儿、让院长妈妈一直错下去的。”

“吴默,你是想干什么?你不要冲动,这件事情关系到很多人,你不是一向很聪明吗?你多想想……”

“不用想,你的那些理由说服不了我,这件事的真相不应该被掩盖!”吴默双眼直直地看着黄小雷。

面对这样的吴默,黄小雷像是第一次认识眼前这个人,他张张嘴,心情极为复杂,有对陈东的愧疚、也有对自己懦弱的唾弃……

图书馆内,陈东拿着新借的几本书和张阿姨相聊甚欢。这么多年了,陈东在学校的时间除了教室剩下的大多就是图书馆了。因为来得勤,再加上陈东的颜值和气质,张阿姨对陈东这个懂事有礼貌的孩子很有好感。经常会帮着陈东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情。

“张阿姨,真是谢谢你了,这几天总是找你帮忙!等我忙完这阵子就好了!”

“你这孩子说哪儿的话,我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阿姨就喜欢你这样好学懂事的孩子,都是小忙,没什么的!对了,阿东,这个给你,今天阿东可是小寿星,张姨特意给你做的小蛋糕!”

说着,张姨笑眯眯地拿出了一个六寸大小的小蛋糕放在了陈东面前,说道:“阿东,生日快乐!”

陈东看着眼前的蛋糕,愣了愣,随即同样满是笑容道:“谢谢张阿姨!我很喜欢!也很开心!”

原来今天都已经是他的生日了!他都已经快忘了这个了!这一周的时间里,陈东的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的,因为明天的一场硬战中,赵春来一定会有大招,陈东一直在担心盘算着明天赵春来会有什么样的大招在等着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邂逅第1章在线阅读

    落日的黄昏下笼罩着一层薄薄的云雾,空气中飘散着农家做晚餐时那特有的香味儿。农忙的人们都在陆陆续续从田地里收工回家,准备享受女人们做好的丰盛的晚餐!我在自己房间里忙活着收拾行李,明天就要跟村里的小马哥去南方打工了,他在广东闯荡了好几年,有点门路,而我妈和小马哥的母亲是很要好的姐妹,所以这次小马哥回来母

  • 咸鱼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着两只能变化形状的能量体猫,薛鱼百感交集,原来一直以为能量体,只是人们的想象,可是现在两只猫,便活生生的在眼前。他们如果想要变成猫,只要快速吸附空气中相应的原子分子,便能做到。在不想变成猫的情况下,他们便以能量波的形式,依附在薛鱼身上,这也是为什么薛鱼想摆脱他们,也摆脱不了的原因。科技迷薛鱼,其实

  • 汉广陵在线阅读傅家有女(1)

    大厅里一直静默得落针可闻,傅沛颤抖着手终于放下了那盏茶,茶杯上方最后一缕白雾也消散无踪了。“也罢也罢,看来我还是太纵容你了,今晚你便到列祖列宗面前去悔过吧。”“爹爹,妹妹身子骨弱,您看是不是能……”傅家二哥傅励到底心疼自己的亲妹妹,然而不等他话说完,就猝不及防遇上了父亲凌厉的眼神,瞬间就噤了声。都说

  • 辞花录在线阅读大佬(1)

    [有一种恋爱,还没开始就失去了,我以为你具备了所有男人的优点,却忘了男人终究是男人,该有的通病你一样没少。]快赶到发布会现场的时候,突然变了天,刚才还夕阳无限好,这会儿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苏糯趴在车窗边,满脸羞愤,那个日记简直就是她的黑历史,这个男人竟然还在念念有词。霍少琛戳了一下苏糯后脑勺,满脸

  • (黑塔利亚)圣了个母之第三章

    沈梨妈妈从少年宫出来的时候,沈梨早已经解决完第一根小布丁。小姑娘坐在少年宫门洞阴凉的长椅上,够不到地面的两条腿晃啊晃,手上拎着的口袋也晃啊晃。不像往常那样,有种满脑袋鬼主意、过于独立不够亲近的假乖巧,反而在实打实的在高兴。沈梨妈妈招呼了女儿一声,等小姑娘从长椅上跳下来,走到自己面前后,才问:“怎么买

  • 天门八将机器人MI芯

    我那你怎么认识的她?她可是我们那的名人啊,我清楚记得那是在我们高一期中考试过后那几天,听说有个高二的给任义送花,还挡在教室外面不走,刚开始任义没说他,直接说她想吃食堂的小笼包,然后了,然后那哥们就把任义带到了食堂,趁着那哥们卖包子,任义从后门冲进厨房,夺了食堂师傅的菜刀,出来就说,你再纠缠我,我就砍

  • 重生之最强童星之仙界碎片(10)

    传过那道门,在玄源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世界在湮灭的边缘,踏出来,一片绿色的森林,他们正在一座高山上,后面是片黑色的门。“玄兄,我们还有师门的任务,先失陪了。”陈令腾对玄源说话,但是看见玄源心不在焉,也不打扰他,带着欧阳宇建走了。其他人也见玄源没反应,各自的走了,就留下林若璃在这里,林若

  • 总裁大人的甜蜜宝贝名为希望

    “你醒了?”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传入耳中,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双眼充满迷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袍带着一副有着两个角的面具就像是一个恶鬼一般从上俯视着少年,少年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眼睛突然睁大脸也开始涨红充眼里满了不解“别动气,你现在从脑袋以下所有的经骨都断了,甚至连头骨都已经有些开裂了说

  • 特工与豪门之公主逃婚(9)

    严孜青一早上都在想要如何找个借口去见见徐天姣的父亲,为了提亲的事试探下口风,一直想不到好办法。这是还没有到饭点,面馆人不多,而陈家父女也不敢真的拿他俩当伙计,只有在面馆特别忙的时候他俩才帮帮忙,平常根本不要他们做任何事,所以他俩闲的发慌。袁猛看到严孜青魂不守舍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试探问道“大哥,你留

  • 二次元的创造主宰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容复缓缓说道“故事的背景是北魏时期杨炫之所著《洛阳伽蓝记》中描述的盛极繁华后倾塌颓圮的千年古都洛阳城。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因缘邂逅女子后,俩人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此时将领却被朝廷征调至边境征战,在连年的兵荒马乱中,帝都洛阳已沦为废墟,残破不堪,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