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灵人世界之第六章(6)

2022/1/15 1:21:49 作者:深海波澜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灵人世界
灵人世界
作者:深海波澜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黛8岁那年因调皮贪玩,失足从山洞深渊坠入灵界,开启了神奇、魔幻的重生转世之旅,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一待就是一百多年,她凭借自己的修为与能力,同灵界的神仙们合力收服了潜藏在灵界多年的黑恶魔灵,最终她能否顺利完成转世,再回到人间,与自己的妈妈团聚呢?欢迎大家进入到奇幻的《灵人世界》,同小黛一起开启神秘、奇幻的重生之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出了内宫,冷冷的夜风吹过严鹤臣的衣袖,他站在五级踏跺上,静静地打量着依然跪在原地的明珠,他缓缓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这双手上流过不知多少人的血,他只这般站着,就能闻到其间缭绕不散的血腥气。

明珠依然垂着眼,她的手指捏着自己的衣摆,她头顶已经簪着宫花,盈盈的粉色,在暖黄的烛光下带着极温柔的感觉,像是一株春日里的嫩海棠,经不起什么风浪,只怕春雨一打就要四散零落了。严鹤臣站在原地看了很久,心倒也平静了不少,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晚风,还是因为其他旁的什么。

严鹤臣抬步,也没有在明珠身边停留,径自出了昭和宫的门,在往司礼监的路上,严恪为他拎着六合宫灯打亮,周遭本就是幽幽宫墙,只能听见官靴落在青石板路上清浅的声音。

朱红的墙壁和婆娑的竹影,天空孤零零的下弦月和三五疏星,就这样清清灵灵地挂在寥廓的穹庐之上。

严鹤臣突然顿住脚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景泰蓝描金的小瓶子:“明日天明,把这个药膏给那丫头送去,不许叫外人瞧见。”他也不转身,只从袖子里伸出手,这手指修长,烛光给他笼上一层盈盈的微光。他垂着眼睛,让人瞧不出一丝喜怒。

百越之君,其心僭越,很快惹得朝野震动,主战主和两派人都各自为政,一时间难分高下。主和一派,首当其冲便是提出和亲,皇上龙潜时教导的太傅已经是两鬓斑白的老臣了,他颤颤巍巍地举着笏板一揖到地:“身为我朝公主,锦衣玉食地长大成人,为我朝尽绵薄之力本也该是情理中事,也是心照不宣之事,这是公主之大幸!”

皇上摆了摆手,目光扫了一眼折子上的朱批,淡淡道:“不过区区蛮夷之地,怎堪让我朝堂堂长公主屈尊下嫁,从宗室里面选个身家清白的女郎,封作公主就是了。”

太傅沉声道:“百越之地依托南面天险,虽然岁岁朝贡,可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我们今日轻视,他日势必成为后患,不如趁此时机,修为盟友,我们也要有所诚意啊。”

皇上合上奏折,淡淡道:“朕心意已决,不必再提。”

又不咸不淡地叙了一会,就散了朝会。

皇上走出太极宫,一轮红日映得流云翻滚,美不胜收,他站了一会,对身边随侍的黄门吩咐道:“有几日不曾去过昭和宫了,你随朕去看看。”

皇上来的时候,没叫任何人大张旗鼓地跟从,明珠正站在院子里给长公主心爱的牡丹花浇水,就听见了浅浅的脚步声,下意识一回头,正瞧见皇上龙袍上腾飞的金龙,她立刻跪下道万福,皇上扫了她一眼,只当是寻常小宫女,并未放在心上,抬步进了公主的寝宫。

“皇兄竟在这个时候来了,”长公主笑着行礼,她说话的时候目光盈盈地看着皇上,当真像极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郎。

皇上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长公主莲步轻移,给他倒了杯茶:“还是早一阵子送来的雨前龙井,不是不给皇兄上好茶,不过是我这没什么好茶,皇兄也不要怪我小气。”

“你这话说的,倒像是朕薄待你了似的,”皇上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胳膊,而后端起茶盏来,“朕那里有什么好东西,还不是要先送到你这来,朕独有你这么一个妹妹,虽无血缘之亲,可也是眼见着你长大的,怎能不偏宠些?”

“不过是跟皇兄撒个娇,怎么反倒埋怨起我来了,”长公主的嗓子依旧是娇软的,她拉开椅子坐在皇上身边,“还不知皇兄今天为何到我这来,可是有什么消息要说与我听?”

皇上饮茶的手微微一顿:“国事哪是能说与你听的,不过是过来瞧瞧你。来喝一喝你这的好茶。”说着还淡淡地笑了笑。

皇上没有在这多待,饮了两杯茶便走了,皇上前脚走,后脚就见严鹤臣走了进来,像是商量好的似的。

明珠站在院子里,把花草侍弄好,就听见严鹤臣的步子自身后传来,他的步子和旁人不同,总是轻轻的,像是怕惊了谁似的。明珠对他敛衽为礼,他本都要走过去了,而后又折了回来,像是无心地问了句:“方才皇上见了你,可有说什么?”

明珠不解其意,轻轻摇了摇头。

严鹤臣哦了声,踅身走进了内宫。

明珠一直待在檐下,暑热叫人昏昏的,偏偏蝉鸣得响亮,就见白术正叫人粘蝉。明珠年纪小,看着这些也入迷,一时也忘了时间,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的宫门却开了。

紧接着就传出长公主淡淡的声音:“你以为,他当真如你们所见,是爱重我的兄长么?”

怎么听见了这么句话,明珠心中大呼不好,只想找地方躲一躲,生怕被长公主瞧见,严鹤臣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淡,他原本都走到门口了,索性停了步子:“恰逢多事之秋,就算原本不是,现在也是了。”

而后他的目光一转,就落在了明珠身上,明珠心里一突,暗道不好,她可是忘不掉,眼前这位是掖庭的阎罗王,杀人不见血的主,如今被他盯上,哪里会有她半分好处,思及此处只觉得手指冰凉,忙跪下。

严鹤臣的目光一如既往,冷得像冰块似的,他垂下眼转了转拇指上的扳指,他的眼睛微微垂着,单单这般站着,总叫人心生畏惧似的。

也不晓得这般僵了多久,严鹤臣又向她走了几步,语气十分平淡:“不必动不动便跪,随我到司礼监一趟。”

他这般平静,反而越叫人心底发毛,明珠只觉得心脏跳得飞快,只敢点头,只是心里多了几分惶然,在这深宫里头,也不知道该仰仗着谁,又该依靠着谁,不过是像个不值钱的阿猫阿狗任人摆布。

她的手指捏了捏袖子里景泰蓝描金的小瓶子,悄悄抬眼看了一眼严鹤臣的背影,他既是给她送药,保不齐也是不想要她的命罢。

心下惶惶然也不敢多言,只得亦步亦趋地跟在严鹤臣身后,日头明晃晃的亮,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在幽幽的永巷里面,只有严鹤臣黑缎云头靴踏出来的声响。

明珠心里越发惴惴,只顾埋头紧走,偶尔有宫女太监经过,也都纷纷和严鹤臣行礼。就这般走了一刻钟,或许还要更久些,明珠只觉得自个儿头顶的头发要燃起来了似的,终于瞧见了司礼监的牌坊。

司礼监掌握的事情格外冗杂,故而是一处二进的大院子,除了分配各宫例银俸禄,还要准备大小礼仪庆典,大小事宜皆要过目,再者严鹤臣与另两位秉笔还有批红票拟的差事,诸多事宜加在一起,简直不厌其烦。

偏严鹤臣倒像是信手拈来,总能安排得井井有条。

他走在明珠前头,明珠不晓得要去哪,只顾埋头跟着,却倏而听见一声惨叫,是女子的声音,而后就被人像是用什么东西捂住了嘴,她第一次来司礼监自然不晓得是什么缘由。严鹤臣站定了身子,掖着手向北面看去,淡淡问:“你可晓得那是何处?里面关着的又是何人?”

明珠抬眼看去,只见不过一排寻常模样的屋舍,瞧不出什么特殊来,只低头道:“不知。”

“这是暴室,”严鹤臣淡淡的,“你方才听见的,她叫听蝉,也是长公主身边的人。只不过,她跟错了主子,试图反咬一口。”

明珠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了严鹤臣的意图,她忙跪下:“奴才忠心于公主,绝无二心。”

“嗯。”严鹤臣微微挑眉,他站在一棵松树旁边,整个人后背挺直,也如这松柏一般挺拔俊逸,他清冷着眉目道:“整个昭和宫里只长了一张嘴,你日后要为人谨慎,不可再像今日再被人拿捏把柄。”

他的语气冷冽,可明珠心里却由衷地生出些许感激来,自她入宫之后,不过是群芳馆的姑姑们亲自教导她些许本事,可也动辄打骂罚跪不给晚饭,可今日严鹤臣语气虽冷,可却是真的在帮她。思及至此,她抿着嘴对严鹤臣微微一福:“奴才记得了。”

严鹤臣垂眼看着她,只能瞧见她头顶随风曳动的浅妃色宫花,宫里的后妃们大都不喜欢浅妃色,虽然颜色明媚鲜妍,可总叫人觉得难登大雅之堂,偏明珠年龄嫩,也只得挑这些鲜亮颜色的宫花戴在头上,到底是年轻,别有一番雅致。他扫了一眼她的膝盖,瞧模样应该是无大碍了,他也就没再继续过问。

又淡淡叮嘱两句便说:“你回去吧,公主身边好生伺候。”

明珠如蒙大赦,猛地抬起头:“多谢严大人!”她眼睛清润带着微光,里头半点杂质都没有,只让人觉得像是一阵清风吹过,从骨子里都透出些欢喜来。

严鹤臣的眼中似乎喊了三分浅淡的笑意,一瞬间就瞧不清楚了,明珠只当是自己看错了,又福了福身,踅身向司礼监外头走去。

一直走到门口,她下意识回头看去,严鹤臣依旧站在原地,他已经穿着御前行走时穿着的玄色曳撒,金丝银线绣成的交领衬得他姿容如电。远远地已经眉眼瞧不清晰了,可明珠无端地觉得头脑里能勾勒出他眼含悲悯,眼眸浩瀚的模样。

她转过身,不再看了,眼前又是幽幽的永巷,寂静而悠长,地上背印处长着青苔,她看着宫阙檐角错落的瑞兽,有阳光从它们的头顶落下来,照得她微微眯起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咸鱼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着两只能变化形状的能量体猫,薛鱼百感交集,原来一直以为能量体,只是人们的想象,可是现在两只猫,便活生生的在眼前。他们如果想要变成猫,只要快速吸附空气中相应的原子分子,便能做到。在不想变成猫的情况下,他们便以能量波的形式,依附在薛鱼身上,这也是为什么薛鱼想摆脱他们,也摆脱不了的原因。科技迷薛鱼,其实

  • 汉广陵在线阅读傅家有女(1)

    大厅里一直静默得落针可闻,傅沛颤抖着手终于放下了那盏茶,茶杯上方最后一缕白雾也消散无踪了。“也罢也罢,看来我还是太纵容你了,今晚你便到列祖列宗面前去悔过吧。”“爹爹,妹妹身子骨弱,您看是不是能……”傅家二哥傅励到底心疼自己的亲妹妹,然而不等他话说完,就猝不及防遇上了父亲凌厉的眼神,瞬间就噤了声。都说

  • 辞花录在线阅读大佬(1)

    [有一种恋爱,还没开始就失去了,我以为你具备了所有男人的优点,却忘了男人终究是男人,该有的通病你一样没少。]快赶到发布会现场的时候,突然变了天,刚才还夕阳无限好,这会儿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苏糯趴在车窗边,满脸羞愤,那个日记简直就是她的黑历史,这个男人竟然还在念念有词。霍少琛戳了一下苏糯后脑勺,满脸

  • (黑塔利亚)圣了个母之第三章

    沈梨妈妈从少年宫出来的时候,沈梨早已经解决完第一根小布丁。小姑娘坐在少年宫门洞阴凉的长椅上,够不到地面的两条腿晃啊晃,手上拎着的口袋也晃啊晃。不像往常那样,有种满脑袋鬼主意、过于独立不够亲近的假乖巧,反而在实打实的在高兴。沈梨妈妈招呼了女儿一声,等小姑娘从长椅上跳下来,走到自己面前后,才问:“怎么买

  • 天门八将机器人MI芯

    我那你怎么认识的她?她可是我们那的名人啊,我清楚记得那是在我们高一期中考试过后那几天,听说有个高二的给任义送花,还挡在教室外面不走,刚开始任义没说他,直接说她想吃食堂的小笼包,然后了,然后那哥们就把任义带到了食堂,趁着那哥们卖包子,任义从后门冲进厨房,夺了食堂师傅的菜刀,出来就说,你再纠缠我,我就砍

  • 重生之最强童星之仙界碎片(10)

    传过那道门,在玄源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世界在湮灭的边缘,踏出来,一片绿色的森林,他们正在一座高山上,后面是片黑色的门。“玄兄,我们还有师门的任务,先失陪了。”陈令腾对玄源说话,但是看见玄源心不在焉,也不打扰他,带着欧阳宇建走了。其他人也见玄源没反应,各自的走了,就留下林若璃在这里,林若

  • 总裁大人的甜蜜宝贝名为希望

    “你醒了?”一声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传入耳中,躺在床上的少年睁开双眼充满迷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袍带着一副有着两个角的面具就像是一个恶鬼一般从上俯视着少年,少年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眼睛突然睁大脸也开始涨红充眼里满了不解“别动气,你现在从脑袋以下所有的经骨都断了,甚至连头骨都已经有些开裂了说

  • 特工与豪门之公主逃婚(9)

    严孜青一早上都在想要如何找个借口去见见徐天姣的父亲,为了提亲的事试探下口风,一直想不到好办法。这是还没有到饭点,面馆人不多,而陈家父女也不敢真的拿他俩当伙计,只有在面馆特别忙的时候他俩才帮帮忙,平常根本不要他们做任何事,所以他俩闲的发慌。袁猛看到严孜青魂不守舍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试探问道“大哥,你留

  • 二次元的创造主宰在线阅读第三节

    慕容复缓缓说道“故事的背景是北魏时期杨炫之所著《洛阳伽蓝记》中描述的盛极繁华后倾塌颓圮的千年古都洛阳城。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因缘邂逅女子后,俩人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此时将领却被朝廷征调至边境征战,在连年的兵荒马乱中,帝都洛阳已沦为废墟,残破不堪,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

  •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之李二太尴尬了

    李世民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临走前将程咬金的院子里的地瓜们全部挖了回去,让程咬金欲哭无泪,本以为剩余的地瓜自己能吃个够呢。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观音婢,你们猜猜朕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回到了皇宫,李二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太极宫的立政殿内!“陛下,发生什么喜事了,今日怎么如此的高兴。”看见李二难得一见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