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典型恋爱在线阅读第2章

2022/1/14 23:51:55 作者:念去去去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典型恋爱
典型恋爱
作者:念去去去来源:晋江文学城
曾经的典型恋爱故事。

当夜,通过燕王妃之口,这桩丑事传到了皇后耳中,皇后恼火之下又告知了皇上。

皇上对宋清远的品行深恶痛绝。

其实功勋贵胄之中不乏这种荒唐事,但是叶浔的事情又是不同:任谁一想到她拖着病体去求太子妃帮叶浣铺路,就会没来由地心酸。一个病重的人是不该被这般对待的,尤其欺骗她的是至亲之人。

上位者对于一些人的同情怜悯,往往是置另外一些人于死地的绝杀利器。

被当今皇上看不顺眼的人,不需要什么理由就能死无葬身之处,何况宋清远这样道德败坏的。

由此,宋清远即将到手的鸭子飞了——护军参领另换了旁人。并且宫中有话传出:皇上说要不是看在叶浔祖父的情面上,当即就把宋清远砍了;皇上还说叶浔祖父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怎么就给孙女找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宋太夫人先前称病不知是真是假,听闻此事后却是真的病了,连续两日水米未进。

几日间的惊|变,足以让宋清远醒悟——叶浔在报复,报复的手段竟是如此毒辣。如今任谁一想到她,都会觉得她太善良无辜,百般唏嘘,而这分明是她与燕王妃合谋布下的局。

他想去亲眼看一眼性命攸关的叶浣,却因置身于风口浪尖上不得不避嫌,带着满腹颓唐、愤怒去找叶浔。

“毒妇!”他血红的眼睛盯住叶浔,语声怨毒地嘶吼,“你将我的家毁了!你是不是一心一意要我宋家绝后!?”

叶浔为之轻笑,“比起你这衣冠禽兽,我已算得良善。”

宋清远走到她近前,目光中似有不解,痛心疾首地道:“你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明明知道,我苦等了两年才谋到了护军参领这个空缺,就因为你!我又变成了无所事事的闲人!”

“你谋到了那个空缺?”叶浔将第一个字咬得很重,没再掩饰眼中的轻蔑,“没有我央求外祖父,没有柳家扶持,你能平白撞到好运?你算个什么东西?”

宋清远无言以对,沉默片刻后恼羞成怒,“既然百般看不上我,当初又何必嫁我?!”

叶浔笑出了声,“是谁当初困了我整日?若非你威胁我不嫁便会身败名裂,我会嫁给你?”

“那你又能怪谁?”宋清远暴怒之下,已是口不择言,“是你自己在娘家不讨喜,连你生身父亲都弃若敝屣!若非岳父都默认,若非岳父都懒得为你周旋,你又何须嫁我,我又何须娶你这个丧门星进门!我当初真是鬼迷了心窍!”

“谁又不是呢?”叶浔慢悠悠回道,“我们一定要恶言相向么?还是不要了,此刻你就让我想到了泼妇骂街。”

“你!”宋清远暴跳如雷,面目分外狰狞,“你不要忘了,你嫁我的时候,正是我风光的时候,岳父为何默许我的行径?他是把你当成了个换取前程的工具!”

叶浔一点也不恼火,反诘道,“而你如今又是什么?跳梁小丑罢了。”

宋清远额头青筋直跳,半晌拂袖转身,“我要和离!我宁可孤独终老,也不要与你这毒妇朝夕相对!”

“说话可要算数。”

“我若食言,天打雷劈!”

“好,我敬候佳音。”

叶浔每一句话的语气都是和缓平静,在宋清远听来却是字字句句如刀似箭。他冷着脸回眸,“你等着!不出三日,我就要你滚出宋家!”

叶浔自心底展颜一笑,“多谢。”

“……”

宋清远暴躁地离开了。

随后,两家立下和离契书,去顺天府入了档。

叶浔命下人清点了陪嫁,从速离开了宋府,却没回叶府,而是住到了陪嫁的一所宅院内。

翌日,宋清远与叶家听说,那所别院自一个月前就开始修缮,前几日已装饰一新,这才反应过来:叶浔早就知道了宋清远与叶浣的私情,且早已打定了和离的主意!

这口气还没咽下,宋清远的噩梦再度来临:他在祖父孝期间流连青楼的丑行被翻了出来。

皇上命专人查清此事之后,又有先前苟且私通的事做铺垫,当即决定严惩:罢黜宋清远的侯爵、贬为庶民、逐出京城。墙倒众人推,宋家族中其余人等,也先后由言官弹劾牵连获罪。

对于宋清远的下场,叶浔满心漠然。得知他与叶浣私通之前,都懒得耗费精力设计他的。她是要报复,目标却不是他,是他自找倒霉撞进来的。

身体愈发虚弱,即便如此,她还是回了一趟叶家。

不论爱憎,总该道一声别离。

···

景国公叶鹏程躺在病床上,对着室内暗淡的光线,心头五味杂陈。

他膝下两子三女。长子叶世涛、长女叶浔是原配柳氏所生。四年前,他将叶世涛扫地出门,老太爷、太夫人因那件事先后病倒,相继病故。是从那之后,叶浔就恨上他了吧。

她在这个家里,只与二老、叶世涛感情亲厚,从几岁开始就与他针锋相对,活脱脱是他的克星。

去前,次子被燕王一句话发落到军营去历练了。次子来信总说境遇太苦,怕是永无出头之日。

如今宋家倒台,叶家又怎么能不被牵连,他与次子被人落井下石是早晚的事。

这一切,怕是都与叶浔密不可分。

“讨债鬼!她就是个讨债鬼……”他喃喃低语。

是这个讨债鬼,害得他与妻女缠绵病榻不成人形,害得这个家七零八落,再无可能重振门楣。

他心中的讨债鬼便在这时闲闲入室,裹着大红披风,脸上施了粉黛,艳光四射。

整个家都被她毁了,她却是神气活现。叶鹏程很想跳起来把她打出去,不,是想将她活活打死!

叶浔解下披风,随手递给丫鬟,漾出笑容,“眼神儿还好吧?看我这身穿戴好不好看?”纯真无邪的样子,似是一个等待夸赞的小小女孩。

叶鹏程为之气结,却因她的话不自主地打量。大红披风之下,她一身缟素,裙下隐隐现出的鞋尖,亦是纯白。

他冷哼一声:“不伦不类!”

叶浔却像是得到赞许一般,浅笑盈盈,话锋一转:“叶世浩前些日子私逃出大营,被大表哥派人抓住了,得了八十军棍,人是废了。”

叶鹏程猛地坐起来,却是一阵头晕目眩,嘴里则扬声道:“来人!把她给我撵出去!”

半晌无人应声。

过了多时,叶鹏程强压下怒火,笑了起来,“这些年来,你在我眼里就是个碍眼的东西,若你能为叶家换取些好处,我为何不利用你?重来一次,我亦不悔当初!”

“你不后悔,我却后悔至极。”叶浔笑意凉薄之至,“后悔为着名声嫁给一个衣冠禽兽,后悔出嫁之际才看透彭氏的卑鄙无耻,后悔没有早日下狠心将你们推至绝境。”她目光倏然冷冽如霜雪,“你这个畜生,将我哥哥扫地出门,将祖父祖母气得病故,几年来也能安眠?若能重来,我定要将你逐出叶家,让你活得猪狗不如!”

一番话验证了叶鹏程之前的猜测,他挣扎着坐起身来,恶毒地笑着,“你是蓄意为之,你是借着宋清远的事毁掉娘家!你也只能博得人们一时同情,来日必会落得个毒妇的名声!我们固然处境堪忧,你也别想再抬头做人!”

“谁在乎名声?谁要人同情?”叶浔挑眉一笑,语声轻快起来,“你就别忙着展望我的前景了,还是担心你日后情形吧。你是何时开罪了锦衣卫?锦衣卫指挥使厌恶你这种人渣,将你与彭氏历年恶行的证据交给了顺天府,且已禀明圣上。如此一来,就不需外祖父与燕王出手了。唉,我原来只以为锦衣卫太可怕,不想也有侠骨仁心,倒是我误会了好人。有这样的人出手,想来你也能感受一下十八般酷刑的滋味了,可喜可贺啊。”

叶鹏程听到中途已是脸色煞白,听到末尾则是面无人色了。

叶浔继续道:“至于你这些年宠爱的那对母女,又该落到何处呢?唉,终究是弱女子,就别要她们的性命了。我打点一番,送她们去做官妓可好?算了,还是让衙门决定吧,若是处罚太轻,我再想这些也不迟。”

叶鹏程急怒攻心,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身形仰面倒下,却是犹自不甘地抖手点着叶浔。

叶浔绽放出璀璨的笑容,转身向外走去,“这一身白衣,是为你穿孝。来日你死,我无暇回来。”

她没去看彭氏、叶浣那对母女的惨景。她们固然已被连番风雨折磨得不成人形,而她又能好到哪里去。还有一两年寿命,那是骗人的说法,事实上,她至多还有一两个月可活。几年来郁结于内,又不曾遵医嘱调理,已到油尽灯枯时。

报复应该是憎恶之人下场凄惨,自己活得愈发出彩,不该是她这样玉石俱焚。没有赢家。

上了马车,她吩咐车夫去了安国公府,与外祖父等人话别。只说身子适合在四季如春的地方调养,不日启程走水路去江南。对着满堂心疼或是将信将疑的眼神,满腹酸楚不舍,却已无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民男神娶回家第4章在线阅读

    哐当!铁门被击破,一名名穿着武装制服的男子携带枪支,从大门处走出,站在了云鼎大楼的楼顶方向。其中为首的男子迅速来到了围栏的位置,望着不断往下掉落的两人,脸色阴沉,当即吩咐:“马上命令第一小队,立刻在下面展开行动。”“刘老大,我们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他们两个人都已经跳下去了,这里,可是462米的云鼎大

  • 我暗恋的女神竟然真的是神明之斗恶灵(8)

    下一刻,他已经消失,我没能看清。夜深深,雾沉沉,冬天有些寒冷,而我身上穿着的却是很凉快,短袖T恤七分裤,至于鞋子我没穿过,从小到大就是一双人字拖。到了晚上,你们应该会想我是不是该回家了,想要看看我的家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没有家,更没有钱。看着繁华的夜景,灯红酒绿、车水龙马,我坐在

  • 风云之若非梦(风云同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老太太一愣,忙瞅了瞅店门口,她的目光闪烁不定:“对呀……别墅闹鬼……”凌风忽地收起笑容,直视着老太太:“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鬼!但是,它们只藏在人的心里!”老太太瘪了瘪嘴,无言以对。凌风认为,老太太收了夏晓雨的钱,继续释放烟雾弹,企图制造恐怖的气氛。“小伙子!这把剪刀送给你!”老太太弯腰伸手,从柜台的

  • 新来的罗宾脑子有坑在线阅读李渊的抉择

    “1000兵马半个时辰击败五倍的敌人,而且交手将领任意,自信还是自大?”李渊听到李云阳的话,神情一怔,目光望着这个三年未见的长子。一旁!裴寂和刘文静听到李云阳的话,也都惊得张大了嘴巴,两人相视一眼,面面相觑。“长孙无垢,真的对你那么重要?”李渊望着李云阳,沉声问道。“是。”李云阳点了点头。“好,若是

  • 人间之花之浮水秤跎(1)(4)

    “婶、、、、、、婶、、、、、婶、、、、””大胆,咋了?咋了?“听到何大山急促的呼喊声,满面红光的于方英,笑眯眯的晃着胖胖着身体从堂屋里快步走出来。“大婶,我见鬼了,见鬼了。”满头是汗的他一把摞下身上的豆腐挑。”慌啥,进屋慢慢说。还有啥能吓着你娃子的!“于方英看着何大山进了屋,转身去了旁边矮矮的灶火屋

  • 象牙塔疑梦之凶灵级鬼神——血腥狂人

    “卧槽,系统,你才来啊!”“老子差点都要凉了!”楚河看到时间静止后,大骂道。好在系统终于出现了,楚河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系统,你的作用是什么?”楚河冷静下来后,急促问道。“利用灵异素材,创造出属于宿主你的个人鬼神!”“创造出属于我的个人鬼神?”楚河嘀咕一声,看着眼前漂浮着的一个血红色的礼包。楚河用手

  • 重生青云志之我是陆雪琪在线阅读第9章

    钟鸣修习的功法是上一世淘宝买来的《万劫心经》,这是钟鸣一时心血来潮,买下很多周易译本的时候附送的。据说这是卖家精心编写,自己出版的功法秘籍,一开始钟鸣是带着批判的态度去看的,就如平时看小电影的态度一样。不过,在把他批判得一无是处以后,他竟然发现,自己已经修正了这本漏洞百出的修行功法。这尼玛就跟你去研

  • 玄幻之万界主宰在线阅读第九章

    四海镖局内,冷阳与南宫恨我坐在了后堂的桌子边上,两人似乎各怀心思,谁也没有言语。南宫恨我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冷阳沉默了半晌,终于忍不住说道:“南宫大哥在想什么?”南宫恨我道:“在想山统的事。”冷阳道:“哦?我还以为大哥在想楚天云的事。”南宫恨我摇摇头,却没有回答冷阳:“山统行事隐秘,但是对镖物却极少

  • 从超神学院开始修炼第十章在线阅读

    自那夜后,苏渊再没来过,沈青萝得以休养生息,不觉几日就这样匆匆溜过,转瞬进西楼已是半月。她没找到出去的方法,故事也没什么进展。西楼内夜夜歌舞升平,沈青萝房内倒是安宁,除了牡丹偶尔会过来串门,无人叨饶,就是花妈妈也没见几次,唯一的营生就是同牡丹讨教房中之术。沈青萝深知不能继续耗下去了,出了门去寻花妈妈

  • 玄天生死簿在线阅读第一章

    “谁来救救我的小荷!太太,小荷不是痨病,她就是着凉咳嗽……”“对,不是痨病,分明就是灾星,从她生出来,老爷的官职就再没升过。”“怎么还没拖出去?快点儿,娘俩都是扫把星,早拖出去,这宅子才能否极泰来。”“老爷!救救小荷,她才六岁,她还没出过这宅子,老爷!”耳边传来的求救声令沈初荷莫名诧异。我不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