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庄主可为妻在线阅读第3章

2022/1/15 0:49:24 作者:云梦今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庄主可为妻
庄主可为妻
作者:云梦今朝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倚树吹笛,只为引那身影出现。他窗前持卷,心中却在期盼笛声的呼唤。当一切不再单纯,当这些只属于回忆,他们将如何面对真相?在乱世中,乱的不只是人,还有心。当笛声再次响起,等待中的人是否还会给予回应?情网张开,入网之人如何能够全身而退?欲念权衡,将带给他们的是什么?心机精分强攻VS智慧体弱美受。架空历史,虐恋情深,HE试试收藏作者哦,戳右边作者专栏:淡定派那啥,最近的更新是因为在修文,捉虫,然后把一些以前没说完的写完。嗯,应该,不会有新章节。

第三章 死亡迷雾

恐怖的阴霾充斥着整个校园,无法阻止的死亡,悲剧在一幕幕地上演着……

时间飞逝,紧张的模拟考试终于结束了。这天夜里,于心凌感到有些疲倦,她躺在床上,闭上眼静静地想着一些心事。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她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坚强。但独自面对着黑暗,她的心又有些落寞了。不知在何时,她害怕起了黑夜,又不知在何时那颗坚强的心已变得支离破碎。她好想念自己的母亲,可是她永远也见不到她了,她更不知道父亲现在哪?也许在她抛弃母亲和自己时,父亲的形象已经从她的脑海里被彻底地抹杀了。泪水,无声息地从她的脸颊滑落,她抹去了脸上的眼泪,拿过枕边的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号码。

“……是星辰吗?”于心凌略带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是,怎么啦,这么晚了有事吗?”冷星辰一边在电脑旁飞速地浏览网站,一边在接听着于心凌打来的电话。

“星辰,我……”于心凌没有继续说下去。

电话沉默了一会儿,冷星辰说道:“小凌,你现在家吗?”

“嗯,在家!”

冷星辰犹豫了片刻说道: “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电话里说不太方便,我能去你家吗?”

“好的,那你过来吧!”说完于心凌便挂断了电话,她进了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半小时后,门铃响起,一个身穿夹克外衣牛仔裤的男生出现在了于心凌的面前。

于心凌微笑地说:“你来的好快!”

“哈哈,别忘了,我可是学校里的长跑冠军哦!”

“臭美!你还站在那干什么,快进来吧。”于心凌撇着嘴说。

“嘿嘿,给你看样好东西,你看完后一定会吓一跳的!”冷星辰坐下打开带来的笔记本电脑。

于心凌擦了擦桌子说道:“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冷星辰望向屋里四周:“你家就你一个人住吗?”

“嗯,父母都出远门了,”于心凌端过一杯热水,又说,“给,慢点喝,小心烫着!”

“谢谢你!”冷星辰接过杯子点点头。

于心凌笑道:“客气啦,你要给我看什么?”

“你看这个!”冷星辰指了指电脑屏幕。

“什么!这不是……”于心凌惊讶地看着电脑屏幕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只见上面几个大字写道:“高三女生考试离奇猝死!”。

“你怎么会有这个?”于心凌有些惊讶地看着电脑说道。

“这是秘密!”冷星辰吐了一下舌头,继续说,“别惊讶,继续看。”

本报讯,我校今日一名高三女生于考试中猝死,据校方称因该生考学压力之大,心理脆弱导致精神衰弱。根据内部消息了解到一名在场的学生,该生称在考试中此女突然发疯,某监考老师本想制止该生,但不幸被该生拿刀击伤。保安闻声赶到,场面非常惨烈,该生手持滴血的手工刀向自己的双眼刺去,血流如注当场死亡,此场景诡异至极,据知,该女在死前狂笑并发出死亡诅咒,在场考生无不骇然尖叫。该女尸体现已被警方带走,结果已出,法医鉴定其致死原因竟是突发性心脏病,家人听后更是难以置信,据家人倾诉此女生前并无心脏疾病,亦无精神病史。此次事件十分匪夷所思,校方与警方也在全力调查中……

短短的几段文字,于心凌仿佛度过了几个世纪,她的身子微微地颤抖起来。

“你没事吧,小凌?”冷星辰拍了拍于心凌发抖的肩膀,轻声地问道。

“……你说什么?”于心凌并没有听清楚冷星辰刚才说的话,还是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电脑屏幕。

“你、没、事、吧!”冷星辰加大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着。

“哦……我没事,”于心凌盯着冷星辰的眼睛继续说,“我想……这次事情恐怕没这么早就结束!”

冷星辰笑道:“你的意思是?”

于心凌看向他说道:“还会有人死的!”

同一时间, S市中学门口。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青年正和几个黄毛痞子说话。

“张哥,那姓冷的小子,长了几个胆子怎么敢和您抢女人!”痞子王说。

“我今请你们几个来就是教训下那个姓冷的,让他长长记性,只要你们办妥了,我给你们每人发300块。”

痞子王拍了拍胸脯说:“张哥,你太客气啦!都是兄弟,包在我们身上了。”

张海涛点了点头:“嗯,那我走了,等你们好消息!”随后他便乘坐一辆黑色的奥迪TT离去。

夜,丑时。冷星辰告别于心凌回到了学校。突然,不远处一束亮光照射过来刺得他睁不开眼,他本能的抬起手臂遮挡亮光,可就在这一刹那,远处突然蹿出五六个手持棍棒的黄毛痞子向他这边冲来。

他心里暗道:“不好!”撒腿便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你他妈今天别想跑!”后方一个人喊道,“兄弟们,给我上,好好的伺候他!”

就在这时,急跑中的冷星辰突然站住不动了,过了片刻,他慢慢地转过身,阴鸷地看着五人,眼神犹如饿狼一般凶残,他的嘴角微微挑起,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

“哼,有种你们就过来试试!”冷星辰冷冷地说道。

“你他妈的嘴还挺硬,老子待会把你的槽牙给打掉!”痞子王握紧铁棍猛击向冷星辰头部。

一瞬间,冷星辰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痞子王的手腕,顺势一脚踢向他的小腹。这一脚力度之大,痞子王被踢出10米之远,鲜血从口腔喷出不省人事!

“你敢打我老大,我跟你拼了!”说着四个人一起扑了过来,冷星辰随即捡起痞子王的铁棒轻轻一闪,接着他眼放寒光,猛地挥臂向来人劈去。

“咔嚓!”鲜血霍地如喷泉从那人头颅的断口处四溅。只是一击,那人的头颅就被硬生生的砸断了,黄白色的**随着鲜血流了一地,来人当场毙命!

“鬼啊!”其中一人大声喊道,剩下的三人此时腿软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冷星辰如嗜血的魔鬼带着阴阴的惨笑向三人慢慢逼近,黑夜已变成冷星辰杀戮的战场,此时,冷星辰那灼人的目光犹如烈焰亦如寒冰,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平常那个聪明幽默地冷星辰,他已变成了杀人魔王!这里没有人间,这里只有地狱!

清晨六点。冷星辰从床上醒来,他只感到阵阵地头晕,突然手机响起:“星辰吗?不好了,出事啦!”

“小凌,怎么?”冷星辰揉揉发烫的眼睛说道。

“学校死人了,昨晚我们学校旁边发生了命案,好像死了五个人!”于心凌焦急地在电话那头说着。

“五个?”冷星辰努力地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似乎那些记忆早已在冷星辰的脑中删除了。

“小凌,现在我要去上课,放学后,我们校门口见!”

“嗯,那好吧,星辰,你要小心点!”

“我知道了,你也一样。”说完,冷星辰便向寝室外跑去。

教室里,冷星辰始终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隐约想到自己被五个流氓追的情景,而在这之后的记忆就仿佛蒸发掉一样,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寝室。

“可恶!”他猛击着快要撕裂的脑袋说道。

正午放学后,S市校门口。

穿着白色棉布裙地于心凌挥舞着手臂:“星辰,在这!”

“对不起,来晚了!”冷星辰歉意的说道。

于心凌笑道:“嘻嘻,走啦,我们去吃饭!”

“我们这是要去哪?”冷星辰疑惑地问道。

“大男人婆婆妈妈干嘛!跟着我走就是了。”

冷星辰茫然点点头:“哦……”

于心凌瞄了一眼冷星辰,故意说道:“你不觉得我今天哪里有些不一样啦?”

冷星辰点头:“嗯,很漂亮。”

于心凌脸颊微红,冷星辰说道:“你的裙子挺漂亮的!”

于心凌揪起了他的耳朵:“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冷星辰告饶道:“哎呦,疼!疼!不敢了!”

于心凌松开了手:“你再嘴贫,下次就拧掉你的耳朵!”

“知道啦!”冷星辰揉着发红的耳朵说,“你下手还真狠!”

“哼,你自找的!”说着于心凌便向情人咖啡厅大步走去。

“情人咖啡吧”是一间面积不大的小咖啡馆,每逢过情人节和开生日派对都会有许多的学生到这里娱乐消遣,店长是个漂亮的女生,二十七八左右,为人十分热心。

于心凌锤了锤坐在身边发呆的冷星辰:“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哦……”冷星辰心不在焉的说道。

“哦,你个大头啊!”于心凌掐了一下冷星辰胳膊,继续说:“你不愿意,就别来啊!”

冷星辰苦笑着:“我愿意!我不是那个意思……”

于心凌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哈哈,没事,你多心了!”

“切,你这笑比哭还难看!”于心凌撇嘴又说,“今晚我生日,你要不要来啊?”

冷星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说道:“嗯,我一定去!”

“小姐,您需要什么点些什么吗?”一个瘦高个服务青年走上前说。

“一杯冰咖啡!”于心凌点头道。

“那您呢,先生?”

“好,我也要一杯冰咖啡!”

服务员走后,于心凌说:“今天早上,你看新闻了吗?”

冷星辰说:“怎么了,你告诉我学校死人是真的吗?”

于心凌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是真的,就是昨天晚上,你刚走不久!”

冷星辰身子微微一震,眼睛里似乎映出某些可怕的场景。

“听说一个人头被打碎了,另外四个人也死的很惨,并且最让警方感到奇怪的是,现场中的打斗凶器竟然没有遗留下凶手的指纹,只有五名死者的指纹,我猜想如果是这样那只有两种解释:一种是凶手就是五人当中的一人,另一种那就是不可能犯罪的犯罪。”

“等等,还有一种可能啊,也许是凶手戴着手套之类的……”

“这是不可能的,据警方勘察,凶手极可能是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被五人突然袭击,一人打死的五个人。”

冷星辰不敢置信地看着于心凌说:“一人打死的,还是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

于心凌点头道:“嗯,是的,更诡异的是死者都是一击毙命的!”

冷星辰沉思片刻说:“看来……”

于心凌突然说道:“你相信这世界上有超自然的力量吗?”

冷星辰一愣:“你指的是灵异之类的吗?”

于心凌点了点头:“是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主神的游戏之逃离万界第8章在线阅读

    再次睁开眼时,夏玉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身旁的一切。粉色纱缦装饰的檀木雕花大床,华美精致的双阁玉屏风、及人高的特制清晰琉璃镜……甚至于还有那满室淡淡兰花的幽香,这一切的一切熟悉得让她瞬间心如刀割。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她未出嫁时住了整整十六年的闺房,这里的每样

  • 我的师父是武林高手第九章在线阅读

    “颜颜,你想什么时候搬过来?”姜璟言开口温言问顾颜。顾颜脱口而出:“明天吧。”顾颜说完,姜璟言的唇角似乎勾了勾。姜老太太不由莞尔。现在的年轻人啊。她很久没有见姜璟言笑了,今天自家孙子露出的笑容有点多。顾颜完全是下意识的说完,她甚至现在就想在姜璟言的身边,不想离开。说完之后,顾颜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将

  • 我用微波炉锤爆仙帝之第四章(4)

    第二天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起床草草的吃了点东西,本来想出门打听打听,但是又怕被人打击报复,索性在家多待几天,避避风头,就这样,又在家待了几天。这天早上,还在床上睡懒觉,就听外边有人敲门说他们是公安局的,需要我和他们去局里一趟。我起床透过门缝看到确实是警察同志,就让他们稍微等等,我刷了个牙,穿上衣服

  • 一梦成仙之星之碎片(10)

    话音刚落,身旁伸过来一支中性笔轻轻地敲在迟轻轻柔软的头发上,沈嘉许收回白皙的胳膊,胳膊搁在桌子上,拧眉看她,“玩心收一收。”她低下头乖乖地说,“哦。”向恺歌纳闷地嘟囔一句,“真是一物降一物。”解决完数学题之后,迟轻轻回头用笔盖戳了一下向恺歌的呆毛,“运动会表格填好了吗?还差几个人?”“女子400米没

  • [海贼王]叫我海神大人!之温暖

    “为什么……”林夕抹了把眼泪,声音还有点沙哑,“为什么选择我?”说这话的时候林夕已经有了猜测,是不是她的“超能力”暴露了。西德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心平气和的回答道:“因为你值得。”林夕虽感动得又一把眼泪,但显然不信。西德妮也知道这个“心灵鸡汤”太过牵强,叹了口气,与她的形象有些不符:“这个你之后会知

  • 不逝荣耀正义之剑第七章

    无相寺的无名浮尸案在菰城传得沸沸扬扬,几天后又传出了新消息,听说凶手已经被抓到了。也是那凶手不走运,好巧不巧,尸体被发现那日菰城知府也在无相寺,知道放生池发现浮尸后就亲自赶去了现场。正当周围的人还在纷纷猜测是自杀还是谋杀时,他已经发现了数个疑点,当场就判断出是谋杀,最后根据线索剥茧抽丝,没几天就抓到

  • 女配改行修仙了[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恰在这时,琵笆乐声骤停。从楼中三尺台上渐渐传来泠泠醉音,琴声悠悠,曲调流转如柔美少女轻抚耳面,让人心生荡漾。清冷美人歌声一转,细细唱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莫忘尘听得如痴如醉,不禁娓娓道:“这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琴音……就算是万妖宫的妖曲……我……嗯??师姐?”莫忘尘大骇,只见在他面

  • 修仙:从贪玩蓝月开始在线阅读第8章

    孔芷喊完了这嗓子,仿佛才意识到不对似的,赶忙的压低了声音,抱着文件小跑到她面前,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不舒服就请假吧。不就是扣一天的工资嘛,没必要要钱不要命啊。”真是她的好姐妹啊,好人坏人自己全都做了,她也不嫌累。“安安,你来。”孔芷拉住了顾安安,将她拉到了茶水间,问道,“安安,你欠的

  • 诺温之歌在线阅读第9节

    卢修斯和亚瑟还有塞穆尔在营帐内讨论战术,纳西莎由于受伤的缘故,所以他没有叫醒她。卢修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不如我们从侧面包围怎么样?”塞穆尔看着他们说。“不行,太危险了,而且我们无法确定对方的准确位置”卢修斯一脸严肃。“那绕过山,从后面偷袭怎么样?”亚瑟说。“会不会太耗费体力?”塞穆尔问。“不会,我

  • 抓个情敌当道侣在线阅读第2节

    晚上十点,整栋港黑大楼都没有几盏亮着的灯时,中也大人的办公室终于打开门,他打着哈欠,走出来。“走吧,秦。”我起身,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与工作时长相呼应,年纪轻轻的中也大人,作为中层干部,如今家资颇丰。买得起名牌重机车、跑车,听说最近还开始喜欢收藏贵得吓人的有年份的红酒,俨然是个有钱有品的少年。我内心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