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从小被渣爹坑的我穿成了渣爹[快穿]在线阅读第3节

2022/1/15 5:23:34 作者:孤独的老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小被渣爹坑的我穿成了渣爹[快穿]
从小被渣爹坑的我穿成了渣爹[快穿]
作者:孤独的老龟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龄未婚肉肉青年陈小新,自诩是一个三观端正、风趣幽默的三好青年,实际上却是一条神经粗大、自卑节俭、逗比傻气的恐婚老咸鱼。有一天他救了一个乱穿马路的小天使后,发现他那破烂的皮囊已经无法继续承载他那有趣的灵魂了,所以他只能在原地等待无常君们的接引,结果却意外等来了渣爹系统,就因为他有一个从小把他往死里坑的渣爹。只听系统和他说:援助者,渣爹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无法摆脱,出生即携带的物种,是每个小天使最怕遇到的,改造很困难,摆脱基本不现实,所以,需要你釜底抽薪,直接魂穿渣爹,守护宝贝们茁壮成长。所以小新

第三章 唐兆忠老来得友

王老爷夜做奇梦

有道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古往今来,社会百态,就算是史学家眼里的兴盛时期,也会有阴暗与丑恶。有道是有佛就有魔,有白就有黑啊。

那么,黑永远是黑,白永远是白吗,肯定不会,单靠人的一张嘴,就可以把黑说成白,把白说成黑,看官又要道,难不成这天下只会享福之人永远享福,受罪之人永远受罪?客观莫急,世事难料,秦始皇手下多少能人之士,修黄陵,祭天地,找风水,但这江山不也才维持了二十多年吗?人算不如天算啊,佛家有云:“人这一世,自有定数,莫问前程,当行好事。”善良的人,可能会有罪过,但是定会结善缘。

接着上回,上回说到这一老两小,又饿又累,还挨了一顿打,无家可归,迈着沉重摇晃的步伐,不知向哪里走去。

看着离王家大院离得很远了,三个人就靠在几块大石头窝里,互相依偎着,春末夏初,虽然热火了起来,但在夜晚,还是有点寒意。年小的那个已经睡着,大点的,在抽泣着,老人用干瘦的身体,抱着两个孩子,眼望着遥远的星空。

爷爷自从打磨好两个石狮子,就没怎么睡过囫囵觉,打了一辈子石头,这一次的打磨,让他在心里搁下了一块大石头。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偶尔传来几声猫头鹰叫声,爷爷披上衣服,拿着大烟袋,起身走了出去,望着月光皎洁,四下很是亮堂,便走出家门。

元艮庄依山傍水,庄口朝着东面,中间一条元艮河,常年奔流着,水流不大,河面不广,但却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好多人,大河朝西,经过石滩,奔流离去,庄子南北都有山,山顶很平,叫做平顶山,老人们说,是当年猪八戒背媳妇时候,嫌弃山路不平,用九齿钉耙耙了几下。

爷爷顺着河流,不知不觉就来到石滩,一手抽着大烟袋,一手摸摸拿着打磨和没打磨的石块。

石滩里水声潺潺,偶尔传来几声野猫的叫声,望着石滩里那些大小的石头,爷爷不知是一种什么感觉,手艺是祖上传下来的,爷爷很小就跟着曾爷爷学习,爷爷老来得子,有了我爹,老爹脾气很倔,可能石匠在我们家族的缘分已尽,老爹小时候也没怎么好好上学,勉强在爷爷的骂声中念完了庄上的私塾,便跟着从西面来的外地人到山里运煤。

爷爷看着石滩的石头,想到这手艺就此断了,想想心里不甚滋味,而二爷两个女儿,不是干这手的料,向来也没女石匠,三爷一儿一女,儿子从小体弱多病,三奶奶也是不肯。想到这里,爷爷只能猛吸几口旱烟。

有道是存在既合理,盘古开天地后,世上就留下了好多手艺,时代变迁,有的流传着,有的永远埋在了黄土之下,石匠这门手艺,做的多,但是像有爷爷这般手艺的,寥寥无几了。

爷爷靠在一块大青石上,抽着大烟袋,突然隐隐约约听见啜泣声,起初后背一凉,听了几声,确定是有人在哭,便寻声走去,便发现了那一老两小。

爷爷望着这仨实在是可怜,便把他们叫到了家,催着奶奶起床,给做吃的。一会儿,奶奶热了几个馒头,熬了点粥,平时腌制的白菜拿出来,只见那个小孩满眼恐惧,使劲咽着口水,“吃吧,孩子。”爷爷刚说完,那个孩子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还噎住了好几回。

吃完了,那老头说不尽的谢谢,又是作揖又是点头的。奶奶收拾了一间炕,便让三人睡下了。

话说这王老爷,灵狮落成,很是高兴,但想到这几个脏鬼扫兴,想起来就生气。漱口完毕,便睡下啦。恍惚之间,四下白气升腾,王老爷肉眼一看,来到一个洞穴,这洞穴岩壁青绿,上面布满苔藓,下面是青石台阶,台阶两旁,溪流潺潺。王老爷顺着台阶走下来,台阶两旁的溪流也甚是奇怪,在台阶尽头的中间交汇,中间一个八卦图形,在图形中间,有一个眼,溪水从眼中流下,不知到哪里去了。

王老爷正看着出神,突然听到几声嘻嘻哈哈的清脆笑声,王老爷顺着笑声望去,只见四个只穿红肚兜,扎着发髻的童男童女在嘻嘻打闹。

王老爷走近问到:“这是哪里?”其中一个童女说到:“我家师傅出去云游去了,让我们四个在这里等候你,有一样东西要交付给你。”说着,从石桌上拿起一个方寸大小的红色匣子,交给了王老爷,那个童女又说道:“师傅还嘱托我们给你带一句话,”王老爷急切的说:“是什么?”

那个童女道:“我家师傅说,“人善结善缘,人恶结恶缘,功名天注定,休要做缪巧。”童子说完,便转身打闹嘻戏。

王老爷重复了这几句话后,打开了匣子,只见里面一对玉狮子,精妙绝伦,甚是喜欢。刚要拿起来,可是手刚刚碰到,玉狮子顿时化为粉末。王老爷那个心疼啊,就差哭了,摸着粉沫,那叫一个可惜啊。王老爷坐在地上抱着匣子唉声叹气,唏嘘不已。

这时,在匣子底部,探出两张黄色纸条来,王老爷抽出一看,一个上面写着:干了酒,一日夫;另一个上写着:车中猴,东门草。王老爷看到后,很是不解,忽然一阵清风,王老爷感觉被吹出了山东,猛然间的落地,王老爷一下子惊坐起来,原来是做了一个梦,梦境竟是如此的逼真,梦中的诗句,和那黄色字条上的字,到底什么意思啊。

王老爷起身来到院内亭子,此时四更不到,繁星点点,喝了一会茶,管家胡文贤走了出来,看到老爷没睡,问道何事,王老爷把做梦的一切说了一遍,管家听的云里雾里,也没听明白个啥,只是安慰到老爷不要在意,不过是个梦罢了。

可王老爷不这么认为,在灵狮做成的这个特别时间,做了这么一个逼真的梦,肯定预示着什么。嘱咐管家不要把这事说出去,王老爷想着,皱着眉头,反复琢磨那字条上的话,可怎么也想不通,只能一口又一口的喝着茶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逆袭称王在线阅读第7节

    抱下父母的尸体!“母亲父亲你们安息吧!我会让他们为你们陪葬的!”冰冷的声音从厄尔的嘴里发出,厄尔的心中一阵冰冷,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亲人!“除了自己其他任何人都不能相信!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碰我,我必诛之!!”心中默默的道,仇杀的种子在10岁少年厄尔的心里深深的埋了下来!甚至于自己的老师艾

  • 综漫:寻真之旅在线阅读第10章

    情起不知何时深,缘却已来。元宵节过去了,君美悦看着右脸也已经消肿了,最起码不像之前那样吓人了,多少有点红肿,想着再过两天应该就没事了。正月十七这天,天刚蒙蒙亮,君美悦换上一身卫衣穿上运动鞋,这一个年过的,昨个儿她捏着自己的大脸,年过的成是不赖啊,防止体重在恢复,她决定在去Y国之前她要每天围着活动中心

  • 寂夜无声在线阅读第1节

    徐然现在觉得头痛,很是头痛。自清醒过来之后,他就一直木然地站立在这辆武装护送车的后窗位置,死死地盯着车后的远方,紧皱的眉头下是充满戒备之色的目光和深藏眼底的那一抹惧意。高速狂奔的车辆让他不得不双手死命地抓住护栏,来固定住因为车辆狂奔而急速甩动的身体,指骨之间因为过分用力而早已泛起青白之色。他面前那块

  • 恣意不羁在线阅读第八章

    不远处,秦家少主秦虎正和几个公子哥谈笑着行来。“咦,那好像是洛家的废物少主啊,这个穷鬼,还敢来二楼,不嫌丢人啊。”说话的正是秦家少主秦虎,此刻认出了洛尘的身份,满脸的讥讽之意。“哈哈哈……”众人一阵哄笑,秦虎身边几个公子哥更是拿出了留影石,等着拍下洛尘出丑的画面,即使是财大气粗的他们,第一次趾高气扬

  • 若孤寂请转身第2章在线阅读

    “考核就要开始了!”“咱们快点!”“呵呵,林兄,急什么?”“凭你实力,还会担心考核不过么?”“不能大意啊!”“听说今年星辰殿招收弟子名额有限,前些天就有人没通过,被打了回去。”“哇,不是吧?”“这么严格?”“我以为差不多,都能让进呢。”几名弟子一边说着,急匆匆前往大殿。叶东和谁都不认识,也不便打招呼

  • 桃花遍地美男艳:风月传奇之千年囚禁终束之(1)

    话说古有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及玄武。皆诞生于虚空混沌之中,而虽是无媒介的诞生,但他们对于或者的感触不亚于凡间天上的万物。就譬如青菱现在吧,四周乌黑,莫说伸手不见五指了,他连手也伸不了。就是这样很真切地在这破地方被迫待了九百九十九年。凡间,青龙殿。这里不是个人烟稀少的地儿。毕竟这里供奉的是一只

  • 女主每天都要被雷劈在线阅读第6章

    冬木之地。“终于到了。莉雅,别忘了拿行李。”“契约时限应该已经到了,我好像不需要听从你的命令了吧。”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Saber还是乖乖的推着行李箱。“我早就想问了,这里面装了什么?”“秘密,爱丽,到时候你就知道了。”Saber突然有些脸红,眼睛不由自主地移向远方。“我觉得夫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 [综]是撒娇怪第3章在线阅读

    “先把身份证拿出来,”暴龙还是一副媳妇不疼二奶不爱的样子,张浩走后对王卓和大智就更没好脸。“拿身份证干啥啊?”听了暴龙突然间说出来的话大智蒙圈了,好奇地发问但还是老实地把身份证拿了出来。暴龙立马咆哮:“记住,以后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老实听着就行了,别唧唧歪歪的,你知道有这功夫我都能在游戏里拿多少经验吗

  • 临终朗读者黄濑凉太

    一天的训练任务总算完成了。“阿哲!一起走吧!”千莫奈肩上挎着包,站在训练室门口,回头说到。“是!”黑子哲也点点头,走了过去。两个人消失在门口。千莫奈从兜里取出一颗糖塞进嘴里“阿哲要不要来一块?”黑子哲也摇摇头“小奈还喜欢这个?”“嗯!改不掉了呢。”千莫奈轻笑道,不过,她也没想改,因为这里面包含了重要

  • 重逢第三章

    萧子澄拉着秦朗上房车后问道:“你开车还是我开车,看你好像还没有恢复过来,这样你给金刚准备吃食,我都拿上来了,你给炖上就行,然后去休息,我来开车。”秦朗听到后点点头,这时候他也不准备逞强,看着金刚还想往子澄那边钻,怕金刚打扰子澄开车,秦朗伸手拉在金刚脖子上的项圈上开口低声呵斥道:“别打扰子澄跟我过来安